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我的爸爸只能是我的

第375章 我的爸爸只能是我的

林随安没有跟眼前的女人多说废话,叫学校门卫过来,他出示了工作证,让学校领导帮忙把人送到公安局去,这人污蔑抹黑军属,破坏社会的安定团结。

他现在赶时间出任务,只能麻烦学校,当然,这个疯女人骚扰的军属也是学校的学生,学校也有责任保护学生的人身安全。

他过两天会回来跟进处理结果,没理旁边嘴里喊着她没有抹黑军属的女人,他交待完就匆匆走了。

他还要回去打个电话,跟公安局那边的战友通一通气。

金蕊在门卫煞有其事地做登记并拦着不让她走之后,就有些傻眼。

她是想闹,最好闹得全校都知道,让云珊没有脸在学校呆下去。

但现在被扣住的是她,她闹的话,丢脸的也是自己。

“同志,请出示你的工作证。”

学校这边来了人,看到金蕊就有些没好气。这些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闲,好好的学不上,好好的工作不上,却是过来管天管地,还抹黑军属。

金蕊不愿意出示工作证,“放开我,我要离开,我告诉你们,你们这样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是违法的。”

金蕊喊着要走,谁靠近她就喊耍流氓,学校这边也没有办法,只好报了公安,让公安同志过来处理。

金蕊暂时是离开了,但公安同志还是找到了她。

当时正在外面回来,打算进家门,就被门口等着的公安同志喊住了,接着带到了公安局。

金蕊心烦意乱。

学校那边报警她是知道的,所以她在公安还没有赶过来的时候闹了一场,说谁靠近她就是耍流氓。华夏大学的老师,都是珍惜羽毛的正人君子,听她这么一喊,没人敢靠近她。

金蕊就得以脱身,从华夏大学出来,她就马上去找某局的局长舅舅。

她能在京城砸一间店,多少有些自己的人脉。

舅舅告诉她,也没事,他会帮她挡住公安那边的人的。

听舅舅这样说,她就放了心。

没想到这一次,舅舅没有给她起到作用。

公安还是上门了。

金蕊紧紧抿着唇,矢口否认她抹黑污蔑军属。

乔队长是林随安的战友,他敲了敲桌子,语气严厉,“金蕊有调查显示,你于昨天,也就是九月二十七号,在井口街无故砸了一间店铺,还伤了人,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金蕊脸色变了变,她们怎么还报公安了。

她们有这个脸吗?

她不承认。

乔队长冷笑了声,“不承认是吗?公安这边破了一桩盗窃案,其中两个嫌疑人就是你昨天聘请的砸店之人,他们都已经交待了,就是你指使的他们,他们手上还有你付的现金。一共两千块。”

金蕊脸色越来越白。

砸店的时候,她人是出面的。

她当时是不怕葛玲她们报公安的,一是她有熟人可以帮忙处理,报公安影响不了她,二是她认为,葛玲做了那种事,她是没有脸报警的。

所以她是大出了一口气。

但没想到因为跑到云珊学校出气,又扯到了砸店的事。

“我要保释,我要请律师。”

金蕊嚷嚷着。

……

云珊中午回家的时候已经没看到林随安了,听张姐说,他已经带着陈晨走了。

倒是灿灿有些不开心,一看到她回来,就冲过来抱着她,云珊把她抱起来,她就搂着她脖子,不说话,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

云珊惊奇了,她的闺女,是个特别爱笑的小天使,没有哪个不快乐的,她就是家里的小太阳。

“宝宝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云珊摸了摸她的额头,温度是正常的,再摸摸她的小手,小手的温度也是正常的。

灿灿摇摇头,埋在她的颈窝处。

“宝宝这是不开心吗?”

灿灿点点头。

“为什么不开心啊?是不是因为陈晨哥哥走了?”

两个人住在一块玩了几天,估计也处出感情了,突然没有了一个伴,确实是挺难过的。灿灿摇了摇头,然后对她说,“我不要爸爸了。”

云珊又惊了,看着她,“宝宝你刚才说什么?”

“我不喜欢爸爸了。”

“为什么不喜欢爸爸啊?”

张姐在旁边小声道,“估计是看到她爸爸带了陈晨走,没有带她,他爸走的时候,她哭了很久,你看她眼圈还是红的,才停没多久呢。”

还真是,小家伙眼眶还有泪痕,云珊还以为她是因为别的事哭鼻子呢,没想到是因为林随安走了而哭鼻子。

也不对,应该不是舍不得他走,而是因为她爸爸带了陈晨走,而没有带她,她吃醋了。

这小小的人儿啊。

豆丁这么小,竟然就知道争取自己的权益了。

云珊就挺乐的,但还是一脸正经地安慰她,“爸爸过两天就回来了,灿灿你放心好了,他是灿灿的爸爸,不是陈晨哥哥的爸爸,陈晨哥哥的爸爸在他家里呢。”

灿灿的眼睛睁得圆圆的,一脸认真地在听,好像也听进去了。

“那他会回来吗?”

“会啊,灿灿的家就是他的家,他不回来,住哪里呢?难道灿灿不想他回来?不想他回来的话,他就没有地方住了,灿灿要他回来吗?”

灿灿马上道,“要他回来。”

云珊真想把这可爱的模样录下来,捏了捏她的小脸,“好了,现在能不能陪妈妈去吃饭?”

灿灿点头。

云珊忍不住亲了亲她的小脸,她女儿怎么这么可爱呢。

真是要笑死,还有抢爸爸的。

等晚上潘红霞回来,听到这个,也乐得不行,她跟云珊挤了挤眼,小声道,“还好没有答应养那孩子,要不然咱灿灿就要分一半的爸爸出去了。”

是的啊。

大家都说孩子多的话要一碗水端平,但真的这么容易端平吗?

有些家长会因为性别,因为长相,或因为性格偏爱其中一个孩子,那些都是他们亲生的。

现在更何况不是亲生的。

葛玲休息了一天,脸上的伤看着好了很多。

她主动找了云珊说话。

“葛玲,今天早上我碰到了一个疯女人,大概一米五左右,烫了头发的,脸尖尖,她的嘴巴在说话的时候,仔细看有点歪,你是不是认识这个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