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一十三 拐到手了

六百一十三 拐到手了

【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我看看是哪个愚蠢的慕司还不知道“今晚的月色真美”是“我爱你”的含蓄说法,快!都上,逼问出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背着我们有人了!】

【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还在给老婆准备今年的生日礼物,她居然就这么被拐跑了。】

【是谁?到底是哪个大情敌,出来走两步让我们看看!】

【大家别激动啊,说不定老婆真的只是认为今天的月色很美。】

【不可能,她是一个会在月色下打一套太极拳都不会说这种话的人[微笑]】

慕司们的确并不在意司扶倾是否会谈恋爱。

只是他们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到底有谁能够和她比肩,势均力敌。

有人列出了和司扶倾接触过的所有异性名单。

最终发现墨家家主墨晏温原本很符合这一人选,但在《镇国女将》路演的时候,墨晏温对司扶倾的态度很明显是尊敬。

一下子陷入了僵局。

营销号冲业绩的时刻也来了,纷纷开始发司扶倾已经恋爱的微博。

司扶倾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中。

她的手微微地颤了下。

“倾倾?倾倾?”郁棠在电话那头又喊了几声,“你还在吗?”

司扶倾听见自己的声音飘浮了起来:“棠棠,如果有人对你说这句话,那他就是喜欢你吗?”

郁棠一下子警惕了起来:“谁说的?”

司扶倾再次沉默。

她和郁棠明明一开始是姐妹,辈分却要变了。

“倾倾,没人会无缘无故说这句话的,肯定是对你心怀不轨。”郁棠咬牙切齿,“你告诉我是谁说的,你喜欢他吗?”

她这就让她九叔把这个人砍了。

司扶倾狐狸眼眨了眨:“我知道了,谢谢棠棠。”

郁棠:“???”

她还没有再说什么,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司扶倾刚按下一串早就熟记于心的电话号码,桑砚清的电话率先打了进来。

她平缓了一下剧烈的心跳,接起:“桑姐。”

“倾倾啊,你是不是要和郁先生公开了?”桑砚清明显很兴奋,“什么时候?你们是准备怎么公开?”

司扶倾顿了下,委婉道:“桑姐,您歇着不好吗?”

“我得提前准备啊。”桑砚清跃跃欲试,“快快快,给个时间,这种事情可不能让狗仔先爆出来了。”

短短两个小时的时间,微博上营销号发的小作文已经衍生到司扶倾去年就已经隐婚了。

司扶倾面无表情。

什么跟什么。

司扶倾冷酷无情地拒绝了桑砚清。

通话结束,她盯着那串号码半晌,还是先去找月见:“三师姐。”

“怎么了,小九?”月见那边传来了吵闹声,显然是在酒吧。

司扶倾缓缓地呼吸了几下,很小声地说:“我拐到手了。”

月见眉梢一挑,心想着这一天终于来了,她问:“怎么拐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司扶倾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三师姐,你经验丰富,这算是拐到手了吗?”

月见眉挑得更高:“小九,三师姐教你一招,如果他明天办完事回来,第一件事是去找你,

你就拐到手了。”

“敌不动,我不动,明白吗?”

司扶倾啊了声:“有些懂了,那他要是跑了怎么办?”

月见慢悠悠道:“直接绑回来。”

司扶倾:“……”

她深刻怀疑,她三师姐跟鬼谷之主才是师徒。

瞧瞧这粗暴的风格。

司扶倾托着下巴,点开郁夕珩的头像,开始翻看所有的聊天记录。

心中的喜悦和悸动在这一刻盈满了整个心脏。

她抱着手机,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小白瞅了眼睡得很没有形象的自家主人。

它慢吞吞他地抬起腿跳到了床上,费力地用小爪子将被子拉了过来,给司扶倾盖上。

唉。

小白老成地叹了一口气。

狗主人都这么大了,还是让人十分不省心。

但它也知道,司扶倾被夜挽澜保护得很好,她原本就会在亲近的人表现出孩子心气。

终于又有人可以惯着她了。

小白伸了个小懒腰,也蜷缩了起来,睡在了一旁。

另一边。

凌晨四点,郁夕珩刚处理完一件紧急事件。

他眉眼间还带着几分疲惫,但周身的气息仍然锋利。

他在椅子上做了下来,往后靠了靠,手支着头,阖上双眸养神。

“九哥!”就在这时,溪降急急地冲了进来,他结结巴巴,“您、您跟司小姐的恋情曝光了!”

刚说完,他就恨不得扇他自己一巴掌。

都还没有恋,哪里来的恋情!

郁夕珩蓦地睁开双眼,眼神也在这一刻锐利了起来:“嗯?”

