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一 岛国人的行动

二百一十一 岛国人的行动

晚上,医院食堂。

沐国佳如同往常一样,走进食堂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藤原次郎的身影。

见到藤原次郎面沉似水地坐在他固定的位置,食堂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明显可以看出他今天的心情不太好。

沐国佳心想:看来今天说话要小心些了。

平时藤原次郎是不会在医院食堂吃饭的,只有找沐国佳有事情交代的时候,藤原次郎才会出现在食堂。

医院的食堂已经成为了沐国佳和藤原次郎接头的场所了。

沐国佳如平时一样排队打饭,然后端着餐盘坐在藤原次郎的前面。

为了不让别人怀疑,即使藤原次郎不来食堂找,沐国佳也会坐在藤原次郎前面的位置吃饭。

就是给人一种他已经习惯在这里吃饭的印象,从而让人忽略他周围的食客。

沐国佳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没有先开口询问藤原次郎找自己有什么事情,而是低头吃饭,如同一个正常的食客。

既然知道藤原次郎今天心情不好,沐国佳自然不会触霉头,先开口给自己找不自在。

果不其然,还是藤原次郎先按奈不住率先开口问道:“沐桑,请问你还需要多长时间能够拿到课题组的处方。”

自从早上遭到了小山广志的威胁,藤原次郎一天的心情都非常不好,一口怒火一直憋在心里。

沐国佳咀嚼咽下嘴里食物,心里组织好措辞说道:“藤原先生,上一次我不是和您说了吗,想从李燕嘴里套出配方,需要循序渐进,不能操之过急。我们上次见面还没有一个星期,藤原先生!您要有耐心。您放心,即使为了丰厚的报酬,我也会尽心尽力帮您拿到配方。”

听到沐国佳最后的话,藤原次郎阴沉的面色终于有了些缓和。

和沐国佳接触这么长的时间,藤原次郎非常清楚沐国佳是一个贪财的人。

有丰厚报酬的许诺下,藤原次郎还是相信沐国佳刚刚的保证。

“沐桑!我能理解你,你也要理解我的处境,昨天我的公司有开始催促我了,已经给我下了最后的通牒,让我在今年必须搞到课题组的处方。”

藤原次郎自然不能说是小山广志给了自己压力了,只能继续拿公司作为借口。

藤原次郎依然还是坚持自己最初的想法,想尽快拿到课题组的处方,根本就没有真心考虑过给小川广志看病。

只要自己拿到了汉方,藤原次郎就会马上飞往上海,谁还会在乎一个将死之人的死活。

即使小山广志选择报警有什么用,汉方自己已经拿到手了,说不定自己已经回到岛国了。

沐国佳微微皱眉,装作一副迟疑的样子,停顿许久才开口说道:“藤原先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是不是时间有点紧呀。”

沐国佳并不想尽快从李燕那里搞到处方,还想多拖延一段时间多榨出一些油水。

藤原次郎斩钉截铁地说道:“沐桑,你要明白我的苦衷,我必须要听公司的,而且,我是以一个投资商的身份来草原市的,我不能在草原市久留,所以,沐桑你要明确地告诉我,你什么时候能拿课题组的处方。”

见到事不可为,沐国佳极不情愿的说道:“藤原先生,怎么也要等我爸爸化疗效果出来以后,我才能有借口向李燕索取处方,不然我非常的突兀,毫无理由的索要处方,势必会引起李燕的怀疑。”

藤原次郎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就等到你父亲化疗结束后,但你要给我一个确切的时间。”

沐国佳稍作忧虑地说道:“藤原先生,您放心!我一定会在年底前,

帮您拿到处方的。”

“沐桑!那我就静候你的好消息了。”

藤原次郎现在心里不断咒骂着小山广志,他的这次威胁直接打乱自己的计划。

有想到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也好,只要自己配合好小山广志的治疗,也可以麻痹迷惑他。

“藤原先生,你就放心吧!”

沐国佳想到自己又把时间又拖延了一个月,还能在岛国人身上刮一些油水,大包大揽的保证着。

“沐桑,那你就慢慢用餐吧,我就先走一步了!”

事情谈完,藤原次郎端起餐盘,起身离开了食堂。

见藤原次郎走出餐厅,沐国佳狠狠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液,骂骂咧咧地道:“MD!小气的岛国人,让老子少赚不少的钱!”

