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原来是这样

123 原来是这样

宋鲁一开始是没反应过来的,直到周围的人惊呼后他才反应过来,原来是韩寒,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万千想法,但是他很镇定,无非就是砸场子呗,那就来吧。

“宋鲁,你好,我是韩寒。”韩寒一站起来后,工作人员就递过来了话筒。

“你好,韩寒老师,欢迎来到我的签售会。”宋鲁彬彬有礼的点头致意。

“冒昧前来还请不要见怪,主要是有几个问题想当面问问你。”韩寒说道。

“哇哦,好极了,明天的报纸有新闻了,在你问问题之前先感谢你为我涨热度。”宋鲁感谢道。

“呃,还可以这样吗?”韩寒愣了下。

“当然,有些人为了有热度还专门找人骂自己。有时候人火并不是全媒体人夸你才叫你火,而是全民在为你争辩才叫你火。”宋鲁解释道。

“好吧,这个,我真不懂。”韩寒尴尬的说道。

“这个没有关系,媒体比你我都要懂。严格来说,你我今天要是来点火爆的话题,那就全民受益了。”

“啊?怎么还全民受益呢?”韩寒顿时被宋鲁带偏了。

“呐,首先受益的是媒体,他们有了热点新媒,这会刺激一波销量。其次受益的是读者,他们有了新的八卦可以看。最后,受益的是你跟我,其实是我们两个受益最大。因为我们的热度上去了,全民关注了,我的书正好在上市,可以带动一波书的销售。而你也可以在网上吸引一波粉丝,你之前的书也会卖得高一点。这不是全民受益是什么?当然,除了我们两个之外作家可能就要倒霉了,全被我们两个抢了风头。因此,来吧,来点劲爆的东西,正好可以刺激一下销量。”

宋鲁扬了扬手,示意韩寒开始。

“……”韩寒整个人懵了,还有这种操作?没人跟他说过啊。

看着发愣的韩寒,现在爆发出了一阵小哄笑,这宋鲁真的是厉害啊,三言两语就把主动权掌握到了手里,所以无论等会韩寒说什么,宋鲁都立于不败之地。

都说了,热度上去他就赢。

“呃,可能你想歪了,我没有什么特别想问的。我就两点,一是你如何看穿那些媒体利用我的手法的?二是你怎么知道国外的一些情况的?我们普通人如何了解到国外的真实情况?谢谢,就这两点。”

“啊?没了?这个不劲爆啊。哈哈,开玩笑啊,其实我觉得同行不一定是冤家,交流才会使人进步。我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吧,为什么知道媒体在利用你,很简单,看他们的媒体报道。一些在力捧你的媒体不一定是你的支持者,还有可能是利用你的人,当他们第一次捧你时你可以开心开心,当他们连续捧你并给你一些个名头,比如‘青年领袖"之类的虚名,把你比喻成当代鲁迅时你就要小心了。”.

“为什么?因为你得了这个名头就得要不停的批判啊,要不然怎么符合‘意见领袖"与‘当代鲁迅"的称号呢?那你批判啥呢?接下来他们会在他们的媒体上写一些批判的文章,在引导你,跟着他们一起批判就对了,他们给你提供方向,提供弹药,提供材料。所以,你不需要去搜集材料,不需要去找批判对象,也不需要有更好的观点,你会发现只需要跟着他们的脚步你就会有很多的人支持。”

“至此,你发现什么了?没错,你被人操弄了。你把你过去一段时间内所发表的观点与某些报纸媒体的观点对一对,看是不是吻合,无论是论点、论据以及论证的方法是否一致?可能就算有出入,但也相差不几的。”

宋鲁一说完,当场的韩寒愣了下,细细回想着,而现场的观众也有的在思考着。

“至于你说的第二个问题,那就更简单了。不要人言亦言,走出去,去实地考查。教员早就告诉我们了,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么简朴实在的道理,我们每个人都知道,可没几个人做。”

宋鲁解答道。

“你出国去了解的?”韩寒疑惑道。

“两种途径,一是出国,二是读书。众所周知我家开煤矿的,所以,我很幸运有机会去南港、日韩、东南亚等这些地方玩过,特别是南港,那里各种各样中文的书籍与杂志。当然,大部分是骂我们内地的,而且是毫无道理的抹黑的那种,所以我们要有学会有选择的看。对于一般人想出国可能有一定的困难,但实际上也不困难,如果仅仅是出去旅游的话,几万块钱就可以去南港与东西亚或日韩了,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贵。对于像你和我这样的,出国都不叫事,去趟欧美,只要你的银行户头欧元以上的存款流水就可以了。”

“我可以告诉你,越出国就越爱国。多出去走走看看,认真的了解一下国外每个国家的底层运转的机制,再对比一下我们自己的你就会发现别人有优点,但也并非是百分百完美。我们有缺点,但也不是完全一无是处。所以,如果你真想当鲁迅,那就在充分了解了实情后,再客观的做出评判。”

“好的,多谢你解惑,我也买书了,等会给我一个签名。”韩寒扬了扬手中书说道。

“谢谢,谢谢你的支持,回头如果你有时间,等我签售完了请你吃饭。”宋鲁感谢道。

“好啊,我今天有时间的。”韩寒欣然接受。

“喔,好!”现场响起了掌声,大家很乐见这种明星之间的和解。

随后记者们兴奋了,纷纷采访起了韩寒来,可是韩寒也很尴尬啊,这又不是他的签售会他总不能抢了人家的风头吧,人家刚说要请他吃饭。

不过宋鲁无所谓,干脆把韩寒请上台,让他去回答问题。

“韩寒,你为什么要与宋鲁和解呢?他一直批评你的,是不是证明你的肚量比他的大?”这个记者的问题很犀利。

搞得韩寒沉默了一下,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幸好宋鲁替他回答了半个问题。

“这个记者朋友,你说的很对,他的肚量确实比我大。换成是我,我很难做到这一点。但是,越是这样的人成就越大,因为为了追求真理,他可以与对手坦承交流。”

宋鲁回答后看了眼韩寒,“抢你了点风头,别介意。”

“哈哈……”现场响起了笑声。

“哈,我不介意。其实并不是宋鲁说的那样为了追求真理,而且我得到了业内的人提醒,宋鲁骂我的都是对的,确实有人在利用我。虽然我一度觉得这是件很丢面子的事情,因为就算我被人利用了但也不想被人大声指出来,这会显得我很没分辩能力。所以一开始我是很讨厌宋鲁的,因为他没有顾及我的面子,我甚至写了准备反驳他的文章。”

“但是,我发现我反驳的点其实没有着力点,一是我要证明我没有被人操作,于是我问了某些资深媒体人了解了一下内幕,发现我是真被利用了。在这一点上,我反驳不了宋鲁。二是,我想证明我的批判是对的,但辗转托了许多人了解了一些国外的真实情况后,我发现又是宋鲁说的是对的。”

“所以,我思考了很久,我想当面问问,凭什么我比他年龄大,写书早,还没他懂的多。我不服气,所以要当场问问,如果他今天现场不能给我满意的答案,我可能就要发飚了。”韩寒答道。

“那他的答案你满意了没?”记者追问。

“当然,要不然也不会这样了。”韩寒苦笑。

“哈,早知道你是这么想的,我刚才就应该让你发个飚,这样明天我们两个的热度会更高。”宋鲁打趣道。

“……”韩寒无语,众人却哄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