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四十二 速递包机第1人,胆大包天!

二百四十二 速递包机第1人,胆大包天!

重生千禧大玩家242速递包机第一人,胆大包天!

物资不光要有,还要运输,不只要运,还要减少陆运,减少接触,空运便是首选。

不单单值此特殊关头,中通甚至飞购网,做大做强,再创辉煌,也无论如何少不了空运。

于公于私,陆飞都要亲自来一趟沪市,刘镪东、陶姚等人陪同来到中通物流的总部。

赖海松早早备车,他亲自当司机,一边驾驶,一边详实地汇报萨斯期间的工作安排。

90%以上快递员在岗在工,随时待命,按时发放免费的防护包,口罩、手套、消毒酒等等。

“我们每天都要体温打卡,还设立了专门的罚款项目,没注意个人清洁和防护……”

“有罚就一定要有奖,除了特殊时期的全勤奖,派件费要上调一到两毛。”

陆飞翘起二郎腿,派件直接关系快递员的收入,很多黑心物流就靠下调末端派费压低运营成本,可别小看1毛、2毛,按人均每天200个件计算,每月的收入有望增加三四百。

“陆总,这个措施想在加盟的网点推行,难度不小。”

赖海松不由地担心,加盟网点就像节度使,把持着地区上的资源,管理协调相当地不易。

“难办?那他们就不要办了!”

刘镪东皱了皱眉,态度极其地强硬,“凭什么好事他们就享着,出了事让总公司负全责。”

“跟他们说清楚,这个一两毛,不是他们给的,是老百姓这个衣食父母给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飞购网只是切这个蛋糕,他们要不乐意,蛋糕渣都不给。”

陆飞一改平日里的和气面孔,杀气腾腾,言外之意,要么照做,要么滚蛋!

赖海松当即应了一声,腰杆子挺直,油门随之踩重,整辆车加速地飞驰,直达虹桥机场。

“扬子江快运就在这儿?”

陆飞下了车,稀奇地打量着运营基地。

继华夏货运航空后,它是民航局批准的第二家专门货运航空公司,也是全国仅有的两家之一。

孙洪祥作为总经理,早早在公司门口等候。

如果是韵达、圆通这些名不言顺的黑速递,不值得他亲自出马,但有飞购网当靠山的中通可就大大地不同,正愁业务量如何大块干上地涨上去。

他们面对面坐在办公室,彼此之间相互寒暄,聊完不沾边的场面话,直入主题。

“陆总啊,我们扬子江快运有5架波音737货机,8架波音747货机,还有1架波音330货机,覆盖了全国乃至亚洲周边的货运网络,最近马上要开通中美货运航线……”

孙洪祥面带微笑,语气里透着舍我其谁的傲气,“不知道陆总你们想怎么合作?”

陆飞开门见山,“我想包下2架737,1架747,承运中通在国内的时效件和飞购网的电商件,开个价吧。”

“陆总,确定是包机?不是租机腹舱?”

孙洪祥等高层勐地一怔,就像汽车有客车、卡车一样,飞机也有客机和货机。

上半部安装座位载客,下半部空间大部分拿来载货,一般的民营快递也就这么干。

万万没想到竟敢“异想天开”地包飞机,只有老大哥邮政有这待遇,中通这个黑户要逆天啊!

他喝了两口水,沉着脸:“陆总,把波音包给民营速递,没这么干过啊。”

陆飞双手交叉道:“那是我没来,我来不早就这么干了。”

孙洪祥左顾右看,眯了眯眼说:“这事难,挺难的,没有这个先河,扬子江快运也没有这项业务。”

“王均瑶能承包客机,

中通为什么不能承包货机呢?”

陆飞白了白眼,根本不信不可能,不就是想加钱嘛!

“原来,陆总想当快递界的‘王均瑶’!”

孙洪祥恍然大悟,王均瑶可是国内包机第一人,90年代盖了一百多个章,跟民航局做了无数次谈判,终于拿下私人包机权,创立天龙包机,拥有上百条飞机航线。

但客运,不比货运,彼时的飞机,不同于今日的波音,这可是8亿件衬衫才能换回的一架!

