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二十一 价格战

五百二十一 价格战

给李卫东当秘书,并不需要太强的专业能力,而且相比于其他的总裁秘书,相对轻松一些。

有基本的专业能力,沟通能力,然后再懂英语基本上就够了,最重要的是嘴严,能够守住秘密。

李卫东的秘密太多,若把掌握的财富公之于众,必定是一件轰动全球的事情,而在公司里能够接触到这些核心秘密的人数,不会超过两位数。

秘书就是其中之一,所以李卫东选秘书必须要慎重,最看重的就是老实本分,而陈军恰好有这个优点。

“是,我会尽快和他交接!”张东硕笑着说道,不过心里隐隐有些失落,有些怀念跟着李卫东的这些日子。

以后不做秘书了,哪怕是升半级了,和李卫东的距离反而远了点,至少不能随时,不用通报的来找李卫东汇报工作。

“嗯,慢慢来吧!”李卫东点头说道。

“是!”张东硕懂了,虽然很多时候,慢慢来会毁掉很多事情,但是这个交接还真的不能着急,李卫东对陈军还是有所保留。

慢慢来的度,就得需要张东硕自己掌握了!

张东硕看李卫东没事情吩咐了,就说道:“我这就通知夏总过来!”

李卫东没有说话,看着放在桌上的一摞财务报表,这是他最近积攒下来的工作。

这些东西虽然不重要,而且他也是甩手掌柜,但并不是说他对公司一无所知,也得需要了解公司干了什么。

甩手掌柜,的前提是要对公司有极强的把控能力,才能抓大放小,垂拱而治。

若是对公司一无所知,怎么知道哪里哪里是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

董、高、监的工作汇报和公司的财务报表,是李卫东了解这些公司的主要途径,工作汇报是公司的自己的报告,属于主观表征。

财务报表有月度,季度,年度是经过公司财务总监签字,季度和年度报告是由会计事务所审计,在一定程度上是客观存在的证据。

主、客观表现都有了,基本上也就能反应出一个公司的基本情况,工作汇报说的天花乱坠,

若是财务报表很垃圾,这样的公司就要重点关注。

方法好不好,主要还是看适不适合,李卫东对这一套管理方法还挺有心得,只是最近规模以上的公司越来越多,他也有些吃力了。

李卫东又是个懒散的性子,能闲着一刻绝对不会多干一分钟的活,所以别说去干这种吃力的活,这一点和上辈子简直没法比。

上辈子,也是这个年龄的时候,李卫东生意刚起色,已经不需要他去厂里亲自操弄机床了,但他闲不住,经常还会去弄两下子。

这辈子动嘴说的时候多,亲自动手操作的时候少,时间久了,彷佛真的失去了动手的能力,也就习惯于发号施令。

吃力了,就得想办法,李卫东有个好脑子,总能想到解放自己的法子,所以事业部制度就提上了议程,找专业的人干这事,而他只需要把想法告诉这些专业的人就行了。

李卫东翻着文件看了几眼,都是工作汇报,每页纸都是满满的干货,这是上个月的,因为李卫东开了半个月的会,一直没有批阅。

李卫东拍了拍文件,抬头问道:“老徐呢,事业部的事情弄的怎么样了?”

张东硕看了一眼李卫东,说道:“前期的摸底工作已经完成,聘请了几个国际咨询顾问公司,我来的时候正开会谈着呢!”

李卫东脸上闪过一丝无奈,略有踌躇地说道:“加快速度,时间不等人啊!”

张东硕不明所以,什么叫时间不等人,换秘书这种小事要慢慢来,公司搞制度改革,怎么还要加快速度,这不寻常!

张东硕是办公室主任,就是负责上传下达,向各部门传达李卫东的意思,现在没有理解这个意思,他该怎么传达?只能原话传达!

“是,那我出去了!”

李卫东摆摆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张东硕走出李卫东的办公室,然后左转进入陈军他们的值班室。

陈军正在整理东西,看到张东硕进来,连忙站起来,笑着说道:“张主任!”

“嗯,我先打个电话!”张东硕应了一声,然后掏出手机给夏国强打了个电话,告诉他现在董事长有时间。

放下电话,张东硕看着陈军正在整理东西,就说道:“不用收拾了,以后你就在这里上班了!”

陈军停顿了一下,然后呼吸加剧,这么明显的话,他要是听不出来,也就不配给李卫东当了一个月的秘书,更不可能留下来了。

陈军调整了一下呼吸,激动地说道:“感谢张主任的信任和推荐!”

张东硕摇摇头说道:“不用谢我,你能留下来,说明董事长对你比较满意,和我推荐没有关系!”

“董事长的性格,你我都知道,他做事情什么时候需要别人的意见了,在董事长身边工作,一定要心细,但最重要的是嘴严!”

张东硕语气严肃地说道:“无论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任何时候任何事情都不能向外透漏,哪怕是做梦也不能说出来,知道吗?”

他是李卫东的前秘书,陈军是现任秘书,作为前辈给后人一点建议,也属于传帮带。

mdwenxue/book/34/34416/《种菜骷髅的异域开荒》

“是,我一定牢记在心!”陈军态度恭敬地说道,其实这些都是最基本的东西,但是张东硕今天特别的提出来,意味就又不同了。

“行,你继续吧,我先走了,那边还有一堆的事呢!”张东硕停了一下,提出告辞。

他现在不是李卫东的秘书,但还是办公室主任,公司里的大事小事,他都有权询问查阅,而且刚才李卫东的话,他也要转告徐德海。

早一日完成事业部的成立,他也能早一天升职加薪,从他的角度来看,快一点也是有好处。

只是这事还真快不起来,从一月底开始,到现在已经两个月了,也仅仅是把各公司捋顺,然后还聘请咨询顾问给他们做“体检”。

这些都需要时间,不可能开个会,说句话,然后再发一份红头文件,下面就可以执行。

下面公司的董事长和经理层要分开,原来一肩挑的董事长能没有意见?

