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此剑,名曰无生

第191章 此剑,名曰无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新章节!

伏天宗主峰。

时隔数十天,因为主殿内的扭曲已经被陈沐抚平,所以那冻结的冰雪也早已消融,整个大殿又恢复了往日的深沉与幽寂。

宗门的护山大阵仍然还是停摆的状态,不过没有人尝试靠近主殿去修复阵法,毕竟陈沐这尊真君便疑似在主殿内闭关,自然是无人敢去打扰。

何况有陈沐在,寻常人等也不敢在伏天宗乱来,护山大阵也是暂时无用。

但。

有寻常人等,自然也有不寻常的人物。

伏天宗掌教飞雪真人,此时正在主峰的中部一处洞府里潜修,但并未深层入定,毕竟不知道陈沐何时会出来,到时候她还要去听从吩咐。

因为只是简单地闭关炼化,所以宗门稍微有一点动静,便能令她惊醒。

也就是在这时。

飞雪真人察觉到了什么,蓦然睁开眼睛,整个人瞬间起身,一步踏出便来到了洞府之外,望向西边的天空。

只见西边的云端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影是个十三四岁模样的少年,身披一件灰色法袍,眉心处有着一团模糊的灰暗印记,仿佛万千道痕汇聚所化。

整个人并无任何气息显现。

但飞雪真人只看了一眼,整个人便瞬间凝固在原地,

只觉得心脏仿佛一下子停止了跳动,整个世界都变得一片寂静无声。

茫茫天地间,仿佛只剩下那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身影。

十劫真人?

不。

这种感觉不是真人……是真君!

眼前的少年,是一尊无上真君,屹立于茫茫众生之上。

飞雪真人的呼吸为之凝固,不光是自己的法身灵力和金丹道痕,甚至就连所有的情绪仿佛都无法升腾起来,一个念头都挪动的是那么的艰难。

看着那占据了世界中一切的那少年身影,尽管从未见过对方,是无比的陌生,但飞雪真人脑海中仍然升起了数个传闻,并定格在了其中一个上。

习惯以少年形态显露世间的真君,在天玄洲七境之地仅有一人。

天境,

冥海真君!

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就仿佛已经掌控了这一方天地,令万物都为之静止。

连飞雪真人都陷入凝固,更不用说伏天宗的其他修士,一些修为低微的甚至都无法察觉到发生了什么,直接便被压得匍匐在地。

仅有虚丹境的修士,天人交感,能隐约感知到一些外界状况,但心中也是不由自主的剧烈颤栗,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大恐怖!

某个洞府深处。

林月僵坐在那里,看不见外界的景象,整个人也被定在原地无法动弹,但却隐约能感知到外界的变化。

“这是……真君……”

金丹真人便是再强,也达不到这样的程度,这已然凌驾于真人之上,是一尊真君存在,而且感觉上和陈沐截然不同,仿佛更加阴暗恐怖。

尽管看不见对方的模样,甚至也感知不清多么具体的情况,但林月脑海中仍然浮现出了对方的身份。

“冥海真君……”

天宫出世时,曾发生过一件大事,是失踪数万年的霓云真君重现世间,最后被陈沐带走,不知去向。

冥海真君一直有法旨在搜寻霓云真君的踪迹,因此不少人心中都有过猜测,不知道冥海真君是否会亲自踏入无境,拜访陈沐。

因为最初的几日,冥海真君并未出现,世间便猜测,冥海真君或许不会来了,又或许是不愿意对上陈沐和霓云两尊真君。

但时隔两个月,对方还是来了。

以真君之身,

降临伏天宗!

林月心中微微摇头,真君层次的事情,她便是担忧也无用,无论冥海真君此来是为了什么,所有人都只能在一旁静待结果。

……

在一片死寂中。

立于伏天宗外的冥海真君,终于淡淡的开口了,目视伏天宗主峰,目光直接透过了现世与灵界,看到了身处灵界之中的陈沐。

“本座冥海,为道友贺。”

“能于上古之后,重走魂修之路,并登临真君之境,据吾行走世间十万年来所知,仅有道友一人,道友之才情手段,皆令本座钦佩。”

