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強姦戲的拍攝1

第三十一章:強姦戲的拍攝1

第二天韓勇準時到了老宅。這天已經是劇組進駐老宅的第五天了。

因為今天劇組要拍「強姦戲」,他見過不少電視電影上的所謂強姦戲,但是不知道都是怎麼拍攝出來的,他也難免有好奇心。另外他心裏也擔心顏雪,昨天晚上馬導說要她去找他「說戲」,不知道到底說了什麼,還有今天她是否會接受拍強姦的戲。所以今天來得韓勇特別準時。

蔣冰冰他們也都已到了片場。劇務忙着搬機器,化妝師忙着給演員上妝,造型師在跟演員梳頭,道具師忙着製造道具,燈光師,攝影師都已進入隨時待命的工作狀態。

因為上午沒有蔣冰冰的戲,她還是隨劇組一起過來,正在一邊看劇本默念台詞。今天的重頭戲就是拍馮遠帆與顏雪的「強姦戲」,兩個主要演員正在配合化妝師化妝。馬導則忙着指揮現場的工作人員。

韓勇看顏雪很認真地配合造型師在做頭髮,知道她已經做好了接受了拍戲的準備。是不是真如蔣冰冰說的,這馬導把顏雪給「潛規則」了?昨天她還哭得淚人兒似的不願意拍強姦戲,今天態度就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韓勇知道蔣冰冰在片場不喜歡跟別人說話,總是表現出一幅冷若冰霜的樣子,這也是所謂的大腕明星的范兒吧。他坐在靠窗的位置,既不影響他們的拍攝,又能夠看到片場的全部場景。透過窗子,他看到後院的那個隱秘的小鐵門。心想這兩天光顧著看戲,把探秘老宅的任務都給忘了。一定要問清楚平常是誰在進去這老宅的後門!

這時候顏雪與馮遠帆已經化妝完畢,準備開始拍戲。因為要拍的戲比較特殊,導演事先進行清場,一些無關的演員與後勤工作人員都被叫到樓下的院子裏去。蔣冰冰當然不用下去。韓勇知道拍這種戲,男同志在旁邊看是非常不禮貌的,尤其是現場已經清場,就在他要跟着其他人員下去的時候,蔣冰冰把他叫住,韓勇猶豫了一下,留了下來。

「演員到位,到位。燈光的位置。好。」馬導此時如戰場上的將軍一般,指揮着演員與工作人員。其實演員就兩個----馮遠帆與顏雪。調試好了燈光的處理與演員的位置,攝影機的機位高位到位之後,演員開始了試拍。

女主人不在家,扮演丫頭的顏雪坐在大廳的柚木沙發(據說還是道具師在泉城的舊貨市場上淘來的正宗民國老沙發)上打盹偷懶,男主人馮遠帆悄無聲息地走了過來,一臉奸笑地看着還在睡夢中憧憬自己美好未來的小女孩。丫鬟大概是做了什麼噩夢,突然驚醒,看到眼前站着的男主人,又是嚇了一跳。馬導看到這裏,說道:「OK,就這樣,挺好的。顏雪你要把嬌弱與無助演出來,就是想要反抗,但是又害怕男主人,不敢往死了反抗;遠帆你要強勢一點,不能文質彬彬的,你要把在女主人在沒辦法調戲自己喜歡的丫鬟的那種情緒釋放出來,你現在就是一個流氓。現在,準備正式開拍。」

場記拿着一塊事先準備好的黑白相間條紋的小板,就是所謂的場記板,上面寫着「片名:午夜魅影」,還有導演的名字,日期等,以及「鏡頭:27」,「畫面:1」。馬導喊了一聲「ACTION」,場記拿着場記板對着鏡頭「打板」,「咔」的一聲后,場記迅速撤離到機器后,演員開始正式表演。

第二天韓勇準時到了老宅。這天已經是劇組進駐老宅的第五天了。

因為今天劇組要拍「強姦戲」,他見過不少電視電影上的所謂強姦戲,但是不知道都是怎麼拍攝出來的,他也難免有好奇心。另外他心裏也擔心顏雪,昨天晚上馬導說要她去找他「說戲」,不知道到底說了什麼,還有今天她是否會接受拍強姦的戲。所以今天來得韓勇特別準時。

蔣冰冰他們也都已到了片場。劇務忙着搬機器,化妝師忙着給演員上妝,造型師在跟演員梳頭,道具師忙着製造道具,燈光師,攝影師都已進入隨時待命的工作狀態。

因為上午沒有蔣冰冰的戲,她還是隨劇組一起過來,正在一邊看劇本默念台詞。今天的重頭戲就是拍馮遠帆與顏雪的「強姦戲」,兩個主要演員正在配合化妝師化妝。馬導則忙着指揮現場的工作人員。

韓勇看顏雪很認真地配合造型師在做頭髮,知道她已經做好了接受了拍戲的準備。是不是真如蔣冰冰說的,這馬導把顏雪給「潛規則」了?昨天她還哭得淚人兒似的不願意拍強姦戲,今天態度就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韓勇知道蔣冰冰在片場不喜歡跟別人說話,總是表現出一幅冷若冰霜的樣子,這也是所謂的大腕明星的范兒吧。他坐在靠窗的位置,既不影響他們的拍攝,又能夠看到片場的全部場景。透過窗子,他看到後院的那個隱秘的小鐵門。心想這兩天光顧著看戲,把探秘老宅的任務都給忘了。一定要問清楚平常是誰在進去這老宅的後門!

