39.使命又开始召唤

39.使命又开始召唤

“它来了...”

整整一天一夜之后,纳斯拉克斯要塞的上空,布莱克躲在阴影里看着恶魔要塞中开启的巨大的邪能之门。

他就如最好的战地记者一样,亲眼看到了污染者穿越过那山一样巨大的恶魔之门踏入克罗库恩的场景。

污染者到来的时刻让此地的所有的恶魔们欢呼雀跃,最近几天一直被抗魔联军各处突破而导致稍显衰落的士气一下子膨胀起来。

恶魔这种生物的社会形态很像是虫群,上下级的关系绝不存在友善温和,都是以强制的命令来驾驭下属。

大恶魔的气场能让下位恶魔们忘乎所以,而它们对于邪能原力的掌控则让它们统治下的恶魔军团能得到极其强大的战斗力增幅。

一个阿克蒙德带来的邪能强化已经很让人头疼了,而纳斯拉克斯要塞里存在的大恶魔可不止污染者一个。

在布莱克的注视中,在要塞后方靠近山体的位置,那如湖泊一样巨大的邪能岩浆熔池里,正躺着一头墨黑色的庞然大物。

尽管在躯体外形上和其他深渊领主没有区别,但这个要比其他大屁股恶魔更大好几圈。

全身上下肌肉贲张仅从气势来看就残暴无比的混蛋毫无疑问也是一头位于恶魔谱系最顶端的超级强者。

“破坏者”玛洛诺斯,深渊领主之王。

从品级而言,它和阿克蒙德与基尔加丹是同一级的。

但因为深渊领主们普遍不太好用的脑子,导致这家伙在燃烧军团里并不执掌大权,它是个冲锋陷阵经常被用来当可悲炮灰的货色。

而问题在于,玛洛诺斯并不讨厌这种定位。

它总是被污染者和欺诈者招之则来,挥之则去,但它沉浸于这两个家伙会给它带来的毁灭与胜利的机会,所以破坏者很乐于服从命令。

它在大部分时候,都是燃烧军团这个充满了背叛与背后捅刀的邪恶团体里“人缘”最好的家伙,所有恶魔指挥官在遇到麻烦时都喜欢它。

但在玛洛诺斯生气的时候,它又会变成人人避之不及的讨厌货色。

从这一点而言,破坏者大人也是个很复杂的家伙呢。

就在刚才伊利丹挑战奥达奇战灵的战刃试炼时,玛洛诺斯沿着克罗库恩战场转了一圈,就靠它一个人就摧毁了抗魔联军的两处阵地。

虽然这种其中也有加洛德提前下达了撤退命令导致战地力量不足的缘故,但短短半天的时间就帮恶魔们清理了头疼的顽疾,这已足够说明这混球的强大。

从任何一点而言,它都是个相当难缠的角色。

“幸好神机妙算的我提前做了准备。”

躲在高空中的布莱克看到下方的阿克蒙德准备对恶魔们开启一场又臭又长的战前演讲,顿时失去了继续看下去的动力。

他扛着全身是血,连翅膀都被切碎掉,已经呼吸虚弱无比的伊利丹朝着安尼赫兰熔池的联军指挥部飞快冲了回去。

在布莱克背后还背着一个巨大的破布口袋,里面装满了叮当作响的破烂玩意,嗯,那些被伊利丹一个一个征服的奥达奇战刃。

至于至高之刃...

“喂!你要么挂在他腰上,要么回去口袋里,别这么跟着我飞!你的刀刃太锋利了,要是不小心戳到我怎么办?”

布莱克一边御风而行,一边对身旁跟着他飞行的奥达奇至高之刃喊到:

“你们这些奥达奇人是不是有病,既然都决定跟随他了,为什么还要把他打成这样?口嫌体正直啊你。

从娇傲这一点来说,你和闷骚的蛋哥真是绝配呢。”

“注意你说话的语气!虚空行者!”

至高之刃里发出一个低沉威严的声音,对布莱克呵斥道:

“你在和奥达奇的战争统帅对话,在我们的世界里,你这样的邪恶者敢这么无礼的说话是要被挑断手脚筋丢入角斗场给新兵当靶子的。

我也不是选择了伊利丹·怒风!

他失败了。

这一点毫无疑问,他连我的斩击都承受不住,他根本没有资格使用我的至高战刃,我只是...只是...”

“只是寂寞的太久了,对吧?至高统帅阁下。”

布莱克拉长声音,挤眉弄眼的说:

“作为一名和萨格拉斯拼过刀的战士,过了几万年的无聊时光已经让你无法忍受了,你体内流淌的是火,你渴望的是日复一日的战斗,每一刻的闲暇都会让你愤怒到想要毁灭世界。

你们这些奥达奇人都是无可救药的战争贩子。

你们找不到敌人就会互相厮杀取乐,我听说,你在完成自己的战士试炼时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哥哥?

