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三十二 踢到铁板!陛下的心机

五百三十二 踢到铁板!陛下的心机

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跟他们朽木家作对!

“泰岩先生,对方连小姐都敢下死手,实力肯定不差。”管家额头上又冒出了冷汗,“我们要是过去,万一——”

“先给家族汇报。”朽木泰岩冷笑了一声,“我带着护卫队过去,让他们知道他们到底惹了谁!”

都踢到铁板了,还想着安然无恙?

真是在做梦。

管家应下,去找总管。

**

这边。

司扶倾和朽木明月分开后,又请她帮忙在这短时间内照拂照拂受伤的谢誉,这才重新折返回北州。

回到剧组之后,她也没休息,加班加点拍完了两幕戏。

《镇国女将》所有的打戏都是真打,没有任何替身。

司扶倾当然也在真摔。

虽然她是进化者,但依然是血肉之躯。

一场戏下来,身上都是青紫的地方不少。

连路导都看不下去了想要请几个替身,都被司扶倾拒绝了。

拒绝的后果就是,她被迫趴在沙发上,由郁夕珩给她上药。

他的指尖带着微微的暖意,和冰凉的药膏一同落在肌肤上,掀起了奇妙的电流。

司扶倾忍不住动了动。

声音便立刻从上方传来:“别动。”

司扶倾头闷在抱枕里:“我痒啊。”

郁夕珩声音淡淡:“痒怎么不知道小心点?”

“我敬业嘛。”司扶倾懒洋洋,“只是青了而已,这点小伤对我来说又不疼。”

郁夕珩的手顿了下,

半晌,他叹气:“别人受到欺负了,你倒是第一时间赶过去了。”

怎么都不考虑考虑自己。

他将药膏涂抹到她最后一个青紫之处,语气淡凉:“好了。”

司扶倾翻身爬了起来,她眨了眨眼:“九哥,你放心,谁要是欺负你,我第一个不同意,我也立刻赶过去!”

在这几秒的对视中,郁夕珩移开了视线。

他知道她会错了他的意,但也没没有提醒,只是微笑:“那我就先期待着了。”

“这有什么好期待的?最好不要发生。”司扶倾活动着肩膀,“不过话说回来,你权势滔天,谁敢欺负你?”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郁夕珩撑着头,笑容加深,“姑娘竟然不知道?”

“可恶!”司扶倾瞬间明悟,她立刻拿起抱枕砸他,“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明明是你欺负我,黑心怪。”

郁夕珩没动,任由她出击。

司扶倾砸了两下,停下来。

他眼眸深沉,浮着湿漉漉的雾气,让人想起了淋雨的毛绒玩具,十分可怜。

司扶倾感觉到了会心一击。

好像真的有点像她欺负他。

她幽幽地看着他几秒,忽然说:“你好过分。”

郁夕珩眉梢微动:“怎么说?”

“你这个样子故意博得我同情。”司扶倾指控,“我是不会被你骗的!”

郁夕珩叹气:“对不起。”

被发现了。

看来他得换个方法了。

**

第二天中午,朽木明月正在练功室里练武。

练功室的墙壁上出现了一道黑影,同时,她手中的天丛云剑像是感应到了什么,震动了起来。

黑影也逐渐清晰,那人的身姿高大挺拔。

“是你。”朽木明月没有回头,她神情淡淡,“她刚走,你来晚了。”

“我眼下不便见她。”源明池微微颔首,“我是来找你的。”

朽木明月这才转过身:“找我?”

打游戏又不用面对面。

“嗯,八岐想你了。”源明池时说,“我带它过来看看。”

在看到天丛云剑的那一瞬间,八岐大蛇就扑了过去,八条尾巴都缠在剑身上。

朽木明月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忍住了把八岐大蛇甩掉的冲动。

她缓缓地呼吸着,告诉自己看在源明池带她打副本的份上,她就勉强接受他这只愚蠢的式神。

足足过了十分钟,在朽木明月足以杀人的目光之中,八岐大蛇终于蹭够了,这才依依不舍地回去。

即便八岐大蛇只是一道灵体,但朽木明月还是面无表情地拿起了一块方帕,将天丛云剑仔仔细细地擦拭了一番。

八岐大蛇委屈巴巴地看着源明池。

源明池眉挑起,微笑:“明月小姐有没有兴趣接着找另外两把神剑?”

“没有,随缘。”

最简单的话,最无情的口吻。

“大小姐。”护卫长敲了敲门,“您猜的不错,朽木泰岩真的打了报告,他现在带着一只护卫队出去了。”

朽木明月说:“嗯,下去吧。”

她擦了擦头上的汗,背上剑,推开门。

源明池在她身后问:“去哪儿?”

