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贷款

第11章 贷款

虽然手握近四千万的现金,但雷蕴荣还是觉得不够。

这次大股灾对大部分人来说是灾难,但对雷蕴荣来说却是一个积累资本的重大机遇。

雷蕴荣对这些什么股市还有金融方面不熟悉,也就是在15年的时候因为a股崩盘的时候去特意了解了一下,再加上看了不少香江重生方面的小说。

这才对香江股市一些大的事件有所了解。

不过虽然雷蕴荣知道,香江股市还将继续下跌,一直跌到年底。

但叫雷蕴荣去做空香江股市也确实下不去手,而且之后雷家还要在香江立足,名声臭了还怎么立足。

香江在雷蕴荣的计划里可是自己的基本盘,作为根基的所在。

所以雷蕴荣可不会自掘坟墓,而且雷蕴荣也知道还有一个很好的赚钱渠道。

那就是在74年香江股市一直下跌的时候,国际金价却是一直上扬的。

黄金从73年中的时候66美元每盎司,一直涨到74年底的将近190美元每盎司,而目前金价也不过不到一百美元每盎司。

这对雷蕴荣来说简直就是捡钱。

所以这次雷蕴荣也想玩一把大的。

第二天,雷蕴荣就驱车前往汇丰银行总部,之前已经预约好了。

刚进大门,就看见一个鬼佬过来迎接雷蕴荣。

雷蕴荣看见这个鬼佬也连忙上前,伸出双手和他仅仅握在一起。

这个鬼佬可不是一般人,是现任汇丰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沈弼。

喜欢看香江方面小说的人对他应该很熟悉,他也是香江历史无法忽略的一个人。

1949年来香江工作,四个月后调往rb,1954年回港后就升任进口部主管;后来,沈弼又被调往海外,1967年回港后又升任会计部主任。

在1971年担任汇丰银行总经理,1972年升任常务董事,1973年也就是去年升汇丰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到1977年接任汇丰大班,然后用十年的时间将汇丰带到了世界级银行的地位。

汇丰也在香江近乎是无解的怪物,方方面面都有汇丰的影子。

在韩国有个说法,韩国人一生逃不过三件事,税收,死亡和三星。

在97年前的香江其实也是如此,香江人一生逃不过三件事,税收,死亡和汇丰。

几年之后,香江首富船王包玉钢收购九龙仓和李超人收购和记黄埔这两场打响华资名号的经典之战背后都有汇丰还有沈弼的影子。

特别是李超人收购和黄,几乎是沈弼送到他手上的,如果他们背后没有什么利益输送的话就是连旺财都不信。

这场收购也给李家成穿上了红内裤,让他开始变身李超人。

沈弼可以说是汇丰银行历史上最伟大能力最出色的一位大班。

但是雷蕴荣对这鬼佬可没有多少好感。

沈弼可是有名的白左,对香江回归设置了很大的阻碍。

在1982年,针对国际关注的中英关于香港回归的谈判,沈弼对媒体说:“英国必须保留管治权,交出主权纯粹是摆摆门面而已。”

他的这番言论得到了时任英国首相,有铁娘子之称的撒切尔夫人的认可。

但是她碰到了邓公,直接一句“主权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1997年中国将收回香江。就是说,中国要收回的不仅是新界,而且包括港岛、九龙。”,让他们的主权换治权的打算落空。

不过虽然不喜欢他,但雷蕴荣还是不得不笑脸相对。

谁叫现在还是鬼佬在统治香江呢?

而且汇丰掌握的资源实在太丰厚了,只有等雷蕴荣吃饱了翅膀硬了再和他扳手腕不迟。

现在还是得低调,猥琐发育。

况且此刻雷蕴荣也还有求于他,更是不敢露出敌意。

其实按道理来说,虽然作为雷家掌门人的儿子,甚至加上现在九龙建业总经理的身份,也不至于让他屈尊相迎。

但是雷蕴荣在这次股灾的表现实在有些亮眼。

在大部分人都血本无归的时候,而他却大赚特赚。

当时交割之后,几千万的现金,对汇丰银行来说也是个大客户。

再一看,居然是以两百万在股市上暴赚十倍,就更让人惊异了。

这也引起了沈弼的好奇心,想看看这是何许人。

而雷蕴荣之所以在汇丰开户,其实也是为了能与汇丰高层搭上线,不然顶着个富二代的名头,他们可不一定会鸟你,就算看在家里的面子上会鸟你也不会重视你。

所以在雷蕴荣的刻意结交下,两人马上就建立了基本的交情。

但这次沈弼亲自下楼来接,还是让雷蕴荣有点受宠若惊。

“沈先生太客气了,居然让你出门相迎,实在是受不起啊。”

