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措手不及

第38章 措手不及

雷蕴荣之所以一下子贷那么多钱,也是感觉自己之前太保守了。

总是用自有资金去发展,这在其他行业还好,在地产这样的重资产行业你这样搞只能在别人家的屁股后面吃灰。

再加上收购泰盛发展也确实需要钱,索性就多贷一点。

而且地产在今年已经开始慢慢的回暖,75年不过刚过去三个月,雷蕴荣旗下的几栋中环大厦已经开始升值了。

现在市场上也很少说有大厦出售,特别是中环,铜锣湾这样核心地段的大楼更是稀少,有也不可能像去年那样便宜。

这也说明过了两年的艰苦生活,能够撑到现在的地产企业已经是撑过来了,至于那些没撑过来的也就成为其他公司的养料。

所以贷这么多钱雷蕴荣也不担心,今后就是九龙发展旗下的四栋中环大厦就不止三个亿。

和沈弼谈好之后,第二天雷蕴荣就带人来到了汇丰银行。

沈弼也很干脆,没有因为昨天被套路而不承认,直接开始贷款的商谈。

还是贷款两个亿,利息也是百分之十,比之前高,这样一年的利息就要两千万。

不过相比地产行业的投资回报,这就是小钱了,再加上贷款五年,港币也是在逐渐贬值。

在下面的人将贷款协议商谈好之后,雷蕴荣拿过来看了一下,不禁一笑,果然在银行有人的话操作空间就很大。

沈弼这个鬼佬给九龙发展的估值是五个亿,这样背负三个亿的贷款就不会显得很突兀。

真按目前的地价和楼市来算的话,九龙发展现在肯定不值那么多钱的,但如果银行说它值五个亿那它就值这么多钱。

这个贷款汇丰银行也是要几天时间才能下来,办理完之后雷蕴荣就离开了。

雷蕴荣直接去了胡应相胡老的家里,昨天已经和他约好今天过来拜访。

因为雷蕴荣来过胡家多次,胡家的佣人也都比较熟了,所以看见雷蕴荣过来直接将他带了进去。

雷蕴荣在门口看见胡老正在客厅里看报纸,看得还挺认真。

胡老身材也算比较高大,可能因为学建筑设计的原因消耗脑力比较多,头发有些稀松,但同样打理的一丝不苟。

雷蕴荣还没走到近前,就高声打招呼:

“胡伯伯,小子又来打扰你了。”

听到声音,胡老抬头看见是雷蕴荣,笑着说道:

“荣仔,你过来我高兴都还来不及,何来打扰。”

因为胡老的子女目前都在国外读书,他夫人也大部分时间是陪在孩子身边,所以很多时候他都是一个人在家。

再加上雷家和胡家确实有几十年的交情了,雷觉华和胡应相也很要好,所以胡老一直将雷蕴荣当子侄看待。

雷蕴荣对胡老也很尊敬,并且因为两家的交情,除了年节雷蕴荣也经常过来拜访胡老,这让胡老对雷蕴荣更是亲切。

雷蕴荣也不见外,自己径自倒了杯茶在胡老的旁边坐下来。

走近才知道,胡老居然是在看香江日报,不禁笑道:

“胡伯伯,这份报纸现在办得还不错吧。”

“还可以,看来我那学弟的能力不错,新闻报道也更有水平了。”

听到胡老这样说雷蕴荣也是有点小得意,在给了庞毅殿足够的资金和平台之后,他也不负众望,不仅新闻报道水平提升明显,就是记者的文笔水平也更高了,再加上那部《天下第一》这部小说在香江也有不小的热度,

所以现在香江日报的销量现在已经稳居香江前十了。

“庞生确实能力很强,这还要多亏胡伯伯你,如果没有你牵线,庞生可能我还请不过来。”

“荣仔不用谦虚,他能跳过来还是因为你给的条件让他心动。说说吧,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找我?”

雷蕴荣也直接进入主题,说道:

“胡伯伯,昨天泰盛发展的香生邀请我加入莺鸣会,我听我爸说胡伯伯之前就加入了莺鸣会,所以就想向你老问问情况。”

看着雷蕴荣有点郑重其事的样子,忍不住笑道:

“荣仔,这莺鸣会没你想的那么复杂,说起来我也是创始人之一。”

“在六七还是六八年的时候,我和新鸿基的郭得圣经常一起去夜总会喝酒,偶尔他也会带朋友一起过来,慢慢的人就多了起来,有一次人来的比较多,大家喝的也比较尽兴,所以老郭就提议干脆给我们的聚会取个名字,因为当时是在夜总会,所以取名叫莺鸣会。”

“本来是大家酒后兴之所为,后来不知道怎么的莺鸣会的名气就大了起来,泰盛发展的香植球是老郭带过来的,不过他好像表现的很活跃。”

