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3者插足

第48章 第3者插足

霍维亚工业世界。

支离破碎的第三军团,两名军团执政官的舰队,齐聚于这个剧毒化学物质肆意横流的工业世界,六艘被帝皇之子精心涂抹雕饰的战舰,在太空轨道上静静停泊。

彼此之间的距离,不远不近。

骄傲之心号,一艘报应级战列舰,它的舰桥层层叠叠气势恢弘,由黄金、碧玉和橄榄青石打磨装饰而成。

刺眼的火光在铁笼里燃烧,在抛光的石板上投下翻滚扭曲的影子,割去耳朵挖去双眼的凡人奴隶,排成僵硬的队列,迟缓而麻木地行走着,他们的脊柱因植入的痛觉增幅器而变得弯曲,他们剃光的头皮上烙印着主人的名字刺青。

“嗒嗒嗒当当当……”

甲板的下面,是巨型声波引擎,发出永无休止的谐波和震动,这些恶魔引擎被粗大铁链死死拴住,但是未曾静止一刻,里面充斥着疯狂的机魂,渴望被部署到战场上。

而坐在舰桥之上的,正是,帝皇之子首席领主指挥官——艾多隆。

(PS:“领主指挥官”就是“军团执政官”的另一种形式的称呼,在帝皇之子军团内部流行。)

艾多隆的旗手兼副官,一个丑陋的噪音战士,他从虚空之中扫视这颗星球,这个管弦乐手发出咯咯的笑声,整个脑袋就像一个苍白而肿胀的电子音乐合成器。

“奴隶。”他嘟囔着,“更多奴隶。”

“是的,更多的奴隶。”

艾多隆说道:

“但还不到时候,还有一个障碍。”

艾多隆老脸上挂着的松弛皮肉,像是一滩接近融化的石蜡,头顶周围零散地披着失去光泽的白色长发,转动两个灰白色的眼珠子,看向舰桥的通讯船员,说道:

“批准通讯请求。”

船员在通讯阵列前俯身操作。

一块被洁白珍珠和细碎宝石围绕的显示屏上,蓝色全息投影亮起,出现了另一位军团执政官的镀金头盔,动力盔甲陶钢外壳上的紫色和金色已经被战争破坏,血迹的干涸斑点与战斗的黑色污屑混合在一起。

“领主指挥官阿科利昂。”

艾多隆向他问好,随手比了一个敷衍的敬礼,然后略带调侃地说道:

“你看起来真是糟糕透顶。”

“这是我与伪帝的走狗们战斗后的结果,领主指挥官艾多隆,如果基因原体还在这里,那么他会看到我的忠诚。”

阿科利昂回答道。

他低沉的声音更显平静、更具军人气质,没有切莫斯贵族和色孽信徒那股子拿腔拿调的夸张风格和抑扬顿挫的咏叹气息。

“忠诚?噗哈哈哈……”

艾多隆忍不住笑了起来:

“忠诚?真是讽刺,你我皆是叛徒,你跟我谈什么‘忠诚’?没有脑子、不会思考的人才讲什么狗屁忠诚!”

阿科利昂闻言怒道:

“福格瑞姆终将归来!我忠诚于我的原体,尊照他的意愿行事,这就是忠诚,他只是去了某个恶魔世界,他又不是死了!”

艾多隆故作恍然大悟:

“哦哦,是吗?那如果你在恐惧之眼里见到了他,请务必转达我的衷心问候。”

“不用你说,我自会如实禀告这一切!”

呛了艾多隆一句,阿科利昂接着说道:

“在凤凰大君归来之前,我提议由你我二人共同领导第三军团,下面这颗星球作为中立区域,我们讨论一下这项合作的具体事宜……以及军团的未来,你意下如何?”

“呵呵,这颗星球……我喜欢它。”

艾多隆发出嘶哑难听的笑声。

“哼,既然如此,那我就当你是同意了,

我会给你发坐标的,我们地表见。”

对方说完,全息投影熄灭。

通讯阵列的显示屏上只剩下一团模糊的灰色静电,通信信号中断了。

“你会去见他吗?”

副官懒散地问道。

“我当然会,兄弟。”

艾多隆脸上摆出一副令人作呕的深情款款的表情。

“在霍维亚上?他会分享指挥权吗?”

副官问道。

“他刚刚确是这么说的。”

艾多隆说道。

管弦乐手沉默片刻,说道:

“我不相信他。”

“哈哈,是吗?”

