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新华人行大厦落成典礼

第153章 新华人行大厦落成典礼

热门推荐:

一九七八年一月二十日,这一天正好是腊月二十四,南方这边的小年。

此时的香江年味也是在慢慢变浓,大街上的行人明显多了很多。

在港岛中环德辅道中区,一栋崭新的大厦巍然耸立,与旁边略显老旧的大厦相比显得鹤立鸡群。

没错,这就是重建完成的新华人行大厦!

经过两年又一个月的重建,华人行大厦终于在今天交付使用。

其实大厦早在去年底就已经全部完工,但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又花了几天的时间从上到下里里外外检查了几遍。

在确保没有问题之后,九龙发展也是挑选了一个吉日,举行新华人行的落成仪式。

而挑选的日子正好就是小年的这一天,在此之前,九龙发展就广发邀请贴,邀请嘉宾参加这次的典礼。

随着雷蕴荣的声势越来越隆,特别是在去年接连收购九龙仓和海外并购RCA公司,让雷蕴荣的声望达到了顶峰。

可以说此时的雷蕴荣已经可以和香江那些顶尖的一小撮人物相提并论了。

所以这次发出去的邀请函很多人都给面子,除了确实有事,有时间的都答应出席。

随着这样一场盛会在香江的上流圈子里流传,很多人也纷纷在打听能够参加这次盛会的渠道,所以突然之间这次的邀请函在外界被炒的火热。

在当天,新华人行大厦门口,一条红毯从一楼大厅门口直铺到德辅道路边。

同时香江警署也是安排了大量交通警察在德辅道维持交通秩序,这是雷蕴荣第一次申请公共部门的力量,但港府也很给面子,非常痛快的答应了。

剪彩时间被安排在了上午的十点,所以在八点的时候雷蕴荣就在新华人行大厦一楼门口等待嘉宾的到来。

随着这里搞出来巨大声势,也吸引了不少人在旁边看热闹。

而这一天也让这些人大饱眼福,一辆辆豪车接踵而来,一位位平时难得一见的大亨也是相继出场。

“阿标,看来今天还真是没来错啊,你看那个刚下来的人是不是包船王。”

“没错,就是包船王,前不久他和雷生一起收购九龙仓的时候我看过他和雷生的合影。”

“阿标,你怎么知道今天雷生的新大厦搞这个落成典礼?”

“我是听我之前的老板提的,现在玩具生意不好做了,他想找我们梦工厂玩具公司看看能不能分点代工订单给他,他过来向我了解邀请函的情况。”

“他脑子锈逗了吧!别说我们这样的小人物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以前他那样苛刻的对你,也没有必要告诉他。再说凭他的地位就算有了邀请函他能和雷生搭上话吗?”

“可能他自己也是走投无路了吧,这才急病乱投医。”

“算了不说他了,今天难得过小年休息,你怎么不陪着你的宝贝女儿却从九龙一大早赶到港岛这里看这个大厦的落成仪式?这和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这确实和我们八竿子打不着,但是阿豪,你可能不知道,前段时间我的女儿生了场大病,如果不是我有现在这份工作,我可能连救治女儿的钱都拿不出来,所以我心里非常感谢雷生。”

“但平时雷生产业多太忙了,他就压根没时间过来我们梦工厂的玩具厂,所以我想亲眼见见雷生长什么样。”

“好吧,虽然我也很感激雷生,但是我可能做不到你这样。”

“那你还跟来干什么?”

“这不是能见到很多大人物吗?这么多人同时出场,这可不多见。你看,这次过来的是不是奥门的何赌王,

旁边的那位靓女是他的四姨太吧!”

“我不知道,我又没见过他。”

“邵大亨来了,还有霍大亨也来了,你看那是不是商台的何左之,听说他是何东的私生子,哎幼你看,那个鬼老是不是港府财政司的司长夏鼎基,没想到他也来了,看来雷生的面子就是大。”

“你怎么认识那么多的人?”

