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芸兰平原

第七十七章 芸兰平原

三人走出殷国平的寝宫,而后唐天羽也就是催动倚天剑,直接腾空而起。

星和城离花国都城芸兰城差不多只有两万七千五百公里,唐天羽就算是带上两个人,那也只需要不到三十分钟就能够到达,几乎可以说是能够忽略不计的时间了。

只不过,这是建立在他们能够直接在芸兰城里降落的基础上的,但像花国这种大国,直接在它的都城降落毫无疑问是一种对它冒犯的行为。所以,三人也就是打算在芸兰城郊外几百里的地方降落,这样也不至于产生太大的影响。

在三人走后,殷国平长叹口气问:“灵雁,你觉得让灵梦和唐天羽在一起有没有可能?”

“你怎么突然说这个?”王灵雁显然是有些诧异,见殷国平并不回答,她也就是认真想了想之后说,“这应该不可能的吧?天羽侄儿他似乎已经有值得托付真心的人了,虽然好像并不只有一个,但却也并不会和灵梦她在一起。如果灵梦动心了的话,那你还是尽快劝劝她吧。要是等到她的心真的被伤到的时候,那就来不及了。”

殷国平点点头,将她抱在怀里,叹了口气说:“灵雁,当初我还以为你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却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强大。也不知道你当初为什么会看上我。”

王灵雁躺在他怀里,闭着眼睛幸福地说:“爱与不爱哪里有什么原因呢?哪怕圣人,说不定也会动了凡心,更何况我还远不是圣人。”

且不提正在叙旧的两人,这个时候的唐天羽正带着王灵月和殷灵梦飞行,而王灵月则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对了天羽,刚刚我都还没摸成你那个叫梦辰星的器灵呢!”

“灵月你也不用着急吧?”唐天羽有些无语,但还是温柔地对她说:“刚刚没时间而已,等下到了芸兰城城外的时候,我就让辰星出来。她也可以变成和正常人一样的大小的。”

“嗯?”听他这么说,王灵月隐隐感觉有些不对。不过她也并没有说出来,只是闷在心里,等待着半个小时之后和梦辰星真正的深入交流。

半个小时之后,三人已经是到了芸兰城的郊外。这地方是一个小山丘,差不多只有三百米高,起伏也并不明显。

不过三人在这个地方,却是能够清楚地看到不远处的芸兰城。尽管因为他们实力非凡,所以能够清楚地看到城池的尽头,但其还是庞大到了让三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的地步。

王灵月吞了吞口水问唐天羽:“天羽,你用神识看一下,这芸兰城有多大?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能够使用灵魂探查,那神识应该已经到了神游巅峰的地步吧?”

“怎么,你不能用吗?”唐天羽有些诧异,但还是直接以灵魂探查催动了神识。以他如今的境界,这样能够覆盖十五万千米,足足可以穿过三个花国了。

不过他由于害怕花国周围有什么达到极变境界的强者,所以也就是将范围控制在了五百公里之内,这样也能够将芸兰城完全收入眼底了。

“只有在有伊莉丝的情况下,灵魂探查才能够增加一个大境界的神识强度,甚至就连我姐王灵秀都不行。对了,她就是芙蕾雅。”王灵月有些无奈。不过由于有主仆契约的约束,所以她倒也并不在意殷灵梦在场的事情。

“这个伊莉丝跟我说了,你不用补充的。”唐天羽这个时候已经是收了神识,微笑着对二女说,“芸兰城半径一百公里左右,最强者为天地级别。不过并没有享受花国国运,而是聚集了一个比花国还要强大百倍以上的国家国运。他应该就是纪国夏请的后台。”

“这样么?看来花国也确实有本事占据这么大一块疆土了。”王灵月笑着点了点头,俏脸上满是兴奋,“对了,天羽。刚刚你用神识扫过的地方都已经在天网上显示出来了,探查到的强者的一举一动也完全可以时时刻刻都看到。还有,让辰星出来吧!”

唐天羽的直觉告诉他,如果让梦辰星出来,自己有可能会成为两人冲突之时的牺牲品。不过在王灵月那并不和善,而显得有些核善的目光下,他也并不敢说些什么,只是让梦辰星出来。

在他跟梦辰星说之后,她自然也就是显现在了三人的面前。由于就算是几人之中修为最低的王灵月,目前也已经是到了凝神后期炼骨的境界,所以他们的身高都是到达了成年人的高度——也就是一米七以上。

而梦辰星展现出来的身高也并不像是先前一样只有二十厘米出头了,至少在二女的目测之中,她应该已经有一米八以上。

梦辰星撇撇嘴,玉手抓住唐天羽的手臂,娇声着问他:“天羽,她们是谁啊?”

