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百三十一 章 偏执

第 三百三十一 章 偏执

顺着黑玲珑的目光看去,树上果然飞下来个白衣仙人。

身如华松,气若幽兰,貌如明月耀天边。难怪黑玲珑跟疯子一样的癫狂,谁不想拥有星星了。

可即便如此,葭月也很快就收回了眼。她如今还满心觉得难受了,那种无法掌控自己性命的无助,足以打破所有的美好。

“师傅!”黑玲珑普一见着华彰,眼里的癫狂立马退了去,又恢复到了先前的模样,跪地伏拜,一副知错的样子。

葭月在旁边看的只叹气,这位才是真正的戏精,余珍珠比她差多了。

华彰没理黑玲珑,而是看向葭月。

“所为何来?”声音清冷如泉响。

葭月忙取出青黑葫芦跪下,”我有个朋友被青黑葫芦吞进了肚里,万望仙人能救他出来。”

华彰手一伸,青黑葫芦就出现在他手中,嘴里道:“怜你受了无妄之灾,我且助你一回。我不理世事已久,日后可别往这边来了。“

”多谢仙人!谨遵仙人教诲!“葭月高兴的道。

“阿葫,还不放人。”华彰轻轻的看着手里的葫芦道。

很快,葫芦口就开了,一缕青烟冒了出来,在葫芦顶上凝出了一个巴掌大的虚影,委屈巴巴的道:“主人,阿葫找了你万年,你怎的这般狠心。也不问问阿葫这些年过的怎么样,就知道呵斥我。”

华彰揉了揉眉心,冷声道:“先放人。”

阿葫闻言就低头看着葭月道:”你的朋友长什么样?“兴许早被它投进化魔井了。

葭月忙道:”他背上背着把大刀。“

阿葫闻言朝肚子里看了一眼,槐序正在炼刀呢。手一挥,人就从葫芦里抛了出来。

“阿月?”槐序扭头看向葭月。

“是仙人前辈救了你。”

槐序应声跪下:“多谢仙人。”

“去吧。“华彰一挥袖子,葭月和槐序就出现在外面的小洞中。

阿葫正要说话,华彰将它也抛了出去。

阿葫立马大喊:“主人,你不能不要我。”

“去找个不会抛弃你的新主人吧。”华彰带着些厌弃的道。

说完,他这才扭头看向了黑玲珑。

“师傅?”黑玲珑有些害怕的往后退了一步。

“不要叫我师傅,你早就被我逐出师门。”华彰冷声道。

“师傅,你为何如此绝情?明明你也...”黑玲珑还未说完,就听华彰道:“闭嘴!没有,我从来没有动心过。”说完,他就再次揉起了眉心。

黑玲珑有些不忍,但想着先前他那般绝情,又继续那话刺激他道:“你有,那一日你醉酒,你明明说过你...”

“闭嘴!“华彰一掌挥了出去,黑玲珑猛的吐出一口鲜血,只她仍不放弃的道:“你说过,你就是说过。就算被你打死,我也要说。为什么?上天庭都不在了,为什么你还要守着天规?你不认我这个徒弟,正好我也不想做你徒弟,我要做你的妻子,你为什么就不能接受我?明明你也...”这一次,华彰没有打断她,她自己却说不下去了,因为她发现华彰竟然慢慢冷静了下来,正一脸陌生的看着她。

见华彰不说话,黑玲珑再次哀求道:“师傅,我不是故意的,

我只是太爱你了啊!”

华章忽然大笑道:“哈哈哈...想我堂堂南华上仙,竟然被一只狐狸精给骗了。好的很,好的很...”枉他为仙几万年,被人下了仙蛊都不知道。他一直以为是自己道心不够坚定,这才会动了凡心。因为那个人是自己的徒儿,这才一直羞愧不敢见人,躲在忘魔川近万年。没想到,却是中了至情蛊。

黑玲珑脸色忽然大变,“师傅,我...”下一刻她的脖子就被华彰扣住了,“说,谁派你来的?”

黑玲珑艰难的摇了摇头:“没,没有人。”

“至情蛊早在很久之前就被消灭了,你以为我还会信你?”华彰面无表情的道。

“我,我没有。若果真是至情蛊,师傅为何没有爱上我?”黑玲珑哀怨的道。这也是她为什么才能进入碧云天,就来找他的缘故,她死也要死个明白。

“为什么?就因为我是你徒弟吗?可你已经不是将我逐出师门了吗?”黑玲珑嘶吼道。

“没有为什么,我就是对你没有男女之情罢了。”华彰忽然没了报仇的兴致,将人扔到了一边。

“那你当初为什么要收我为徒?”

“是你想拜师,而那个时候我正好崇尚有教无类。很显然,我并不是个好师傅。”

“不,你就是太好了,我才会无可救药的爱上你,想独自拥有你,看到你对别人好,我就嫉妒的发狂。都怪你,都怪你。”黑玲珑有些崩溃的道。原来自己珍惜的一切在他哪里都不值得一提,那她这些年的坚持都算什么?

“因为我的道心根本不会让我对你有儿女私情。”华彰心中一松。即便是在喝醉了,即便是心志不坚的时候,他也只是被诱惑着说几句胡话,再加上玲珑的刻意引导,这才让他以为自己真的动过心。他之所以纠结了数百年,是因为他醒来的时候记得自己说过那些话。

“那要是我从来没做过你徒弟呢?”黑玲珑不死心的道。

华彰斩钉截铁的道:“也不会。”

“那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

“我对你师兄他们不好么?”

“所以都是我自作多情!哈哈哈…”黑玲珑笑的满脸泪水,这话华彰以前不是没跟她说过。可她就是不信,以为他是碍于礼法才不愿答应跟她在一起,谁知道他是这么无情的一个人。

华彰看着她心如死灰的样子,心里的气消了不少。黑玲珑会变成今日这样,他终究也得付点责任。

良久,黑玲珑这才哑着嗓子道:“至情蛊是南风给我的,至于他从哪里来的我也不知道。你真的中了至情蛊吗?你是怎么发现的?”

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她都在怀疑他究竟有没有中至情蛊?

华彰露出抹苦笑道:“你以为我这些年躲在这里做什么?”

“所以你很早就怀疑我呢?”

“重要吗?”

“都不重要了。”黑玲珑说着又跪了下来,重重磕了三个头后才道:“我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可,对不起!”说完,她就立马扭身飞走了。

华彰再次轻叹了口气后,这才伸出手,就见着那朵祥云连着顶上的仙树都化做了一枝碧云簪子。他轻轻的将簪子插在头上,这才穿洞而出,径直往瀑布上面去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小说网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