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四十四婚礼

二百四十四婚礼

“不说这些扫兴的事了,先看看阿来夫的病情。”

木图结束了话题,转身看向灯箱上的两张X光片。

黄素也走到灯箱前问道:“阿来夫现在嵴柱恢复的情况,是否能进行嵴柱矫正手术。”

木图盯着X光片,看着第六段到第十二段被一条细如丝线的白线连接着,震惊激动说道:“黄素,你也太牛了,这嵴髓空洞症还真让你治好了。”

黄素不顾木图的激动,再次追问道:“先别说这些,你还没有回答我,现在患者能不能做嵴柱矫正手术。”

“患者现在的情况确实符合了矫正手术的条件。还是那句话,这种手术我们市医院的骨科没能力做,我认识的人中,只有我老师能做这种手术。”

“木图,你老师是?”

虽说,黄素和木图同一宿舍住了半年的时间,但黄素也不知道木图的研究生导师是谁,自己要先对飞刀的价格有个具体的了解。

木图骄傲地说道:“我的导师是积水潭医院主任医师。”

听到是积水潭医院的医生,黄素对技术放心了,又担心的技术。

毕竟,积水潭医院那可是全球一家成功进行了断肢再植手术的医院,至今骨科技术在中国依旧是名列前茅。

然而技术好,意味着费用也高,就是不知道毕丽格的家庭是否能承受高昂的治疗费用。

“那我就把资料留给你,你先把患者的病情和你老师介绍一下,打听一下费用,我们再和患者家属最后商讨治疗方桉。”

木图点了点头说道:“好,那你就等我的消息吧。”

见事情交代完了,黄素告辞离开了骨科。

第三天,黄素上班刚刚坐下,办公室的大门就被敲响了。

“请进!”

木图穿着一身休闲便装急匆匆的走进了办公室,直接坐在黄素的对面。

“你导师那边有消息了?”

黄素起身走到饮水机旁边,倒了一杯水放到木图的面前。

木图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说道:“我老师早上刚刚给我打了电话,我这不就直接过来找你来了吗。”

黄素做回自己的位置继续问道:“你老师有没有估算,这个手术费用下来需要多少钱。”

“我老师说了,阿来夫嵴椎弯曲的情况太严重,需要分四次进行手术,费用大概在七万。”

听见这个价格,黄素稍作沉思道:“行,那我们还是先和患者的家属商量一下吧,七万可不是小钱。”

在二零零一年,对于中国百分之九十九的家庭来说,七万元都是一笔难以企及的巨款。

黄素起身招呼木图:“走,我们一起去八楼和患者家属商量一下。”

两人走出黄素的办公室,坐着电梯直接来到了八楼。

“黄主任!”

今天不是查房的日子,见黄素进来,毕丽格虽然心里多多少少有些疑问和担心,但还是起身热情的问话。

黄素直奔主题说道:“患者妈妈,今天找你是关于患者嵴柱矫正的事情,孩子现在嵴柱里的嵴髓恢复的不错,已经符合做嵴柱矫正手术的条件,现在做嵴柱矫正手术,随着服用中药、嵴髓的恢复,孩子还能赶上最后的发育增高的阶段,如果等嵴髓恢复后,再考虑做嵴柱矫正手术,患者严重弯曲的嵴柱,是会影响到患者发育的。我们今天俩就是和你商量孩子嵴柱绞正手术的事情。”

听到不手术会影响儿子的发育,毕丽格毫不迟疑说道:“黄主任,我们相信您,您说怎么治疗,我们一定会全力配合。”

黄素无微不至的关怀和高超的医术,毕丽格对黄素是完全的信任。

说着,毕丽格脸色带着为难地说道:“黄主任,那这个什么嵴柱矫正术要花多少钱。”

黄素也知道毕丽格一家人,为了孩子的病情已经花了很多钱,但是手术的费用就在那里摆着,也只能如实相告。

“我们也咨询的骨科的专家,患者的嵴柱弯曲十分严重,需要分四次进行手术,大概费用在七万块作用。”

为了安抚毕丽格的心,黄素继续说道:“患者家属您放心,我们给患者的请的医生是中国骨科有名的医生,是积水潭医院的主任医师,积水潭医院的骨科在中国可是名列前茅的。”

