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抢筹

第一百零一章 抢筹

投资公司吗。

肯定得需要一点真正的专业人才。

别的不说,交易员肯定是迫切需要的。

毕竟资金大了之后,需要分账户隐藏操作,还要跟散户勾心斗角左右互搏,一个人根本操作不过来。

上完洗脑...课。

赵江川离开了公司。

不对。

应该说给员工们进行了狼性文化的培训引导后,赵江川走出公司来到了附近的一家证券营业部。

有钱能使鬼推磨。

十分钟后。

营业部经理办公室传来一声愤怒的咆哮。

辞职!

全是辞职。

营业部二十三个员工,竟然一起前来辞职了。

意识到可能出了问题。

张威愤怒吼道:“汤山,你也要辞职?”

汤山一脸惭愧之色。

如果不是没办法,他也不想辞职的。

张威一直是他的偶像,是带他入行的老师,是将他从最底层员工带到现在的人生导师。

汤山就是看过张威出版的证券投资书,最后爱上这个行业,来到了证券公司。

现在辞职离开,他良心上有种背叛的谴责和愧疚。

“对不起,张经理......”

张威闻言大怒,怒不可遏吼道:“对不起?汤山,是谁应聘的时候不够资格我开后门照顾他?是谁有大客户的时候都转给你?这花了多少心血培养你,现在你竟然跟我说要辞职?”

“真的很对不起张经理!”

“为什么??!!今天一个个都要辞职,你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人给的太多了!!”

“什么?”张威难以置信说道,他万万没想到,这竟然是汤山一帮人要辞职的理由。

“下面有个老板请我们过去做事,没有试用期,底薪两千块还有......”汤山越说声音越低,就这样突然辞职,良心让他羞愧的实在抬不起头。

张威闻言彻底怒了。

“为了钱,你竟然要辞职?”

“为了钱,你竟然要离开公司?”

“你知道这些年公司培养你们花了多少资源和心血?”

“为了你,公司付出那么多,你现在,竟然为了钱就要辞职?”

“你还是个人吗?”

听到这话,汤山也被激怒了。

虽然,在心里,他很尊重这位证券行业的奇才。

可是这番话无疑将他的人格踩到了地上。

“张经理,你只说公司培养我,那你怎么不说为什么公司培养我?”

“不是我有才华,有能力,公司会培养我?”

“不是我一直学习进步,不是我将所有心血都投入到工作上为公司创造了价值,公司会培养我吗?”

“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对不起公司,公司也不是善堂,如果不是我有价值,有能力,公司会给我那些东西吗?”

“还有,别的公司现在手续费提成都是百分之二十,但咱们公司呢?一直是百分之十不说,还想方设法扣我们的提成,凭什么?”

“冠冕堂皇的话谁都会说,但我觉得谁也不欠谁,就是等价交换。我为公司创造了价值,公司给我应得的是理所当然。现在公司不公在先,别人觉得我有更大的价值,我辞职难道还有错了?”

汤山据理力争。

张威闻言愣了一下,他叹口气说道:“小汤,我明白你的不满,但是世界不就是这样,以前我也是从你这个位置过来的,也不满抱怨过公司的剥削。”

“但世界就是这样,我只是一个弱小的职员,那我能做的就是更加努力成为管理。”

“不同阶级的层次话语权真不一样的,当你足够优秀的时候你才有讨价还价的资格,你现在才刚进一步,就要想好该放弃什么而得到什么。”

汤山闻言也楞了。

楞过之后,他竟然笑了,笑的万般无奈,笑的格外凄凉,笑的充满嘲讽。

这就是自己一直崇拜的前辈?!!!

“呵呵!”

“照你这么说,弱者就活该被压迫,被剥削,对吧!”

张威眉头一皱,他和汤山的关系亦师亦友,真不愿意看到这个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学生误入歧途。

之前发火,也是因为汤山突然要走,感觉自己的心血付诸东流。

考虑了一下,张威说道:“世界就是这样,资本更是如此,难道你不明白!!”

