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绿茶不能崩人设(听说半个娱乐圈的男星都是我鱼…

第一章 绿茶不能崩人设(听说半个娱乐圈的男星都是我鱼…

姒音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一片漆黑。

床头柜上的一只电子钟带来了一丝丝的光芒,显示着此时的时间是下午的三点四十分。

她翻身下床,光脚踩在地上。接着走到落地窗前,一把将遮光效果极佳的窗帘扯开。

光明瞬间驱散了满屋子的黑暗与阴沉。

然后……

一只散黄的鸡蛋非常有效率地正好砸在她的面前。

如果不是还有一层玻璃挡着,这只貌似坏掉的鸡蛋将有很大的机会在她的脑门上留下一个自带味道的痕迹。

很好。姒音看了眼楼下群情激愤的人群,对醒来前接收到的记忆有了个非常直观,并且印象深刻的了解。

她这次任务的许愿人叫傅查查,是个茶艺技术不怎么样的“茶艺师”。

为什么有这样的评价呢?

主要是因为……她翻车了。

还是翻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来的那种。

简单的说,大概就是她想靠茶艺将看中的几条大鱼圈养在自己的鱼塘里,结果那几条鱼不但没去,把她的鱼塘炸了。

光是这样也就算了,关键的是她不想养的鱼突然哗啦啦跑过来,非要按着她的头,承认她是他们的鱼塘主。

这就比较神奇了。

姒音按照接收到的记忆,将丢在角落里的手机捡回来,一边充电一边翻找着和原主有关的新闻。

然后,她乐了。

这可真是不找不知道,一找哈哈笑。

也不知道原主傅查查是烧了多少人家的房子,只要是有她名字出现的地方,到处都是一片骂声。

那些由文字宣泄出来的情绪,连她这个外人都啧啧不已,难怪原主宁愿付出代价找她帮忙,也不愿意继续留下来。

其实在姒音看来,傅查查也没犯什么了不起的大罪,最多就是想多养几条优质的鱼罢了。

又不是杀人放火,也不是抢劫诈骗,最多就是道德上的瑕疵,也犯不着被人整天堵着大门咒骂丢垃圾吧?

不过再想一下,这样的行为或许能震慑一下其他想养鱼的茶艺师们,似乎也不是全带来的负面影响。

傅查查倒霉就倒霉在身处于娱乐圈的旋涡中。

她本身以前的风评就不怎么好,基本是哪里有热度,就往哪里凑。

结果一出事,她反而成了别人蹭热度的好材料。

说起来傅查查眼光挺好,挑中的几条鱼都是各行业里的大佬。

其中一位是排行榜上赫赫有名的大老板,一位得了不少奖杯的影帝,还有一位虽然退役却在娱乐圈有很好资源的运动员。

至于其他还没长大的小鱼她也没放过,只不过都是暧昧着,暂时还处于备胎阶段。

养鱼这种事也不是她一个人在做,为什么偏偏她翻车了呢?

主要是她想养鱼,却忘了问人家鱼想不想被她养。

毕竟那几位都不是只需要美美美就可以的花瓶鱼,要算也得是出场就自带BGM的顶级猎食者。

他们又怎么会是一个茶艺师想养就能养的?更不要说这个茶艺师的茶艺水平还很一般。

翻车的结果就是傅查查对他们三个私聊的茶言茶语被曝光在网上,让她茶艺师的身份曝光于天下的同时,也让她凄惨地被这三位大佬的粉丝轮番鞭尸。

一时间整个网络上全是关于她茶艺师身份的讨论热度。

不知道是不是出于环保的心理,让一些“环保人士”觉得这么好的热度不蹭是种浪费。

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陆续就有一些男星站出来,说自己其实也是被这位大茶艺师撩过的一条备胎鱼。

这下可把吃瓜群众们的兴致挑得更加高涨起来,人们开始深扒到底还有多少是这位茶艺师小姐想要扒拉进自家鱼塘的小鱼苗。

傅查查其实应该算是天生的茶艺师,有时候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就把别人给茶了。

所以之后爆出来的料里虽然大多是假的,真的倒也不少。

但即使是那些真的,如果放在平时也就是稍微沾了一点暧昧的边。

可在如今这样的节骨眼上,这些沾边的话就成了傅查查的原罪,让她被彻底被标上了顶级茶艺师的标签。

正乐呵呵地刷着原主的新闻,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傅查查,你死了没有?没有死的话就给我出来干活!”

电话里传来的是经纪人玫瑰姐的声音。

姒音的眼神暗了暗。

“死是没死,不过人家真的还有活能干吗?”她模拟着原主娇娇细细的腔调回道。

“你还知道接电话啊?有没有活干不在于你,在于我,知道吗?!”

“好好,我的好玫瑰姐,你最厉害啦。”姒音捏着嗓子:“可我现在也没法出去呀,外面好多人都在骂我哦。”

她住在四楼,还能在一开窗帘的时候就险些被臭鸡蛋砸到,可见下面那些堵门的人有多顽强。

话说你有这用臭鸡蛋精准丢到四楼的本事,做点别的难道不香吗?

万一去奥运会拿个金牌什么,不也是光宗耀祖的事?

“你好意思说!瞧瞧你办的那些事!现在半个娱乐圈的男星都跟你有一腿。”

姒音乐了,可语气还得保持着委屈:“那些都是假的,玫瑰姐你还不了解我吗?”毕竟原主以前会蹭那么多人的热度,跟这位玫瑰姐可脱不了关系呢!

“我也以为我了解你。可你呢?你倒是厉害,以一己之力砸塌那么多粉丝的房子。你说你不被堵谁被堵?”

玫瑰姐说到这,深深地叹了口气才继续道:“我给你联系了一个通告,不过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确定。这段时间你就在家呆着,连外卖也不要点,知道吗?我会让人给你送吃的过去!”

“记住我的话!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要做,不准出门!也不准随便放人进来!如果你还想在娱乐圈继续呆下去的话,最好一字不差的照我说的做!”

她说的非常用力,一字一句都暗含着警告。

“好好,人家知道了!”姒音笑眯眯地应着。

等通话结束,她才挑着眉,将手机丢到茶几上。

玫瑰姐在原主面前,一直表现出来的都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形象。

说的那些话听起来像骂,稍微一想就会认为她其实是在对她好,是处处为她着想。

但真的是那样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