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都没了~

第九十三章:都没了~

次日一早沈玉瑶两人便坐上了马车,在李三的带领下去了出现人面疫的土东家村,而风微兰则留在了家里。

越来越接近李家村,便可以闻到空气中那预火烧三后的气息。刚开始是一个不太大的黑点,待走迟之后入且的皆是焦土,以前无以静密的村子瞬间化为了一片焦土,什么都没有留下,李三一个剑步跑下马车,也不说话以奔到了一个地方,他重重的跪倒在那黑土上,泪水从眼睡里涌出。

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却又什么都没说。当以他们对解数习,沈玉瑶知道,那是他的家,那里有他的亲人。

沈玉瑶和慕辞都没有上前安慰,此时此刻一切的语言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他们没有经历过别人经历过的事,自是不能感同身受。

待李三哭够了,他才颤着声音说道:“多、娘,不秦子回来了!

“说完他直接磕了三个响头,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他才红着双眼向两人走来。李三此时脸上的泪水混合着地上的黑灰,像是一个钻了灶航的小猫一样;灰扑扑的。这个你们村里的饮用水,吃食都是从何而来?”李三缓了缓情绪,回答道:“我们村里吃的粮食都是自己家里种的,家禽也是亲自养的,但有时会到山里去捕捕猎。而我们的饮用水则是旁边的那条小河,我们世世代代都如此,从未出现过问题,

“沈玉瑶沿着本三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发现了那条小河,那朵小河仅有三四米宽,水也似乎不是很深,它的源头应该是两座山的中间,而很快就浸进了地底里,所以这条小河只伏着这一个村子的用水。沈玉瑶缓步来到河边,她刚想上前却被慕辞拦住了。

“师尊莫去,小心湿了鞋沫。”沈玉瑶回头看向他;心里暗道怎么自从她们两人相认后,阿辞都有些一惊一下的!

她又不是瓷娃娃,又不会一不小心就碎掉,他怎么总是一直很担心的样子呢?

自己真的有这么弱吗?而沈玉瑶自是不知慕辞内心的恐惧,他怕她会一下子又消失了。

“不必担心,为师有合体大圆满的修为,这点水不会湿了鞋袜的。还有就会为师站了上去,也不会掉进水里的,放心!”说完她又加了一句:“笨!”慕辞被说自己

“我,他倒也不气反而还有些委屈。

“师尊凶~”沈玉瑶无奈的暗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小委屈包又来了,唉~扛不住啊!”

“为师错了!”说着她便走到河边,蹲了下来,看着那清澈见底的湖水,又用手遥了一些水凑迈鼻失闻了闻。

师尊好履行啊,竟然就不理自己了。既然山不过来,我就过去!慕辞走到沈玉瑶身边蹲下,用拨了拨河水。

他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凝重了起来:“这水,有问题。”闻言沈玉瑶点了点头。

“李三,过来一下”

“小姐有何吻啊?”李三的双眼依旧通红无比,脸上也尽是忧伤。

“这条河以前可有鱼虫下?”李三仔组想了想,才回答道:“回小姐,这条河太小子,而且源头离尽头很迈,所以从未有过鱼。但是虾还是有的,多的时候村里的小孩子还喜欢捉来吃呢,”说着他便伸头往河中一看,不禁有些疑惑:“喷?这个李节虽说法不不是最多的时候,可是为什么一只都见不到了呢?”他以为是自己运气不好,看不着,便又往下游走去,边走边看。

不是很深,它的源头应该是两座山的中间,而很快就浸进了地底里,所以这条小河只伏着这一个村子的用水。

沈玉瑶缓步来到河边,她刚想上前却被慕辞拦住了。

“师尊莫去,小心湿了鞋沫。”沈玉瑶回头看向他;心里暗道怎么自从她们两人相认后,阿辞都有些一惊一下的!

她又不是瓷娃娃,又不会一不小心就碎掉,他怎么总是一直很担心的样子呢?

自己真的有这么弱吗?而沈玉瑶自是不知慕辞内心的恐惧,他怕她会一下子又消失了。

“不必担心,为师有合体大圆满的修为,这点水不会湿了鞋袜的。还有就会为师站了上去,也不会掉进水里的,放心!”说完她又加了一句:“笨!”慕辞被说自己

“我,他倒也不气反而还有些委屈。

“师尊凶~”沈玉瑶无奈的暗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小委屈包又来了,唉~扛不住啊!”

“为师错了!”说着她便走到河边,蹲了下来,看着那清澈见底的湖水,又用手遥了一些水凑迈鼻失闻了闻。

师尊好履行啊,竟然就不理自己了。既然山不过来,我就过去!慕辞走到沈玉瑶身边蹲下,用拨了拨河水。

他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凝重了起来:“这水,有问题。”闻言沈玉瑶点了点头。

“李三,过来一下”

“小姐有何吻啊?”李三的双眼依旧通红无比,脸上也尽是忧伤。

“这条河以前可有鱼虫下?”李三仔组想了想,才回答道:“回小姐,这条河太小子,而且源头离尽头很迈,所以从未有过鱼。但是虾还是有的,多的时候村里的小孩子还喜欢捉来吃呢,”说着他便伸头往河中一看,不禁有些疑惑:“喷?这个李节虽说法不不是最多的时候,可是为什么一只都见不到了呢?”他以为是自己运气不好,看不着,便又往下游走去,边走边看。

不是很深,它的源头应该是两座山的中间,而很快就浸进了地底里,所以这条小河只伏着这一个村子的用水。

沈玉瑶缓步来到河边,她刚想上前却被慕辞拦住了。

“师尊莫去,小心湿了鞋沫。”沈玉瑶回头看向他;心里暗道怎么自从她们两人相认后,阿辞都有些一惊一下的!

她又不是瓷娃娃,又不会一不小心就碎掉,他怎么总是一直很担心的样子呢?

自己真的有这么弱吗?而沈玉瑶自是不知慕辞内心的恐惧,他怕她会一下子又消失了。

“不必担心,为师有合体大圆满的修为,这点水不会湿了鞋袜的。还有就会为师站了上去,也不会掉进水里的,放心!”说完她又加了一句:“笨!”慕辞被说自己

“我,他倒也不气反而还有些委屈。

“师尊凶~”沈玉瑶无奈的暗中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小委屈包又来了,唉~扛不住啊!”

“为师错了!”说着她便走到河边,蹲了下来,看着那清澈见底的湖水,又用手遥了一些水凑迈鼻失闻了闻。

师尊好履行啊,竟然就不理自己了。既然山不过来,我就过去!慕辞走到沈玉瑶身边蹲下,用拨了拨河水。

他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凝重了起来:“这水,有问题。”闻言沈玉瑶点了点头。

“李三,过来一下”

“小姐有何吻啊?”李三的双眼依旧通红无比,脸上也尽是忧伤。

“这条河以前可有鱼虫下?”李三仔组想了想,才回答道:“回小姐,这条河太小子,而且源头离尽头很迈,所以从未有过鱼。但是虾还是有的,多的时候村里的小孩子还喜欢捉来吃呢,”说着他便伸头往河中一看,不禁有些疑惑:“喷?这个李节虽说法不不是最多的时候,可是为什么一只都见不到了呢?”他以为是自己运气不好,看不着,便又往下游走去,边走边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