这可是我非常喜欢的戏码,简直百看不厌,告诉我,你当时流泪了吗?”

“闭嘴!邪恶!”

海盗的询问让至高统帅非常愤怒,他恨不得现在就驾驭着战刃把这个臭海盗的脑壳打开给里面狠狠的啐一口。

但他这个至高战灵也是懂得趋利避害的,或许在活着的时候强大的肉体让他不惧虚空腐蚀,但现在的灵体一旦被虚空捕获的下场就很惨了。

“别担心,我才不会把你这样的肌肉混蛋献祭给无光之海,那只会让我受到可怕的真理反噬。你完全可以信任我,至高笨蛋阁下。

我是你最好的朋友。”

海盗吹了个口哨,对身旁的至高之刃说:

“你也不用给自己找什么顺驴下坡的理由,我可以很直接的告诉你,在如今的群星里你再也找不到另一个如伊利丹一样坚定抗魔的勇士了。

他和黑暗泰坦也有恩怨,萨格拉斯夺走了他的眼睛,让他失去了最心爱女人的青睐,你要是跟着他迟早有和黑暗泰坦交手的机会。

虽然我觉得你们两联合起来再强个十倍也还是会被黑暗泰坦一剑砍死,但考虑到你们的战斗意志如此炽烈。

所以我的意见是,不如从了吧。

这也没什么丢人的。

身为武器就该选择强大的主人...呃,奴仆!对,你或许会更喜欢这个词。”

布莱克挤眉弄眼的说:

“你完全可以把伊利丹当成你的奴仆,当成你的行走刀架,当成你继续尽情享受战争,吞噬失败者的载体。

如果他失败了,你可以无情的抛弃他再去寻找另一个强大的持有者。

反正你渴望的只有战争...

其他的都不重要,对吧?”

“嗯...你这个说法深得我心。”

无畏者统帅操纵着至高之刃做出点头的动作,他满意的说:

“你以你惊人的黑暗智慧向我展示了另一种可能,作为睿智的统帅我决定采纳你的建议,这个半恶魔精灵虽然各方面都很勉强,但他的作战意志确实炽烈。

仅以意志和天赋而言,我觉得他已经有资格成为一名奥达奇新兵了,但这样的他再训练一万年也不会是黑暗泰坦的对手。

我决定亲自训练他!

没错,就是这样,我要重新训练出战无不胜的奥达奇至高战团!我要统帅着我的无敌战灵们向燃烧军团继续发起抵抗...

我感觉到了,我的战灵们分散于群星的各个角落,我必须先把我忠诚的战士们召集起来!”

“那可再好不过了。”

布莱克吹口哨说:

“伊利丹麾下有一群和他一样拥有坚定意志的死忠,他们会服从伊利丹的一切离谱的指令,你和你的奴仆融为一体后,你就可以尽情使用伊利达雷的资源。

我亲爱的陛下,这是一举两得的事。

我可看不到你会因此付出的什么代价,无非就是把自己的力量借给自己的仆人嘛。

那都是自己人!

你不把力量借给自己人,难道还要借给自己的敌人不成?”

“嗯,你说的有道理。”

奥达奇人的至高统帅、恶魔斩杀者、无畏者托拉纳尔顿时觉得海盗的逻辑没什么毛病,但这位力量强大却不够智慧的统帅依然觉得伊利丹不太合格。

他抱怨到:

“这个奴仆...

我的意思是,他的内心中有一团无法消弭的软弱裂痕,是一个女人!你和他的谈话我都听到了,那个叫‘泰兰德’的无耻女人已成我的奴仆心中最大的弱点。

我得找个机会杀了她,否则伊利丹是无法继续强大的,任由他保留这些可悲的思念只会影响他拔刀的速度。

他确实冷血,但却不够无情,这严重影响了他发掘出自己的天赋。”

“哈,我有个更好的主意,陛下。”

布莱克转了转眼珠子,对至高之刃说:

“比起杀死泰兰德给伊利丹留下永恒的痛苦,或许我们可以想办法帮助他征服泰兰德...依靠他的力量弥补自己的软弱,给自己增添更多信念。

痛苦塑造的强大只是虚妄,唯有强大的意志才能带来真正的力量。

您这样的无敌战士不可能不懂这一点。

我可以向您保证,那个女人虽然已经结了婚,但她内心最深处永远有一块柔软的地方是属于您的奴仆的。

我们只需要找到打开那扇心灵之门的钥匙...

如果您信任我的话,这活交给我吧,您只需要在关键时刻推他一把,这很简单。”

“很好,我开始看到你的价值了,虚空行者。”

至高之刃赞叹到:

“如果当年我在面对萨格拉斯时有你的智慧协助,或许我们能在死亡之前斩获更多的荣耀与胜利。

唉,奥达奇人天生强大,但总有人说我们是献祭了智慧才换来了力量...”

