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381来打架的

第381章 381来打架的

可惜了,吴志汉的力道远远抵不过一个壮年男人飞奔而来的力道。

张子浩单手紧紧的握住吴志汉阻止她的手臂,身子稳稳地扑过来的同时,另外一只手精准地握住吴志汉的后脑勺。

“天呐,要打架了!”

办公室里围观的年轻警员们看着这一架式都不由得在心底暗暗惊呼了一句。

动作快的年轻警员们甚至已经开始捞起衣袖,准备着加入打架的行列。

前提条件是眼前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要是真敢在特警队办公室和他们队长打架的话。

就算他们队长能够轻轻松松KO了这个西装男,他们也得上前去帮忙啊!

毕竟他们队长汉子的外号可不是白漂来的,没点真本事,还真不能叫汉子,也不能担任特警队大队的队长。

吴志汉的本事,在场的警员可是清楚得很。

反正轻轻松松能撂倒几个壮汉,不在话下。

准备帮忙的警员其实也只是想要做做样子。

自己的上司头儿被打,还是在办公室当着大家的面被打,要是不上去帮忙过后,保不齐上司就会给你穿小鞋子。

虽说吴志汉在他们心底不是那样的人,但上司和人在眼前打架,不上去帮忙总是不对的。

可惜了,那些想上前去帮忙的警员衣袖都没有捞起来,眼前发生的一幕,让他们彻底惊呆了。

哦,不,确切的说是当场石化了。

直见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扑向了他们的汉子女队长。

在众人以为要拳打脚踢的幻想中,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手握住了他们汉子女队长的手臂,另一手轻轻地揽住了汉队长的后脑勺。

然后……

就进那个西装男用力的将吴志汉的脑袋揽到了自己的面前。

在大家惊诧牧民的目光中……,用力的口勿了下去。

对,大家绝对没看错,张子浩确实是猛烈地扑向了吴志汉,而后狠狠地口勿住了对方,暴躁的,疯狂的,无可比拟的。

总之呢,这个口勿带着无比凶残的恨意和滔天的怒火,口勿得惊心动魄,口勿的胆战心惊。

一时间,原本佛腾的办公室里,一下子就安静下来,针落可闻。

围观的警员们以一种夸张的,呆滞的目光,紧紧的看着口勿在一起的两个。

就像看见了火山爆发的那种疯狂,热浪以一种无可抵挡的速度蔓延开来。

围观的警员脸上的表情一下子丰富起来,有僵硬的,惊讶的,莫名其妙的,甚至还有兴奋的。

“他们似乎看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他们一向冷傲刚硬的汉子女队长竟然被人口勿了,而且是被人撵到办公室强口勿的。

这机率和中彩票差不多吧?

围观的众人本以为这西装男士过来打架的,结果人家是来强口勿的。

这世上的意外还真是太多了。

比如打架变成接口勿,比如坏人变成,众人心目中的好汉。

敢强口勿他们这个冷血无情的特警队女队长大魔头,在众警员心中,已经上升为好汉的高度。

就是干了18碗酒,还敢过岗的那种。

而此刻的吴志汉也是蒙圈了,几乎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以一种强势的姿态禁锢住,不由分说的口勿上了她。

一时间,天空似乎变成了黑夜,太阳似乎变成了月亮,吴志汉感觉到星际的交替都已经不正常了。

女人的大脑轰的一下,炸得她头晕目眩,几乎就要站不稳了,好在张子浩的力道非常强悍和霸道,稳稳的禁锢住了她,才不至于让她摔倒下来。

吴志汉的大脑里来回回想着一句话。

“天呐,怎么会这样?”

原本握紧了拳头想要反击的吴志汉,一时间就呆愣在了现场,甚至忘记了自己想要干什么?

这说好的打架怎么变成了接口勿?

哦,不说错了,是被她被人强口勿。

这个男人不是来找她打架的,大清早的过来是专门找她接口勿的。

吴志汉的大脑快速的想过各种乱七八糟的理由,平日里强硬的拳头,此刻也变得柔弱无力,轻轻地抵在了西装男人的身上。

只感觉到男人强悍的力道在自己的脸地理攻城掠地,想要占领她口中的每一个严密至高点。

张子浩野蛮的强口勿着怀里的女人,双手用力禁锢着对方,几乎不给对方反抗的机会。

他的口勿,带着前所未有的强悍力道,野蛮的,血腥的。

口腔中有淡淡的血腥味蔓延开来,张子浩也不曾放弃,继续疯狂的加深这个口勿。

他要让这个女人记住他的野蛮,记住他的残暴,记住他的血腥。

谁让他当初当街口勿自己的?还让自己那么丢脸,今天他就亲自找上门来,当着她所有兄弟的面,也让他尝一尝自己当初被羞辱的感觉。

围观的众人简直惊呆了,从来没看见过如此血腥残暴的口勿,几乎是啃咬了。

可是在场的人,谁也不敢上前劝阻。

这一男一女之间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要是劝阻了人家是一对相爱的恋人。

就喜欢这种残暴血腥的亲口勿法,而且不是闹笑话了,更何况,眼前的主角之一,另外一个还是他们的上司。

是嫌自己的饭碗端的太稳了吗?

这么想着的话,围观的众人继续保持着沉默,当路人甲,观众乙。

直到,一道低沉醇厚的男声,带着淡淡的怒气,从门口传来。

“你们俩这是干什么呢?”

众人才从这场戏里惊醒过来,乐观齐刷刷的看向了门外,就连沉浸在血腥亲口勿中的主角,也被这一道声音惊得不轻。

张子浩抬眸,就看见他家少爷一脸戏谑的站在门口,那眼神似乎带着探究带着……一种众人都能想到的颜色。

张子浩赶紧推开怀里的女人,又恢复了冷若冰霜,生人勿近的样子。

只见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若无其事的开口

“少爷,你有事找我?”

张子浩的声音平淡,没有一丝颤音,好像刚才那个凶残的口勿他们家汉子女队长的男人,不是他。

众人:“……”

这他妈是高手啊!

就这恢复情绪的表情,在座的人自叹不如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