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我來給他擦身子

第二十二章 我來給他擦身子

第二十二章我來給他擦身子

一直以來,晚上都是楚風最痛苦的時候,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每個夜晚都失眠,而且,每當這個時候,腿上就會傳來鑽心個疼痛,彷彿被無數柄鋼刀割肉刮骨一樣的難受。

楚風卻又算是幸運的,因為郝靈每天見他睡不着都會陪他聊天,楚風發現郝靈懂的很多,而且文采非常好,對人生的感悟也很獨到,和她聊天就成了楚風每天晚上所期待的事情。

可是今天,黃染居然說晚上陪楚風一夜,她說既然照顧病人就要照顧他的二十四小時,也算是盡到了責任和義務!

楚風不明白她到底想做什麼,但卻發現一個很奇怪的現象,那就是每當郝靈做什麼,她總是搶在頭裏去做!

趁黃染出去打水的時候,郝靈望着楚風一臉的怪異笑容說:「你不是說她不是你女朋友嗎?我怎麼感覺她那麼關心你!」

楚風一愣,說:「有嗎?我怎麼沒感覺到,倒是你比她還關心我呢!」

本來是楚風的一句玩笑話,誰知郝靈臉上閃過一絲羞赧,「你說什麼呢,我不過是盡我的本職工作而已,千萬不要多情哦!」

這時黃染提着暖水瓶走了進來,正好看到這一幕,問:「你們在說什麼?」

郝靈望了楚風一眼,然後淡然一笑說:「我們再討論你呢?」

「討論我?討論我什麼?」黃染放下暖水瓶,好奇地問。

「討論你怎麼這麼關心我的病人,我誤以為你是他女朋友呢!」郝靈說完一臉深意地望着黃染。

黃染嘴角一撇,說:「誰是他女朋友,美的他吧!」

「哎,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什麼叫美的我吧,難道我還配不上你嗎?」楚風有些鬱悶地說。

「配不配得上我你不會照照鏡子啊,還不服氣了你!」黃染不屑一顧地說。

「我這人從不照鏡子,我怕我會迷戀上我自己!你就使勁照鏡子吧,現在你對着鏡子做鬼臉,等以後就是鏡子對你做鬼臉!」楚風也學着她的口氣,不屑一顧地說。

「你去死吧,你才老的跟鬼一樣呢!」黃染白了楚風一眼說。

在一旁的郝靈看着楚風和黃染拌嘴,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微微笑了下說:「黃染妹妹你先出去,我要工作了!」

「你什麼工作非得我出去?」黃染好奇地問。

「我要給他擦身子了!」郝靈淡淡地說。

她淡淡的說,黃染可是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一會看看楚風,一會看看郝靈,終於嘴裏發出聲音:「你說你給他擦身子?」

郝靈點點頭。

「身上的每一個地方?」黃染更加驚訝,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嘴巴里可以塞得下楚風的拳頭。

「對,這有什麼?我是護士嘛,很多時候都這樣的!」郝靈淡然地說。

「可是,可是他是男的哎,而且還是一個……算啦,我不說了,我出去!」黃染說完轉身就要出去,誰知她剛走了兩步,突然轉過身來,語氣堅定地說:「他怎麼說也是我救命恩人,這項工作就叫給我吧,算是我報他的恩,省的他以後再用什麼無理的條件來威脅我!」

她的話一出,躺在床上的楚風和站在那裏的郝靈都不禁驚訝地張大了嘴巴,看着黃染的眼神彷彿看着一個外星人一樣!

第二十二章我來給他擦身子

一直以來,晚上都是楚風最痛苦的時候,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每個夜晚都失眠,而且,每當這個時候,腿上就會傳來鑽心個疼痛,彷彿被無數柄鋼刀割肉刮骨一樣的難受。

楚風卻又算是幸運的,因為郝靈每天見他睡不着都會陪他聊天,楚風發現郝靈懂的很多,而且文采非常好,對人生的感悟也很獨到,和她聊天就成了楚風每天晚上所期待的事情。

可是今天,黃染居然說晚上陪楚風一夜,她說既然照顧病人就要照顧他的二十四小時,也算是盡到了責任和義務!

楚風不明白她到底想做什麼,但卻發現一個很奇怪的現象,那就是每當郝靈做什麼,她總是搶在頭裏去做!

趁黃染出去打水的時候,郝靈望着楚風一臉的怪異笑容說:「你不是說她不是你女朋友嗎?我怎麼感覺她那麼關心你!」

楚風一愣,說:「有嗎?我怎麼沒感覺到,倒是你比她還關心我呢!」

本來是楚風的一句玩笑話,誰知郝靈臉上閃過一絲羞赧,「你說什麼呢,我不過是盡我的本職工作而已,千萬不要多情哦!」

這時黃染提着暖水瓶走了進來,正好看到這一幕,問:「你們在說什麼?」

郝靈望了楚風一眼,然後淡然一笑說:「我們再討論你呢?」

「討論我?討論我什麼?」黃染放下暖水瓶,好奇地問。

「討論你怎麼這麼關心我的病人,我誤以為你是他女朋友呢!」郝靈說完一臉深意地望着黃染。

黃染嘴角一撇,說:「誰是他女朋友,美的他吧!」

「哎,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什麼叫美的我吧,難道我還配不上你嗎?」楚風有些鬱悶地說。

