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论龙傲天与凤傲天的成神(63)

第五百二十二章 论龙傲天与凤傲天的成神(63)

第522章论龙傲天与凤傲天的成神(六十三)

不仅是岛主如此,其他暗藏起来的高手们也都是如此。

这座浮空岛是附近数万里内最大的一座,也是最繁荣的一座。

浮空岛上有不少的家族,他们每家几乎都拥有着一位至少实力在金丹期之上的老祖,以维持着族群的稳定。

平日里有这些金丹老祖守着家族必定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然而在今天,在察觉到临家上空发生的那场战斗时,所有家族的老祖们都默不作声了。

连慌张的后辈前来询问时,也只能说一句“静观其变”,然后就开始装死。

可他们能怎么办呢?

他们也很绝望呀!

这种层次的战斗根本就不是他们能插得上手的,一个不小心或许就在这里陨落了。

他们很清楚,一旦家族中的老祖陨落,这个家族除非可以立刻有人接替他的位置,否则就会渐渐沦为肥羊,被其他竞争者夺走一切。

与其为了好奇跑过去查看情况,还是苟一下比较容易长命千岁。

姒音此时也已经赶到了附近,看到临渊还能应付,她就没有出手,而是远远地站在那里观察着他们的战斗。

她并没有刻意隐藏身形,因此很快就被人发现了。

只是那些人虽然看见了她,却没有将她放在心上,只当是哪里跑出来的小辈不知死活地想要观看这场战斗。

毕竟她收敛着气息,身上只散发出筑基期的境界。

怎么看都是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莽撞小子,而没有人会将她联想到修仙界站到最高层次的大佬。

那些人都注意到了姒音,临渊自然也不例外。

见她出现,他倒是松了一口气。

如果下面的禁制真的被强行破开,有她在,他的家人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这一打就打了半个时辰,那一群人似乎对临渊的实力有了一些新的认知。

在他们看来,半个小时都没有将他打败,这次的袭击就算是失败了。

继续拖下去,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于是他们心中就升起了离开的念头。

可是临渊又怎么会让他们有机会逃离?

如果不是想从他们身上得到一些信息,这会儿早就将他们全部解决了。

所以在那些人想要脱离战场之前,他就先再一次开口问道:“你们到底是谁派来的?又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对方冷笑了一声,说道:“很多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太多比较好。不管如何,即使今天我们离开了,也许明天,也许后天,还会有人过来。

就算你逃过了今天,之后过来的人,实力肯定会更强。

这么告诉你吧,在我家主人的面前,我们只是一些小喽啰。比我们境界高的人多的是,他们随便出来一个都可以让你老老实实地束手就擒。”

“你家主人?他是谁?为什么想要对付我?”

这是临渊怎么都想不到结果的问题。

然而那人却并不想再说了,而是将手伸到储物袋中,掏出了一个法器就要抛出去,想来这法器应该是能够让他们遁走的道具。

只不过他们虽然把那法器丢了出去,东西却落入了另一只手中。

这时他们才发现,刚才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出声,只是静静观察着他们战斗的“筑基期菜鸟”,竟然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并且这人伸手就将他们丢出去的法器给接住了,并没有让它爆发出原本应有的毒烟。

姒音不悦地瞪了临渊一眼:“还耽误那么久的时间做什么?把他们全部拿下,还怕得不到他们脑中的记忆吗?”

闹腾的太大,终究会有人冒出来,万一察觉到了他隐藏起来的真正实力,到时候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临渊笑了笑,没好意思说自己其实想要通过战斗,试着看看能不能解读出对方的功法到底是来自什么地方。

可惜战斗了半个时辰,他完全没看出来对方到底来自哪里。

他觉得,大概是自己的见识还是太少了,有机会一定要多找机会见识见识。

姒音轻哼了一声:“行了,不说那么多了,赶紧把它们解除掉,不然一会儿你们家可就要发现异常了。”

战斗之前,临渊就给自家的宅子罩上了一层禁制保护。

这就使得整座浮空岛都知道这边发生了境界颇高的战斗,而临家直至现在都没有感觉到任何波动。

若是家中的人突然想出来散个步,上个茅厕,一不小心看到半空的样子,结果应该不会是临渊想要的。

姒音想要提醒他的就是这点。

她太了解他了,一旦他将某个人,或某些人揽到羽翼之下,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去保护他们,让他们远离危险。

既然他接受了临家人,又怎么能见到他们为自己担心?

临渊为她这么了解自己而轻叹口气。

这样一个无时无刻不将自己放在心上的女人,他又怎么愿意推开?

也许,到了他该做些什么,改变一下原本世界的时候了。

临渊心中裹着一团火焰,手下顿时重了不少。

只见半空中传来阵阵激荡的波动,片刻后,除了他和姒音外,再没有一个人还能停留在那。

他落到地上,指着刚才说话的那个人对姒音道:“这人能在这群人中说话,应该是领队之人,你看看他的记忆,能否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到底是谁想要对我出手?”

姒音挑了挑眉,手一伸,一股吸劲从她掌中喷薄而出,将那人吸入了掌中。

将手按在那人头顶,对方脑中的记忆就如同潮水一般涌入了她的魂海。

几个呼吸的时间后,她面露惊讶之色地看向临渊。

“怎么了?知道是谁了吗?”临渊被她看得一头雾水,总觉得她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姒音先是挥一挥手,将那些人的尸身收入镰刀的空间中,等有时间了再去处理。

然后就让临渊带路,回到他的房间。

确认周围没人后,她才说道:“知道了。是一个你绝对想不到的人!”

事实上,从她解读出来那人的记忆后,她就一直处于惊讶的状态。

因为这事实在太让人意外了,完全没想到还会有这样的发展。

临渊无语地看着她:“别吊胃口了。到底是谁?”

姒音有些好笑地说道:“你听过真““假少爷””的故事吗?”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