“嘿嘿,我没有成为大亨的命就只能多想想了,所以我对港岛的那些大亨都很感兴趣,所以他们的照片还有他们的任何事情我都喜欢去了解,这样我自己想起来更有带入感。”

“你还真是可以,连做白日梦都这么有章法。”

“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不知道下辈子有没有做大亨的命。”

“你还是别想了,应该想想怎么多存点钱吧,你娶个老婆不容易。”

“放心,我自从来到梦工厂玩具公司上班之后都没多少时间去玩了,连奥门我都不去了,我的工资都在我老婆那里。你说这怎么还不开始呢,都等了快两个小时了。”

“听说是十点开始,也快了。”

而另一边,雷蕴荣也是邀请了夏鼎基和自己一块去剪彩。他也没有想到夏鼎基居然会亲自过来,这确实是给足了他面子,所以他也投桃报李,邀请他一起露脸,这次活动九龙发展也是邀请了很多媒体过来报道。

新大厦落成了,也要开始招商了,其实这个工作早就已经开始,但雷蕴荣也不会放过一个这么好的宣传机会。

雷蕴荣和夏鼎基来到大厦门口的一个小广场上,在一片闪光灯中,雷蕴荣和夏鼎基笑容满面地剪短红绸,而他这个灿烂的笑脸也深深印在他手下一个小员工阿标的脑海里,同时也落到了一双有心人的眼里。

剪彩完,雷蕴荣和夏鼎基也是回到了新大厦的一楼大厅,此刻大厅被布置成酒会的模样。

雷蕴荣本来想把酒会放在晚上的,但想到今天是小年,大家晚上应该都要陪家人,所以就将酒会放到了中午。

这次雷蕴荣也难得地高调了一回,也是想向香江展现一下自己的实力,同时也是宣告他雷蕴荣的上位。

显然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发酵,大家也认可了雷蕴荣的地位,很多人都捧场过来了。

两人来到会场一角,拿了一杯红酒聊了起来。

雷蕴荣是知道夏鼎基亲自过来肯定不是仅仅简单的给自己祝贺,肯定是有其他的事情要谈,雷蕴荣也大概猜到了他要说什么。

“艾伦,现在大浦工业园区已经成立有两三个月了,你什么时候把工厂搬迁过来?”

“夏sir,你可是财政司司长,怎么变成招商局局长了,这可不是你的工作。”雷蕴荣笑着回道。

“没办法,艾伦你现在面子大,很多地方都抢着你去投资,我们也是怕你跑了。”

“我本来就是香江人怎么会跑?再说我之前都答应督宪了,也不可能会食言。”

“好,有你这句话我也放心了。艾伦,我这里也有一个好消息可以提前透露给你,督宪会亲自你为今年的太平绅士,可以说你将成为全港最年轻的太平绅士。”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好,那我在这里就先谢谢督宪了,同时也谢谢夏sir你,提前告诉我消息。我也不来虚的,我计划在大埔工业园区建立一个年产两百万台冰箱以及一百八十万台空调的生产基地,到时候除了供应本地和湾湾以外,大部分出口到阿美利加和枫叶国。”

“而且这一部分的生产线我们已经正在拆卸了,不需要多久就能运会香江?”

“但现在你连厂房都还没有建造,时间来得及吗?”

“其实今天你不来找我的话我也会去找你商量地皮的问题。”

“没问题,那你明天就可以过来商谈地皮的事情,我会安排人准备好。”

“那就多谢夏Sir了。”

“你刚才说的投资规模没有骗我吧?”

“当然!”

“好,艾伦果然是大手笔,我也向港府那边申请了,除了之前承诺的退税以外,我们同样给予一年的免税。没办法,香江和其他地方情况不同,就连督宪也不好给出像湾湾那样优惠政策。”

“我理解,替我谢谢督宪了。”

“好。”

说完两人也是碰了个杯,将红酒一饮而尽。

“艾伦,你先去招呼其他客人吧,我也去转转,刚我还看见不少熟人呢。”

“好,夏sir等会见。”

看见夏鼎基离去的背影,雷蕴荣也不由的陷入沉思。

说实话,他对于太平绅士这个头衔没有太在意,这都是鬼老用来笼络人心的,但是此时的香江就认这个,所以雷蕴荣听到夏鼎基讲的时候也表现的很惊喜。

相对于太平绅士这个头衔,他对于那多出来的一年免税的兴趣大多了。

“阿荣,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发呆?”