“飞购网的‘飞’,不仅是飞一样的购物体验,也是飞一样的物流速度。”

陆飞双手交叉,“我包下这些波音,前一天收到快件,最迟第三天送达,我要拿来调配所有的货运到全国。”

孙洪祥委婉地拒绝道:“陆总,那就不用包,包机贵,租航空货柜完全足够,每吨每公里平均4.99块,国内航线最多5.52块,比去年便宜了6毛。”

“真不能包?”陆飞眯了眯眼,开口加注,把3架包机的费用提升3%。

“真不能,我们肯,民航局也不批啊。”

孙洪祥微微心动,但很快把锅甩给上头。

刘镪东、赖海松嗤之以鼻,他们早做过调研,扬子江快运完全能做主。

“如果民航局批了呢?”陆飞揣着明白装湖涂,暗戳戳地涨了5%。

孙洪祥直说道:“陆总,你就别为难我们了,现在光这几架波音已经没法消化旅客、货邮那大的的量,哪里还有富余让中通承包。”

聊来聊去,还在聊刀的事,钱不到位呗!

陆飞和刘镪东使了个眼色,后者代替他,联手赖海松跟孙洪祥为首的扬子江快运高层掰手腕,层层加码,说破嘴皮。

然而,孙洪祥彷佛视金钱如粪土,涨到10%,丝毫不为所动。

“陆总,不是钱不钱的事,要不你试着说服客运公司?那边业绩波动大,本身也是薄利,肯定要拓展其它业务,兴许同意把一百多个座位拆下来,给中通当货机。”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孙洪祥话音一落,同排的其它高层抿抿嘴,极个别的差点当场笑出声,使劲地憋着。

刘镪东蹙下眉毛,如果不是陆飞还坐着,他气得想甩袖离开,直接终止这场谈判。

陆飞眼前一亮,“孙经理,你觉得南苑机场有没有可能?”

“除非那些飞机航线上没多少人坐。”

孙洪祥等人或多或少地惊讶,没想到他开的玩笑居然被当真,让客运把座椅拆卸下来当货机,就像正规军的扬子江快运让土ba路的中通包机,简直是不要碧莲。

搁在华夏航空圈里,不得笑掉大牙。

陆飞举一反三,搓搓手说:“那么你们货机上没有多少货,是不是也有包机的可能?”

孙洪祥斟酌道:“呃,理论上是这样。”

陆飞不再有任何包机的问题,刘镪东、赖海松也默契不提,话锋一转,转到利用扬子江快运的专用腹舱,负责快件在粤东、江浙和燕京之间的运送,暂时缓解中通的空运需求。

合作时间非常的短,半个月而已。

孙洪祥却毫不嫌弃,维持笑脸,商谈协议的框架和细节,价格定在每吨每公里5.2元。

谈判结束,陆飞大大方方地伸出手。

“孙经理,第一次是双方初步了解,如果合适,很快就会有第二次合作。”

孙洪祥故作谦虚,“我也这么觉得,全国找不到出第三家像我们这么专业货运公司。”

陆飞白了白眼,特么不是废话,全国总共就2家,上哪去找第3家。

他露出神秘的笑容,意味深长地说:“不出意外,协议一结束马上就有,那时候希望不会是租赁合约。”

孙洪祥撇撇嘴,还是贼心不死,惦记着包机,当真是胆大包天!

接着礼节性地把一行人送出基地,目送陆飞他们坐车离开,紧随而至的,是肆无忌惮的奚落嘲笑:

“才涨一成,怎么也得三成!”

“三成也不行,飞购网投资怎么了,让我们包机给黑快递,除非中通跪着求我们!”

“也是,没这么包法,传出去还以为我们扬子江快运没有业务,快倒闭只能承包给民营……”

交头接耳,七嘴八舌,一个个高层都不认可中通承包扬子江快运——

丢不起这人!

这年头,外企大于国企大于民企,民营企业的地位就是弟中弟,爹不疼,娘不爱,大哥还瞧不起。

孙洪祥沉默不语,细细琢磨陆飞说的话,疑虑萦绕在大脑,到底半个月以后会发生什么?-加入书签-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