冥海真君的声音与外貌不符,是浑厚中和的音色,同时又极具穿透力,无论是位于闭关深处的修士,还是远及数百里外的山林之间,都听得见这声音。

同样。

这声音也穿透了现世与灵界,落入了灵界之中。

尽管不少人都已经猜测到了冥海真君的身份,但此时听到冥海真君的话,许多修士仍然是心中震动,皆是无比敬畏的望向那道少年身影。

冥海真君,据说成道于十六万年前,见证了世间十六万个春秋,远非任何一个金丹真人所能比拟,哪怕对于飞雪这样的真人来说,也是近乎于传说中的人物。

一道法旨,就能令天玄洲七境为之震动。

一声令下,仙门百宗莫敢不从。

而伴随着冥海真君的话语,一些匍匐在地,身形凝固的修士,也不由得用眼角的余光,有些艰难的看向伏天宗的主峰,看向峰顶的主殿。

对他们来说,或许毕生都难得一见的无上真君,在这里却还有一位。

一片寂静中。

伏天宗主殿的大门悄然打开。

一袭白衣的陈沐,从殿内踏步走出,神态从容,望向天穹上的冥海真君淡然道:

“谢道友贺。”

“行道至此,不过是侥幸而已。”

陈沐的声音比起冥海真君,要更平淡一些,但落下的时候,却仿佛一沐春风,悄然拂过整个伏天宗。

伏天宗上下那股深沉压抑,让所有人都凝固动弹不得的无形压迫,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消解于无形,一些修士都是踉跄着摔倒在地,并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

就连飞雪真人也是吸了一口气,身体晃了晃,一时间只能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这还是她成就真君之后第一次有这种感受。

以前便是遇到十劫的绝世真人,感受到那种实力上的莫大差距,也远远不及现在这种,只觉得自己宛如一粒尘埃,在面对浩瀚无尽的汪洋大海。

“若是侥幸便能够登临真君之境,那这世间已是遍地真君了。”

冥海真君神态平静。

陈沐并不回应,而是移开了目光,望向冥海真君后方,语气平缓的道:“这位,应当是古钺道友了?”

话音落下。

只见云端一缕清气交织汇聚,化作一个人形,却是一个耄耋老者,仙风道骨,鹤发童颜,双眸明亮,气息缥缈,整个人便仿佛世间一缕清风。

“不愧是以魂修之道登临真君之境,老朽这一化清元之术,能隐入天地之间,道蕴之中,无形无相,道友却是一眼便看穿了。”

耄耋老者立于云端,伸手轻轻虚招,附近一缕云雾化作一只灵鹤飞来,落到他身下,将他托起,同时看向陈沐,轻轻一笑。

这一幕看似寻常,但落入飞雪真人眼中,却令她吸了一口气。

那云雾化作的灵鹤,在她的视线中,并不是虚无的幻象,也不是法术所化,而是真正具备血肉的一只灵鹤活物!

化腐朽为神奇,能任意点化世间万物,改变其外象,甚至创造出生灵,这是金丹真人远远无法触及的高度,唯有真君才能做到这一点。

古钺真君!

又是一尊与冥海真君相当,屹立于苍生顶端的无上存在,据说成道时间比冥海真君还要更早万年,在七境的所有真君中,古老程度仅次于断渊。

这一手捏造生灵的手法的确令人惊叹,不是极其古老的,在万物生灵和天地造化中有极深感悟的存在,都是难以做到这一点的。

便是冥海真君,也侧目看了一眼。

他也能做到随手捏造生灵,但无法像古钺真君这样轻描淡写,举重若轻一般。

不过塑造生灵终究只是小道,仅仅只是展露出一些对于天地生灵的感悟,用来唬人还算不错,但并不具备什么实际威能。

这些捏造出来的生灵,其灵性固化,基本没有什么潜能,就算特意去耗费精力细细塑造,最多也就弄出一颗‘伪金丹’作为其本命核心,让其具备半个真人的力量。

这种程度对于真君来说,最多拿来充当坐骑,并不具备什么斗法用途。

“两位来此,看来是为了追寻霓云道友的下落了。”

陈沐淡淡的开口。

古钺真君看似举止淡然,但先是以隐匿之术藏身一旁,被他看穿之后又露了一手点化生灵的妙术,无非便是要先给予他一定压力。

冥海真君见陈沐一言道破,也并不隐瞒,只负手立于云端,道:“霓云与吾的旧怨,已是数万年前之事,与道友并无关联,道友可不必插手此事,只需将霓云的下落告知于本座,本座立刻退走,不与道友为难。”