雷蕴荣见是霍震庭,不由说道:

“没什么,刚刚在思考一些事情。”

“现在别思考了,走,我爸叫我来找你,他有人介绍你认识。”

“走吧。”

当雷蕴荣来到霍老这边的时候,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鹰钩鼻,一双眼睛非常的锐利,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

“阿荣,来,给你介绍一个人你认识,这位是奥门的何洪生何赌王。”

“何叔叔你好,非常感谢你能赏脸出席这次的典礼。”

“不用客气,我也是有时间,再说我也想认识一下这两年赫赫有名的雷公子。”

两人又相互恭维了几句,这时霍大亨说道:

“阿荣,其实这次洪生是有一桩生意想看看你有没有兴趣。”

“哦,什么生意?”

“他想在波斯那边开一个跑马场以及赌场,你有没有兴趣?这你可以直说,拒绝也没关系。”

听到这句话雷蕴荣不由地看向霍老,这时他也向雷蕴荣这边看来,从他的眼神中雷蕴荣瞬间知道了什么。

“投资规模多大?”

“建跑马场,加上建酒店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费用,大概需要十亿港币左右。”这时何洪生接话道。

“何叔叔,目前有几个人参与投资?”

“目前我就邀请了你们两个人。”

以前雷蕴荣就知道霍老和何洪生关系很好,他能坐上奥门赌王的位置霍老也出力不少,现在葡京酒店霍老也有股份,甚至霍老去世之后,何洪生以年老之躯为其抬棺。

“何叔叔,我现在可能拿不出这么多的资金,今年我有汇丰贷款要还,同时为了这次收购我也借了巨额贷款,实在是没有多余的资金了。”

“而且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都需要忙电器公司的事情,也实在没有太多的精力去操心千里之外的生意。”

“那好吧,阿荣既然你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不勉强。”何洪生也干脆,见雷蕴荣拒绝果断不再提这个话题。

其实雷蕴荣也看出霍老也不想投这个项目,甚至都给了雷蕴荣暗示。

莫说有霍老的暗示,就算没有雷蕴荣也不会参与这次投资,首先他和何洪生不熟,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虽然后世有很多关于他的新闻,但现在他对于雷蕴荣来说就是熟悉的陌生人。

再说,过两年,两尹战争就要开打,波斯会变成一锅粥,傻子才会把钱投到那里去。

跳过这个话题,雷蕴荣和两人又聊了一会,何洪生可能看出霍老有话对雷蕴荣讲,很有情商地去找其他人了。

“阿荣,怎么你是不看好洪生的项目还是真像你说的那样资金不足?”

“都有吧,霍伯伯,你为什么也不看好?”

“你怎么知道我不看好?”

“你之前的眼神不是很明显了吗?再结合你说话的语气,我又不蠢,当然能够明白。”

“其实我不是不看好这个项目,而是不想再沾赌了,过段时间我会把葡京酒店的股份处理掉,挣这个钱太亏心了,所以我也不希望阿荣你也不要去碰,虽然这来钱很快,但凭你的本事,再多的钱都能赚到,没必要让自己染上黑点。”

“多谢霍伯伯提点了。”

“那阿荣,你是因为什么不看好这个项目。”

“我感觉中东那边可能不是很太平,经常打仗,怕投的钱打水漂。”

“哈哈,阿荣这你可能多虑了,会打仗也是阿以之间,波斯作为中东的大国,再加上它背后有阿美利加撑腰,没有人敢轻易去招惹波斯。”

“也许吧,不过我也确实没钱投了。”

在这个时代可能很多人都会有霍老这样的想法,但谁知道它的邻居竟然是一个狂人呢?

竟以一国之力主动攻击比自己强了好几倍的波斯,然后一直打到没朋友,将一个中等发达水平的国家打成一片废墟。

“算了不说这个了,对了,我那个石油项目你真的不投?”

“霍伯伯,我是真的没钱了,不然像石油这么赚钱的项目我怎么可能错过,首先我必须将我现在手下的事业打理好。”

“好吧,那我也不勉强。阿荣还有个事,北边的政策有可能会变,你可以关注一下。”

“好的霍伯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