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是时候展现技术了

一是时候展现技术了

黄素,《黄帝内经》的黄,《素问篇》的素。

职业中医,1999年毕业于蒙疆医科大学中医系中医临床的研究生,就职于草原市人民医院中医科,暂代科室主任。

他有个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他是一名重生者,醉酒后回到了二十三年前。

黄素原本是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内科的主任医师,在治疗糖尿病上有着独到的见解,是医院治疗糖尿病的资深专家。

他总结二十年治疗糖尿病的案例,选取二十多味中药,通过现代工艺浓缩提纯,制出一种价格便宜,可以通用于绝大多数二型糖尿病患者的克糖平中药胶囊,在给百位患者服用后,效果十分良好。

就在准备申请国药准字之时,却被某跨国医药集团以及国内的买办代理商陷害而丢掉了工作。

在借酒消愁酩酊大醉后,回到了毕业宴的第二天,回到了他医生生涯开始的地方,草原市人民医院中医科,一个为了应付三甲评级搭建起来的草台班子。

午饭过后,带着自己的草台班子准备回中医科门诊。

对两名同事已经模糊的印象,在一个多月重新相处下又清晰起来。

男子叫那日松,是自己同校的本科毕业生,父亲是草原市卫生局的领导,有点纨绔气息,做事有时带点玩世不恭,说话直来直去,但没有什么坏心思,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的熊孩子。

女子叫何慧,在大学和那日松恋爱两年,毕业后,被那日松的父亲一起安排进了市医院。

现在的中医科就是一个刚毕业的研究生带着两名走后门进来的本科生。

上一世就是因为市医院对中医科不重视,黄素考博士后,选择离开了市医院,与那日松、何慧从此再没见过。

中医科门诊位于门诊楼两层的最里面,是由妇产科腾出来的一个门诊室,供中医科使用。

路过妇产科,三人看见一间门诊室外面围着一群午休的医护人员,门诊室里面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黄素三人想挤进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前面的一名医生感到后面有人在挤自己,回头一看竟然是中医科三个吃白饭的,嫌弃地看了一眼,侧身躲开了黄素一行人。

接下来,挡在前面医护人员都如同第一个人一样,也让黄素三人顺利地挤进了门诊的第一排。

中医科是医院新增的科室,草原市的老百姓都不知道市医院有一个中医科,再加上位置又偏僻,一个多月来没有一名病人问诊,还有黄素入职就暂代高位,在医院早已经引起了非议。

加上八九十年代,再次掀起西医反中医的浪潮,天天喊着消灭中医、废医存药的口号。西医在对待中医就有一种天然的优越感,让未诊过一位患者证明自己的黄素,在一个月里倍受白眼和排挤。

门诊室里,一名三十多岁穿着不菲的男子正指着门诊医生骂,旁边的诊床上躺着一名妊娠大概已经八个月的孕妇,处于半昏迷状态。

男子拿着一张缴费单点在医生的脸上,情绪激动地骂道:“一个普通感冒高烧,八天了你们都没治好,你们说用什么药,我二话没说就相信你们,现在你们告诉我治不了,早干嘛去了。”

患者经治医生则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地耐心劝道:“患者家属您先冷静一下,我们是真的尽力了,您还是早点想办法送患者去哈市或者呼市,那里医疗条件更好,或许还有治疗你妻子的办法。”

九十年代,

地级市的医院医疗条件真的很有限,很多严重点的疾病都无法治疗,往往都是向京城、魔都、省会等医疗条件好的地方推。

刚刚还气势十足的男子,当听见医生的话后,仿佛身体抽干了力气,蹲在门诊室里掩面嚎啕大哭。

“我老婆现在高烧四十度,你告诉让我去千里外的地方看病,你是让我老婆和还未出生的孩子去死啊。”

黄素见病人情况危急,也不管符合不符合规定,急忙走到诊床前,就看见孕妇面色赤红,喘气如牛。

蹲下身子抬起孕妇的一只胳膊,三指齐出精准按在孕妇的手腕寸关尺三部,诊了四五分钟,又换了另一只手,诊了几乎同样的时间。

感受到脉搏跳动急速,一息跳动有七次以上,相当于一分钟跳动一百二十次到一百四十次,尤其是右关尤甚,这是疾数之脉。

脉疾数见于急性热症或孕妇临产,显然现在并非孕妇临产。

“老黄,这么重的病人,你行不行呀!”