陈沐并不说话,只站在那里,望着天空,眸光深邃幽暗。

冥海真君的目光略微停顿了一下,神情恢复漠然,道:“看来你知道了……既然如此,那就将她交出来吧,纵然你是上古魂修,手段惊世,但只凭你一人,是守不住那份机缘的,不要为此送了性命。”

前一段话语气还算平淡,后一段话则冷漠无比,语气中更是隐隐流露出威胁之意。

陈沐能在上古之后重走魂修之路,必然也有一些手段,但涉及灵界秘地阴阳窟的大机缘,他是不会让出去的,何况一旁还有古钺真君与他联手。

两人联手,放眼整个七境之地,除了那位深不可测的断渊真君以外,其他任何一位都要被他们镇压。

“冥海所言不错,道友还是不要自误,道友才踏入此境,距离天人衰劫尚且还有十数万年之遥,不必为了一份虚无缥缈的机缘而冒险。”

古钺真君笑呵呵的开口。

相比起冥海真君,他并未展露什么威压和气息,但这句话说出来,却也令天地间的气氛陡然又沉重了几分。

古钺与冥海两人与陈沐遥遥相对,一时间令附近的空气似乎都变得粘稠起来,下方的许多伏天宗修士,都感觉到呼吸一阵凝固。

便是飞雪真人一时间也是紧张无比。

三尊真君对峙!

一旦真的发生冲突,无论胜负如何,伏天宗都有可能会被牵连,何况与伏天宗亲近的真君是陈沐,而对方却是古钺与冥海两尊古老真君,更令人心中惴惴不安。

而就在这气氛趋近于凝固的时候。

陈沐开口了。

他看向冥海与古钺两人,神情淡然,道:“说的不错,那机缘对我来说的确并不重要,但仅凭三言两语让我退让,那本座也未免让人看轻。”

“我有一剑,两位若能接下,那我便不再插手此事。”

伴随着话音落下,陈沐轻轻抬手,一柄深黄色的古朴飞剑,悄无声息的浮现在他身前,在虚空中上下沉浮。

冥海真君略微一怔,随即眉宇舒缓,平淡的道:

“可。”

的确如陈沐所说,如果仅仅只是三言两语就逼迫其退让,也的确是丢了颜面,无论是谁能修成真君,都必然有一股傲气,不会轻易低头,倒也十分正常。

既然陈沐自己找了个‘一招之约’的台阶来下,那他也不介意让出这个台阶,毕竟他也不愿与陈沐死磕,若是被陈沐带走半条命,也落得霓云那样的情形,那总归是难以接受的。

只一招,试探深浅,倒也合适。

“善。”

古钺真君也是笑呵呵的点头。

他也想试探试探陈沐这位新晋真君的实力,毕竟是上古之后唯一重走魂修之路修成真君的人,之前还略胜了天华真君一招,具体深浅至今还不可知。

陈沐收敛视线,看向漂浮在面前的那柄玄黄之剑,右手抬起,将之虚托在掌中,仿佛托起了一方厚重的世界。

“世间称本座为无生真君。”

“此剑,便名曰‘无生’。”

话音落下。

掌中飞剑悄然没入虚空。

冥海真君立于云端,只一个刹那,便骤然变色,右手一抬,不知何时已握住了一根深灰色的长矛,上面布满了浓郁的死气,仿佛浸泡在无尽的尸骸之中。

本命灵宝才一唤出,前方的虚空便即扭曲,一截枯黄色的剑锋刺破虚空而来,笔直的刺向他的身躯,并与他手中的深灰长矛撞击到了一起。

这一碰之下。

冥海真君的脸色再变。

不复之前的从容和镇定,而是流露出一抹惊骇。

他没有丝毫迟疑,左手向前一指,一束狂暴的死气便汹涌而去,没入长矛之中,令灰色长矛迸发出一束幽暗黑光,霎时间似要刺破九重云霄。

可灰色长矛才堪堪爆发出那股强烈的死意,就被一股浑厚沉重,承载着一方世界般的压迫直接碾碎,剧烈一震,上面的黑光便寸寸破碎。

下一刻。

就见冥海真君整个人,被那柄从虚空中刺出的玄黄之剑,一点点的向后压退,其身后的虚空也是被压得一点点扭曲折叠,最后轰的一下,压塌了虚空,从现世直接坠入了灵界,并且还没有停止,整个人继续向后横飞。

接连撞碎了数座灵界的山峰后,轰的一声坠落在灵界的大地。

天地间。

一片寂静。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