“就是这样?”

“张老师!”

“你竟然觉得不公合情合理?”

“如果世界就是这样,那为什么会有妇女儿童保护法?大家都去欺压侮辱不是更合理。”

“如果弱者就没有话语权,就该等到足够优秀再去讨价还价,那以前被日军侵略,大家为什么还要反抗。等到你说的足够优秀再去讨价还价不是也行?”

张威闻言,感觉一下子被踩到了尾巴,他恼羞成怒吼道:“汤山,我说这么多,你怎么就不明白,我还不是为你好!”

“为我好?我看你是为自己吧!公司现在人都要走,你怕自己被上面处罚吧。”

“汤山,你...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当初来公司的时候你跟我怎么说的?”

“你说你爱这个行业,喜欢这个行业!这就是你喜欢这个行业?如果你真喜欢这个行业,会去斤斤计较那些身外之物吗!”

“如果你真爱这个行业,就该全心全意去工作,而不是为了钱就背弃自己的理想。”

汤山闻言,脸上全是自嘲。

看来,他这个一直崇拜的前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背叛了职工阶级!

说的冠冕堂皇,本质还不是为了他自己而已!

道不同不相为谋。

汤山没有再反驳,一言不发出了办公室。

工资什么的,反正一个月就几百块,大不了不要了。

今天,他一定要走!

张威眼见最看好的手下离去,脸色铁青一片。

他狠狠咬了咬牙!

竟然敢来我的地盘挖人,我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

跟着汤山出门。

张威看到自己手底下的十几个员工,此时不管客户,齐齐站在一个年轻人旁边。

那人西装革履,长得格外让人心烦,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张威气势汹汹而来。

赵江川看了他一眼,有些不解对方为什么眼神想杀死自己。

不过,这家伙早就被人骂习惯了。

哪会在乎别人的眼神。

“汤山,他就是你说的那个人?”张威压着愤怒问道,公司对他而言和家一样,有人来他家里偷人,他恨不得将偷人的家伙五马分尸。

汤山看了一眼赵江川,低声说道:“这是营业部的经理张威。”

“张经理,你好啊!”赵江川笑着,似乎完全看不出来张威的脸色有多难看,他一本正经说道:“你也想到我公司来上班吗?欢迎欢迎。”

狂妄!

太他妈狂妄了。

别人偷人,都是私底下偷偷摸摸。

哪有当着人面偷人还敢这么嚣张的。

张威感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他死死攥着拳头说道:“你把我当成是什么人了!!!!”

“三千。”赵江川直接无视张威的愤怒,随口报出一个数字。

张威一愣说道:“什么?”

“三千,来帮我做事,我给你三千一个月的工资。”

张威眼神呆滞了下。

四千?

他一个月的工资可只有一千!

不行!

公司对我一直不薄,怎么可以为了钱就背叛公司。

“我张威可不像有些人,为了你三千块就背叛栽培我的公司。”

此言一出。

营业部原来的几个职员不自然的低下了头,感觉羞愧难当。

张威收入他们是知道的。

三千块比张威现在的收入多了一千多,但显然,张经理真的有尊严,不会为了金钱而折腰。

这样一比,自己为了钱离开公司,太低俗,太没有职业操守了。

赵江川倒是不以为意。

一个证券营业部的经理,手底下有很多客户,还有很庞大的资源,三千确实太少了点。

“四千。”

赵江川淡淡伸出四根手指。

“你不要羞辱我的人格!在康华工作是我一直以来的理想。康华也从来没有亏待过我,我会为了钱背叛公司?”

“五千。”

张威脸色变得冷厉起来,他铿锵有力说道:“我从公司最底层的小职员,一步一步坐到今天的位置,公司对我来说就跟家一样,换成你,你会为了钱连自己的家都不要?”

赵江川点了一支烟,抽了一口说道:“六千。”

“做人要讲良心,做金融这行,更要有职业操守,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七千呢!”

咕噜。

张威情不自禁咽了下口水。

“七千一个月?”

