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四章 毕业(一万零二百补)

第九百七十四章 毕业(一万零二百补)

大半年后。

罗浮毕业会考,考场上。

这是一片无比辽阔的血色陆地。

诸多奇形怪状的植物,组成了热带雨林般的气候与环境。

“元唇剑,出!“

张烨心手掐剑诀,一口血色飞剑化为长虹,将几只人头大小的蚊子绞杀成两段。

这些蚊子尸体掉落在地上,伤口处还在被不断腐蚀。

“阿烨,这一剑真帅!”

袁世研大声叫喊着,望着地面上宛若蟒蛇一般绞杀而来的藤蔓,手一扬,就洒出一把粉末,嘴里不断念念有词。

熊熊!

一层墨绿色的火焰浮现,带着炽热的温度,将地面上的藤蔓梦烧成为灰尽。

工的膝虽装院成月次。

巫术——燃烧之焰!

施放完巫术之后,袁世研额头见汗,看向旁边的白求道:“快点这特么鬼森林的出路在那里,占卜出结果没有?”

“别吵了,老白需要稳定精神!”

司南望着周围一条血河泛滥,从中爬出一头头人身鱼头的怪物,双手按在大地之上:“炼金术——化泥为石!”

轰隆!手机最快更新大地震额,一面面石墙从地面中升腾而起,化为坚固的屏障。

“该死的.我幽能不够了。“

一道飞剑纵横,将鱼怪连连斩首,但帅不过三秒,张烨心就大叫起来。

他才堪堪修炼一年,功力甚低。

虽然在李英云的指点之下,以九幽血晶搭配万古锈铁,炼制了一口元屠剑,也学了一手剑诀,奈何施展起来大耗功力。

换句话来说,他虽然施法厉害,但蓝条太短。“药剂!”

旁边一名女学生立即递过来一瓶蓝色的药水,张烨心顿时用嘴咬开瓶塞,一饮而尽。

“快石美女,也给我一点!“

袁世研大喊道。

这个药剂师‘石美美’,是司南拉来的一位药剂学徒。

据说在药剂学课程上,很得哈里导师的看重,经常位列次席。

成绩仅次于药剂学徒的首席—一来自西洲的霍内普!”没有了!补充幽能的‘灵能药剂’材料你也不是不知道多贵,小卖铺简直敲骨吸髓!”

地地道道的汉子闻百业即项了回。

“我去你特么跟我借钱买啊都特么毕业考了,居然还不多准备一些?”

袁世研有些崩溃地大喊。

“好了!”

这时候,正在地面上画了一个六芒星,进行占卜的白求道,忽然睁开双眼:“

出路就在那边,跟着这节树枝走!”

在他手上,一截被随手折下的树枝,正慢悠悠悬浮在半空中,指着一个方向。手机最快更新

“我来开路!”

司南再次凝结炼金法印,大量的泥士化为石头,变成一座拱桥,从血河之上越了过去。

“快走!”

张烨心施展飞剑断后,一行人飞快通过石桥。又杀散了一群鲜血哥布尔之后,一个巨大的路标出现在众人眼前。

前万,那能并而怪初丛生的森怀,终于消天不见。“终于走出来了。”

袁世研迈着已经瘦下来的大腿,飞快向着森林之外奔逃。

近了、更近了…

下一刻!

森林之中寒光一闪!

“小心!”

白求道喊了一句,却根本来不及救援。

数口飞刀破空而来,直接斩杀在袁世研后背。当!当!

下一刻,金铁交击的声音响起!

在袁世研后背之上,外套撕斯裂,现出里面一件泛着金属色泽的背心,上面有一道炼金刻痕浮现,挡住了飞刀突袭。

“特么的!”

是巴听狼狈地倒住地上,滚了几滚,

大叫道·“辛好老子有装备护身,司南老子欠你一条命,哪里的狗惠子,敢偷袭我们?”

休休!

那几口飞刀没有斩杀敌人,竟然在半空之中又转了个弯,杀向袁世研的脑袋。

“蜉蝣九变,杀!“

但这时候,张烨心已经反应过来,元唇剑化为一道血色剑光,与三口飞刀激斗在一起,甚制将一口飞刀斩成两段。

剩下的两口飞刀悲鸣一声,飞回丛林,落入一个身材高挑的红发女人手上。

她望着自己飞刀之上的缺口,以及缺口之上的红锈,脸上露出心疼不已之色。

“好手机最快更新不愧是武术学科的首席!元唇剑也是班级第一飞剑。“

一名白人大汉走出,脸上带着狰狞的笑意,整个人宛若一头野兽。

“南洲帮帮主…詹姆!”

司南眼睛微微眯起:“你们在毕业考中趁机狙杀中洲考生或许,还跟西洲帮达成了协议?”

“是的,大越太过强大”

詹姆说的大越话虽然有些口音,但每个人都能听懂:“我们这些小国家想要发展,就必须联合起来幽能,就是一次最大的机会,可惜学院是如此偏爱你们中洲人,我们只能尽量削弱你们!”“毕竟,考试规则之中,可没有不准相互攻击这一条,不是么?”

他身材高大,一步步走来,带着极致的压迫感。白求道却看向另外一个方向。

丛林之中,一道背上长着龙翼,身上有着龙鳞的人影,正在急速飞来。

“小v心,是西洲帮帮主,药剂首席霍内普!他已经完成了龙血药剂的洗礼!”手机最快更新石美美从腰间拔出一支试管,倒入嘴里,整个人毛发飞快生长,就变成了一头女狼人!

及伏土庆机文成大又报八

“还跟西洲帮联手了?有点麻烦啊”

司南手伸向背囊,当中还有他精心制作的底牌—一炼金炸弹!

“准备拼命吧!”

张烨心一剑在手,豪情顿生。

忽然,他眼角余光一警,见到丛林之中,无数血液涌出,化为一片血海。

无穷无尽的神魔身影从中浮现,随便一头气息就超过了霍内普,腿忽然就有点发软:“不好血海出世!”

原本还剑拔弩张的三帮人,此时立即亡命一般奔逃起来.

在逃跑的过程当中,还互相陷害、使绊子张烨心浴血奋战,元唇剑都砍得手软,终于眼前一亮。

四周环境立变,竟然又回到了学院操场。

袁世研身上的护甲破破烂烂,躺在地上,一动也不想动。

高台之上。

亚伦望着这一幕,微笑道:“恭喜你们,率先从‘两界十方正反须弥九宫血河大阵’中突围你们,毕业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