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做朋友

第300章 做朋友

苏酥转过身,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闻人家在京城的声望很高,今天会被邀请也再正常不过。

“那天边关月害得你出车祸,我已经说过她了,你现在还好吗?”闻人愿一身白色正装,举手抬足间都是满满的绅士风度。

苏酥微微点头,“没事,当时她也被吓坏了。”

虽然不知道闻人愿是怎么跟边关月说的,但想想都知道,那丫头肯定因此受到打击了。

闻人愿微微垂着头,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上次两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边关月打断,后来也一直没有机会单独见面,其实现在就是一个不错的时机。

彼此似乎都看出对方的意思,苏酥主动说道:“这里不方便说话,不如我们去外面吧。”

“好。”

两人一前一后的出去,苏酥转过头正好对上司墨看过来的眼神,她指了指外面,这才跟着闻人愿一块出去。

有些事情,还是早些说清楚的好。

司墨淡淡的转眸,继续跟身边人说事,好歹这也是林家,还有闻人愿在身边,她不至于出什么事情。

从正厅的喧闹中走出来,外面安静不少,夜风迎面吹来,苏酥顺了顺耳边的长发,与闻人愿并肩向前走。

两人的影子在小路上拉的很长,黯淡的灯光下略显孤独。

双方都沉默了很久,闻人愿鼓起勇气开口问道:“上一次你的问题......其实我一直以为你有察觉的,也许当初从地下拳击场把你救出来的时候,我的确觉得你很可怜,你的坚强倔强让人心疼,但是逐渐相处中,我对你的感情也发生了变化。”

“你说的没错,我喜欢你,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担心说的太直白会让我们之间的关系有所变化,所以一直陪在你的身边,自从几年前那场意外之后,我更加确定了我对你的感情,但是很可惜......现在你身边已经有了司墨。”

即便早已做好心理准备,可现在亲耳听见他说的话,苏酥还是忍不住震惊。

原来真是这样......

她一直都把闻人愿当做最好的朋友,什么事情都愿意告诉他,可却从未察觉到,正是在这样点点滴滴的相处中,闻人愿对自己的感情早就已经变了。

“我......我没想到......而且我现在跟司墨之间的感情很好。”

“我明白,所以刚才说的那番话,你不必有心理负担,我不会做出任何伤害你的事情,既然你已经做出选择了,我也会默默祝福你的,另外希望我们之间的关系还能像当初一样。”

闻人愿像是看出她脸上的纠结,率先给两人搭好台阶,这样一来,他们都不必感到尴尬。

谈话比预料当中的更加顺利。

苏酥回过神,她狠狠点头,露出一抹释然的笑容,“谢谢你,愿望。”

谢谢他的成全,也谢谢他的坦诚。

闻人愿淡淡一笑,他张开双臂,眼底一闪而过忧伤,“那就拥抱一下吧,可以吗?好歹也给我一个安慰。”

苏酥并不介意这些,闻言便毫不客气的上前拥抱住他,还拍了拍他的后背。

还没在外面待多久,闻人愿的助理便匆匆跑出来,“少爷,边小姐也来了,这会正在跟宴会上的人问您的去向呢。”

苏酥微微挑眉,似乎有些意外。

边关月这一次倒是异常执着,都追着闻人愿跑来这里了?

闻言,身边的男人低头按了按眉心,无奈的叹口气。

“其实我倒是觉得边小姐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嚣张跋扈,只不过性子有些坦率。”相比于大厅中那些阴阳怪气的名媛千金,边关月反倒是单纯可爱不少。

闻人愿摇头,“但是我对她实在没有感情,我先过去了,省的她一会再闹出什么事情来。”

看着闻人愿跟随助理离开的背影,苏酥似乎已经看见了不久的将来,他们俩感情会有进展。

沿着小路走了一会,她裹紧身上的黑色外套,准备回到大厅找司墨。

回去的必经路旁是一处泳池,苏酥看见水面泛着细小的波纹,一轮弯月映照在水面,显得一派祥和。

“狐狸精,刚才还在屋里面跟司墨亲热,转头便出来约会别的野男人。”

身后响起女人的尖酸刻薄的声音,苏酥脚步一顿,她转过身看见刚才打翻红酒的女人,此刻已经换了一身礼服下来。

像是为了报仇般,她大步冲上前,“脚踏两条船的贱货,要是司墨知道的话,你会不会死得很惨呢?”

嘴角弯起刺眼的笑容,女人晃了晃手机,她本来也是无意经过,正好看见苏酥与一个男人拥抱,趁机拍下照片。

要真是正常的男女关系,何必跑到这没人的后院来?

她还以为自己抓住了苏酥的把柄,正好用来讨好一下林芊芊,谁料苏酥压根不在意,还满不在乎的说道:“你要是不怕丢人的话,大可以把照片发出去,如果不认识媒体的话,我也不介意帮你联系。”

“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苏酥正好从泳池旁边经过,女人见状便冲上前,想要将她推下水。

可就在她的手刚要碰到苏酥后背的时候,苏酥似乎早有察觉,她一个侧身转向另一边,与此同时,更是反手推了女人一把。

“啊!救命——”

看见女人被呛了好几口水,挥动着双臂不停在水中挣扎,苏酥缓缓蹲下身,“你那点小伎俩还想对付我?”

听觉敏锐的她听见大厅那边传来脚步声,立马扔下身上的外套,一跃跳入水中。

其实泳池的水并不深,站立起来水面也刚刚到她的脖子,她也是因为这一点才会毫不犹豫的跳水。

女人因为害怕,双腿弯曲着到处乱踢,溅起周身一片水花。

苏酥没着急将她救起,反而伸手按着女人的肩膀,控制好节奏的让她多喝了两口泳池水,等到有人靠近泳池旁边之后才故意扑腾两下。

司墨看见闻人愿回来,却迟迟没见到苏酥的身影,又听见外面有人喊救命,这才赶快出来,这时候苏酥已经从水里爬出来。

被叫做欣瑶的女人浑身湿透,头发湿哒哒的黏在脸颊两侧,她捂着胸口剧烈咳嗽,浑身不住颤抖。

苏酥也立马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她扶着额头想要站起来,就在众人一头雾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她开口道:“这位小姐,我跟你无冤无仇,刚才你在大厅摔跤跟我也没关系,你怎么可以在背后推我呢?”

欣瑶还处在惊魂未定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不明真相的吃瓜众人便顺着苏酥的话,已经将欣瑶看做始作俑者,纷纷投以鄙视的眼光。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