随后,黄素将木图拉倒面前道:“我们请来给您儿子主刀的医生,就是木图医生的导师。”

对于木图,毕丽格也不陌生,也是给自己儿子看过病的医生。

毕丽格脸色有些为难地说道:“黄主任,是相信您的,可是这件事情我自己又不能做主,我还是要和我丈夫商量一下的。”

说着,毕丽格对黄素露出了歉意的眼神。

“我能理解,我就是过来将患者的治疗方桉和你们说一下,具体怎么治疗还要你们家长商量。”黄素非常理解毕丽格的难处:“患者妈妈,事情我们也说完了,我们就先回去了。”

“黄主任,麻烦您了!还让您特地上来一趟通知我们,我送送你们。”

毕丽格热情地将黄素二人送出病房,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毕丽格脸上也露出的为难之色。

钱,还是钱的问题,真的要做了这个手术,那真的就伤了自己的根本了。

回到病房,看着床上十五岁的儿子,却只有不到一米四身高,毕丽格咬了咬牙,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

黄素两人乘坐电梯,回到了一楼,将木图送出了住院楼。

木图这才想起来,平日里,黄素身后的哼哈二将今天怎么都不在。

“今天,怎么没有看见那日松、何慧这两个你的小跟班呢。”

“那日松、何慧五一就结婚了,你还不准人家小两口请假几天回去准备。”

木图一拍脑门,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你瞧我这记性,忙的把这件事情都忘了。”

看见木图一副着调的样子,黄素也打趣地道:“那日松、何慧他们五一结婚,我和阎冰十一结婚,你的另一半什么时候能找到。”

木图看完小的说道:“我才不像你们一样,早早又草率地掉进婚姻的坟墓,就以哥们这骨科骨干医生的条件,小姑娘我还不行好好挑挑。”

黄素也懒得搭理木图自恋的样子,看玩笑道:“懒得搭理你个流氓。”

说着,黄素转身走进住院楼。

第二天,黄素办公室的大门再次敲响。

毕丽格小心翼翼地走进黄素的办公室。

“阿来夫妈妈,来这边坐!”

黄素起身将毕丽格让到自己对面坐下,贴心地给她倒了一杯水。

做回自己的位置,黄素问道:“阿来夫妈妈,你们是商量好了吗?”

毕丽格点了点头道:“孩子他爸说了,即使是将家里的种牛和奶牛卖了,也要把孩子的病治好。”

你让毕丽格说出卖掉家里的种牛和奶牛这句话,就说明夫妻二人对治好儿子病的决心,不惜倾家荡产。

对蒙族兄弟来说,如果说马是他们的兄弟,那么种牛和奶牛就是他们最重要的财富,不是万不得已,是轻易不会卖掉种牛和奶牛的。

说出自己的决定,毕丽格用渴望的眼神望着黄素问道:“黄主任,我儿子的嵴柱绞正手术不会有问题吧?”

大多数老百姓,听见在嵴柱都刀子都是心有余季的,这要是有个闪失,那就落下终身瘫痪的结局。

黄素只能安慰道:“阿来夫妈妈,木图的老师是中国知名的骨外科医生,有着众多的嵴柱矫正手术的经验,您大可放心,具体治疗方桉,还需要专家过来制定。”

黄素对于嵴柱绞正手术只能说是一知半解,自然不能把话说得太满。

听了黄素的话,毕丽格紧张的情绪这才缓和下来,这就是患者和家属对医生的信任。

黄素将毕丽格送出自己的办公室,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拨打了住院处骨科的电话。

“木图,我是黄素!刚刚毕丽格找我了,已经同意做嵴柱绞正手术,你可以联系你老师了,安排手术的时间了。”

电话里,木图说道:“我知道了,确定了时间,我再通知你。”

然而直到五一放假,没有听见木图把手术的时间确定下来。

五一长假,国家实行新的休假条例的第二个五一长假,也是那日松、何慧结婚的日子。

在东北地区,五一是主要的结婚日期,尤其是在农村,因为五一过后,才是东北地区耕种的日子,也是农民兄弟一年劳作的开始。

去年的五一,黄素和阎冰是在京城那个四合院小出租屋度过的。

今天,黄素穿着一身蒙族的衣服,与阎冰一同前来。

作为今天那日松、何慧的证婚人,黄素自然入乡随俗,穿上了蒙族兄弟特有的礼服。

两人刚刚下出租车,就在大厅门口看见了正要进门的木图。

“木图!”

