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 范加尔低头

337 范加尔低头

绿茵绝杀之王三百三十七范加尔低头

95分钟,科隆终于庆祝完毕,不紧不慢地站好了位置。

拜仁开球,所有人包括布特全部冲过了半场,反正丢球就是比赛结束,也无所谓防守。

主裁很可能会吹响比赛结束的哨子,南大王们没有磨叽一下,把速度提到了极致,三两下就把足球传到了大禁区前面。

范加尔紧紧地握着拳头,直勾勾地看着场上动向,不敢眨眼。

执教近一年时间,传控玩的炉火纯青,就是为了这一下。

拜仁没有变态秀,但是他相信,完美的团队配合,完全可以替代个人达成相同的效果。

果然,三两下传到,足球到了克洛泽头顶,老当益壮的德国空霸一个狮子甩头,足球直飞球门左上角,而杜震宇在右边,怎么看都来不及了。

范加尔扬起拳头,还没来得及欢呼出声,林秀从外面冲过球门线,双手撑着立柱借了下力,起跳后身体在空中翻转一百八十度,用一个笔直倒立的倒挂金钩把足球踢了出去。

踢飞足球,凌空翻转一圈,稳稳地落地,摆出了一个思想者的造型。

逼格拉满。

半蹲着沉思中的林秀,飞快地点开面板用了药剂,控制了胳膊的伤势。

在立柱上撑了一下,逼是装了,骨头肌肉可遭了大罪。

小伙伴们却惊呆了。

主裁是受过最专业训练的,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足球,只见足球落在球门区里,缓缓地滚进了球门里。

神啊,收走这个禽兽吧!无数球迷心中流淌着这个念头。

哪怕是林秀拥趸,这一刻也不禁同情起了南大王。

真的太惨了。

妙到毫巅的配合,强劲有力的射门,讲真话,任何球队的配合也就这样了,如果是被守门员扑出来,大家会竖着大拇指夸一句世一门,然而足球是被林秀倒挂出来的。

不但踢了出来,还踢进了拜仁的球门里,大家真不知道该如何用语言去形容。

范加尔不甘心地放下拳头,第一时间找到第四官员,要求确定足球是否越线。

主裁已经在进行这番工作了,和球门裁判沟通后,主裁示意科隆进球有效,随即吹响了比赛结束的哨子。

“太疯狂了,太疯狂了,我从来没能想到一个前锋会比守门员还要疯。”舒马赫喃喃自语。

贝尔曼嗫嚅半天,说道:“拜仁球员们做的足够好了,我相信下一次相遇的时候,拜仁一定能够取得胜利。”

两人没有废话太久,电视画面变成了进球回放。

“我相信这一球会成为09/10赛季的最佳进球,从球门到球门,这可能是最远距离的破门。”

刘建红喋喋不休地说道:“拜仁的进攻很犀利,但是林秀不但能把守球门,还能攻破球门……”

球场上,小猪跑到林秀面前,脱下球衣递了过去。

林秀问道:“别低着头,你们表现不错。”

施魏因斯泰格摇摇头,接过球衣转身离开。

他可以不回答林秀的话,却躲不开记者的堵截,事实上拜仁球员一个都没能离开。

“我们已经做的足够好了,事实证明,我们的战术安排能够拿下一场平局,可是,他们有个变态秀。”拉姆很无奈。

克洛泽说道:“同样是协助守门,我已经伸出了手臂,而他用了超越人类极限的动作把球还给了我们的球门。

我们已经把方方面面都做到了极致,已经不可能更好了,所以……就这样吧。”

戈麦斯说道:“我不会再以他为榜样来激励自己了,

这不是一个理智的地球人应该选择的榜样。”

这个打击,南大王们没有一个夏天缓不过来,范加尔必须得用更多的精力去熬制鸡汤,如果他下赛季还在的话。

当拜仁球员摆脱记者纠缠走进球员通道的时候,看到范加尔正在等候。

此时此景,范加尔也没什么好说的,拥抱一下做个安慰吧。

真的已经把战术发挥到了极致,没能进球真的不是球员的责任。

而科隆这边,自然是对自家大哥大吹特吹。

杜震宇说道:“秀哥踢前锋真的是守门员界的损失,但是如果他真的当守门员,会是全世界足坛的损失。”

罗纳尔多说道:“抱歉,我没什么可说的,他比我强了一万倍,幸好他和我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不然我拿不到世界杯冠军,成不了世界足球先生。”

做为主角,林秀并不想耽误时间,因为胳膊还疼着呢,但是记者们并不知道他受伤了,无论如何不会放他离开的。

“守门不单单是守门员的职责,每个人都有义务协助守门,所以我出现在了球门前。

我没有设计防守动作,我觉得那样能守门,同时能破门,所以我就那样做了,这并不困难。”

林秀还想说“任何人都能做到这一点”,不过想到有人学这个动作跌成植物人,也就不说了。

当林秀走进球员通道的时候,看到本场主裁、边裁、替补裁判都在等着。

“超级秀,给我们签个名吧。”主裁说道。

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主裁啊,否则分分钟被罚下去,林秀轻车熟路地接过红黄牌和笔,一气呵成地完成了签名。

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范加尔先是对比赛做了一番总结:“我们表现的完美无缺,我真的无法对球员们要求更多了,而我们仍然失败了,这是我的责任。

我考虑了所有,却没想到他会把足球踢出来,踢进我们的球门里,这是我从来没想过的事情。

我会为此负责,并且仔细思考怎么才能获得一场平局,幸好我有一个夏天的时间来考虑这件事。”

从范加尔的发言中,记者们敏锐地发现,他已经降低了目标,从争胜到争平,这是低头的表现。

有记者追问道:“你认为科隆已经是不可战胜,其他球队只能争取平局吗?”

“是的,虽然我不想承认,到这就是事实。”范加尔坦然地说道:“幸好所有人都知道,超级秀不会再德甲留太久,我们会通过不那么光彩的方法摆脱我们的梦魔。”

范加尔并不担心下课,确实,拜仁很容易就能找到主教练,但是要求战胜科隆……不,不要求战胜,只要求战平,说实话看了今天这场比赛,恐怕没有主教练敢做出明确的承诺。-加入书签-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