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6镇武川

第1章:6镇武川

镇北六镇武川城内。

凌乱的城墙下,诉说着这座城市的萧瑟,城内的街道充满杂草。风瑟瑟下,走路都显得格外安静。

城内百姓都是面色饥黄,每日领取非常稀少的赈灾粮度日,神色都非常麻木,行走在路上几乎没有任何的交谈。

“六年过去了,魔人踪迹...”

主城楼内,一位官员模样打扮的中年男子,望着下方破败的武川城,不由的喃喃自语到。

六年前,朝廷颁布旨意,为了抓捕魔人,下令全面封锁武川城后,开始挨家挨户进行搜查,期间屠戮了许多所谓的魔人,这道封锁旨意至今没能解封。

整个武川城内数千户的居民,就这样硬生生被困在这里六年,负责管理此处的这位官员,与封锁武川城的数万官兵,就这样与武川一起煎熬了六年。

什么是魔人?

修炼魔功之人,包括其后代都是魔人。

还是传闻中身负魔之血统之人?

这道旨意针对的范围太宽泛,负责这里的官员搜查多年,几乎把每一户人家都摸透情况下,还是没什么有用线索...

眼下的朝廷,依旧忌讳这座武川城,几乎等同将其从镇北六镇里除名一般对待,就连赈灾粮都是一年比一年少,如果再没有任何发现,饿死整个武川城都是有可能。

数万官兵驻扎在城外,将整个武川城团团围住,就连赈灾粮都是提前放置后,任由城内百姓将其拿走。

望着下面的百姓们,依旧是面无表情的麻木姿态,却是井然有序一个个将赈灾粮领走,这位官员内心生出莫名恐慌。

六年来,虽然城中仅存百姓日子过得很难,可是他们从未哗变引起动乱或者哄抢赈灾粮,从始至终都是非常安静,默默将这些食物取走。

这些细节上的观察,让负责官员很小心谨慎处理武川城的一切,严格按照朝廷旨意办事,就连赈灾粮都不敢随便进行贪墨,比起这点粮食,更重要就是这座城的诡谲。

未知,不合常理的东西,才是最恐惧的。而且城内居民过于冷静与正常,让这位负责的官员,隐约有种强烈的危机感。

“无且,无忧,这个月的赈灾粮放这了。”

“谢谢顾嫂...”

一间小破屋内,穿着麻衣的大婶,把一袋赈灾粮放下,笑着对眼前一对兄妹说到,其哥哥夏无且刚刚才年满十八,虽然穿着朴素,但整个人精神状态很好,眼神非常的明亮。

“哎呦,无且怎么你说话越来越文绉绉的,没教你怎么读书,自己无师自通变成读书人了。”

青年身边一个十二岁左右小女孩夏无忧眨了眨眼:“顾嫂你又在笑话哥哥。”

“没,我这是在夸你无且哥哥。”

顾嫂与两个孩子的父母都是街坊,可惜两个孩子的父母早些年离开武川,后来六年前朝廷一封锁,便与外部失去联系,顾嫂与另外一位邻居王叔,就承担起照顾两个孩子的责任。

“可是王叔一点也不喜欢哥哥。”

提到另外一位照顾两兄妹的王叔,顾嫂略微尴尬一下:“王叔喜欢女娃娃呗。”

刻意跳过这些话题,顾嫂拿起一把掸子拍了拍地面:“你们两个把今天的口诀都背下来了吗?”

“是...”

“那么背给我听听。”

拉着自家妹妹夏无忧,夏无且将顾嫂交代的六妙玄音背诵出来:“一数息门,摄心在息。从一至十。

名之为数;二随息门,细心依息。知入知出。故曰为随...”

两兄妹背诵着顾嫂交给他们的口诀:“三止门,息心静虑。名之为止;四观门,分别推析之心名为观。行者虽因止证诸禅定;五还门,转心反照。”

背诵过程中,夏无且身上泛出微弱的光弧,顾嫂看着连连点头,很明显六妙玄音已帮助两个孩子武道完成筑基。唯一可惜就是夏无且,年龄已过十八,筑基时间有点晚,怕是难以成大器。

这件事让顾嫂百思不得其解,夏无且从小就开始进行六妙玄音的筑基,为何在六年前武川被封时,全身筑基之道消散无形,导致他几乎和自家妹妹夏无忧同步从头开始修行。

六妙玄音与背后的秘密,顾嫂自然很清楚,她其实对夏无且有点可惜,按照这样势头下去,十五之日,这孩子怕是要成为自家妹妹的...

这也是自己搭档老王,对夏无且几乎视而不见懒得管教,因为在他眼里夏无且就是一个标准工具人,他的存在意义,就是帮助天赋出色的妹妹断舍离,完成自我武道的筑基之路。

可是看着这个早熟的孩子,顾嫂内心还是有点不舍,尽量对夏无且的问题都是耐心解答。

“过几天是王叔照顾你们两个,无且你自己...”

“晓得晓得,王叔是‘外冷内热’性子,无且非常的理解。”

“哎...”

送走的顾嫂,夏无且倒也没有在意所谓王叔,事实上现在的他虽然外表年轻,实际上内心是拥有前世成年人灵魂存在,自然能从王叔态度这种姿态里,早已察觉到自己所处局面有点危险。

除了顾嫂,周边其他几位街坊邻居,时不时来检查自己与夏无忧功课,会在每个月不定期,将各家的孩子们聚在一起,进行功课的考验。

夏无且,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六年,拥有一个前世非常成熟的现代化灵魂,穿越到一具刚刚咽气的少年身体,显然在武川刚刚被封时,原来的夏无且恰好生了大病,一命呼呜。

作为一位魂穿者,夏无且与这具身体融合过程中,灵魂与身体并未排斥感,甚至连两人容貌都非常接近,完全就是一个人刻出来的。

六年的穿越时间,夏无且对外部世界了解有限,顾嫂很少提到这些,至于王叔就别想了,压根两人这几年没交流过几句。

顾嫂传授的奇妙口诀,虽然夏无且原宿主打小开始修行,可是夏无且完成魂穿过程中,好像直接摧毁六妙玄音的筑基,导致修行从头开始。

纵然自己非常努力赶超,可是在顾嫂王叔等人眼里,夏无且已没有多少发展的潜力,对比自家天才妹妹夏无忧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支线任务14开启,收集秋葵草15份。】

冰冷的提示音,从夏无且脑海里回荡开来...

六年前与自己一起魂穿过来的G4武道系统,就是他最大的保障。虽然夏无且对G4的定义与概念并不清楚,不过里面提供的奖励都是货真价实的干货。

“无忧,我出门去收集点秋葵草。”

“恩...”

夏无且对于王叔冷漠态度,隐约感到一种不对劲...

自己虽然资质有点差,但这种冷漠到无视,对比顾嫂对自己怜悯,让他总感觉哪里出了问题。

整个城市内的气氛还是诡异,外围官兵虽然人数众多,并且不定期排查,武川的百姓始终没有任何反应,仿佛是随便拿捏的软泥一样,可这群官兵却从未敢轻视这群土里土气村民。

包围那么多年,没有选择直接清洗,而是围而不困,代表朝廷方面顾虑很多。

“嘿,这不是夏无且吗?”

夏无且刚一出门,一个嚣张声音响起,打断了他思考的思绪。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