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现在的小姑娘,穿这么短的裤子?

一 现在的小姑娘,穿这么短的裤子?

—川宁晋北—

漆黑的夜缓缓吞噬着黄昏的云层。

倒春寒的时节,无尽苍凉……

苏绵站在玄关处,透过屏风,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的面孔。

从她所站的位置,只能看到那人一半侧脸。

穿着黑色西装,唇形偏薄,嘴巴一张一合,正与父亲说着话。

声音低沉暗哑,平稳略带磁性。

几人正聚精会神地交谈着,隔着一道屏风,并没有注意到她。

苏绵有些好奇,家里来客人了?

“爸,妈。”她走上前喊了一声。

不知那陌生男人是何身份,礼貌地冲他点头,说了句您好。

那人本低眉垂目,听到她问好,抬起头来。

苏绵刚好与他视线相撞,她呼吸一滞。

男人有点过分俊美。

刚才站在玄关处看得并不清晰,此刻这人就在她对面坐着。

穿着传统的西装三件套,欧版的,双排扣,宽肩窄腰,身形极好。

目测二十四五的样子,嘴角噙着一抹疏离但不失礼的微笑,沉稳内敛。

苏绵被那抹笑晃了一下,赶紧与他错开目光,只觉耳尖发烫。

他的唇瓣竟然比她的还要红润一些,唇角微微翘着,有种惑人的性感。

“这是小女,叫苏绵,今年上高三。”

“绵绵,这是你厉叔叔的儿子厉绅,你得叫哥哥。”

苏绵坐在母亲安小冉身旁,双腿并在一起,双手搭在腿上。

听着父亲向他介绍自己,然后又向她介绍他。

她暗暗呼出两口气,喊了声哥哥。

“上高三的话,今年要高考了吧?”

他语气温和,漫不经心地开口接话,眼神若有似无地瞟着她白皙的小脸。

看似无形的目光,却很有穿透力。

“是的。”苏绵点头,细品着他讲话时的口音。

字正腔圆,抑扬顿挫。

他是京城人?

苏绵小心翼翼眯眼看他。

他正与父亲谈话.

谈笑自若的神情,不像这个年龄段的人,朝气蓬勃,反而浑身上下透露着一种她无法言说的气场。

或许可以说是: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

等一下……

京城,厉家。

苏绵呼吸一滞,不敢再抬眼看他。

她平素喜欢翻阅历史书籍,对这京城厉家颇有了解。

那可是民国战乱时期,名声显赫的军阀名门。

战乱时期,那是什么生存状态。

兵荒马乱、饿殍遍地、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厉家一路走来,被人人敬畏,手段定是犀利狠辣。

人们口口相传,最终得出结论:

莫要招惹得罪他们,否则下一个横尸遍野的就是你。

苏绵越想越不安,有些坐不住了。

她家不会是哪里得罪了他吧?

否则他怎么突然大老远从京城跑到晋北。

“绵绵,时间不早了,回房休息吧。”苏远之看看腕表,时针已经指向十点了。

苏绵点头,又打了声招呼,立即站起来往楼上走。

厉绅在苏绵起身的时候,微微敛起的眸睁开了些,从桌面上端起茶杯,放在唇边,抿了一口。

茶杯冒着蒸腾的热气,徐徐升起,透过热气,他的视线落在苏绵身上。

纤细修长的腿,再往上,白色的针织衫下摆收紧在裤腰里,扭着盈盈一握的小腰踱步离开。

厉绅挑了挑眉,现在的小姑娘……

穿这么短的裤子?

打扮得这么……勾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