唐天羽皱了皱眉,但还是微笑着说:“灵月她马上就是我的道侣了,灵梦已经和我签订了主仆契约。话说你一直都坐在我的肩膀上,这些东西肯定知道的吧?”

“哼,我不管。”梦辰星倒是一副蛮不讲理的模样,“我只知道,无论发生了什么,肯定是我和你最亲近,她只能够靠边站!”

一旁的殷灵梦看她这副模样,顿时就是感觉大事不妙,急忙退后一步,并不说些什么

王灵月眯了眯眼睛,但还是微笑着说:“你应该知道伊莉丝和芙蕾雅吧?”

“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你提她们干什么?怎么?你认识么?”梦辰星也眯了眯眼睛,冷冷道,“就算是认识,那又能怎样?”

“哼!芙蕾雅转世成了我姐姐,你说我认不认识。”王灵月倒是笑了起来,“还有,我和天羽能够感知到彼此的情绪,你能够吗?还有,你以为为什么倚天剑之中能够有天威?就是因为当初他和我说了一些涉及到天地之间秘密的事情!”

“你……你……”梦辰星听她这么说,手也是抬起来指着她,甚至还因太过气愤而有些颤抖。

“我什么我?”王灵月冷笑一声,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还有,天羽一开始就是我看中的。你说无论发生了什么,都肯定是你和天羽最亲近,那当初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一个人在路边被冻得瑟瑟发抖的时候,你在哪里?说啊!”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梦辰星倒是嘴硬,“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比他小半岁左右吧?就算你在出生的时候就捡到了他——当然,这是不可能发生的——那那段时间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吃喝靠风吗?”

“天羽他刚开始叫江晨,这一点你不会不知道。”王灵月冷笑着说,“这个名字也是当初我从他身上的一个玉牌得知的。所以,他先前应该是在一个大家族里,后来发生了什么变故,所以才来到武定的。”

“哼!”梦辰星也是冷哼一声,而后笑了起来,“说起这个,我倒是想起来了。你知道当初为什么他会改成这个名字吗?告诉你吧!这个名字是我给他取的。当初他换了这个名字之后,实力提升到了原来的十倍!你有这种能力吗?啊!”

“好了好了,你们别吵了。”唐天羽看着二女吵得有来有回,心里也不由得有些发怵,害怕她们直接动手。毕竟,梦辰星虽说和他一样是凝神巅峰修士,比王灵月高了一个小境界。但王灵月可是至尊七重的法至尊转世,并且似乎还有一些无至尊的力量。

只要她想,全力催动之下,就算是殷灵梦和梦辰星一起上,也绝对不可能挡住她,哪怕只是一招。

而梦辰星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就只是冷笑着看了王灵月一眼,然后重新化作无形,坐到了唐天羽的肩上。

唐天羽也不由得有些心疼她了:先前被伊莉丝欺负得毫无还手之力;现在对上王灵月,虽然嘴上勉强可以说是平手,但实力却依旧是极为的脆弱,甚至就连境界压制在这种情况下也无济于事。

“天羽,为什么啊?”梦辰星的声音听起来令人心碎——当然,她并不是在说话,而是通过神识波动与唐天羽交流,“为什么她们都要欺负我啊?明明我只是爱你而已,我有什么错啊?”

“辰星,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唐天羽也是极为愧疚,“如果我当初不选择和灵月说那个的话,倚天剑当初也就并不会沾染上天威,你或许也能够更加平凡一些吧?如果我没那么贪心,不去凝聚伊莉丝的话,或许你的处境也能够好上许多吧?”

“没关系的,这也不是你的错啊!”梦辰星显然很快就把刚刚不高兴的事情给忘记了,“感情这种事情,除了创造人类的那一位之外,谁都不可能握不住。就像伊莉丝,如果她不喜欢上你的话,那就算你再怎么喜欢她又能怎样呢?在漫长的时间之中,任何单方向的感情都会被磨灭。那我又为什么需要去在意呢?”

“再说了,我记得我说过吧?”梦辰星又补充了一句,“我的所有都是你的,所以你也没必要在意我的感受的。”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要在意你呀!”唐天羽的语气极为认真,显然并不是在说假话,“你都已经把你的一切都给我了,那你的不高兴的情绪也就是我的了。我要是连自己都不在意了,那还怎么去在意别人呢?”

殷灵梦在旁边听三人说话虽说听得有点迷糊,但在梦辰星消失之后也就是上前一步,有些紧张地说:“天羽,灵月,还有刚刚那位叫梦辰星的女孩,你们不用太过愤怒的。天羽他能够一心多用,你们完全没必要争执的。再说了,我们当前的任务是去和纪国夏谈判,要是被抓住什么把柄的话,那平国和武定就完了。”

“你说的也对,我倒是也没必要生气。”王灵月面无表情地说,“天羽,我们走吧。这里虽说能够直接看到芸兰城,如果真的要到那里的话,那花的时间应该也不算短吧?”