“只是最近公司的事情让我有点烦心,最近也很少去喝酒了。”

听了胡老的讲述,雷蕴荣也明白过来,莺鸣会似乎就是个酒友聚会,只是大家都是地产界的大佬,所以才显得特殊。

而香植球显然也很会抓住机会,从这些聚会中抓住了赚钱的机会。

这样的话,雷蕴荣也没什么顾虑了,加入进去多交一些行业内的朋友还是很不错的,而且也很有必要。

之后遇到大项目一家吃不下来的时候,可以几家共同合作,但如果没人脉的话人家也不会带你,或者你也找不到人家合作。

不过还是有一点让雷蕴荣有点不解,所以问道:

“胡伯伯,我有点好奇,你老怎么会去夜总会喝酒呢?”

“去夜总会喝酒很奇怪么,当年我和你爸年轻时可都是丽池夜总会的常客,再说了,以前的夜总会可没有现在这么乌烟瘴气。”

雷蕴荣这才想起来,自己老爸和胡老可都是富二代,自己老爸不必说,胡老的老爸也是香江的出租车大王,都不差钱。

丽池夜总会是五六十年代香江最大的夜总会,老板之前是在魔都开夜总会的,后来因为战争来到了香江,据说丽池的幕后老板之一是魔都的青帮大佬杜月声。

不过自从杜月声去世之后,再加上香江本地社团也成长起来了,丽池才逐渐落寞。

看来自己老爸和胡老年轻时也玩得挺花啊,丽池夜总会虽然不像现在的夜总会那样充斥着性与面粉,但也不像胡老形容的这样纯洁。

最后雷蕴荣发现还是自己比较low,有钱都不会享受。

面对雷蕴荣不信的眼神,胡老没好气的说道:

“别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谁不风流枉少年,结婚之后我可是模范丈夫,去夜总会喝酒只是一种习惯罢了。”

其实也是雷蕴荣想岔了,一直以为香江老一辈的富豪都比较自律,汲汲于挣钱,可能对那些创一代是如此,但如果是二代的话除了工作,肯定也有吃喝玩乐的一面。

见雷蕴荣不再追问夜总会的事情,胡老不着痕迹的擦了擦额边的细微汗水,转移话题问道:

“话说你小子怎么会认识香植球?他可也是一个眼光比较高的人,一般人他可不怎么搭理,更别说邀请你加入莺鸣会。”

“他可能无心再经营地产公司了,反而将精力都花在了股市投资上。”

“所以我就想把他的泰盛发展买下来,昨天就是和他商量股权交易的事情,而且已经谈妥了,临走前他就向我发出邀请。”

听到雷蕴荣的话,胡老明显有些惊讶,没想到雷蕴荣步子迈的这么大,看来这老友之子已经不能再拿过去的眼光看待了。

“阿荣,很不错,不过也要量力而行,这个我不多嘴你自己把握。”

“我明白的胡伯伯,我不会贪功贸进。”

突然,胡老心中也是一动,说道:

“荣仔,等你把泰盛发展收购下来之后我们可以合作一把,我在湾仔有块住宅用地,到时候可以一起合作开发。”

“那就太感谢胡伯伯了,能在胡伯伯身边学习开发项目那是我的荣幸。-”

胡老显然也被雷蕴荣的恭维爽到了,哈哈一笑道:

“阿荣,太谦虚了,说来还是因为和合实业资金不太凑手,最近和合实业正在计划搞一个大项目。”

雷蕴荣知道,和合实业计划搞的这个大项目应该就是位于湾仔的和合中心了。

和合中心建成后楼高六十六层,超过怡和的康乐大厦成为香江第一高楼。

胡老也是香江富豪中为数不多的高学历专业人才,这栋大厦是由胡老亲自设计的,而且设计水平颇高。

它包括两个内筒墙和一个直径15呎的外筒墙,第一个内筒墙内是电梯通道,内筒墙之间作洗手间、储物室及管理通道之用,第二个内筒墙和外筒墙之间,是写字楼和商场,这可以说是他的代表之作。

“行,那胡伯伯等我收购完泰盛发展之后等你这边的消息。”

雷蕴荣又在胡家陪胡老待了一会就回去了,最近也有不少事情要忙。

不到三天,汇丰银行那边的贷款就下来了,雷蕴荣也转了三千万到自己的股票账户,委托汇丰银行继续在股市上收购泰盛发展的股票。

之前雷蕴荣就已经将自有的资金转了两千万进去收购股票,但是怕引起股价的波动,所以收购股票的进度比较慢,花了近半个月的时间总共才收购不到百分之十二的股份。

但即使如此,泰盛发展的股票也已经上涨了,现在已经涨到一块八块出头。

就在雷蕴荣准备慢慢收购的时候,东方日报突然爆出一个新闻,打了雷蕴荣一个措手不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