新任总经理怎么选,一旦牵扯到人的问题,都需要慎重。

最近这段时间,人事处为了这事,基本上所有人都忙的团团转,缺人好办,但是缺少高级人才就特别的难办了。

总之李卫东是一句话说下去了,但是下面的各部门同志可能要忙活好长一阵子,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让领导满意。

陈军把张东硕送出院子,直到张东硕驱车离开,他两手握拳做了个胜利的姿势,就差仰天大呼。

至于原本要来和他交接工作的另外一个主管如何想,陈军虽然想知道,但现在明显不是时候,也不是他应该关心的,

张东硕从来没有挑明,这是要给李卫东选秘书,但是公司里这事早就传开了,甚至前段时间还弄出了关于海归和非海归的风波出来。

现在一下子明朗了起来,无论是和陈军平级的那些竞争者,还是公司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都应该死心了。

陈军回到办公室,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拿起桌子上一份文件,走出办公室,敲响正屋的门,得到允许走了进去。

“董事长,这里有份文件需要您签字!”陈军进去之后,把文件递给李卫东说道。

李卫东看了一眼内容,没什么大事,纯粹是因为他是公司法人代表,按照法律程序所,必须要他签字的文件。

这种工作“浪费了”李卫东很多时间,但是按照《公司法》的规定,公司的法人代表,必须由董事长(执行董事)或者总经理担任。

现在新盛控股的董事长和总经理都是他一肩挑,所以无论如何他也无法避免,除非他再找个总经理替他分担。

“董事长,谢谢您能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工作,报答您的知遇之恩!”看着李卫东签完字,陈军紧张地说道。

领导提拔你,感谢的话一定要当面说出来,千万不要不好意思,更不要觉得即使你不说,领导也知道你的心意。

除了你的下属会揣摩你的心思,谁还会关心你想什么,尤其是领导,他不看你怎么想的,而是要看你怎么说的,怎么做的,听其言,观其行!

当然感谢的话也不要说太多,说多了就显得生分了,表达感谢的意思,然后表达自己以后的工作态度就足够了。

无疑陈军的话,但是也恰到好处,公司不允许拉帮结派,不应该提什么江湖义气的知遇之恩,但是对李卫东不同。

李卫东是公司唯一的主宰,唯一的帮派大老。

李卫东看了他一眼,然后澹澹地说道:“好好工作!”

陈军恭敬的出了办公室,稳了稳心神,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以后说不得也能和张东硕一般,当办公室主任,甚至是传言的某事业部总经理。

陈军轻轻吐了一口气,挺直腰板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这回才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办公室了,连同墙角的一个蜘蛛网都那么亲切。

刚想坐下,就从窗户看到二门进来一人,正是夏国强,就连忙迎了出去。

“夏总,您好,董事长正等您!”陈军说道。

“小陈呀,那我进去!”夏国强笑呵呵地说道,只是眉宇间多了一丝愁绪。

“您请!”

夏国强敲了下门,走进李卫东的办公室,笑着说道:“董事长,您可真是沉得住气,现在全网都在议论您呢!”

“谁爱议论,就让他议论吧,我又不少二两肉!”李卫东站起来,没好气地说道,然后走到办公桌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夏国强还是笑着说道:“要不您是老板呢,要是我早就急得不行了!”

然后也坐到旁边的沙发上,这时陈军端着茶水从外面走了进来,放到茶几上,给夏国强倒上一杯,然后又给李卫东续上,走了出去。

“有事说事!”李卫东说道。

“今天一早接到重型汽车重组工作组的电话,让我来拿拍卖推荐函!”夏国强喝了一口茶,痛快地说道。

“按照工作组定下的流程,为了体现公平、公正、透明,汽车厂要对外拍卖,所有想要拍买的公司都要拿到工作组的推荐函!”

“需要保证金?”

“对,为了筛选出一部分人,这是最好的办法,不然谁都想要参与一下,岂不是乱套了!”夏国强如实地说道。

“多少?”李卫东邹着眉头说道。

“按照常规的做法,根据上一年度财报净资产的30%缴纳保证金或银行保函,汽车厂上一年度的净资产为7.3亿!”夏国强有些无奈地说道。

“怎么会有这么多,不是说资不抵债了吗,怎么还有这么多净资产?”李卫东诧异地问道。

“可不是嘛,这是他们去年上交的财务报表,胆子也真大,而且这里面的窟窿还不知道有多大呢,你说咱们真的要买下来?”

到了关键时候,夏国强反而犹豫了,只要他们接手,就不能指望政府填补这个窟窿,在这种情况下,让他起死回生可得不少钱往里砸。

又要应付债权人的追债,-还得应付数以万计可能要淘汰工人的生计,想想都觉得这种系统性的工程太复杂了,可比当初建设齐州斯柯达的时候难多了。

“老玩笑呢,到这个节骨眼了,你想要撂挑子?”李卫东眯缝着眼睛说道,这个时候打退堂鼓,李卫东的脸可丢大了。

“没有,没有,只是这个预算太多,只靠齐州汽车厂的那点资金,肯定不够!”夏国强连忙摇头说道。

“没有最好,资金的事情,你打报告,我签字!”李卫东澹澹地说道。

“唉,这就好办了!”夏国强笑着说道。

“嗯?”李卫东看着夏国强,看他眉开眼笑的样子,合着是跟他演戏呢!

“还有事吗,没事去干活,公司一小时给你发好几百,在我这喝茶呢!”李卫东没好气地说道。

“还真有个事,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消息,桑塔纳可能要降价,估计是想要和我们几家打价格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