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新的真言

第一百九十七章 新的真言

“虽然是以魂力为主,但同走元婴之道,也还是提升了不少。”

陈沐漂浮于云端,感知着自身变化。

化丹成婴,虽然他的心魂只略微增强了些许,但元婴法身所能调动的真元,却远非金丹时所能比拟,俨然是天与地一般的差距。

金丹真人的真元虽然也无穷无尽,可以做到移山填海,改换千里地貌,但仍然需要耗费很大的力气,而且无法从本质上进行转化。

便如移山填海,那也只能是移动山峰,将湖海填平。

但有了元婴之力后,则能够做到指山为海,化海为峰,直接让山峦化为湖泊,令湖泊变化为山峰,肆意操纵现世万物,一切凡物皆如幻象一般任意塑造。

“且试一试……”

陈沐一时间念头兴起,抬起右手,向着下方的千霖山脉轻轻一指。

嗡!

元婴法体散发出一片柔和的光,一刹那间调动的真元宛如天河倾泻,与虚无之中刹那间落下,没入那绵延数千里的山脉之中。

一些正在收集天降甘霖的修士,全都是神情一顿,然后都有些震撼的望向千霖山脉,只见一座山峰悄无声息的融化,就这么变成了滚滚湖水,并向着四面八方冲刷。

湖水所到之处,一片片山脉融化瓦解,化为沧澜之水。

顷刻间。

方圆数千里的千霖山脉,便以其中央为始,化出一方绵延一千八百里的浩瀚湖泊,波光嶙峋的银色湖水,宛如天上仙河落地,映照着蓝天曜日。

“这……”

便是远处在聆听大道之音,感悟道蕴的一些真人,看着眼前这一幕,也都露出几分震撼之色。

让他们填平一片千里湖泊并不困难,将一片千里山脉夷为平地再引江河之水倾灌也并不难,只要耗费一些时间也能做到,但要一瞬间将千里山脉直接变化为湖泊,而且并非幻术,乃是真正的转换了其形态,这对真人而言也是近乎匪夷所思的手段了。

化腐朽为神奇,夺天地之造化。

这千霖山脉本来只是一默默无闻之地,灵脉稀薄,仅有一些筑基散修在此建立洞府,但经此一变,便将是铭记古史的千霖湖,无生真君陈沐化丹成婴之地,点千里山峦而化沧沧江水,被无数后世修士参拜!

天穹上。

陈沐缓缓收回手指,也露出一丝满意之色,接着他意念一动,无数灿烂的光点从他身边浮现而出,向着他汇聚过来,很快将元婴法体隐没其中,最终显化出一袭白衣的青年外貌,气质飘然出世,宛如仙人临尘。

接着他又看了一眼下发那无数跪伏的凡人,以及众多修士,而后整个人便如梦幻泡影一般,渐渐淡化,就这么消失在了天穹之上。

直至陈沐消失良久。

天地间的那阵阵道音才渐渐消失。

而那一片片洒落的光雨,此时也不再落下,只剩一片蔚蓝天穹,一望无际。

众多筑基散修彼此对视几眼,各自驾驭遁光,向着四面八方散去,而那些闻讯而至的金丹真人,此时也渐渐从感悟中苏醒过来。

有人看向那跪伏一片,仍然不敢起身的众多凡人,低声道:“能得甘霖仙露,此乃造化,这些凡人都已具备灵根资质。”

千霖山脉近乎消失,零散居住于山脉里的不少凡人都失去其家园,但他们获得的造化却也最大,没有灵根者,也重塑了根基,有灵根的,则是更上一层,其中不少人甚至都已具备了上品的资质,足以拜入各大仙宗。

“命运造化便是如此。”

妙玉真人感叹一声后,便向着那片仍在跪伏的凡人落去,走向其中一些资质最好的,其他一些真人有的摇头离去,有的也随之上前,收取弟子。

……

如今的大元已经初具仙朝气象,武庙与司天台依然还存在,但已不再是朝堂的中心,有‘升仙司’凌驾于其上,皆为修士,职责与武庙、司天台相当,皆负责监察天下四方,不过更加宽松,也更加超然。