“小雷生当然受得起,作为香江开埠以来最年轻的企业掌舵人怎么会受不起。”

虽然知道汇丰在香江神通广大,但这么快就知道雷家分家,九龙建业换掌舵人,还是让雷蕴荣暗暗警惕。

但雷蕴荣面色不改,两人又互相恭维了一番,就上楼商谈正事。

沈弼也知道雷蕴荣在刚执掌九龙建业就来这里,肯定是有不小的生意要谈。

在会客室坐定,沈弼一上来有送上彩虹屁:

“小雷生如此年轻就眼光如此精准,如果让大家知道,香江小股神的名头肯定非你莫属了。”

雷蕴荣知道他是个中国通,对如何与华人打交道是深谙其道。

“这还得多谢沈先生替我保密,不然在这个时候出风头可不是好事情。”

“实不相瞒,我这次过来还是有求于沈先生。”

“不知道小雷生又有什么好处找我这个朋友。”沈弼哈哈一笑道。

雷蕴荣也没再绕弯子,直接说道:

“我想在汇丰办一笔抵押贷款,我想用我手里百分之四十的九龙建业股份作为抵押贷款四千万。”

“虽然我知道这不符合银行的规矩,但沈先生应该知道,九龙建业是重资产公司,现在也是因为地产业低迷才价值不显。”

“所以这也是我有拜托沈先生的地方。”

百分之四十的九龙建业现在大概也是在四千万左右,但是拿到银行去抵押贷款是很难贷到与抵押物等值的金额的。

所以这就需要沈弼发挥他在汇丰的影响力。

沈弼沉吟了一会问道:

“小雷生方便说一下打算如何使用这笔资金么?”

“当然可以,我很看好黄金,所以打算重仓黄金,不仅贷款会投进去,我之前在股市挣的钱以及家里给的一部分钱都会投进去。”

这下沈弼有点惊讶了。

雷蕴荣虽说不是把全部身家投进去,但也是雷家的大半家业了。

“冒昧的问一下,这件事情大雷生知道么?”

“我父亲不知道,但既然你知道我成为九龙建业的掌舵人,就因该知道我爸已经在计划慢慢退休,我也有这个权利去做这件事。”

说完,雷蕴荣从包里拿出一个礼盒送到沈弼面前,说道:

“知道沈先生喜欢收藏名表,这是我在伦敦上学的时候买下的一款百达翡丽的限量款,希望这份礼物沈先生你会喜欢。”

“小雷生太客气了,这件事情没有问题,凭借小雷生的眼光这次肯定又会大赚一笔,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说完这个死鬼佬也毫不犹豫的将手表拿在手里。

“那就太感谢沈先生了。”

“那我也一事不烦二主,等一下我也委托汇丰帮忙给我购买等值的黄金。”

“那我也谢谢小雷生照顾我们汇丰的生意。”

之后,雷蕴荣就将将近四千万的现金以及抵押九龙建业的四千万,然后索性将半山的那栋洋房一起抵押,凑够八千万港币,全买了伦敦金。

日不落帝国虽然已经没落了,但伦敦还是全球的金融中心之一,也是现在全球最大的黄金交易市场。

伦敦金每天的成交额都在上万笔,总交易额约为90吨左右。

所以雷蕴荣的八千万港币也就一千多万美金,-砸进去一点水花都不会冒。

而且现在也都是黄金现货交易。

就是委托各大银行开设黄金账户购买黄金,但不用提取黄金。

当然客户也可以要求通过运输公司运送方式进行交割,若要运往国外,一切运费、保险费及进口关税和有关税金都要由顾客承担。

所以,雷蕴荣也用这些黄金作为抵押,再次从汇丰银行带出六千万港币。

不然雷蕴荣一点资金都没有,连公司运作都会出问题。

这次贷款雷蕴荣就不好意思再叫沈弼给他全额贷八千万了。

银行也不是提款机,他们也是要控制风险的,虽然黄金最近一直在涨。

对一般人来说这算赌性很大的了,如果黄金行情下行,不仅本钱会亏损,还会欠一大笔利息。

但是对于雷蕴荣来说,这就是上天赐予的赚钱机会,当然得好好把握住。

其实雷蕴荣也大可不必这么激进,只要留够几个月公司运转的资金,等年底黄金行情最好的时候交割,就能有充足的现金。

到时就有充足的资本去做自己计划中的事情。

但是雷蕴荣等不了了。

而且今年也有很多很多的机会,没有钱的话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挣钱的机会溜走。

贷出这么大一笔资金雷蕴荣当然不会小打小闹,总是要有足够的回报。

这次雷蕴荣却是把目光投向了陷入低迷的房地产。

正如巴菲特的那句不知道现在还说没说的名言:

别人贪婪我恐惧,别人恐惧我贪婪!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