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18年之约

第14章 18年之约

“叮铃、叮铃······”家里的电话响起,赵启学拿起电话说到:“你好。”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你是赵启学吧,让你爷爷接电话。”赵启学对电话那头传过来的有些不太礼貌的有些不高兴,不过听见是找自己爷爷的,还是礼貌地回答道:“麻烦你稍等一下,我这就去通知我爷爷过来。”说完就捂住话筒,对着在旁边的茶几边喝茶的爷爷喊到:“爷爷,有你电话。”

“谁呀?”听见自己孙子的喊话,赵振华放下手中的茶杯,来到赵启学身边问道。

赵启学有些苦笑的说到:“我也不知道,不过对方似乎认识我,可我不记得认识他,听声音好像是一位老爷爷,”

赵振华从赵启学手里接过电话:“喂,我是赵振华,你是谁呀,有什么事?”

“老家伙,是我唐安国,十几年不联系,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呢?”对面话筒传来赵振华有些熟悉的声音。

“原来是你这个老家伙呀,我怎么会忘掉呢,毕竟以前生死战友,这一辈子都不会忘掉的。我们这么就都没联系了,不知今天突然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赵振华脸带喜悦坚定的说到。

“看来老家伙你的记忆有些不好啊,十八年之约忘了吗”唐安国有些调侃的问道。

“十八年之约啊,我怎么会忘记呢,我正准备过几天找个时间给你打电话,不曾想你今天就打电话就过来了。”赵振华有些心虚地说到。

“哼,还找时间给我打电话,你这话骗鬼呢,要不是我给你打电话,你恐怕不会跟我联系的,谁不知道你是一个不认输的倔脾气。要不是你自己有个好孙子,听说取得四川省高考理科状元,我才不会主动和你联系的。”唐安国有些不服气的说到。

“我就是有一个感到自豪的孙子,就让你羡慕。不过,我也听说了你有一对孙儿孙女,学习成绩也非常不错,也是今年参加高考,不知高考成绩怎么样?”赵振华骄傲的说到。

唐安国不服输回道:“他们的高考成绩非常好的,不用你担心,如果和你孙子一个省参加高考,说不定状元就不是你孙子的了。”

赵振华继续打击道:“是吗,你也不要说大话了,有本事先把自己地方高考状元拿到再说,即使没拿到,榜眼和探花也可以拿过来瞧一瞧。”

“好了,正事要紧,这事先放到一边,先说说这个十八年之约吧,是你们到BJ来,还是我们从BJ到成都来找你,你有什么意见?”唐安国心想自己在孙子辈上谈论学习占不了便宜,立刻转移话题。

“现在正是炎热的夏天,成都这边天气还是要比BJ好一点,更加舒适一些,各种吃得种类也多。所以,我觉得还是你们来成都吧,我保证让你们吃好、喝好、玩好的,怎么样?”赵振华立刻道。

“好了,就知道你会这样说,我就不该问你意见,就该直接让你来BJ,就这么决定,我安排好了就提前通知你。”唐安国有些不太高兴的说完就挂了电话,也不等赵振华反应。

赵启学看着爷爷放下电话,心里充满了疑问,立刻上前对爷爷问道:“爷爷,电话那头是谁呀,好像和爷爷很熟悉的样子,我怎么一点也不清楚?还有你们说的“十八年之约”又是怎么回事呀?”

赵振华看着自己的孙子,满脸露出回忆的表情,对赵启学慢慢说到:“这话就说起来有些长了。电话那头的老头子叫唐安国,你也可以叫他唐爷爷的。

想当初,爷爷是和唐安国同一时期进入部队的,在军中互相帮助,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后来对越反击战爆发,我们就一起进入到了反击战的前线。”

赵振华讲到这里,眼睛有些湿润,有些伤感地继续说道:“在那战火的的年代,我身边的战友很多都牺牲了,我们的那个连队就只剩下我和唐安国两个人,可以说是我们两个死里逃生呀。战争结束后,我们就分到了不同的部队,他去了BJ,我回到了成都。不过为了我们两个生死战友情,就决定让我们两家结成姻亲。”

赵振华有些尴尬地说到:“你现在也看到,我们的想法是好的,但实际并没有往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在你们父母的那个年代,信息交流没有现在这么便利,互相交流基本是靠写信的,来往交通也非常不方便,自由恋爱的思想正好大师兴起。所以,虽然我们都有几个子女,也极力促进子女之间的交流,希望他们能够互相发展出感情,可事与愿违啊,甚至在我们可能过多的干涉下出现了反感的情绪,一段时间闹得我们两家不可开交。最后不得不任由自己子女自由发展,然后就各自组成了家庭,你父亲和你二叔、小姑就不太愿意和你唐爷爷的子女见面交流了,他们也不太愿意见你父亲和你二叔、小姑他们,两家关系就变得尴尬起来。”

赵启学听到这里:“那后来怎么办呢,难道因为那个十八年之约?”

“你这么聪明,应该猜到了,就是十八年之约。我们面对这种情况,确实不知怎么办,这时你母亲就提出了这个十八年之约的建议:为了避免大家尴尬,就决定让两家暂时不要往来,让我们的孩子各自长大了自己相互交流,如果可能的话也可以接续他们没有完成的结亲愿望。大家觉得这方法不错,就赞同了下来。”赵振华有些感慨地说到。

赵启学听完爷爷的解释点头道:“愿你如此啊,没想到这个十八年之约还是我妈妈提出的,不过你们不觉得这个时间也太长了吗,战场上生死换来的情谊啊?”同时不满说到:“还有爸爸他们自己都没有结成姻亲,怎么就希望落在我们这一辈身上呢,这不是不讲道理吗?”

赵振华严厉地说到:“你呀,想得太简单了,你以为我们的情谊变淡了吗?我告诉你,没有,也一直不会变淡的。我们两家虽然没有直接联系,但都一直关注着对方的。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每次生日还有过年收到的陌生礼物是谁送的吗?我现在就告诉你,就是你唐爷爷他们家送的,我们家也每次在你唐爷爷生日和过年的时候送去礼物的。所以,我希望你记住,情谊是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变淡的,即使你们什么联系也没有;我们互相不联系,不是感情变淡了,是不想打扰对方的生活,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经常性的见面而没什么共同的话题,更让人们之间的感情迅速变淡,甚至消失。把感情深埋心里,更能有效地留住以前美好的友情。”

“爷爷,放心,我会记住你的教导的。”赵启学急忙回答道。

赵振华改变了自己说话的语气,和善地对赵启学继续说道:“至于你说的姻亲问题,我们只是希望而已,并不需要你们刻意的去做,毕竟已经发生过不好的结果。只是让你们互相认识一下,都是不错的青年才俊,当然,如果能你们之中如果能够发展感情,原谅我和你唐爷爷的心愿,我们做长辈将会非常高兴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