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逼迫计划(3)

第164章 逼迫计划(3)

闲家通吃!

荷官闭了一下眼睛,把筹码推给我们。

这一局我赢了十多万。

金典上前再次搂钱,并劝道:“哥,我们赢了不少了,是时候收手了!”

我摇摇头,“十年八年的运气没好一次,难得,接着来!”

这时,又有一个女荷官过来,对我说:“先生,他已经累了,您不会介意由我为您发牌吧。”

换荷官很正常。

谁也不会在意,但我知道,我再次赢钱彻底吸引了赌场暗千的注意,她肯定是暗千,奇怪的是,这个装成荷官的暗千我从来没有见过。

难道是陆雪颜带来的。

我说:“行,来吧。不过,我有个要求。”

暗千很客气,“请说。”

“换牌。”

“好的。”

牌楦直接被人抱走,换一个一模一样的,还是八副牌。

因为暗千上场,我变得格外小心,也不多押,还是一千。荷官也没说什么,开始认真发牌。

我仔细地看了一下,表面上看,牌是相同的,但是背面那种眼花缭乱的花色与上副牌有着差别,看来赌场已经怀疑我出千了,但又没有完全的把握,如果强行搜我的身,可能搜不到牌,我旁边的麻若晨跟我配合的天衣无缝。

我有些口渴,对麻若晨说:“宝贝儿,给我拿瓶水。”

麻若晨摸摸我的脸,“好的宝贝,你是要甜的,还是要淡的。”

我呵呵地笑了笑,“你长得那么好看,甜如蜜月,我是甜的。”

她起身去拿饮料,顺走了我身上所有藏得牌,利用我对赌场的熟悉程度,避开所有监控,神不知鬼不觉得把牌扔进了垃圾桶。

就算赌场抓不着我出千的证据,也会想到去垃圾桶里数牌。

我像上次一样,先是押小注,连续的输,目的就是让暗千盯上我,就算我藏牌被人抓住了,只要麻若晨一打岔,就别想再抓住证据。

麻若晨再次来到我的身边,与我卿卿我我的时候,藏牌换牌,一样没少,我也尽量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轻松面对暗千。

所以我藏牌荷官并没有发现。

又是连续输了十几局,有时候点点明明可以赢,但我就是还要牌,直到爆点为止,这样我可以拿到更多的牌。

时机再一次成熟。

但是一直没有出千的机会,这么多局,我一局都没有拿到对牌,实在不行,没有机会,我就自己创造机会。

我开始凭运气赢了两局。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也许牌从头发到尾,我也不可能拿到对牌,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

一张名牌,肯定是不能换的,暗牌可以利用捻牌的时候换掉。

换牌的技术说起来简单,其实大有学问,换牌就是利用手指弹力。只要用弹力,手指就会动,有些不成熟悉的老千手指的动作很大,明眼人就看的出来。像我这样的老千,手指动作非常小,就像人无法控制自己的手指微动一样。

我再次亮出两张对牌,“分牌!”我冲着麻若晨道,“看看,机会又来了!”

“嗯嗯,赢够了一定要给我买辆跑车!”

“跑车?亏你想的出来,你知道多少钱吗?这才赢了多少钱,买个顶级跑车的轮胎都不够。”

“我不要顶级的,普通的就行!”

“好,看看这把怎么样,来吧!”我说着抓起牌开始捻,“啧啧啧,好牌,好牌!分牌!”

荷官看我的眼神有明显的变化,她已经百分百确定我出千了,眼睛一直盯着我的手,可是她的眼没我的手快,又有麻若晨干扰,也不能确定我是怎么出千的。

这次,我分了六门,押注已经达到了三十万。

但我并不满足,没有大注,引不出后台,我下定决心。

荷官给我的明牌是a,我把另一张牌也换了a,两张黑桃a,此时我已经分成了八门,就是流星砸中脑袋的概率也比连续分八门的概率大。

最后,我还把一门牌换成了黑杰克,必赢的牌。

几个我见过的暗千还没有没见过的暗千全部围拢过来,他们很想知道我是怎么出千的,荷官正对着我都看不出来,更不用说他们了。

当着各个暗千的面,我继续出千,万一出事,靠夏希程和边涯打出去。

发完牌,另外七门除了一门爆点之外,其他六门的点数全在19点以上。

黑杰克还要赔双倍。

荷官的牌是14点,他要想赢我,必须是7点,荷官给自己发牌的时候,两根手指捏住牌的一角,想利用暗袖换牌,袖子里面的藏牌的地方,翻牌的时候,抽出藏牌,换掉现在这张牌。

就在她刚要翻牌的那一刻,我使劲儿敲了一下桌子,冲着荷官不满道:“我现在才发现,你的手有些脏,一个荷官不注意卫生,怎么跟客人玩儿!”我一脸嫌弃地说。

她立刻停止了动作,放下了牌,把手亮了出来,说话都有点结巴,“对不起先生,我这手不是脏,是茧。”

我抽了口烟,一口唾沫吐进垃圾桶,“我管你茧不茧的,把茧给我擦干净!”

她是明白人,知道我的意思,如果她敢换牌,我肯定会拆穿。我能看出荷官的意图,就彻底证明我也是个老千,“好的,先生,先开完局,我立刻去洗。”

“这还差不多,开牌吧。”

翻开之后,是十点,这个荷官也爆点了。

几乎又是闲家通吃。

我满意的收起筹码,伸伸懒腰,朝四处看了一眼,心想,暗千有几个生面孔都出来了,怎么也不见压轴的出来。

难道我赌得还不够大。

算上散桌上赢的,我已经赢到了两百多万。

我要再接着赌,肯定还能赢。

就在起身的时候,有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穿着一身西装出来,他对我恭敬地说:“这位小兄弟,应该是刚刚上点的,你的运气很好,这样吧,如果你不嫌弃,我陪你玩儿两局您看可以吗?”

上点的就是初闯江湖的人。他的意思是说我是个刚刚出师的老千出来赢钱的。

看来赌场已经不再有顾虑,其他暗千看不出我出千,压轴的出现了一个,这个老头我从来没有见过。

我看着老头说:“你跟我玩儿二十一点儿,你那么大岁数装什么时髦,再说我一想你跟我玩儿二十一我心里就不爽。”

老头气得胡子都歪了,他强忍着微笑说:“那您想玩儿什么?”

“我想想啊!”

麻若晨眼睛一亮,“玩儿俄罗斯转盘吧?”

我听了,一撇嘴,“你想让我死呀!”

“玩具枪,那个刺激,还公平!”

“扯淡,老头,你说玩儿什么?”

老头说:“既然小姑娘都说玩俄罗斯转盘,那么就俄罗斯转盘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