「配不配得上我你不會照照鏡子啊,還不服氣了你!」黃染不屑一顧地說。

「我這人從不照鏡子,我怕我會迷戀上我自己!你就使勁照鏡子吧,現在你對着鏡子做鬼臉,等以後就是鏡子對你做鬼臉!」楚風也學着她的口氣,不屑一顧地說。

「你去死吧,你才老的跟鬼一樣呢!」黃染白了楚風一眼說。

在一旁的郝靈看着楚風和黃染拌嘴,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微微笑了下說:「黃染妹妹你先出去,我要工作了!」

「你什麼工作非得我出去?」黃染好奇地問。

「我要給他擦身子了!」郝靈淡淡地說。

她淡淡的說,黃染可是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一會看看楚風,一會看看郝靈,終於嘴裏發出聲音:「你說你給他擦身子?」

郝靈點點頭。

「身上的每一個地方?」黃染更加驚訝,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嘴巴里可以塞得下楚風的拳頭。

「對,這有什麼?我是護士嘛,很多時候都這樣的!」郝靈淡然地說。

「可是,可是他是男的哎,而且還是一個……算啦,我不說了,我出去!」黃染說完轉身就要出去,誰知她剛走了兩步,突然轉過身來,語氣堅定地說:「他怎麼說也是我救命恩人,這項工作就叫給我吧,算是我報他的恩,省的他以後再用什麼無理的條件來威脅我!」

她的話一出,躺在床上的楚風和站在那裏的郝靈都不禁驚訝地張大了嘴巴,看着黃染的眼神彷彿看着一個外星人一樣!

第二十二章我來給他擦身子

一直以來,晚上都是楚風最痛苦的時候,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每個夜晚都失眠,而且,每當這個時候,腿上就會傳來鑽心個疼痛,彷彿被無數柄鋼刀割肉刮骨一樣的難受。

楚風卻又算是幸運的,因為郝靈每天見他睡不着都會陪他聊天,楚風發現郝靈懂的很多,而且文采非常好,對人生的感悟也很獨到,和她聊天就成了楚風每天晚上所期待的事情。

可是今天,黃染居然說晚上陪楚風一夜,她說既然照顧病人就要照顧他的二十四小時,也算是盡到了責任和義務!

楚風不明白她到底想做什麼,但卻發現一個很奇怪的現象,那就是每當郝靈做什麼,她總是搶在頭裏去做!

趁黃染出去打水的時候,郝靈望着楚風一臉的怪異笑容說:「你不是說她不是你女朋友嗎?我怎麼感覺她那麼關心你!」

楚風一愣,說:「有嗎?我怎麼沒感覺到,倒是你比她還關心我呢!」

本來是楚風的一句玩笑話,誰知郝靈臉上閃過一絲羞赧,「你說什麼呢,我不過是盡我的本職工作而已,千萬不要多情哦!」

這時黃染提着暖水瓶走了進來,正好看到這一幕,問:「你們在說什麼?」

郝靈望了楚風一眼,然後淡然一笑說:「我們再討論你呢?」

「討論我?討論我什麼?」黃染放下暖水瓶,好奇地問。

「討論你怎麼這麼關心我的病人,我誤以為你是他女朋友呢!」郝靈說完一臉深意地望着黃染。

黃染嘴角一撇,說:「誰是他女朋友,美的他吧!」

「哎,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什麼叫美的我吧,難道我還配不上你嗎?」楚風有些鬱悶地說。

「配不配得上我你不會照照鏡子啊,還不服氣了你!」黃染不屑一顧地說。

「我這人從不照鏡子,我怕我會迷戀上我自己!你就使勁照鏡子吧,現在你對着鏡子做鬼臉,等以後就是鏡子對你做鬼臉!」楚風也學着她的口氣,不屑一顧地說。

「你去死吧,你才老的跟鬼一樣呢!」黃染白了楚風一眼說。

在一旁的郝靈看着楚風和黃染拌嘴,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微微笑了下說:「黃染妹妹你先出去,我要工作了!」

「你什麼工作非得我出去?」黃染好奇地問。

「我要給他擦身子了!」郝靈淡淡地說。

她淡淡的說,黃染可是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一會看看楚風,一會看看郝靈,終於嘴裏發出聲音:「你說你給他擦身子?」

郝靈點點頭。

「身上的每一個地方?」黃染更加驚訝,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嘴巴里可以塞得下楚風的拳頭。

「對,這有什麼?我是護士嘛,很多時候都這樣的!」郝靈淡然地說。

「可是,可是他是男的哎,而且還是一個……算啦,我不說了,我出去!」黃染說完轉身就要出去,誰知她剛走了兩步,突然轉過身來,語氣堅定地說:「他怎麼說也是我救命恩人,這項工作就叫給我吧,算是我報他的恩,省的他以後再用什麼無理的條件來威脅我!」

她的話一出,躺在床上的楚風和站在那裏的郝靈都不禁驚訝地張大了嘴巴,看着黃染的眼神彷彿看着一個外星人一樣!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落魄房客俏房東》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落魄房客俏房東》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 我來給他擦身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