回到酒店,藤原次郎稍作休息,拿起床头柜的电话,拨打井上、村田房间的电话。

“井上、村田!你们现在来我房间一趟,汇报一下你们那边的进展情况。”

井上挂掉电话,村田急忙凑过来问道:“藤原次郎电话里说了什么?”

井上说道:“藤原次郎让我们现在去他的房间一趟,要听我的工作进展。”

“井上君,那我们一会儿要怎么说,如果我们隐瞒实情,会不会被藤原次郎察觉。”

村田脸上略带紧张的训完,看来藤原次郎的高压管理,让村田对藤原次郎已经产生的恐惧。

井上则神情澹然地说道:“村田君,不会的!一会儿藤原次郎问什么事情,就由我来回答,一直在旁边点头附和就行。”

村田这才没有了刚刚的紧张,点头道:“好的,井上君!我都听你的。”

两人在房间又简单对了一下口径,便匆匆忙忙前往藤原次郎的房间。

听见的敲门的声音,藤原次郎阴沉着脸,打开门问道:“井上、村田!你们怎么来得这么慢!”

看见藤原次郎今天脸色十分不好,井上和村田心中一紧。

两人对望一眼心想:今天要小心应对,否则有可能挨大嘴巴。

井上解释道:“课长!刚刚接您电话的时候,村田君正在上卫生间,所以耽误了时间。”

村田也唯唯诺诺地解释道:“对,课长!今天有点肚子不舒服,上厕所耽误时间了。”

“进来吧!”

藤原次郎脸色不太好看,让他们走进房间。

井上和村田两人不情愿的走进房间,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非常忐忑。

走进屋,井上和村田规规矩矩地站在会客沙发前,两手垂于裤脚两侧,低着头等待藤原次郎过来。

藤原次郎坐下后,审视地从井上和村田身上扫过。

被藤原次郎用阴沉的眼神扫过,井上和村田就更加忐忑不安了,低垂的脑袋又低了几分。

“井上、村田,说说吧!你们两人这一周都做了什么事情吧。”

村田低着脑袋望向旁边的井上,意思你快点回答呀。

井上抬起脑袋说道:“课长!这一周我们已经雇佣市医院的附近的地痞,他们是医院附近的职业医闹和挂号黄牛,对市医院的情况非常熟悉,我们让他们二十四小时注意医院周围的动静,从中找到课题组是如何处理药渣的。”

“你们做的很好!”

藤原次郎继续问道:“那他们这一个星期有什么发现没有?”

井上这时面带遗憾地说道:“对不起,课长!他们虽然盯了一个星期,依然没有发现课题组是如何处理药渣的。”

燃文

藤原次郎突然站起身来,走到井上、村田的面前,给他两人各两个耳光,怒火中烧地骂道:“你们两个废物,盯了一个星期的了,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现。我就不相信了,课题组几百号病人,每天都会产生大量的药渣,这些药渣就会凭空消失。”

井上和村田脸上火辣的疼痛低头鞠躬道:“对不起,课长!是我们无能,办事不利。”

藤原次郎气呼呼地坐回沙发道:“我再给你们两人半个月的时间,一定要给我做到课题组是如何处理药渣的。”

井上和村田再次鞠躬道:“嗨!请课长放心,我们一定会在半个月内找到课题组处理药渣的地方。”

药渣是藤原次郎必须要拿到的东西,不仅仅是药渣是他们的最后保障,也有来检验处方的真假的手段。

井上、村田低着头走出了藤原次郎的房间。

回到两人的房间,两人都用手捂着脸,一副龇牙咧嘴的样子。

许久,村田愤怒道:“井上君,我已经受过了他了。他自己都没有搞到中国人的汉方,凭什么这么严苛要求我们,这次我们一定要让他的好看。”

“好!明天晚上我们一起去看看,课题组是怎么处理药渣的。”

第二天,晚上。

井上和村田在确认藤原次郎不会再找二人后,悄悄地走出了酒店。

两人刚出酒店大门,一股干冷的寒风就铺面而来,让穿着棉服的井上、村田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村田嘴里抱怨道:“这该死的鬼地方,晚上怎么这么冷。”

而这次疤哥和瘦猴儿驾驶着三轮车停在路边,正等着井上和村田。

见井上和村田身上穿的非常单薄。

疤哥从三路车的后车座上拿出两件军绿色的棉大衣,殷勤的走到井上、村田身边,亲自给两人披上。

“井上先生、村田先生!我就知道您二位不知道我们这里冬天夜晚有多冷,这不我特意给您二位拿了两件棉大衣,穿上是不是暖和多了。”