“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唐天羽摆了摆手说,“天网上也能够买到马车来着。还有灵梦现在养着的‘小帝’,因为它也吸收了刚刚灵梦她炼化阿姨血液之时所散逸出来的一些力量,因而也已经是突破到了凝神中期,毛发也完全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修炼了神变的它,就算是明法境界的高手都看不出来什么端倪。而花国,应该还没有这种级别的人物。”

二女皆是信服地点了点头:她们都能够知道唐天羽因为听伊莉丝所说而开启的天网境界划分,也知道明法就是极变第一个境界。这种级别修士的寿命一般情况下以五十万年起步,实力最强按理来说可以达到万倍逍遥巅峰——或者说万亿倍初入神体。

“好了,我们走吧。”唐天羽摆了摆手,几人也就是开始朝着山下走去:虽说帝云兽为凝神中期,但毕竟还是肉体凡胎,不可能无视崎岖的山路。让它拉车,也只有在平原上才好用,像是这种山丘上,很容易就会出现问题。

不过如果它到了神游境界的话,那就可以让车飞在空中,除了上天入地不可能之外,几乎任何地形都拦不住了。

对他们来说,下这么一个小山丘还是没有问题的。

十分钟之后

由于几人只是在散步,走路时并没有动用真力,并且还顺便欣赏了一下这座山上的风景,所以也是花了整整十分钟才走到平原上。

这个时候殷灵梦也是出言介绍道:“主人,先前我曾经听纪卉婷说过,这个平原叫做芸兰平原,和芸兰城是一个名字。花国建国至今已有数万年,据说这里的土里埋葬的神游级别强者就有成百上千名。也正是因此,这个国家之中并不之纪国夏一名神体修士。根据纪卉婷所说,这种级别的强者在花国应该在两位数以上。只不过其中的大部分都隐居在深山老林之中,不愿出世。只有一名,如今还活跃在花国的朝堂之上。”

说完这些之后,殷灵梦便是闭口不言。她也明白,自己现在已经是说得有点多了。要是自己触怒了唐天羽,就算是父母出手也不可能保下自己。

“这样吗?倒是有趣。接着说下去。”唐天羽一边笑着,一边从天网之中拿出来了自己刚刚才买的车,“好了,你也把小帝放出来,让它透透气。”

“是,主人。”殷灵梦意念微微一动,手上的金色手镯就已经是重新变回了帝云兽。

它在被放出来之后,自然就是在唐天羽的指引下到了马车前方,而后被他使用真力拴上了绳索。

“上车吧,小帝能让我们少很多的麻烦。”唐天羽笑着登上了兽车:一般情况下,只有到了神游境界才能够驯服妖兽。花国虽说有这种级别的存在,但想要做到这种事情却也要耗费他们不少的精力。

尤其是像这种凝神中期的妖兽,虽说本身实力并不算强大,但如果想要将之驯化的话,那哪怕是在神体境界也绝对算是强者了。毕竟,神体只是驯化妖兽的入门级别而已。而在这之后,妖兽每突破一个境界都会尝试着突破一次束缚,如果实力不超过这只妖兽的一万倍以上的话,那就会失去对它的控制。

而在进入车内之后,殷灵梦一个人坐在一边,唐天羽和王灵月则是坐在另一边,听她继续说刚才没讲完的故事。

“剩下的一名叫做周雨燕,好像是和主人您岳母是一个家族来着。”殷灵梦想了想之后说,“周家因为不是皇室,所以辈字也就只有一套:晴空云雨。只不过周雨燕应该要比周雨欣高上四五轮来着,毕竟她应该也已经是有了一千多岁了。周雨欣应该也才百岁出头吧?就算五十年一代,算下来也是十八代了。”

“既然如此,那她的职务是什么?”唐天羽眯了眯眼睛,微笑着说,“既然不是皇室,那她应该不是皇后吧?”

“不,天羽,她确实就是皇后。”王灵月这个时候也是想了起来,“这件事我听我母亲说起过,说是周家曾经也是一个大家族,在别的国家权倾朝野,而那个国家比武定要大上数十上百倍来着。如今看来,她说的应该也就是花国了。”

“按理来说应该就是这样的。”殷灵梦说,“名字对一个人来说其实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坏的名字很有可能就会影响一个人以后的发展。像是普通人,如果在名字里用了‘仙、天、圣、道’这种字的话,那当场暴毙都不是不可能。就比如说我自己,如果不是改了名字的话,那除非是父亲离世,或者他不再当皇帝了,否则我就不可能进入祭天的地方。强行进入也会导致国运大降。”

“所以,天羽,你和陛下他为什么名字里有‘天’还能够安然无恙啊?”王灵月自然有些好奇,“难道你不是普通人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