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天下一统(大结局)

第七百二十六章 天下一统(大结局)

彭城,兵圣孙武帮助楚国范增、项梁稳住局势,与岳飞连续交战几个月,双方都拿对方无可奈何。

不过岳飞转为守势,不与拥有“风林火山”天赋的孙武抗衡,而是牵制孙武。

讨伐巴蜀、荆襄的两路大军在江陵城合兵,顺流而下,进攻江东。

只要拖住孙武、范增,等待两路兵马拿下江东,那么岳飞就能不战而胜。

孙武军的辎重粮草来自江东,攻取江东,相当于断了孙武军的补给。

“兵圣之威,果然非比寻常。可惜的是,兵圣出世太晚了,大势已去。”

岳飞握着长枪,率领精忠报国军,傲视对面的孙武军、范增军。

这是岳飞少有借势取胜的战斗。

只要国力足够强大,就无须正面硬碰硬,完全可以分进合击。

“父亲大人,听说完颜阿骨打在幽州大战阵亡,金兵、辽兵、清兵已经退回辽东。”

岳云收到了来自北边幽州大战的战报,岳飞想要对付的大敌完颜阿骨打在与戚继光的交战中阵亡。

“只要取胜,个人恩怨不算什么,等平定关内,我们精忠军第一个申请收复辽东。”

岳飞眼神凌厉。

岳家军在辽东损失了不少武将,所以要是将来张华出兵收复辽东,那么岳飞会乐意充当前锋。

张华的手下有太多强大的武将,岳飞倒不是一枝独秀,不用担心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岳飞一行人在彭城牵制孙武、范增、项梁、龙且等武将,而王翦、蒙恬、司马错的秦军,与范仲淹的宋军,频繁进攻徐达、常遇春防守的寿春,不让徐达、常遇春有机会返回金陵支援朱元璋。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牵制明军在江北的兵力。

而与此同时,在江陵城集结的孙策、周瑜、谢玄、张须陀、陈庆之、韩信、邓艾、彭越、魏延、高仙芝等武将,统帅两百万夏军、汉军、宋军,乘坐几万条战船,顺利而下,兵势浩浩荡荡。

仅仅一战,两百万大军就攻破了明军驻守的柴桑,不费吹灰之力。

虽然明军也还有名将,但朱元璋的左臂右膀徐达、常遇春被困在江北的寿春城,而兵圣孙武又去支援范增,被岳飞拖延,所以江东之兵,不足百万,此时遭到两百万大军从上游发起的攻势,很快就被突破。

投靠了张华的陈友谅,在柴桑、庐江等地,招募他以前的部众,很快聚集超过十万人,配合孙策、周瑜、谢玄、张须陀、韩信等武将发起攻势。

陈友谅的大将张定边纷纷加入陈友谅的麾下。

陈友谅痛恨朱元璋,这一点被利用,频频打头阵,像是一条疯狗,为两百万大军开道。

陈友谅麾下的张定边也是一员绝世猛将,乘坐小船,冒着明军的火箭,强行焚毁横江的铁索,又第一个冲到岸上,手刃上百明军,威震天下!

韩擒虎、贺若弼等曾经攻下江南的武将,轻车熟路,带兵快速突破,横扫一方。

吕蒙白衣渡江,与甘宁、凌统等江东名将联手,利用迷雾,陆续攻破明军十几座沿江的堡垒。

两百万大军所到之处,各路名将急于争功,争先恐后,明军城池快速沦陷。

历史上,江东政权就难以抵挡来自上游的攻击,更别说还有两支明军主力被困在了江北。

进攻江东的也并非什么寻常角色。

兵仙韩信、白袍陈庆之、小霸王孙策、太史慈、史万岁、高仙芝、彭越、邓艾、魏延、陈友谅、张定边等武将进行陆战,而周瑜、谢玄、吕蒙、甘宁等人水战,两路齐进,所向披靡。

不仅如此,还有投降了夏军的巴蜀、荆州的将领,加入讨伐江东的大军,比如汉军的周亚夫、周勃、李广,宋军的檀道济,以及文聘、萧衍、高敖曹、斛律光等武将。

张华给了朱元璋足够的尊重,派出讨伐朱元璋的阵容,史无前例。

如果算上在彭城拖延孙武的岳飞、在寿春拖住徐达、常遇春的王翦两支军队,进攻明军的兵力超过了300万。

朱元璋确实很强,但也挡不住历朝历代武将兵分数路的300万大军的讨伐。

金陵城,可以望见长江水面遍布夏军的战船,明军已经被分割成了江北、江南两部分,长江天险,被夏军水师占领。

与此同时,夏军开始在各处渡口登陆。

孙策、孙坚、吕蒙、谢玄、周瑜、韩擒虎、贺若弼这些武将,对江南的地形,再熟悉不过了。

如果明军决定在金陵城下背水一战,那么还要面对兵仙韩信。

论起背水一战,韩信还真没怕过谁。

“两百万夏军兵临城下,陈友谅卷土重来,各州县人心惶惶,恐怕大势已去。”