因为种种仙门道法的出现,世间妖物鬼怪在这数十年里几乎都被驱逐殆尽,远行也只需担忧盗匪,而不再需要畏惧鬼怪。

大元皇宫。

惜语正在闭关修行。

她的修为也到了虚丹境。

作为陈沐的弟子之一,她的资质在所有人中都算不得高,还不及颜含玉,仅仅只与陆诗韵相仿,这样的资质若是没有什么机缘,便是修炼到虚丹境都是遥遥无期。

但对如今的她来说,却是突破金丹真人最容易的人之一,甚至将会比身具道体的宁嫱以及吉云英更加容易……不过不是现在。

因为她是大元如今唯一的女皇。

可以说整个大元的气数,都是集中于她的身上,而如今大元更是因陈沐的存在,往一方仙朝圣地变化,在这茫茫气数中,受益最多的人便是她。

而她修行的功法,也是陈沐为她寻的气数一道,如今只需要等待,等着大元慢慢变为一方仙朝圣地,到时候她的修为便是压都压不住,必然能冲上真人之境。

所以她是最不急迫,也最不担忧的。

而普天之下,她心中敬慕的也只有陈沐一人,没有陈沐她便只是一个寻常皇女,得不到成为新皇的机会,更别说借仙朝气运,攀登金丹大道了。

忽然。

惜语从入定中苏醒过来,凝目看向前方。

然后就听见陈沐的声音。

“三个月后,我于升仙台讲道传法,可让三境之地百宗来朝,凡真人皆可来听道,为大元的气数再升一格。”

“弟子拜谢师尊,即刻便去传达法旨。”

惜语露出一丝喜悦,恭敬行礼。

讲道传法,百宗来朝,将彻底奠定大元的仙朝气数,此后只要陈沐不陨落,一方仙朝圣地的崛起便不可阻挡,无数的天骄翘楚也都将在大元应运而生。

而这其中受益最多的便是她,便是不能直接凝结金丹,破天人壁障,恐怕距离那个境界也就只有一步之遥,用不了多久便能真正迈入其中。

另一边。

仙殿之中。

陈沐收回看向惜语那边的视线,然后看向灵界之中。

在灵界的昏暗荒芜间,能看见一道绵延极远的峡谷裂隙,正对着陈沐身前。

“元婴真君修天地道蕴,百道合一,即步入中期,可称大真君……我如今的实力,寻常的百道合一多半是能轻易镇压。”

虽然他现在的元婴法体仅以九道道痕组成,但魂力之强却远远超乎此间,就算没有亲眼遇见过百道合一的大真君,但也能从灵界那些痕迹中推断出其实力的一二。

在天玄洲七境之地,有可能达到百道合一,或者说多半是在百道合一层次的只有断渊一人,不过对方曾活过十余万年前的那场浩劫,倒是有些神秘莫测。

这数十年里,

陈沐探索过灵界深处诸多地域,也曾在天渊的边缘向内窥探过许久。

虽然他成道时间很短,远远不如霓云等存世数万年乃至十万年的真君,但更高深的境界和层次,让他能够更深入的了解到世间更多的隐秘。

虽说对十几万年前那场浩劫的具体情形仍然有许多未知,但却也知晓不少的隐秘,其中浩劫的起因,便是那隔断天玄洲的‘天渊’。

不知是什么时候,有一种诡异生命从天渊中爬出,不具备形体,能侵蚀修士身心,被其控制,并且不断分化,如瘟疫一般,即使是金丹真人都难以幸免。

疑似是灵界中的诡异生命。

因其诡异莫测,起初并未被世间察觉,待有真君发现,为时已晚,几乎各族皆被深深侵蚀,于是劫难开始,各族皆被卷入其中,无一能得幸免。

那劫难的具体过程已难以辨寻,但其结果却都知晓了,上古魂族消亡,人族修士仅有真君‘断渊’存活下来,其他各族一蹶不振,退入无边海中。

能从浩劫中幸存下来,必然有其手段。

如今七境之地唯一让陈沐在意的,也就只有这位神秘莫测的断渊真君,他倒一直想找对方谈上一谈,但最终还是并不着急,先慢慢提升自己的修为实力。

只要有了足够的实力和境界,世间便不会有未知的隐秘,迟早都能知晓。

“该去幽冥看看了。”