井上一副非常友善,笑着对疤哥说道:“郑桑!让你费心了,太感谢你了。”

疤哥乐呵呵地说道:“井上先生、村田先生!这都是应该的。”

三人走到山路摩托车旁,疤哥对车上的瘦猴儿说道:“瘦猴儿,扶着井上先生、村田先生上车。”

等到井上、村田坐上三轮车后。

疤哥回头说道:“井上先生、村田先生!一会儿摩托车开起来风比较大,你们把棉大衣裹紧点。”

见井上、村田裹紧了棉大衣,疤哥才驾驶着三轮车开往市医院。

到了市医院的后门,正有一个人鬼鬼祟祟地躲在大树后面,不停地向市医院后门张望。

疤哥熄灭的三轮摩托车,扶着井上和村田跳下来。

疤哥带着井上、村田二人走到鬼鬼祟祟男子身后。

疤哥在男子的脑袋拍了一下问道:“二赖子,我走的这段时间,后门有没有什么动静?”

二赖子嬉皮笑脸地说道:“疤哥,您放心!您走以后我一直盯着的,这后门连条狗都没走过。”

井上这时插话道:“郑桑,医院的正门你就没有安排人吗,万一他们从前门走了呢!”

“井上先生,您放心!前后门我都安排的兄弟把守,绝对不会耽误你的事情。”

解释过后,刀疤脸向井上详细介绍自己这几天蹲坑观察到的。

“井上先生,您不用担心!据我们这么长时间的观察,他们的垃圾车都是从后门出来的,每两天倒一次,每次都是晚上十一点左右。”

听了疤哥的介绍,井上轻轻地拍着疤哥的肩膀,非常满意的夸赞道:“郑桑,你干得非常好。”

不知不觉,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

市医院的后门缓缓打开,一辆东风小霸王后门开出。

疤哥指着汽车小声说道:“井上先生,这就是每次运送垃圾的汽车,你们看车后都还向下滴答中药呢。”

见到开出来的汽车,井上和村田也变得兴奋起来。

见汽车开出一段距离后,井上和村田用最快速度走到医院后门。

村田蹲下身子,用手沾了一下地上的中药液,放在鼻子处嗅了嗅。

“井上君!是汉方药液,这绝对是课题组倒药渣的汽车。”

井上急忙叫过疤哥问道:“你知道汽车要把垃圾倒到哪去吧。”

疤哥拍着胸脯保证道:“井上先生,我当然知道他们将垃圾倒到哪里。”

井上拍了拍疤哥的肩膀道:“郑桑,麻烦你带我们去一趟。”

疤哥骑着摩托三轮车,载着井上、村田驶向北郊的废品处理厂。

到了北郊的废品处理厂,疤哥带着井上、村田躲在大树后面,正好看见两个人,正在看着废品处理厂的工作人员废碎销毁车上的垃圾。

疤哥指着两个人道:“井上先生、村田先生!医院的人把守的特别严,你们想弄到这些垃圾我看相当困难。”

井上意味深长重重地拍着疤哥的肩膀说道:“郑桑,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弄到我们想要的东西。你放心,只要你帮我们弄到我们想要的的东西,我再给你加两万。”

疤哥等的就是这句话,否则,今晚疤哥费这么力气,挨着草原市冬季寒冷的夜晚,把井上、村田带到郊外来。

疤哥故作为难的说道:“井上先生,这件事我们也不好处理,毕竟医院的人看守的太严实了,我们也很为难。”

井上自然知道疤哥的意思,伸出三个手指道:“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三万。前后一共五万元已经不少了。”

疤哥依旧装出一副为难神色道:“井上先生,这五万块钱,我们这么多兄弟没法分呀,要不您再给加一万,咱们凑个六万,也代表这次六六大顺,讨个好兆头,您说是不是。您是岛国人,是有钱人,在您眼里这一万元也不算什么,不会和我们这些穷哈哈计较多一万少一万的。”

说着,疤哥嬉皮笑脸的望着井上。

井上故作沉思一阵,最后伸出四根手指头,点头答应道:“好,事成之后,我再给你四万块钱。”

“谢谢,井上先生!谢谢,村田先生!”

疤哥喜笑颜开不断鞠躬感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