艾多隆呵呵一笑,诉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语:

“那么你得学会信任,兄弟,因为我们都是军团的一员,我们必须团结起来,不能像吞世者和午夜领主那样各自为战。设定登陆坐标参数——让我听听他要说什么。”

……

肃正号,作战会议室。

傅青海向几位连队核心成员宣告了之后的行动目标——艾多隆。

“帝皇之子是泰拉围城失败之后,率先发起撤退的军团之一,同时他们没有像午夜领主那样按照不同连队分裂成数个战帮,建制保存相对完整,所以……”

傅青海顿了一下:

“所以我们可能会遭遇到一支比我们规模更大的舰队。”

在场的星际战士面色严肃。

科幻IP里的战争,太空海战几乎可以说是跳帮夺船、轨道空降、城市巷战等一切战斗的前提,如果太空海战完全一边倒,那么其他战斗都会非常被动。

傅青海接着说道:

“我不知道霍维亚那边是什么情况,如果敌人的舰队规模确实超过我们,那么我将采取更为激进的行动方案,因为……”

他的目光饱含杀气,声音冷冽刺骨:

“因为艾多隆必须死!”

和午夜领主不一样,荷鲁斯之乱期间,除了泰拉围城的大决战,白色疤痕和午夜领主没怎么交过手,和午夜领主交手的主要是暗黒天使,什么无面王子什么微笑领主,傅青海都不认识。

但是帝皇之子他就太熟悉了,白色疤痕和帝皇之子在叛乱期间是主要对手,第三军团联合多个军团围剿白疤,意图阻止白疤返回泰拉支援。

大远征期间,艾多隆指挥水平非常拉胯,估计全靠无脑跪舔原体才当上军团执政官。

大叛乱期间,艾多隆唯一值得称道的个人战绩,就是用改造喉咙阴死了断后的秦夏。

后者,一直令所有白色疤痕耿耿于怀。

英雄死于人渣之手,总归是令人不爽。

“在伊斯特凡III号行星战役中带队围剿忠诚派的著名叛徒,我记得他的名字。”

乔士达声音冷酷地说道。

“伊斯特凡V号行星的登陆场大屠杀,艾多隆就跟在福根身边,我也记得他。”

一向沉默寡言的萨特法兰忽然开口。

“很好。”傅青海点了点头:

“既然大家都有宿怨,那么,本次行动代号:战犯远征。”

……

两位军团执政官选择的见面地址,是一片方圆五公里左右的平原,位于一座曾有整块大陆大小的制造工厂的中心。

战争早在帝皇之子们到来之前就已光临过了霍维亚工业世界,庞大的锻造设施已经变成了一堆熔化的渣滓,最初的叛徒将战斗转向其它地方之后,此处仍在持续闷烧。

过去这里一直在为日益增长的人类帝国提炼和加工化学产品,他们使用的机器大多已经四分五裂,被轨道轰炸炸得稀巴烂,被装甲部队的铁蹄碾碎成灼热的粉尘。

一些未被破坏的工厂如今都在没有监督的情况下自行运转,将五颜六色的化学废液注入工业世界永恒严冬之下的沸腾熔浆。砷化物的海洋嘶嘶地腐蚀着海岸线,而烧毁的塔楼仍像火炬一样冒出滚滚浓烟。

两队帝皇之子在污水横流的黑色土地上碰面了,一边是身躯庞大、盔甲整齐的冥府型终结者——凤凰卫队。而另一边是步履蹒跚、弓腰驼背、器官膨大增生、皮下插着输液管子并在不断渗血的——噪音战士!

站在队伍最前面的,就是艾多隆本人,过度改造后的体格略显庞大,厚重的斗篷在化学热风中飘荡,一头枯白长发贴着头皮耷拉下来,手甲里攥着一把闪闪发光的动力雷锤,胸甲上佩戴着一个奇怪的风琴格栅。

他那肥大皱褶的喉咙,似乎要从颈甲里面溢了出来,松弛而湿润,像是古代泰拉那些吸气鼓起胸囊求偶的松鸡,苍白的鼻翼不停翕动,痛饮着工业世界的苦涩空气。

副官的目光扫过面前的凤凰卫队,却没有发现另一位军团执政官,不禁问道:

“阿科利昂呢?你们的指挥官呢?”

凤凰卫队集体沉默,一言不发。

艾多隆慢悠悠地举起动力雷锤,目光盯着着远方缓慢移动的黑暗雾霾,说道:

“他这不是已经来了吗?”