朱元璋心有不甘地望着金陵城下出现的敌国大军。

他在江东耽搁了太多时间。

虽然朱元璋最终凭借人多势众,以及惊人的气运,击败并且收服了兵圣孙武,但孙武耽搁了朱元璋太多时间。

而在这段时间内,张华已经入主关中,开始横扫天下。

此时,兵仙韩信已经着手进攻金陵城。

徐达、常遇春想要回师救援金陵,长江却被周瑜、谢玄封锁。

用于攻破樊城的回回炮,也被带了过来,上百架恐怖的攻城巨兽被架在金陵城外……

雁门,句注山,张华与刘秀、李世民并肩而立,看向北方。

草原大军在雁门被击败,拓跋珪、尔朱荣、慕容恪等草原枭雄战死的战死,被俘虏的被俘虏,就连成吉思汗铁木真,都在突围中,成为张华的阶下之囚。

张华将击败亚历山大的夏军带到了雁门,赵破奴又囚禁狐鹿姑单于,控制了匈奴大军,向元气大伤的刘秀、李世民逼宫。

刘秀连续召唤陨石,透支寿命,因为个人原因,知道难以与占领了天下十之七八的张华扳手腕。

再者,张华还是刘秀的妹婿,本来就是一家人。

李世民更惨,三年前的关中大战,李世民出兵奇袭长安失败,损兵折将,又被刘秀背刺,失去大半领地,唐军不到三十万。

雁门大战,唐军只剩下十几万,与张华动辄几百万的大军无法相提并论了。

“天下大乱,生灵涂炭,如今天下诸侯,只剩下寥寥数人而已,是时候停止战乱,让天下归于一统了。”

如果势均力敌,张华不怎么愿意和李世民、刘秀交手,这时在他们处于最弱势时,结束战乱,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我已无力逐鹿中原,愿意放弃兵权。”

李世民率先承认失败。

“臣等正欲死战,陛下何故先降!”

尉迟恭、房玄龄等唐军的文武大臣,无不动容。

他们坚持了这么多年,没想到最终的结局还是无法取得天下。

“不必劝了,这也是为了你们好。”

李世民伸手制止尉迟恭、房玄龄等人劝说。

“如果不是铁木真南下,令我损失惨重,我必定与你一争高下。可惜……今后对我的妹妹好一些。”

刘秀进入虚弱状态,思考问题都会头疼欲裂,召唤陨石带来的后遗症过于严重,刘秀知道自己此时无法与张华争锋了,于是也选择了臣服,将河北、幽州交给张华。

张华出兵相助,实际上势力已经触及了燕云、雁门,刘秀如果要抵抗,双方必然爆发大战,而以此时刘秀状态,已经无力争雄。

三个月后,还在彭城与岳飞对峙孙武,收到金陵城沦陷消息,孙武沉默良久,正式向岳飞投降。

孙武在战场上没有败给岳飞,而是因为后方的金陵城被夏军两百万兵马攻破,即使孙武继续顽抗,也无济于事。

一旦横扫江东的兵马进入江北,南北夹击,孙武军会全军覆没。

“唉,此乃天意,非战之罪。项王到底何在。”

范增、项梁因为孙武决定投降,他们楚国孤木难支,也只能选择投降。

他们重新恢复大楚的幻梦因此破灭。

寿春城,徐达、常遇春听到金陵陷落的消息,与司马懿军团,向王翦、范仲淹投降。

至此,除了交州、辽东等边远地方,其他腹地,全部被张华势力控制。

……

五年后,辽东,皇太极、多尔衮遭到岳飞、朱棣的大军讨伐,陷入绝境。

张华不允许二人投降,所以他们只能拼命死战。

城池陷落,岳飞亲自持枪,与多尔衮展开巷战,在激战数十回合之后,岳飞手中的长枪,贯穿了多尔衮的胸膛,将多尔衮钉死在石壁上。

“辽东之仇,今日已报。”

岳飞无情拔枪,多尔衮冰冷的尸体落下。

岳家军在辽东损失了不少兵力,大夏在统一关内之后,又花费三年时间整顿内政,发兵收复辽东,岳飞、岳云、岳雷父子,果然主动请缨,作为先锋。

“据说就是你们杀我后人,以及在幽州城杀我大将张玉,今日你们非死不可!”

朱棣率领三大营,围攻皇太极,以绝对的兵力优势,击败皇太极,将皇太极逼入宫殿之内。

“休想生擒我!”

皇太极在宫殿内纵火自尽,清势力建造的王宫化作一片火海。

“快,退出宫殿!”