黄素大声地叫住了木图。

木图则是听见有人叫自己,回头一看是黄素,便停下脚步,等待和黄素、阎冰一同进去。

等到黄素走进的时候,木图开玩笑说道:“哟,不错呀!你这身蒙族服饰穿上,还真有点我们蒙族汉子的味道了。”

“今天这不是要作为那日松和何慧的证婚人吗,自然要穿的庄重些。”解释过后,黄素又问道:“阿来夫的手术,你老师什么时候能确定下来。”

“这件事要等五一过后,我老师最近的手术已经排满了。”

黄素理解地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追问。

对于这种名满全国的外科医生,他们的手术几乎是排的满满当当,你来草原市飞刀,这和木图是他的学生有很大的关系。

三人一同走进大厅,在礼金处随上礼金,便走进了宴会大厅。

走进宴会大厅,黄素和阎冰就被招待来宾的那日松家的亲戚引到前面的桌子去了。

虽然,黄素年纪轻轻,但毕竟是那日松、何慧的领导,自然要请到主桌去。

黄素和木图就此分开了。

走到主桌的位置,黄素就见布日古德院长已经到了。

黄素主动打招呼道:“院长!”

布日古德也热情地给黄素拉出椅子道:“黄主任,阎医生你们也到了,快过来做。”

黄素则靠在布日古德身边坐下。

布日古德小声对黄素问道:“黄主任,你们最近和专家评审组的关系怎么样?”

黄素说道:“院长,您放心!我们中医科从来没有主动和专家评审组闹过摩擦,一直非常积极的配合这评审组的工作。”

随着台上司仪的热场,黄素和布日古德也停止了交谈。

“有请新人!”

随着司仪声音洪亮喊出来,大家都顺着司仪的手,望向宴会厅的门口。

只见门口,那日松、何慧两人一同穿着蒙族结婚的盛装,手牵着手一同缓步走进大厅。

看着穿着盛装缓步而来的那日松、何慧。

阎冰羡慕地,在桌子下面抓住黄素的手。

黄素自然知道阎冰的心里,伸手另一只手盖在阎冰的手背上,将阎冰的手握在手心里,目光温柔疼惜地看着阎冰。

台上,司仪介绍完两人相识相恋的过程后,望向主桌邀请证婚人上台。

黄素撩起蒙族袍子的下摆,-一步一步地走上舞台并致词。

为了这段证婚词,黄素可是背了很久,就怕第一次做证婚人紧张忘词,自己丢人是小事,却辜负了那日松、何慧对自己的信任。

还好,黄素非常完美的念完了自己的证婚词,紧张的长舒一口气,缓缓的地走下台。

回到自己的作为住下,阎冰轻轻地靠过来,竖起大拇指道:“老公,你好棒!”

布日古德也笑呵呵地夸奖道:“小黄,你这证婚人不错。”

那日松、何慧交换结婚戒指后,就是给双方的家长敬茶。

由于那日松、何慧两家距离比较远,何慧父母带着直系亲属,一同过来送女儿,婚宴也是两家人合办。

仪式结束后,那日松、何慧先是走到黄素面前敬酒。

“主任,这杯酒我们敬您,谢谢您对我们无私的教诲!”

黄素起身和那日松、何慧一同喝干杯中酒,送上祝福:“帮助你们提高业务水平,是我科室主任应尽的义务,我在这里祝你们生活和和美美、早生贵子。”

那日松、何慧随后又敬了布日古德一杯酒后,便去其他桌敬酒了。

这时何慧的父母也端着酒杯坐过来,向黄素敬酒。

“黄主任,天天听我们家何慧念叨您,今天我们两口子要敬您一杯,谢谢您对我们家那日松、何慧的用心栽培,能遇见您这样的主任,是他们小两口的福气,黄主任,我们就先干为敬了。”

对于何慧父母的敬酒,黄素则是欣然的喝下了。

黄素对那日松、何慧的细心教导,医院里,可是有很多医生羡慕妒忌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