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三章 贪心的兽人,等着想看戏的长夏

第八百九十三章 贪心的兽人,等着想看戏的长夏

……

元易微窘,忙停下挥动的扫帚,佯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去外边瞧瞧发生了什么?”元易扔下扫帚,飞快跑出窑洞。猴三儿眼神贼凶,元易吓了一跳。

他担心再继续待在窑洞,猴三儿怕是想噬主。

这座偏僻的窑洞,恰好位于白河上方。站在院门前,刚好能看到长夏他们在石头桥附近凿冰捉鱼。

“谁说暮霭森林兽族生活原始?”元易轻叹着。

冰冷的寒季,窑洞里边温暖如春。哪怕在王庭,元易都没觉得帐篷比窑洞更舒适。

他噙着笑,眺望着白河上欢呼雀跃的豹族兽人。目光触及其他兽人时,眼底闪过异样。

河洛部落除豹族以外——

好像还看到其他种族的兽人。

这很不对劲。

据他了解,暮霭森林兽族以六大部落为主。

其他部落拱立着六大部落的领地生活,暮霭森林兽人部落以同族聚集繁衍,很少跨种族结亲。

元易突然想到沉戎和长夏,没由来感觉到一股心悸。

暮霭森林兽崽在改变,这改变很可能会影响到西陆。蛰伏的巨龙,好像有苏醒的迹象。

西陆,危矣。

无端地,元易心底浮现出淡淡地恐慌。

“元侯啊!”

“你心中的抱负真的能实现吗?”

“沉戎似乎找到了新的方向,你后不后悔?”

面对朝气蓬勃的河洛部落,元易却觉得四肢百骸都涌现出慌乱和不安。奈何身陷暮霭森林,纵有千言万语都无法传回王庭,更别说联络上元侯……

元易的紧张和忐忑,丝毫没影响到长夏这边的热闹。

枫叶他们挥动着石掘子,各自找寻自认为合适的地方,使用石掘子开始凿冰。

白河河面冻得很结实。

饶是兽人力气大,凿冰也费了老鼻子的劲。

凿开冰面,下边冰冷的河水哗啦作响。都不用撒下鱼饵什么的,片刻后,就看到鲜活的鱼儿聚集到冰口的位置。

啪嗒——

南风开心捡起主动跳上河面的大鱼。

“长夏,你看——”

沉戎来得晚,他还在凿冰,冰口还没有凿好。

“哇!这条鱼真大,用来做酸菜鱼合适。”长夏兴奋道:“沉戎,你动作再快点。南风那边的冰口都已经捉到鱼了。”

她话刚落,枫叶蜜露接连传来好消息。

“好的。”沉戎应道。

拿着石掘子,卖力凿冰。

耳畔传来族人们,此起彼伏的欢呼声。

都不用回头,都能猜得到但凡成功凿出冰口的,基本都捉到了鱼,差别是多少的问题。

大家离得远,互不打扰。

但是,此起彼伏的欢呼声,让兽人上头。

“长夏,准备藤筐。”沉戎吆喝着,挥动石掘子,将最底部的冰层凿穿,冰凉的河水噗呲喷了上来。

伴随河水一起喷上冰面的,还有两条鱼。

这两条鱼不大,约莫巴掌大小。

应该是跟鱼群竞争的时候,体型小,提前挤了上来。

“南风,我也捉到鱼了。”长夏高喊着,告诉南风,她这边同样逮到了鱼。

啪嗒啪嗒。

长夏一喊,沉戎凿穿的冰层,不断有鲜鱼从河水中跳上来。甩动着鱼尾,在冰面上挣扎着。

长夏让沉戎凿穿的冰口不大,数十斤的大鱼挤不上来。大鱼太大处理麻烦,长夏刻意让沉戎捉小点的鱼儿,吃着方便。

南风暖春她们想法不同。

凿穿的冰口有一米宽,刚才就看到南风奋力追逐着一条大鱼,在冰面上摔了好几次。

不过,冷风中传递着南风她们的笑声。

想来,她们是开心的。

“长夏,你怎么不让沉戎把冰口凿大一些?”苏叶走来,诧异道。

这一路,走来。

就长夏这边的冰口最小。

藤筐里的鱼儿,个头也不大。

苏叶瞧着,觉得藤筐里边的鱼儿没有二两肉。

“苏叶婆婆,鱼小点,更方便处理。”长夏坚持,说道:“我特意让沉戎凿个小点的冰口,那种几十斤重,上百来斤的,处理多麻烦。”

寒季,大家蜗居在窑洞。

偶尔串门也不会留下来一起吃饭。

这一来,长夏觉得没必要捉大鱼。

家里三四个人,折腾那种几十斤的大鱼,一顿也吃不完。

长夏一解释。

苏叶听懂了,她抬头朝南风暖春望去,嘴角流露出淡淡地笑容。南风暖春他们这会儿捉鱼是开心了,等下回窑洞,怕是想哭。

毕竟兽族珍惜食物,鱼儿逮住了就不能浪费。

要是就逮着三五条大鱼,那还比较轻松。就苏叶对南风他们的了解,没有二三十条大鱼,南风他们不会罢手。

思及。

苏叶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幸灾乐祸起来。

沉戎默默没出声,心底禁不住同情起蛇行山昆。

南风暖春不想剖鱼,最后受累的自然是雄性。看白河上奔跑的兽人,部落应该也不会缺鱼。

顿时,沉戎流露出跟苏叶相同的笑脸。

“长夏,差不多了吗?”沉戎询问道。

藤筐里,鲜鱼已经装了大半筐。窑洞就住着四个人,这大半筐鲜鱼足够吃上两三顿。

长夏看了看藤筐,点头道:“够了,快将冰口堵住。”

家里咸鱼、腊鱼都囤积着不少,没必要再捕捉鲜鱼做腊鱼。再说,白河离白湖窑洞贼进,想吃鲜鱼随时都可以过来凿冰捉鱼。

沉戎将旁边冰块扔进冰口,将冰口堵住。

拖着藤筐,跟长夏在白河上行走着。

“南风,要去雪地里逮野兔吗?”长夏询问道。

南风没抬头,忙着捉鱼,“再等一下,我再捉几条鲜鱼。寒季捕鱼比暖季有意思多了,你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长夏搓着双手,不停地和气。

“我捉了大半筐鲜鱼,够吃了。再说,白河离的这么近,随时都可以过来凿冰捉鱼。”长夏委婉劝解着。

毕竟话不能说的太透,说的太透,就没意思了。

“没事,我再捉两条。”南风很坚持。

相同的话,长夏又跟暖春枫叶她们说了两句。

得到的答案一致,长夏捂着嘴,跟沉戎苏叶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觉得,等晚上应该就能听到来自南风她们的哀嚎声。

------题外话------

8-26:感谢喜欢太阳花的小猴子,安之若素,txa,柯丽丽,春暖花开(佳家美),纯洁的寂寞,书友20210301106467892270,一只小菜姬啊,好久不见咯,燕,美丽的梦,书友121224084316014,靖雅,夏薇,夏薇,不吃鱼的喵等大大的月票支持。月底啦!有月票的小仙女们记得投票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