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破境,武者,交会(今天求推荐票!)

第38章 破境,武者,交会(今天求推荐票!)

紫气盈天三千里。

此时泰山的景象,也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泰山乃齐鲁圣山。

在齐鲁之地,历代齐王,都是在这里祭天的。

此时山顶之上,紫气十分充盈。

每个人,都在疯狂吸收紫气。

武道圣人的气息,让人倍感亲切。

而其中,还蕴含一丝丝规则之力,这是哪怕只有千丝万缕,也能让一个武者的修为增强,功伐手段锐变的存在。

三千修罗军,都在顿悟。

他们也希望利用这个机会,能踏进武灵境界。

嬴政一人,则是来到了紫色柱子的底下。

他要冲击的,是武王境!

按照赢澜的理解,这是武者在接触到规则之力之前,最后的一个武道境界了。

现在嬴政,就在朝着这一步迈进。

他本身就已经是武尊巅峰。

相信如果消耗足够多的紫气,利用数量也能冲破枷锁。

让赢澜意外的是,木龙居然也能踏入武者境界。

她本身,只有武徒后期的修为。

当日胡亥前来试探她的时候,直接将这样的修为忽略不计了……因为到了现在,就是放眼整个大秦,武徒后期的修为都不高了。

就是普通人,都有千斤之力。

如今的端木蓉,正是踏入武者之道。

不过破境的时候,端木蓉因为医术高明,神魂力量也强大,居然在萦绕全身的紫气之中,进入了一种虚幻之中。

在里面,端木蓉看到了一个人……

应该说,是梦到了一个人。

赢澜!

大秦,七公子。

这是赢澜的武道圣人气运。

因此,自然残留了赢澜的意志在其中。

端木蓉在这里破境入武者,然后因为从小练习医术,武道方面不同,神魂入梦,梦到赢澜自然也不奇怪,但……为什么是这样的画风?

两个人,几乎都是坦诚彼此的。

四周的景色,则是鸟语花香,宛如一个世外桃源。

梦中,二人相亲相爱。

……(此处省略三万字,大家自己脑补!)

众人中,也就只有赢澜,对着紫气完全免疫了。

他破境的时候,留下的武运意志,然后自己去领悟,自然没用。

但此时,赢澜却眉头一皱。

【什么情况?】

【有人,居然利用我留下的气运,和我的神魂产生了一丝共鸣?】

【哎呀我的妈!】

【靠,什么情况!】

【这已经不止是共鸣了……这是水乳交融呀!】

赢澜大惊。

随即,脸上一阵恶寒。

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在场的都是男人。

圣人气运,武道意志,绝对不会出错。

不是异性,不可能产生这种令人羞耻的感觉。

难道……

【是我刚才理会错了?】

此时,那种羞耻的感觉已然消失。

而端木蓉也惊醒过来。

然后她就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武道修为还在不断疯涨着,已经奔着武者后期去了……刚踏入武者境界,就冲着武师冲锋?

端木蓉十分震惊。

同时,心里的羞涩感也被冲散了许多。

但她还是羞红了脸颊。

确实很羞耻啊,那种感觉……

但是,再有破境的机会在眼里,哪怕她明知道破境就会再和‘梦中’的赢澜‘水乳相融’一次,端木蓉也还是毫不犹豫,选择了继续往前冲!

那边的赢澜,已经完全麻了!

【到底是谁?】

【靠,不会是个兔爷吧?】

【不可能啊!】

【修罗军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人,自己的老爹……靠,想什么呢!】

赢澜十分无语。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木龙!

【歪日。】

【真的他?】

【肯定是了!】

【要不然,他脸色为什么这样红?】

【靠,你个兔爷,男人兴奋个什么劲?】

尽管,只是意识形态上的互相交会,赢澜这边根本没有端木蓉那边,那样强烈和真实的感受,可赢澜终究还是有一丝特别微弱的感应。

这就让赢澜感觉很恶心了。

干脆眼不见心不凡。

反正,赢澜留在这儿,也吴(无)弈(意)义了!

他干脆来到半山腰。

望着远处,赢澜放开了神识。

赵高和胡亥,离开了行营。

但是,这两个人去了哪儿?

还有,徐福以及三万秦锐士,被调虎离山。

如今章邯,也被老爹派了出去。

在外人看来,现在嬴政的身边,只有三千私兵。

以及,自己这个废物七公子……

这是很好的机会啊!

【所以,到底是谁,会来刺杀呢?】

赢澜心里想着。

此时,已经是下午了。

西边的太阳落下,当再次升起的时候,就将迎来大道金榜的又一次开榜!

时间不多了,但估计应该足够嬴政和赵云,更进一步。

嬴政在冲击武王境,赵云其实也是一样的。

如果出了两个武王境,到时候形势就能更加稳定。

当然,前提是今天,以及这个夜晚,不出任何幺蛾子……赢澜其实心里也清楚,只怕今晚的泰山注定不会太平,只是赢澜怎么也没想到,先来到泰山之上的人,却是他。

荀子!

鹤发童颜,心态消瘦。

但,精神十足。

荀子在空中踏步,直接往半山腰而来。

他每踏出一步,脚下都生出一朵莲花,那些花瓣似乎在给他垫脚,让他前进。

“天道有常。”

赢澜一眼就看出了。

荀子的天道,是自然。

所谓天道有常,就是自然是有规律的意思,能够被人找到这些规律,然后加以征服。

很显然,荀子做到了这一点。

同时赢澜也看出来了。

荀子的道,并不是单纯的武道。

“阁下,一定就是七公子了!”荀子见到了赢澜,然后隔空见礼。

“足下是何人?”赢澜装作没认出来他的样子。

“老夫,荀况!”

荀子举止十分儒雅,谈吐也很谦逊,颇有儒学大家的风范,他抬头望向泰山之巅,问道:“陛下,可在山巅之上?”

“是!”赢澜点头,问道:“先生这是要上山去吗?”

“怎么,七公子不让?”荀子询问。

“若我不让呢?”赢澜笑了笑。

其实,这也是试探。

赢澜想知道,面对圣人气运的诱惑力,荀子这个儒家得道的人物,会如何取舍。

荀子也笑了:“那,老夫便不去!”

赢澜一愣。

这是他没想到的结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