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轻松小事

第546章 轻松小事

第546章轻松小事

诡异的场景,酒元子现在见过的可多了,看到薄晓妮发出明显是boss异变的套路笑声,她立马从袖里乾坤中拿出一物扔了过去。

还大声喊道:“地弟!拉起她的头。”

地弟立马抓着薄晓妮的头发,把她的脸拉了起来。

“啪!”

一个皮搋子就戳在了薄晓妮的脸上。

笑声戛然而止,她的脸上布满了震惊的表情。

随即脸色开始发青变黑,眼中布满了疯狂之色。

任谁的嘴上被戳了个皮搋子,都开心不起来。

酒元子抚着胸口说道:“太好了,上次觉得话唠皮搋子也许能让梓潼的才艺表演失败,才从小羊那借了过来,上次没用上,这次果然还是派上用场了。”

薄晓妮眼睛瞪得老大,看起来情绪非常激动,但说不出来话来,也不知道她想说什么动听的词汇。

她伸手想去扯掉皮搋子,刚一动,双手臂就被地弟折断了。

紧接着,“咔嚓!”

她断掉的脖子又被地弟旋转了两圈,再对着心脏重重一击,伸手捏碎了她的心脏。

然而,薄晓妮全身开始散发出与轮回井相似的黑烟,

她扭曲的身体又动了起来,猛地抬起头,眼睛里凶光毕露,凶残地盯着酒元子。

只是配上那个依旧贴在她脸上的皮搋子,顿时半点恐怖的气氛都没有了。

“好吓人呀,真可怕。”酒元子捂住脸一副怕怕的样子,薄晓妮以前可不是这种人,哪能怎么也死不了。

肯定是被轮回井的黑烟污染了,变得奇奇怪怪的。

她指着轮回井说道:“地弟,快把她扔进井里去,再晚一点可能就要变成奇怪的家伙了。”

对于这种奇怪的表现,只有两个解决办法,一个就是任她变成终极形态。

另外一种,就是哪来的扔哪去,让她吸收更多的东西,说不定虚不受补,砰得一声就炸了。

好多剧里都是这样演的,难得有这种机会,就实践一下好了。

地弟拖起薄晓妮,直接扔进了轮回井中。

他不明白为什么元要把这家伙扔进去,明明自己可以用灵煞,把她像后土一样,直接打成渣。

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从井中冒出来,抓住了井沿,把恐怖片的套路都给拉满了。

酒元子一见,赶快跑了过去,抓起一块石头,对着井沿上的手指就狠狠砸了上去。

砰得一声石头碎了,手指也被她用灵力砸扁,薄晓妮爬井失败,直接掉了下去。

可惜她嘴上还贴着皮搋子,想要惨叫一声,骂几句都做不到,瞬间就被黑烟吞噬,没了人影。

地弟站在边上看着井中,乌烟瘴气的根本看不清楚,全靠灵煞来查看,没发现有东西爬上来。

酒元子咂完手就跳开了,没有探头去看井里面,这可是大忌。

只有想找死的那种,才会在这个时候,暗搓搓地想探头去看里面。

反正不用看,薄晓妮要是没去投胎,还会从里面爬出来的。

酒元子提起阎罗王的公仔摇了摇,然后用灵力把暂存的神魂给拖了出来。

阎罗王的身形显现出来,有点虚,和当时的平等王差不多。

“阎总,大事不好了!”酒元子在一旁突然焦急地喊道。

“晓妮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跳进了轮回井中,我伸手去拉她,没想到她还用石头砸伤了我的手,然后就义无反顾地跳了进去,你快想想办法啊!”

她说完之后,还抬起手背吹了吹,一副手被石头砸过的样子,可怜巴巴的。

地弟终于用欲言又止的目光看向了她,怎么说才好,元好像个诡哦。

阎总的神魂有了反应,他抬头看着酒元子,嘴张了张说道:“阿巴阿巴……阿巴。”

“……”酒元子目瞪口呆地看着阎总,那痴呆的样子,活脱脱一副没了神智的表现。

她猛地转过身,朝着轮回井喊道:“晓妮,我的好朋友,你还活着吗?如果还活着,就赶快出来爬上来呀,我不能失去你啊!”

回答她的只有阎总的阿巴阿巴。

好好的一个总裁,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这职业的危险性也太大了。

酒元子伤心极了,只得摆了摆手,“地弟,把他也扔进轮回井,去转世投胎吧。”

地弟用手指一弹,就把阎罗王的公仔给丢进了轮回井中。

酒元子想了想,拿出手机又打给了壹号,这回电话被接了起来,看来他现在有空。

“又是你,这回又是什么事?”不等她先说话,壹号先开了口,听起来很不耐烦的样子。

酒元子没他计较和美女说话时,态度应该随和点。

而是语气得意,带着点小炫耀说道:“管理员大人,我已经把地府拿到手了,你说的接收器要怎么装,要不要派几个神仙给我送过来?”

“这么快?”壹号问道。

虽然知道以酒元子的身份,进入地府不会受到屏障的阻挡,但速度也太快了,仿佛地府完全没有出手,躺平让她拿走一样。

酒元子呵呵地笑道:“当然,由我亲自出马怎么可能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有点善后的小事,需要处理一下。”

“什么小事?”壹号用我就知道的语气问道。

酒元子看着轮回井,开始讲道:“问题不大,就是看打不过我,后土把轮回井的封印拆了,然后跳到了里面。”

“现在轮回井冒出很浓的黑烟,后土也不知所踪,如果她是轮回去了凡间,我好去凡间把她找出来,永除后患。”

“本来还抓到她手下的这个阎罗王,但对方不知道怎么了,只会阿巴阿巴的说话,已经没有了神智,我很怀疑这其实有后土的阴谋。”

壹号听了之后说道:“就是说你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就把信息来源全部清除了?”

酒元子咦了一声,“原来后土跳进轮回井里,就算是死了吗?”

“那我现在要怎么控制整个地府,鬼都没有一个,有没有什么法阵技巧,或是权柄给我呀?”

她厚颜无耻地说道,终于绕到了打电话的真实目的上。

壹号的声音没有半点情绪地传了过来,“先把法阵清理出来,然后你按这个法术控制它,夺取整个屏障的权力。轮回井是阵眼,连接着深渊极地和凡间,掉入轮回井的生命,都会被转换成凡间无主神魂。”

“以前有完整的地府,这些神魂会被投放到指定的生命体上,现在你那边的情况,应该没有办法做这种指定。”

“所以把法阵清理起来就行,接收器准备好我会联系你。至于那些黑烟,你和深渊极地的诡都不用担心,无害,不用管它们。”

酒元子好奇地问道:“管理员大人,我怎么听你说话,好像在照着字读一样啊?”

壹号看着面前飘着的那一行行金色字迹,无情地说:“挂了。”

然后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那些用来提示的字,被他手一挥,就化为烟飘走了。

他瞅了眼在空中飘着的齿轮,这种事不愿意再做了,照着读叫什么事。

不过,他这么想把神诡也拉入道场是为什么?

难道是背着自己,又开启了什么新的自救之路?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