看着模样煞有介事的黄素,那日松蹲在身边小声地问道。

两人的对话瞬间引起了患者家属和主治医师的注意。

男子如同雄狮一样扑向黄素,抓住黄素的胳膊提起来,怒吼道:“你要干什么。”

现在男子情绪已经临近崩溃,对市医院的医生都没有好印象。

黄素忍着胳膊的疼痛,语气平和地说道:“我是中医科的科室主任,我在给病人诊脉。”

在绝望中还有人肯给自己妻子看病,男子重新燃起希望,急切地问道:“主任,你能治好我老婆?”

“我要先看过,才能说能不能治。”黄素没有保证地回答道。

心里却想:这科室主任对于分不清科室主任和主任医师的外行人,有时还真的挺管用。

听见答复,男子激动的心情略微平复下来,也感觉到了自己还在用力抓着黄素胳膊,急忙松手道歉恳求道:

“主任……主任对不起,我太激动了,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的老婆和未出生的孩子。”

患者经治医生见有人不经自己同意,就擅自给自己患者诊治,话中夹枪带棒地讽刺黄素:

“黄主任,孕妇现在病情非常严重,你就别在这里耽误病人的救治时间了,你们中医给人开个补气补血的方子调养调养没病的身体还行,遇见真病靠你们那些玄玄乎乎的东西未免太儿戏了吧。”

黄素,自己也是早有耳闻,现在医院的话题人物,刚进医院第一天就坐诊。

患者经治医生想到自己可是当了十多年住院医才熬成了门诊医生。

凭什么,就凭你学历高。

患者经治医生阴阳怪气的语气中,掩饰不住骨子里还是看不起中医。

没有经过经治医生同意就私自给患者诊治,黄素自觉理亏,就要道歉说明情况。

却被身边的那日松抢先。

他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纨绔劲一上来,就回怼道:“你治不了,还不许别人治,貌似我刚才听到好像耽误患者时间的应该是你们妇产科吧。”

被全院医护人员孤立排挤了一个多月,那日松压制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小爷二十多年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只希望自己这位同校师兄有真本事,帮自己出这口气。

黄素没有拦着那日松,现在救人要紧,如果真让患者再奔波几百公里去大城市看病,就真如患者家属说的一样了,一尸两命。

他蹲下身子小声在孕妇耳边说道:“把舌头伸出来,我看一下舌苔。”

身体极度虚弱的孕妇,缓慢地一点点伸出舌头。

黄素仔细观察,对方舌质呈深红,舌苔黄燥生刺,舌头中间有裂纹。

苔黄主里热,苔黄燥而生刺,这是里热极盛,津液大伤的舌象。

舌头中间有裂纹,舌中主脾胃,正是热在胃里,是脏腑大热之证。

对患者病情有了初步判断后,黄素向男子询问道:“患者最近吃饭情况如何。”

男子脸上带着愁容回答道:“高烧成这个样子哪里还有食欲,天天喊口渴,大杯大杯地喝冰水。”

黄素接着问道:“大便情况如何?”

男子继续回答道:“高烧前几天大便干燥,现在已经连续五天拉不出大便了。”

何慧十分机灵地拿过患者病历,帮助黄素读起病历:“胡斌,女,二十四岁,妊娠八个月,高烧四十度,经诊断为普通感冒,先后曾用安痛定、强力霉素、病毒灵、‘201’注射液、强的松、氢化可的松、氯霉素、保泰松、头孢霉素均无效果,从二十一日至二十八日,患者已经持续高烧八天。”

结合脉象舌象判断,饮食宿便的情况,黄素腹中已经有了治疗方案。

患者是里热证,舌裂在舌中,舌中主脾胃,右尺尤甚,右尺主脾胃,说明热在胃中,毒深热重,毒热一日不除,则发热一日不退。

应该治以清热泻火,攻里通下为主,考虑患者是孕妇,少佐益气生津之药,用白虎人参汤和小承气汤加减最为合适。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