“家里不长眼的人欺负她的学生。”朽木明月说,“我自然要帮一帮。”

司扶倾也救过她。

和救命之恩相比,这些事情都算不了什么。

源明池眸光微动,声音很低,只有自己能听见:“小九……”

他性子凉薄,又修阴阳五行之道,因此对于身边的人都很漠视,即便是同师门的师兄弟姐妹。

路上碰见了,也最多是点点头。

可小师妹不一样。

最开始他们也没有什么交集,他也只是好奇司扶倾的天赋到底好到了什么地步,能成为云上之巅的九弟子。

后来她凭借着强大的人格魅力得到了他的认可。

他有什么好东西,都会想着她。

源明池可知道,月见更难相处。

可她对司扶倾就像对自己的亲妹妹一样。

他们小师妹的人脉能这么广,可不是因为运气。

气运之女若是本身没有能力,这些气运也迟早会消失殆尽。

源明池收回思绪:“我同你一起去。”

朽木明月淡淡道:“那你可比我阵仗大多了。”

云上之巅单单领出一个弟子,其威名和声望都要远在三大进化者家族之上。

“我没什么阵仗。”源明池收敛了身上的气息,他笑容淡淡,“普通人一个,在自由州外,还要仰仗明月小姐了。”

朽木明月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闭嘴。”

她虽然懒得关心源明池和司扶倾是什么关系。

只是就从这同出一辙的骗人的嘴,还真是师出同门。

但她对源明池,可没有对司扶倾那样的好耐性。

源明池耸了耸肩,落后两步跟在她身后离开。

护卫长有些懵。

大小姐刚才进练功室的时候不是一个人吗?

这多出来的男人是怎么回事?!

**

这个时候,酒店。

谢砚秋正在给谢誉削苹果,还很贴心地切成了小块,云风致的眼睛里已经冒火了。

他几次都想拆穿谢誉卖惨装柔弱的把戏,都在话还没出口前被谢砚秋给瞪了回去。

就在云风致准备出去转转,眼不见心不烦的时候,房间的门被一脚踢开了。

一家三口极为和睦的一幕,映在朽木泰岩的眼中却极为刺眼。

他的女儿没了,罪魁祸首竟然还有心情在这里吃苹果!

朽木泰岩神情森然:“就是你们杀了我的加奈枝?”

谢砚秋面上没有半点惧色,她睨了朽木泰岩一眼:“就是你这丑八怪?”

她有着极为苛刻的审美,所以除了作战服外,日常穿衣都只穿澜出品的成衣。

对人的要求更高。

谢誉不紧不慢道:“是啊,不像我爸,娇娇滴滴美男子,多养眼啊,是吧,谢女士。”

云风致忍了忍,最终还是忍住了一脚踹上去的冲动。

他就让这小子再逍遥几天。

到时候他记下的账迟早让这小子一并还了。

“原来还是有点能耐。”朽木泰岩眯了眯眼,眼里多了几分忌惮,“可你们不会以为两个a级进化者,就能够跟我们朽木家族对抗了吧?”

就连s级进化者,朽木家族都有五位。

a级更是有四五十之数。

朽木泰岩知道他还真的不是谢誉一家三口的对手,但真正让他底气十足的就是朽木家这个名头。

别说这些没有家族背景的进化者,就算是殷家和洛特巴尔家,也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和他们杠上。

谢誉幽幽叹气。

完了。

云风致冷着脸:“你叹什么气?又哪儿疼了?大男子汉,这点疼都忍不住?”

“经过这一天和司老师的学习,往往在他们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都死期了。”谢誉容色苍白,他虚弱道,“爸,你不要凶我。”

谢砚秋大怒:“云风致!”

云风致:“……”

好一朵黑心莲花,他忍。

谢誉咬了口谢砚秋削好的苹果,神态自若。

谢砚秋起身,活动了一下手部关节:“老娘正愁没地方撒气,来得正好。”

听到这话,谢誉和云风致很有默契地同时后移了几步。

“还想撒气?你不会真想跟我们朽木家杠上吧?告诉你,我们朽木家大小姐可是s级的天才,你惹得起吗?”朽木泰岩怒极反笑,“少废话,都给我抓起来,立刻带走,等我收拾完你们了,就把你们统统送到实验室去!”

进化者联盟实验室可正缺实验体,他还能换点功勋值。

朽木泰岩挥手,身边的护卫全部一拥而上。

却在这时,有两到脚步声一前一后响起。

一个轻盈,一个低沉。

“朽木泰岩,好大的威风。”朽木明月淡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要不要连我也一起收拾了,送到实验室?”

------题外话------

明天见~

高速文字手打碧曲书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章节列表https://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