“嗯。”

“真的??!!”

“我赵江川说话,绝无虚言。”

“......”

五分钟后。

康华营业部乱成一团。

仅剩下的六个职员被客户烦的只想原地爆炸。

但相比主管和经理都跑路了,这点烦恼真的不值一提。

而此时。

乾元投资公司会议室。

赵江川坐在首位,召开了公司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全体管理层会议。

“公司成立时间也不短了,到今天,大概框架也搭了起来。”

“为了公司以后的发展,我决定成立六大部门。”

“综合部有张华负责。”

“业务部有柳岩负责。”

“交易部有张威负责”

“.......”

“各位先做个自我介绍。”

充满职业操守,不为蝇头小利,视公司如家,有梦想的张威率先做了自我介绍。

这位原本康华证券的营业部经理,此时春风满面,精神头像是焕发了第二春一样,昂首挺胸。

四周一帮人,神色平静。

心里却都极为不齿。

大家都听说了张威是怎么被挖到公司的,对这家伙视公司如家的信仰深表怀疑。

不过,这种事谁都不会放到明面上来说。

张威介绍完自己的身份,在座各位纷纷也跟着做了自我介绍。

散会后。

张华去忙银行的贷款业务,张威则一本正经带着之前的员工,在各种鄙夷和嫌弃的眼神中跟着赵江川一起到了证券交易所。

浦江饭店。

交易所的招牌挂在门框之上。

自动门关关合合。

明亮的玻璃门代表着全国资本市场的第一个大战。

到了交易所大厅。

一进门,几十米长的液晶显示器悬挂在中央。

红红绿绿的数字,飞速闪烁,每一个变动的价格都可以刺激到人们欢呼雀跃。

无数穿着马甲的人在场内来回奔跑。

电话声。

交谈声。

叫喊声。

纸球漫天飞舞。

还有各种手势语言。

整个交易所看起来跟菜市场没什么太大区别。

赵江川也是第一次到交易所。

毕竟,后来的交易所席位,信息传输优势已经不大,有没有实质席位,影响并不是很大。

扫了一眼人声鼎沸的四周。

在张华带领下,几人披上马甲到了公司专属的交易席位。

一共两个交易席位。

这是张华从其他信托公司买来的。

两个交易员坐下。

赵江川示意打开北方轴承的走势图,交代说道:“把6.5以下的货,全部扫了。”

啪啪啪。

随着两个交易员在键盘上敲打,一笔又一笔买入,瞬间就报入到中央计算机,又反馈到了计算机屏幕上。

距离主机只有几十米距离,内部网络的速度,比起外面的网络不知道要快了多少倍。

加上市场是同一价格时间优先的制度,不大功夫,公司账户上就吃掉了6.5元一下的所有筹码。

这个速度非常的快。

但赵江川微微皱眉,显然不是很满意。

在后来,像这种报单,一个程序输进去,几秒钟就可以搞定。

现在人工操作,一笔报单就要十几秒,这个速度是相当不利于资金集中优势来进行市场价格操作的。

最操蛋的是市场买卖也非常死板。

扫掉了6.5以下的货,只用了几百万,然后整个市场就跟死了一样,半天都没有报价卖出的筹码。

这就跟一个大石头,砸到洗脸盆里面一样,想遮掩自己在扫货都不可能。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市场。

国内市场刚刚起步,股市总成交一天只有几十亿,单只股票有时候全天成交一百万都没有。

毕竟货币总流通量放在那里,人均收入一年两千块都不到,股市的池子就这么大。

北方轴承还是优质股。

但即便如此,六百万一股脑砸进去当即就是平时成交量的一倍,不用想都知道,里面的庄家肯定会对此做出反应。

宁波银河证券解放南路营业部。

几个人坐在大户室看着盘面,忽然发现北方轴承有大笔资金进来,立马有人喊道:“翔哥,有资金抢货。”

“多大的量。”

“四百多万吧。”

“哪来的王八蛋?给我揍出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