跟在后面跑进来的凤三拿着手机上前:“九哥,你看!这一定是司小姐给您的告白!”

这个时候,司扶倾这条微博下面的评论已经过了四百万了,直接打破了平台的记录。

不仅仅是慕司们,其他网友也都在猜测。

毕竟按照司扶倾的性子,如果是假的,已经自己出来辟谣了。

郁夕珩的眉舒展开。

他登录了自己的账号,在下面留下了一条评论。

【风也很温柔。】

——今晚的月色很美(我喜欢你)

——风也很温柔(我也喜欢你)

但留这几个字的慕司们太多,郁夕珩的这条评论被淹没在了数万条评论当中。

凤三小心翼翼地开口:“九哥,那您现在……要不要给司小姐打个电话?”

“她最近拍戏劳累,这个时候已经快困了。”郁夕珩抬头的时候,神情重归平淡,语气淡凉,“不用休息了,明天十二点之前把所有事情解决。”

凤三:“……”

他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他只得灰头土脸的和溪降一起出去,开始下一轮忙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翌日。

司扶倾七点抵达剧组。

她向来是一条过,只是曲凌云要求严格,每个镜头要拍三遍选最好的。

但今天司扶倾却出了差错,已经NG两次了。

曲凌云再一次喊了“卡”,有些奇怪地看着她:“你怎么回事?老走神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顿了下,他忽然惊得跳了起来:“你、你不会真的恋爱了吧?就昨天那么一小会儿?”

司扶倾捏了捏自己的脸,嘀咕:“有那么明显吗?”

“还不明显吗?”曲凌云没好气道,“你眼睛里都带着喜欢,根本掩饰不住!”

然后他看见司扶倾拿出了一副墨镜戴上。

“……”

曲凌云十分心累,但他能理解:“你先冷静冷静,我先拍别人的镜头。”

“好。”司扶倾活动了下手腕,“给我几分钟。”

男人也绝对不能影响她的事业。

十分钟后,司扶倾重新上阵。

这一次成功地一条过,曲凌云十分满意:“中午了,大家休息,两点我们接着开始。”

司扶倾从桑砚清手中接过水,吨吨吨地灌了一瓶。

她托着下巴,又开始走神了。

桑砚清叹气。

曲凌云说的没错,这姑娘眼睛里都带着喜欢。

菲尔德即将结束自己的戏份,这周末就要离开四九城了。

“司小姐。”他上前,再次发出邀请,“我能邀请您在今晚与我共度晚餐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菲尔德频频看向女孩。

不得不承认,司扶倾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明星都要美,她身上还有一种独特的气质,吸引着人不断靠近。

司扶倾回神:“啊?”

菲尔德微笑:“司小姐,我想请您——”

他的话被两个字打断了

“倾倾。”

语调并不高,但却十分具有力量。

司扶倾一怔,回过了头。

就见郁夕珩立在树下,一身深灰色西服一丝不苟,身形十分完美。

他的眼眸在这一刻似乎深暗了许多,情绪难辨,将她整个人都望入了眸底。

明明只是一天没有见,却仿若隔了数个春秋。

她看着他,捏紧了手中的可乐罐子,第一次没动。

“怦,怦,怦——”

心跳声在这一刻扩大。

他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随后,他弯下腰,低下头。

下一瞬,微凉的气息落在她的面庞上。

司扶倾的眼睫一颤。

他用鼻尖很轻地蹭了蹭她的鼻尖,很轻柔,像是清风亲吻流水,微微地漾开了波澜。

两人以前的距离也很近,可还没有过这么亲昵的动作。

难以想象这么一个冷清的男人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司扶倾的思绪第一次陷入了一片空白之中,烟花在脑海里不断炸开。

她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她自己。

仿佛风吹开了云,云后皎月露出,所有心思都一览无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回归】【】

他的声音依然清冷,带着浅淡的笑:“等很久了吗?”

世界在这一刻都静止了。

司扶倾强迫着自己回神,她移开视线:“没有,刚拍完。”

“嗯。”郁夕珩说,“我也刚到。”

他很从容地拉过她的手:“中午了,去吃饭吧。”

肌肤相触,柔软一片。

明明两人的体温都很正常,司扶倾只感觉到她的手心在发烫,连带着整个人都像是被烈火包裹了一般。

她跟着他上了车。

“砰。”

车门关上。

空间显得逼仄而狭小,但属于他身上的月夜桂香在这一刻清晰地将她包裹了起来。

司扶倾抬头:“我……”

他抬手,微笑着捂住了她的唇:“郁夕珩,字时衍,讨厌雨天,最喜欢的人是你,你还想知道什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