副官一脸困惑,他抬头凝视着周围的废墟,手指在送葬音箱上挠了挠,说道:

“我没看见……”

剩下的话语被平原北边突如其来的轰鸣声所淹没,回荡着的隆隆声像大炮一样响亮,震动着他们脚下的土地,塔楼坠地,塌成废墟,被潜藏在其中的装甲载具撞破。

密密麻麻的光点出现在地平线上——是星际战士的头盔目镜和战术枪灯,映照着第三军团摩托、坦克和装甲车的轮廓。

面前的凤凰卫队忽然挥舞起了手中的动力长戟和动力长刀,铁靴深深踩进黑色的尘土中,一齐向着噪音战士们杀来。

“果然是个陷阱!”

管弦乐手纵声高呼,手指开始奋力弹奏,送葬音箱发出嗡鸣颤抖,音量越来越大,直到足以撕裂肌肉和金属,无形的灵能音波将凤凰卫队身上的黄金和紫漆一齐刮下。

“哈哈哈哈。”

艾多隆不出意外地大笑了起来,他快速后退几步,避开了凤凰卫队的犀利攻势,低头在内部通讯频道里说了一声:

“进攻!”

命令立刻得到回应,属于艾多隆的军团部队从平原南面的藏身之地纷纷涌现出来,形成对向冲锋之势,兰德袭击者和猎食者坦克立即挣脱了覆盖的伪装,铮铮铁履碾压推进,向着射程内的目标猛烈开火。

艾多隆转身迎接凤凰卫队。

“你在哪儿,阿科利昂领主指挥官?”

艾多隆对着公共频道大吼,挥舞着动力雷锤,径直扎进了对手的先头部队。

“你还想和我讨论忠诚的问题吗!”

……

与此同时,太空轨道。

三艘冥界级重型巡洋舰迅速调头转向,抢占有利位置,向着一艘报应级战列舰和两艘月级巡洋舰射出炽烈的光芒和密集的宏炮。

然而对方亦是早有准备,提前升起的虚空盾将袭来的激光和炮弹一一阻挡化解,并迅速启动亚光速引擎,调整舰队方位,开始进行机动,酝酿着蓄谋已久的凌厉反击。

双方舰队在太空之中你来我往,打得好不热闹,阿科利昂的目的非常明确——拖住骄傲之心号,不要让舰队干扰到地面的伏击,誓要在工业世界的地表将艾多隆击杀!

……

凤凰卫队死死顶住噪音战士的灵能尖啸,寸步不让。双方的装甲部队在工业世界的废墟之中互相追逐射击。

雷鹰炮艇中队从云层之中俯冲而下,投下高爆燃烧炸弹,激光柱横扫大地。

蔑视者无畏机甲昂首阔步走入战场,热熔火焰悍然喷出,动力爪撕碎一切。

艾多隆的锤头碾进了一名星际战士的身体里,打碎他的胸甲,将尸体抛向高空,随后艾多隆又横扫动力雷锤,将另一名战士击倒在地。

“阿科利昂,你躲在哪里!”

艾多隆举锤大喊:

“出来面对我,胆小鬼!”

“你不配率领帝皇之子,丑陋的东西!”

阿科利昂的声音传来,最终还是亲自出现在了噪音战士的面前,他被凤凰卫队所拱卫着,手握一把噼啪作响的动力剑,大步走在燃烧的废墟之间,空气中弥漫着癫狂的尖叫,不时夹杂着血肉被烧蚀之人发出的剧痛哀鸣。

两位军团执政官的决斗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乌云笼罩的天幕之中,微微亮起几枚闪耀的光点,接着,光点越来越大,越来越亮,最终变成一颗颗巨大的流星……

是空降仓!

交战之中的双方仰头看去,都被突如其来的一幕短暂惊到,此刻两边的舰队都在太空之中捉对厮杀,哪有空闲发起轨道空降,更何况双方的星际战士目前全都身处地表……

“轰——”

空降仓在半空中喷出反冲火焰,稍作减速之后便狠狠砸进了废墟和战场之间,将几台无畏机甲和多辆装甲载具直接砸成一团扭七八糟的废铁,空降仓自身同样受损不小,但是舱门依旧砰然打开,随后端着脉冲爆弹枪和胖子发射器的白色疤痕,悍然从中跃出!

伴随着脉冲爆弹扫过战场,微型核弹四处抛射,掀起新的一轮爆炸和杀戮。

新的一方加入!