“您不会揍他们吗?连这样邪恶的话都敢当面说,如果是我肯定已经抄起酒瓶给那些混蛋打个脑袋开花了。”

海盗笑着说了句,至高之刃沉默片刻,低声说:

“人家说的是实话,为什么要揍他们?再说了,当年那些讥讽我们的文明也都已毁灭在了恶魔的铁蹄之下。

你们虽然弱小,但你们却是罕见的敢主动向恶魔亮剑的文明,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我对你们另眼相看。

但如果你们输了...”

“哎呀,马上要开战了,说点好的吧。”

海盗撇了撇嘴,他从高空飞速落下,在已经被集结起来的抗魔联军先锋的阵地上现身。

一群恶魔猎手感觉到被布莱克放在地面全身是血的伊利丹的虚弱,便惊呼着冲过来。

受难者更是怒气冲冲的想要质问,但海盗懒得回答,砰的一声就把手里的破布口袋丢在了奥图里斯脚下。

他打了个响指,说:

“接受伊利丹的‘遗产’吧。

这些上好的武器都是给你们的,他和高傲的奥达奇战灵们达成了协议,每一个手持战刃的伊利达雷们必须在这一战里杀死最少五十个恶魔来证明你们配得上使用这古老的圣物...”

“一百个!”

悬浮在伊利丹身旁的至高之刃以铁马金戈的灵魂之音呵斥道:

“每人最少一百个斩获!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你们有资格成为奥达奇新兵,否则你们的灵魂就只配给战灵们当鞍前马后的可悲扈从。

奥达奇至高战团不需要废物!”

说完,至高之刃以一种很挑剔的“我不想选你,但看看周围这些懦夫们,我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的姿态落入了昏迷的伊利丹手中。

在至高之刃入手一瞬,属于战争统帅的残酷力量如烈焰爆发一样涌入伊利丹千疮百孔的身体,奥达奇人特殊的战斗力量如怒气一样翻滚着和伊利丹体内的爆裂邪能融合在一起。

依稀还能听到无畏者的鄙夷哼声。

显然,他依然不认为邪能是合适的力量。

但战灵的强大毋庸置疑,属于至高之刃斩敌无数带来的力量加持反馈给大狩魔者的几秒之后,就让伊利丹的伤口金属愈合,还让他的邪能被推动着进入更高的层次,让伊利丹被斩碎的双翼重新生长,在鲜血淋漓之间成就如龙翼一样更庞大更威严更善于战斗的狰狞姿态。

在低沉的怒吼中,伊利丹睁开了眼睛,灼热的邪能化作眼棱飞舞,让他拍打着翅膀悬浮在空中。

而至高之刃也按照伊利丹的战斗方式向两侧拉长成为鲜红色的纤细战刃,其上利刃边缘的黑色神灵之血为它增添了一份人人侧目的战争威严。

就连坐在泰坦神铁轮椅上,扛着血吼被吼少侠推过来的格罗姆都诧异的看向伊利丹,他从伊利丹的武器上感觉到了一股战士才有的炙热意志。

“可惜了。”

嘴臭的格罗姆撇了撇嘴,继续闭目养神,在路过伊利达雷时,他随意施展了自己身为战士的强大嘲讽能力,大声说:

“这么好的武器落在了软蛋精灵手里,真是浪费好东西。”

“喂!那边那个绿皮瘸子!”

至高之刃也发现了格罗姆,无畏者立刻意识到或许眼前这个嘴臭的混球更适合自己,于是他高喊道:

“过来给我当奴仆,我会治好你的伤,给你更强的力量。”

“滚!”

面对至高之刃的“善意”,格罗姆立刻口吐芬芳的友好表达了拒绝。

用自由换力量这种蠢事,不但伊利丹做过,格罗姆也做过。

他不想再体验第二次了。

“砍死他!”

被拒绝的至高之刃恼羞成怒,吼叫着命令伊利丹上前给那绿皮一个好看,但蛋哥很快意识到了眼下的局势。

他没有理会至高之刃的嘈杂,感知着远方越发炽烈的邪能风暴。

他感受着体内蓄势勃发的力量,回头“看”向自己面对“战灵试炼”毫不畏惧,纷纷拿起了奥达奇战刃的部下们。

蛋哥咧开一个邪魅无比的笑容。

他呲着牙,指着前方,在猎猎作响的恶魔之风中,他说:

“嗅到了吗?伙伴们,这战争的烈风,它在召唤勇者也在呵斥懦夫,我已不想再说更多,释放战争的恶犬吧!

伊利达雷!”

“哗”

更狰狞的恶魔双翼在这一刻打开,面对奔涌而来的恶魔之海,伊利丹咆哮着发出第一声战吼,让反抗之音在两万五千年后又一次回荡在阿古斯的破碎大地上。

他吼到:

“随我进攻!杀光它们!”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