朱棣的士兵没想到皇太极这么狠,想要同归于尽,于是赶紧逃出王宫。

朱棣望着滔天大火,自言自语:“倒是有点血性,但无济于事。”

另外一边,耶律阿保机被柴荣、赵匡胤逼入绝境,带着一队皮室军,登上山崖,下方是密密麻麻的敌军。

耶律阿保机被迫跳崖自尽,皮室军投降,辽军势力全军覆没。

“一切都完了,但我们并非没有退路。”

金兀术失去辽东领地,乘坐几艘破船,逃入茫茫大海之中。

据说,在大海之中,还有名为东瀛的地方。

东部大海之中,本州岛,一个皇帝带兵扫荡整座岛屿,没有敌手,享受万千倭人跪拜。

“征服这块小地方,还真是没有意思,此地远不如中原繁华。卫青,你不妨率领船队,返回中原,看看中原如何了。”

这个皇帝看向身边的亲信大臣卫青。

如果霍去病、桑弘羊等人在这里,应该会惊讶地发现,这个皇帝是他们的陛下——汉武帝刘彻。

刘彻凭借带来的卫青以及汉军,横扫了岛国。

但刘彻的野心,不只是小小一个岛国。

“遵命。”

卫青率领一支船队出发。

西方,斯巴达城邦,一员身材雄伟的武将与其他斯巴达战士切磋,一个个骁勇善战的斯巴达战士被掀飞。

“伟大的王!”

所有被击败的斯巴达战士,敬畏而狂热地望着这个黑头发、黑瞳孔、黄皮肤的战士,打从心底敬畏这个新的王。

这个来自东方,名为项羽的人,杀了斯巴达国王,打服了所有斯巴达的战士,获得了斯巴达城邦尊重,成为新的斯巴达国王。

所有斯巴达战士都认为此人是战神转世。

斯巴达城邦,崇拜的就是强者。

“本王,要横扫西方!”

项羽重生在一个名为巴尔干半岛的陌生地方,凭借武力,强行征服尚武的斯巴达城邦,带着斯巴达战士,开始横扫西方的征程。

而在罗马城,一个来自东方的男子,因为屡次立功,成为了罗马元老之一。

“二弟、三弟,你们到底在何处?”

这个男子看向东方。

道路遥远,而以他的年纪,已经难以活着回到东方,所以在一个名为罗马的地方定居,混入了罗马元老院。

东方,夏城,张华回到刚开始的庭院,后院,花木兰曾经种下的枇杷树,已经亭亭如盖。

夏城、长安,成为大夏的东都和西都。

儒家的孔子、墨家的禽滑厘、法家的韩非、兵家的孙武、阴阳家的邹衍、道家的庄子、名家的公孙龙、心学的王守仁等流派,都在夏城设立书院,百家争鸣,好不热闹。

儒家分成了多个流派,但随着孔子出现,重新整合各个朝代儒家的思想,创建了新的儒学。

孔子对儒家的学说有着最终的解释权。

与此同时,张华大力扶持墨家、法家、兵家,又让公输班进入工部,创建帝国工坊,打造各种战争器械。

经过五年的休养生息,张华开始新一轮扩张,开始出兵收复辽东、交趾、吐蕃、安西四镇等地方。

而且,在张华的计划之中,高丽、东瀛、中亚,也是张华的目标。

张华带着花木兰、梁红玉、谢道韫、永穆公主、宁平公主、吕玲绮、唐赛儿等人,以及几个儿女,在最上方一层阁楼,吃着點心,觀看诸子百家辩論。

在华夏一统之后,张华就坐镇后方,让手底下的武将带兵,征讨四方了。

“诸子百家,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张华见下方诸子百家各个流派的人物唇枪舌剑,从不发表意见。

在掌握权力的统治者眼中,诸子百家只是工具而已,就看需要哪个流派,哪个流派就能占据主流。

唐赛儿抱着刚满周岁的孩子,这个孩子爬到了中间的木桌上,被唐赛儿赶紧抱起了起来:“如果弄脏你爹爹的地图,我就打你屁股。”

花木兰卷起这张地图,上面标记了天下各国的情况。

因为各方混战,在华夏以外,還有其他文明和帝国存在,而且布局与张华所知的历史不同。

这几年,张华派出了锦衣卫、夜不收到世界各地探查情报,根据获得的消息,绘制了这一张涵盖天下诸国的地图,而大夏,位于中间。

“等拿下西方诸国,我封你们为各国的王。”

张华这几年一直在筹划将西方大陆变为殖民地,令公输班和一群明清工匠研究火器,而西征的兵马,正在凉州集结。

张华计划分封儿女为西方的王公,开始汉化的第一步。

张华接过花木兰递来的天下地形图:“日月所照,风雨所至,莫不从服。”

凉州,霍去病、王彦章、五虎将、李靖、高仙芝、班超、张议潮等武将组成的西征大军,收到张华的命令,开始进攻中亚,开始西征的第一步。

按照张华的计划,第一步是摧毁中亚、西亚的文明,第二步,进攻高加索山脉,进入辅基罗斯地区,第三步,扫荡西欧。

数以万计的骑兵犹如洪流,涌向西边,大夏的旌旗猎猎作响,战鹰在骑兵头顶翱翔……

“霍大人,前方是大食国的重镇!”

赵破奴、窦宪、陈汤等武将,都加入了霍去病的骑兵军团。

霍去病拔出长剑,汉剑在阳光下泛着刺眼的光泽:“摧毁他们,饮马地中海!”

(全书完)

7017k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