三方大混战开始。

……

云层之上,两艘白红涂装的雷鹰炮艇正在与四艘紫金涂装的雷鹰炮艇追逐狗斗,虽然如此庞大的飞行载具使用“狗斗”一词不太恰当,因为雷鹰炮艇作为一种轨道运输登陆载具,宽大的体积使得它们很难做出复杂的机动动作,尤其是在行星的大气层内。

然而它们的驾驶员是白色疤痕。

翻滚,拉升,俯冲……改进战斗炮疯狂射击,炮弹在机翼和涡扇之间穿梭,涡轮激光炮的赤红光柱穿透云层,六艘炮艇你追我赶,撕碎了云朵,掀起了尾流。

身处机舱的傅青海现在是有苦说不出。

帝皇之子又双叒叕打起内战啦!

本来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情,但是切入战场的时机不是傅青海自己选择的,肃正号与烈马号刚刚靠近霍维亚工业世界,就被帝皇之子的两支舰队给发现了。

本来纠缠一起打生打死的六艘战舰,似乎经过短暂交流,瞬间调转炮口一齐攻击白疤舰队,肃正号只来得及匆匆忙忙地释放了一批空降仓和两艘雷鹰炮艇,然后就在轨道上空和帝子舰队打起舰炮对轰。

傅青海一把推开雷鹰炮艇的侧边舱门,汹涌呼啸的狂风瞬间灌入机舱,他往下面看了一眼,两艘炮艇已经逐渐接近帝子内战的战场中央,于是在通讯频道里大吼:

“降低高度,别管其他炮艇,优先释放星际战士着陆,然后返回战舰!”

两架白红涂装的雷鹰炮艇陡然一个下沉,瞬间脱离了和其他四架炮艇的追逐狗斗,随着炮艇的快速俯冲,地面上的所有景物在眼中越来越大,降到一定高度之后,傅青海转过身对着身后的星际战士大手一挥:

“跳包飞兵,随我出击!”

说完便第一个跳出机舱。

装备了喷气背包的突击小队,紧随着傅青海依次跃出炮艇,背后两个硕大的涡扇喷出汹涌的气流,在空中滑翔一段距离之后,挥舞着链锯剑的白疤战士从天而降。

只一瞬间,就陷入了乱战之中!

傅青海将将一个就地翻滚,躲过了射来的粗大激光,温热冒烟的黑色泥土掀起,瞬间又是一发高爆榴弹落在自己身边。

“轰——”

大地像波浪一样起伏四溅,傅青海也被冲击和震波甩飞,飞行背包喷出反冲气流帮他稳住身形,双脚落地瞬间,一记干脆地拔刀斜斩,一名帝皇之子的头盔裂开成为两半,露出颅内容物的浆糊构造。

“白色疤痕,向我靠拢!”

傅青海在通讯频道里大喊。

说完,背后再次喷出炽白火焰和大股气流,推动着他向前高高跃起,呈抛物线飞过一辆猎食者坦克的头顶,伴随周围跟着射来的激光和爆弹。

落地时狠狠地撞倒了一个帝子战士,两人抱在一起滚作一团,当傅青海利索地翻爬起身时,顺手将格斗短剑从帝子战士的脸上拔出,带出一簇污血。

刚刚站起身子,四面八方的重爆弹就将他的盔甲外壳打得碎片四溅,动能和冲击被振金内衬吸收,傅青海弓着身子,举剑护住自己的头盔,原力感知和莱曼之耳在这种混乱的战场里难以提供有效帮助,他感到大地在震动,是双足载具的脚步声……

“砰——”

无匹的巨力重重击打在他的胸口,让他瞬间向后飞了起来,正面胸甲在裂解力场的蓝色电弧之中化作了尖锐的碎片向四方激射,傅青海这才看到高高扬起的动力拳和面前这台紫金涂装的无畏机甲。

无畏机甲右手挂载的电浆炮已经亮起蓝光,傅青海背后的飞行背包再次喷出火焰,将他推离一段距离,随后蓝色光柱闪过,飞行背包瞬间汽化一半,爆出火焰和黑烟。

傅青海栽落在地,背部损坏了的飞行背包“咔嗒”解锁脱离,他马上拔出腰间的电浆手枪给了无畏机甲一发电浆,迫使对方转身躲避,并在机体侧边蚀穿一个凹坑。

这时,一道细细红色光束亮起,正正射中无畏机甲的驾驶石棺,缝隙之中顿时爆出黄色火苗和一声惨叫,傅青海转头一看,乔士达单手举着爆燃突击铳站在原地。

另一边,林宇和萨特法兰正在快速赶来,两人身后跟着大队的白疤战士,一边快步奔跑,一边借助掩体向周围射击。

乱,太乱了!

本来帝子双方就是以伏击对伏击,谁都没有完整的战场控制,现在白疤贸然加入,场面更是乱做一团,地面战场鏖战许久的双方可没有那么容易调转枪口一致对外。

然而白色疤痕区区二百多人,数量实在太少,闯进规模如此巨大的战场之中,未能翻起多少浪花,但是傅青海的目标其实非常明确,只有一人——“割魂者”艾多隆!