陈沐低喃一声。

然后唤出了系统界面,轻车熟路般的开启神游。

整个人依旧是悄无声息间,便出现在了那一片荒芜的坟土之上。

早已习惯了这里的环境,陈沐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漫无目的的在坟土上游荡着,仍然还是沿着那黑褐色的血迹继续向前。

数十年里他沿着这血迹又不知道前行了几亿万里,依然不见尽头,甚至都没有看到新的血迹交汇之地。

这一段远比之前走过的更加漫长。

不过。

今天似乎终于出现了一些变化。

在沿着黑褐色血迹前行一段遥远距离后,陈沐往右侧看去,在视线的尽头处终于是又看到了一条黑色的干涸血迹。

继续往前看去,隐约能看到两条干涸的血迹,在不知多远的视线尽头交汇。

“来了。”

陈沐没有露出什么意外,但神色还是轻微一振。

沿着黑褐色的血迹前行,他迟早会遇到新的汇合之处,而若是不出意外,这汇合之处便会有新的真言传承,每一段真言传承,都意味着至少一条道痕。

很快。

陈沐来到了那两条干涸血迹的交汇之地。

在那交汇之处,与之前一样,有一团幽光静静的漂浮着,仿佛就是在等待他的到来,似乎已经在那里等了很久很久。

这一团幽光显然与之前一样,又是一份真言传承,这些真言传承是否会有问题,陈沐并不太清楚,但既然系统没有阻拦,那多半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何况,若是其中蕴含的问题连系统都罩不住,那么即便回避也没有意义。

陈沐向前,伸出手触碰幽光。

嗡!!

又是那一尊伟岸的虚影。

这一次不是屹立于星河之间,而是屹立于一片晦暗混沌之中,周身是无数缭绕的光点,仔细看去,那些光点竟似是一个个不同的世界!

陈沐的视线仅仅触及一个光点,便陷入凝滞之中,一刹那间接收的信息仿佛无穷无尽,不知要用何种数字来形容,连他那能化为十二万九千六百念的心魂都有些承载不住,短暂的凝固停滞。

若是没有什么变化,仿佛他便要永远沉浸在这种庞大到无穷无尽的信息灌注中,无法挣脱出来,最后自我意识也消散。

但这种情况并未持续。

仅仅只一个刹那,便有朦胧模糊的声音在陈沐耳边响起。

“云昏。”

这朦胧模糊的声音发出诡异的音符,蕴含着道痕道蕴,直接涌入陈沐的心魂之间,并隔断了那庞大得信息流。

待陈沐的意识清醒过来,眼前又重新显现出无边的枯黄坟土。

“果然和之前一样……”

他揉了揉眉心,已经能够感悟到那新得的幽冥真言,只需要稍微感悟适应一番,就能掌握这一道法,并将其施展出来。

除此之外,新得了一种真言,他的心魂也会随之增强一些,这种‘幽冥’真言与其他人得到的上古真言似有些不同,是铭刻于神魂之中,对神魂也能有一定增强,这一点陈沐在之前两次的获得中便已经有所确定。

不过陈沐并未急着去感悟适应,而是先看了看自身,身上那一层白光仍然还有着微弱存留,还能再多探索一段。

吸了口气后。

陈沐沿着汇合后的黑色血迹,继续向着前方飞遁而去。

在飞遁出一段遥远距离,直至身上的黯淡白光开始轻微闪烁,开始明灭不定,即将要消失的时候,陈沐的视线中终于是又出现了一片黑影。

那又是一个十分巨大的坟冢,坟冢前方漂浮着一个亡魂,粗略看其外貌,穿着道袍,应当是一个修士,生前修为或许也不低。

唰。

陈沐迅速来到近前,往其身上看去。

不过仅只粗略的看了一下,他身上的黯淡白光便啪的一下明灭,让他的视线飞速变幻,整个人于幽冥中消失,重新回到了现世之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