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六回

第五百五十六回

若说那是女君晋阶的雷劫,又不像。

诸峰主打量了半天,愣是看不出异常来。天上的云层汹涌翻腾得厉害,雷电轰隆震憾也较往日大不相同。可它没有天劫的肃杀之气,就普通的电闪雷鸣。

再瞧瞧神稷宫,一如既往的安静。

虽然察觉不到里边的人在哪儿,但结界犹在,证明人还活着。天上的雷云涌至大荒山的半空一味翻腾打滚,看似普通,又不普通,不知要闹什么幺蛾子。

“……”

众人面面相觑半天,眼瞅着雨越下越大,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便让下属们轮值观察,待瞅见那雷云不对头欲劈神稷宫,记得喊他们出来躲远点儿,省得被误劈。

劈她肯定是渡劫,她是元君,晋阶的劫动不说惊天动地,大荒山恐怕是保不住的。

据闻她在仙云宗渡过一次劫,把整个宗门给轰没了。不知为何,上苍竟赐了仙云宗一份机缘,不仅恢复昔日的灵气浓盛,灵脉更是蔓延数千里扩张不少。

倘若她能把大荒山的灵气也恢复昔日的浓度,那就让雷劫来得更猛烈些吧!

怀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集中在武英殿的神武道诸峰主一同回到大殿静坐,期待奇迹出现的一幕。

果不出所料,待到寅时,天犹未亮,一名守卫连滚带爬地跑进来……

卯初,太阳刚刚露脸的时分,院里的风带着一股湿润的水气,落在屋檐下睡了一宿的林舒身上,清清爽爽,稍嫌微凉。

昨晚好像下雨了,酒意未消的她迷迷糊糊地想。

半夜觉得冷,想起身回屋里睡来着。结果酒意上头,觉得反正是在自己家里,睡哪儿不是睡?就因为在家里她才敢醉啊!图的就是醉了直接一躺,稳了。

人生难得几回醉,闲来无事眠至午,她……

蓦然间,仿佛嗖嗖几下,眼前影子摇晃,院里似乎落下几道身影。

唔?有人来了?

本欲睁眼,却怎么也睁不开。

“林舒?!你怎么了?没事吧?!”乍然看到林舒躺在走廊一副昏睡不醒的样儿,把焱清芷吓了一大跳,“林舒?!”

连忙上前一看,目光掠到歪倒一边的酒坛子,清心酿?顿时好气又好笑,揪着林舒的衣领用力摇晃:

“林舒!醒醒!”

“哎呀,再让我睡一会儿……”

林舒的眼皮根本睁不开,不耐烦地想拍开她的手。除非老乡出关,否则天大的事也与她无关。她乃凡人,天大的事砸不到她头上。

“你还睡?”焱清芷好气又好笑,“天塌了!”

“与我何干啊?”

都说了,她是凡人,天塌了,难道指望她一介凡人撑着不成?

“师姐,清心酿后劲大,要么直接把她拎走得了!”一名女修语气着急道。

这是神稷宫侍女的声音。

接着,耳边听到焱清芷百般无奈的声音:

“唯有这样了……”

啊?!眼皮紧闭的林舒旋即一个激灵,本能地咻一声坐起,忙不迭地四肢同时抱住一根檐柱:

“去哪儿?!去哪儿?!我哪儿都不去!”

莫不是那云鹤道长终于恢复记忆,趁老乡还在闭关,试图与侍女串通一气把她逮走?!

“林舒!你看看那边——”

唔?林舒莫名其妙地朝焱清芷伸手指的方向一看,

霎时倒吸一口冷气,嚯!脸色大变,头皮发麻,四肢一软,连柱子都抱不稳当了。

天爸呀!您昨晚是不是偷听她发牢骚了?!

她那是醉话!

而且她想要的刺激是被人掳走,然后等老乡去救!不是让您直接把老乡灭了呀!天妈呀!您赶紧劝劝天爸,把那滔天的怒火收了吧?!

桃林小院的结界张开了,外界狂风大作,呼啸如鬼哭狼嚎,她如诗如画的十里桃林啊!一棵棵被风刮得东倒西歪,甚至有的被连根拔起,简直惨不忍睹。

树而已,没就没了,可怕的是,一道巨大厚重的云层如漩涡般出现在大荒山的上空。像黑洞,像龙卷风,又仿佛海水正在缓缓搅动逐渐形成泼天大漩涡。

这怪异现象是大荒山守卫最先发现的,雷雨停了之后,风还在刮,有人无意间抬头一看,差点吓晕过去。

天威赫赫,玄妙莫测,触目惊心。

神武道的将士们都是修士,什么惊天动地的场面没见过?骤然发现时吓了一跳,心悸莫名。

碍于职责所在,仍然倔强地坚守岗位。

可是,当天穹形成一个大漩涡,涡流的中心对准大荒山缓缓流动时,将士们无不胆战心惊地低垂着头,面如纸白,手执长枪,但瑟瑟发抖陆续跪瘫在地。

他们并非在跪拜谁,而是身在煌煌天威之下显得卑微弱小,冷汗涔涔,浑身无力站不起来。

诸峰主见状,同样神色大变。

据瑶君真人描述,此现象在仙云宗从未出现过,亦非元君渡劫的迹象。见守山的将士们连站都站不起来,赭百里传令各身守卫,即刻远离大荒山就近驻守。

这个就近,是指远离威压之地。

如今,女君的四大护法尽皆苏醒出关,坚守岗位,在神稷宫的周围寸步不离。传闻中下山历练的青君也在,下山的只是她的分身。

红药仙子见天生异象,担心自己唯一的徒弟被牵连,便让她与宫中婢女即刻远离避灾。

“东东呢?你们没看到东东吗?”眼前的一幕让林舒头皮发麻,瞬间清醒,脸色惨白地扯着焱清芷问,“她没有出关吗?”

“师父说这异象极有可能是君上造成的,又怎么可能出关?”焱清芷凄然道,反握住林舒的手,“一同走吧,接下来不知会怎样,你独自留在桃林不安全……”

师父嘱咐,-务必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

“我不走!”林舒一听,不假思索地推开她的手,眺望远方天穹的诡谲异象,“你们快走!”

“你是凡人!你留在这儿有什么用?”话不中听,可焱清芷不得不说,“君上修为高深莫测,她定不会有事!”

“这你说了不算。”林舒这会儿已经冷静下来,“我说过,我吃过灵果,死不了!可你们不同……”

纵是修士,随时一场异象就可能要了她们的命,包括东东。

东东是绝对不能死的,她若死了,自己怎么办?她不敢想象一个没有东东的灵丘大陆,只剩下自己如行尸走肉般独活,像不敢见光的鬼魅或鼠辈。

老天爷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不管发生什么事,自己在,或许能助东东一臂之力。

迅速唤出飞天木马,一跃而上,心急火燎地正准备疾速赶去,冷不防马车被人一把揪住。她倏地转过脸怒瞪,却见焱清芷同样阴沉着一张脸,态度坚定:

“你不能去!你顶多只能留在桃林!”

不走就不走,她其实不想走,她很想留。可师父肯定不愿看到她回大荒山,索性留在桃林共患难。

天降异象,既可能是灾难,也可能是机缘。

无论是哪一种,她都不想错过。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推荐票、月票和打赏的支持~

今天有事耽误了,今天只有一更,很抱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