从一开始看到敌方交战规模之时,他就明白,全歼敌人绝无可能,甚至如果冒失冲进战场,想要全身而退都很困难,但他仍然义无反顾地率领星际战士们发起攻击。

混战仍在继续,但是白疤战士利用通讯频道串联沟通,加上单兵素质更为强悍,已经逐渐汇合成股,开始向着战场中心靠拢。

……

艾多隆在阿科利昂的前锋部队中大杀特杀,他的头发已被烧成一团黑色焦炭,挂在结痂的头皮上,裸露的皮肤鲜红起泡。

即便如此,他依然狂呼酣战笑声不断,身旁两侧的噪音战士,精神同样高度兴奋,与嗨翻上天的亵渎音谱产生强烈共鸣,任由音波肆意扩散,乃至自己也尖叫不已。

凤凰卫队放弃保护阿科利昂,集体发动短距传送,瞬间消失,然后出现在了噪音战士身边,动力长戟划过一道不可躲避的闪光弧线,将四五个噪音战士劈翻在地。

忽然,艾多隆深吸一口气,喉头鼓起来了,整个战场之上,所有噪音战士都撑开了他们扭曲而肿胀的喉咙,紧接着,无形音波四面扩散,空气伴随一声死亡厉嚎分裂开来。

霎时之间,灰尘四散,火焰熄灭,装甲凹陷……塔楼彻底夷为平地,兰德袭击者和猎食者坦克都被高高掀翻,周围的一切都被噪音战士们齐声发出的灵能和唱彻底击碎。

凤凰卫队的盔甲缝隙里爆出血红色的碎屑,纷纷倒毙,身处灵能音啸正中间的阿科利昂,瞬间雾化成了细小微粒,在空气中飘飞,像被飓风刮过一样散落各处。

噪音战士不停地狂呼大叫,仰面朝天,张开大口,咽下更多有毒的雨水。

艾多隆喝得最多,叫得最响,他的咆哮使肌肉从骨头上剥离,毒液在他体内翻滚沸腾,疼痛令他更加痴迷癫狂。

这时,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一个盔甲破烂的白疤战士,正率领着一群战士向他狂奔而来,对方没戴头盔,胸甲全碎,露出了里面依旧崭新的黑色内衬,穿过枪林弹雨,坚定的眼神牢牢锁定住了自己。

“什么?白色疤痕?”

艾多隆放声大笑:

“我的手下败将,还敢过来送死?”

说完,他感到自己的脖颈肌肉开始膨胀到了更大的尺寸,像是充满毒液的嗉囊一样勃勃跳动,直至将要迸裂。

哈哈,不知死活的白色疤痕没有看到阿科利昂的凄惨下场,依然向着这边冲来……“割魂者”艾多隆,盈眶的泪眼里闪烁着狂喜的光芒,他的欲望被推向了丧失心智的躁狂,胸前的风琴格栅融入了液态的血肉,他能感到自己的声带在燃烧,他喉咙间的皮肉再次膨胀鼓起……

突然!

远处的白疤战士朝着这边抬起了他的右手,食指和拇指弯曲,手心一扣一握,隔空做出一个锁喉的手势。

艾多隆感觉自己的喉咙……

瞬间就被无形的力量攥紧了!

“不许开口!”

傅青海目露凶光,狠声说道。

艾多隆的脖子上,那坨原本已经鼓胀到了极限的肉囊,慢慢地,一点点,被紧锢,被挤压,被绞锁……傅青海抬起了自己的手臂,艾多隆庞大的身躯竟然也跟着悬空而起,他的双腿不停蹬动,他的双手拼命在颈间抓挠,却触碰不到任何东西,鼓起的改造咽喉依然被无形的力量掐住,直到……

傅青海食指和拇指骤然扣紧。

“啪!”

一声炸响。

喉咙应声破裂,像是充满了水的气球,混合着粉色喉管和金属碎片,淅淅沥沥地洒满了周围,顺着胸前的风琴格栅流下。

艾多隆的脖子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乃至露出颈椎,傅青海松开手掌,放下手臂,艾多隆的尸身“噗通”一声坠落在地,溅起了霍维亚工业世界的肮脏化学污泥。

这一切都发生在顷刻之间,周围还剩下的几个噪音战士,尚未跟随他们的领唱一齐鼓动灵能音波,就被眼前这一幕所震撼。

原力锁喉!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