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玩玩泥巴射射箭

第一百八十章:玩玩泥巴射射箭

热门推荐:

看完古人的智慧结晶就是正式的吃喝玩乐咯。

第一站就是余徽心心念念的射箭项目,每次看运动会上射箭运动员英姿飒爽的样子,老实说她真的觉得贼帅!

这边的射击俱乐部一下子接到四个萌新妹子的单也十分重视,特意派了一男一女两个专业教练来指导她们。

怎么说呢,因为这项运动很吃熟练度,如果不学习完基础知识,射击体验感会非常的差,那样复购的概率就会很低,所以他们这个行业格外重视新人的体验感。

男教练讲解着他接下来会用到的专业名词,比如搭箭点,勾弦,靠位固定点,还有通俗易懂的箭靶,箭尾,介绍完专业名词,他又开始指出每个名词对应的物品和动作。

同时也以正规姿势做了一次标准的射击流程,边示范边拆解每个动作同时也让几人拿到了自己的弓箭套装跟着教练有样学样。

这时女教练就开始登场了,挨个调整她们的动作姿势,站直,掏出箭卡在搭箭点上,持弓勾弦,抬弓瞄准靶心,拉弦,靠位固定,瞄准,射击。

余徽是第一个被指导着试射的,她有些紧张,在背后女教练的细心安抚下才一点点照着她的指挥去做

“抬头挺胸站好,往后拉,贴到你的脸颊这里...目视箭靶,对!就这样!放箭!非常好~身体不要弯哈,你可以自己试试。”

余徽射了两箭感觉熟悉了,心中的紧张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虽然连着几箭连靶子都碰不到,但是人就是突然自信心爆棚了起来。

余徽嘴角微微一勾:“看我一箭十环!”

“嗡~啪!”

“啊!哎哟好痛!”

余徽乐极生悲没注意自己的站姿已经下意识的前倾,手中箭失射出,弓弦反弹抽到了她越界犯规的来来之上。

余徽疼的脸涨色涨红,一下子就蹲到了地上,双手抱胸,想揉揉被打疼的地方又不好意思摸。

“噗!”

“哈哈哈哈!”

余霜几人顿时笑成一团,她们不想笑的,可是真的实在忍不住,这也太搞了。

女教练也轻笑几声,有些羡慕的看了眼余徽鼓鼓囊囊的大闺蜜,柔声安抚道:

“没事的,这是教学弓磅数很低,专门用来学习射箭姿势的,就疼一小会就好了,不会有伤口什么的。”

余徽感受了一下,确实不怎么疼了,那股突然袭击其实惊吓多过于疼痛,站起身恨恨瞪了几女一眼,经过那么一吓她也失去了对射箭的兴趣。

看着几人在那里玩得不亦乐乎,余徽一想到刚刚的社死事件说啥都不肯在上手了,男教练摇了摇头,似乎是感到很可惜。

体验了两个小时后几人又兴冲冲的熘达到了陶艺馆。

小时候大家几乎都玩过泥巴,然后弄的浑身脏兮兮的回家被爸妈一顿教训,现在长大了没想到还有玩泥巴的机会,哦不对!应该是叫陶艺~

走进陶艺馆里,入目的就是摆放在各处琳琅满目的各种陶土工艺品,有的做的很精美,有的一看就是新手做的,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

几人左看看右看看,对这一切没见过的事物都十分好奇,像是四个大宝宝。

在工作人员的领路下走进了内部的院子,里面已经有不少游客正拿着泥团在小转盘上摆弄。

洗完手套上一件防止弄脏衣服的小围裙,几人排排坐乖乖听着老师讲解。

中年人看着几女笑道:“时间有限,我就先教你们做一个最简单的陶土制品,陶碗!基础的步骤我会和你们讲解清楚,然后再给你们看个教学视频,

还有疑问的话可以随时问我。”

“啊!做碗啊...”

Rita显得有些失望,她脑海中想了一大堆精美的工艺品,就唯独没想过碗。

估计她都忘了自己是个萌新,能做出个碗都不错了,其实大概率碗都做不出来。

小玉倒是觉得挺好玩的:

“碗也不错呀,如果在能里面留下一些想说的话啊啥的,然后被烧制出来留作纪念,也是很有意义的事。”

“对啊对啊!我做手工从小到大都很厉害,这一次肯定做的比你们都好,这个我可以!”

余徽显得信心满满,她小时候手工做的确实很好,什么纸灯笼,橡皮筋动力小车车都做的有模有样。

还有流行过一段时间的折纸小衣服和小家具,她也很有耐心,一点点照着图连粘带剪的做的大差不差,深受班级妹妹们的喜爱。

老师抓了一团陶土在手上:“大家看!这个就是陶土了,也是制作陶器的胚料,首先我们要保证陶土有一定的湿度,这样好塑形的同时做出来的陶器也更好看。”

老师边说边举着陶土走了下来靠近几人:“你们看,一开始呢按住中心然后...”

他认真的讲解,一边说着一边转动,几人也在认真听着,余徽一脸新奇的瞅着老师手上的那捧陶土。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这种颜色的土,看它在别人手中慢慢变换形态的样子就知道可塑性非常好。

“你们看懂了没有啊?”

老师严肃的问道,他是真的想教会她们怎么做陶艺,这种板板正正的画风看起来莫名的有些可爱。

“懂了懂了!”几人也不管懂没懂,直接和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

看大家说懂,老师继续自己的教学:“那好,等我们捏的差不多了以后,就把它放在轮盘上转动,然后……”

“嗯……你们先上手试试,把经验变成实物,我会在这里帮你们解答疑惑的。”

几人连连点头,听的昏昏欲睡的余徽也一下子精神了起来,领到了自己的陶土兴奋的搓了起来。

陶土入手冰冰凉凉的,还有些粘手,余徽照着陶土老师说的步骤先把陶土揉成了土球,用手指头在中间戳洞然后朝着四周慢慢扩展。

余徽没骗人,她确实在手工方面有一些天赋,碗胚做的有模有样,虽然看起来不太平整但是也算可以了。

Rita在自己的小桌边怎么揉陶土都揉不明白,一会橄榄形一会不倒翁形,急的她坐立不安。

偏偏一手的泥她也做不了别的事,只能一双美目左右乱瞄,瞥见认真的余徽眼前顿时一亮。

此时余徽正慢慢的修整碗口的薄厚,巴掌大的精致小脸上满是认真之色,脸颊因为紧抿的粉唇显得都都的十分圆润,看的Rita手痒痒的。

周围不少男性游客也时不时的偷瞄几人,不过下场都不太好,出来游玩的通常都是一家人一起出动,不然就是情侣。

所以当看到进来四个青春洋溢的美女时候心中早就警铃大作,女人天生对这方面特别敏感。

一仔细观察自家老公或者男友的眼神立马抓个正着,脾气好的温柔提醒一下,脾气火爆的小姐姐直接就上手掐了,气氛一直挺诡异。

Rita越看余徽越觉得自己的心软软的,她听过一句话,说认真的男人最帅,现在Rita觉得认真的女孩也特别的美。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