這時候顏雪與馮遠帆已經化妝完畢,準備開始拍戲。因為要拍的戲比較特殊,導演事先進行清場,一些無關的演員與後勤工作人員都被叫到樓下的院子裏去。蔣冰冰當然不用下去。韓勇知道拍這種戲,男同志在旁邊看是非常不禮貌的,尤其是現場已經清場,就在他要跟着其他人員下去的時候,蔣冰冰把他叫住,韓勇猶豫了一下,留了下來。

「演員到位,到位。燈光的位置。好。」馬導此時如戰場上的將軍一般,指揮着演員與工作人員。其實演員就兩個----馮遠帆與顏雪。調試好了燈光的處理與演員的位置,攝影機的機位高位到位之後,演員開始了試拍。

女主人不在家,扮演丫頭的顏雪坐在大廳的柚木沙發(據說還是道具師在泉城的舊貨市場上淘來的正宗民國老沙發)上打盹偷懶,男主人馮遠帆悄無聲息地走了過來,一臉奸笑地看着還在睡夢中憧憬自己美好未來的小女孩。丫鬟大概是做了什麼噩夢,突然驚醒,看到眼前站着的男主人,又是嚇了一跳。馬導看到這裏,說道:「OK,就這樣,挺好的。顏雪你要把嬌弱與無助演出來,就是想要反抗,但是又害怕男主人,不敢往死了反抗;遠帆你要強勢一點,不能文質彬彬的,你要把在女主人在沒辦法調戲自己喜歡的丫鬟的那種情緒釋放出來,你現在就是一個流氓。現在,準備正式開拍。」

場記拿着一塊事先準備好的黑白相間條紋的小板,就是所謂的場記板,上面寫着「片名:午夜魅影」,還有導演的名字,日期等,以及「鏡頭:27」,「畫面:1」。馬導喊了一聲「ACTION」,場記拿着場記板對着鏡頭「打板」,「咔」的一聲后,場記迅速撤離到機器后,演員開始正式表演。

第二天韓勇準時到了老宅。這天已經是劇組進駐老宅的第五天了。

因為今天劇組要拍「強姦戲」,他見過不少電視電影上的所謂強姦戲,但是不知道都是怎麼拍攝出來的,他也難免有好奇心。另外他心裏也擔心顏雪,昨天晚上馬導說要她去找他「說戲」,不知道到底說了什麼,還有今天她是否會接受拍強姦的戲。所以今天來得韓勇特別準時。

蔣冰冰他們也都已到了片場。劇務忙着搬機器,化妝師忙着給演員上妝,造型師在跟演員梳頭,道具師忙着製造道具,燈光師,攝影師都已進入隨時待命的工作狀態。

因為上午沒有蔣冰冰的戲,她還是隨劇組一起過來,正在一邊看劇本默念台詞。今天的重頭戲就是拍馮遠帆與顏雪的「強姦戲」,兩個主要演員正在配合化妝師化妝。馬導則忙着指揮現場的工作人員。

韓勇看顏雪很認真地配合造型師在做頭髮,知道她已經做好了接受了拍戲的準備。是不是真如蔣冰冰說的,這馬導把顏雪給「潛規則」了?昨天她還哭得淚人兒似的不願意拍強姦戲,今天態度就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韓勇知道蔣冰冰在片場不喜歡跟別人說話,總是表現出一幅冷若冰霜的樣子,這也是所謂的大腕明星的范兒吧。他坐在靠窗的位置,既不影響他們的拍攝,又能夠看到片場的全部場景。透過窗子,他看到後院的那個隱秘的小鐵門。心想這兩天光顧著看戲,把探秘老宅的任務都給忘了。一定要問清楚平常是誰在進去這老宅的後門!

這時候顏雪與馮遠帆已經化妝完畢,準備開始拍戲。因為要拍的戲比較特殊,導演事先進行清場,一些無關的演員與後勤工作人員都被叫到樓下的院子裏去。蔣冰冰當然不用下去。韓勇知道拍這種戲,男同志在旁邊看是非常不禮貌的,尤其是現場已經清場,就在他要跟着其他人員下去的時候,蔣冰冰把他叫住,韓勇猶豫了一下,留了下來。

「演員到位,到位。燈光的位置。好。」馬導此時如戰場上的將軍一般,指揮着演員與工作人員。其實演員就兩個----馮遠帆與顏雪。調試好了燈光的處理與演員的位置,攝影機的機位高位到位之後,演員開始了試拍。

女主人不在家,扮演丫頭的顏雪坐在大廳的柚木沙發(據說還是道具師在泉城的舊貨市場上淘來的正宗民國老沙發)上打盹偷懶,男主人馮遠帆悄無聲息地走了過來,一臉奸笑地看着還在睡夢中憧憬自己美好未來的小女孩。丫鬟大概是做了什麼噩夢,突然驚醒,看到眼前站着的男主人,又是嚇了一跳。馬導看到這裏,說道:「OK,就這樣,挺好的。顏雪你要把嬌弱與無助演出來,就是想要反抗,但是又害怕男主人,不敢往死了反抗;遠帆你要強勢一點,不能文質彬彬的,你要把在女主人在沒辦法調戲自己喜歡的丫鬟的那種情緒釋放出來,你現在就是一個流氓。現在,準備正式開拍。」

場記拿着一塊事先準備好的黑白相間條紋的小板,就是所謂的場記板,上面寫着「片名:午夜魅影」,還有導演的名字,日期等,以及「鏡頭:27」,「畫面:1」。馬導喊了一聲「ACTION」,場記拿着場記板對着鏡頭「打板」,「咔」的一聲后,場記迅速撤離到機器后,演員開始正式表演。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刑警與女明星:鬧市凶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刑警與女明星:鬧市凶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強姦戲的拍攝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