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七十 1个**长还想和我吃饭?

三百七十 1个**长还想和我吃饭?

吃饱喝足。

接下来就是去K歌跳舞的节目。

安排了几名礼仪小姐跟这清水去玩,于泉居佑和滋贺县会长菊地就又凑到了一起。

“于泉君觉得怎么样?”

“长野那家伙完全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动动嘴皮子也不考虑下我们的难处。如果开了升职加薪这个先例,肯定只会让麻烦变得越来越多。”

“他们这种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大少爷怎么会明白这些,别说是课长了,就算咱们在他眼里恐怕都是庶民大白菜吧!”

“所以清水君的办法倒是不错,你觉得呢?”

“可以是可以,但是找谁比较合适呢?万一弄巧成拙反而又多了一个把柄呢!”

“渡部那家伙不是查出来肝癌了吗?他儿子马上就要毕业,一定会答应的吧!”

“这倒也是!还有草翦那小子,非常有上进心呢,不如也关照一下?”

“......”

滋贺县。

曰本生保分社。

已经到了退休年龄的副社长渡部忠熊挂断电话沉思了许久许久。

最终,一声无奈的叹息从他口中发出。

自己已经时日无多,这個时候还能够会会社散发最后的余热,也算是一种幸运吧!

与此同时。

社长办公室。

草剪洋一半个屁股挨着椅子,身体绷的笔直,明显看起来有些紧张。

大冢昌俊看出了草剪的内心,他点了一支烟,以前辈的关怀说道:“草剪你一定是在为这件事担忧吧?但请好好想想,为什么会社那么多人会社选择了你?是因为草剪你为人踏实,有上进心啊!这样为会社担当的机会可是非常少的,将来,为会社做出如此重大牺牲的你,还有谁能够再阻挡你成为绝世猛龙?”

“社长大人的意思我明白!但是我想知道,

大概会要多久才能出来,毕竟...我和洋子已经订婚了,所以......”

“按照惯例,大概要三五年吧!”

“啊,这么久?”

“草剪啊,洋子小姐的家庭你也知道,即便结婚了,以你现在的情况彼此能够一直走下去吗?三五年只是个大概估计,我只是告诉你最坏的结果。但等这件事过去,会社会动用一切关系把这件事的后果弱化,也许一年半载也就出来了。”

“这个...我可以考虑一下吗?”

“当然!但是在今天晚上,我希望得到你得答复。还有,这是我个人的意思,跟会社没关系,你明白我的意思,对吧?”

“......”

在曰本这个国家,一直以来都有句名言——寒门难以出贵子。

就像姓氏的传承一样,每个人从出生姓什么,就基本上决定了一个人未来干什么,以及身份地位。

杀鱼的,最大可能就是去杀鱼,无论他在体育上有多高的天赋。

做拉面的,将来最大的可能就是回家继承拉面馆,不管他多么讨厌做拉面。

也就明治之后,文化改革,普通人才有了一丝机会,能够抓住读书改变命运的机会,成为社会中流砥柱,精英人才。

但这个精英,也是有着明显的潜规则划分。

如果是理工科精英,去到大手企业会得到优厚的待遇,按照年功序列,将来混个中产阶级。

如果是科研人才,那更是香饽饽,金钱美女和社会地位都有人会安排,根本不用为事业去烦恼。

可惜。

草剪学的是金融专业。

那时候听说金融行业收入高,是食物链顶端的存在,所以才拼命读书进入了京都大学经济学部。

希望毕业后,进入金融行业,出人头地,名利双手。

毕业后。

草剪如愿进入了金融圈实力最强大的保险公司,怀着满腔热血,在会社干了一年又一年,期望能够通过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

但这些年下来,他已经发现,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

一起来的同期职员,该升职的早就升职到了部长级别,即便差一点的,也混到了课长职务。

而他,从这个地区调到那个地区,从这个县调到哪个县,现在只是个最低级的主管。

原因?

那些升职的家伙,全都是各大家族的嫡系或者旁系。

从大藏省大臣官房到主计局,主税局、关税局、理财局、证券局、银行局、国际金融局以及造币局、印刷局等等局里,能够爬上去的最差也是寒门弟子。

而金融行业各大会社,能够爬到部长以上职位的,也都是最差寒门子弟,或者干脆就是各大家族的继承人之类。

不是来自庆应大学,就是来自早稻田或者东大,家族不是在政坛有着巨大影响,就是在财界,商界,有着呼风唤雨能力。

这帮混蛋对制造业一点兴趣都没有,拉帮结伙,排除异己,完全控制了金融圈,普通人一点机会都没有。

寒门难以出贵子?

很不幸。

草剪家的祖宗不太争气,连寒门都不是。

因为寒门主要是指那些没落的士族,大族,豪门,望族,而不是一穷二白的穷人家庭。

就像武家的其他分支,华族的旁支子弟,至少曾经拥有过宅子,良田,没落之后才算是寒门。

如果没有跨入过政治圈,即便祖上有些田产,那也充其量算是个庶民。

草剪家族谱翻上七八代,都找不到和华族或者大名之间的关系。

如果按照江户之前的说法,他这种人,充其量算是个流民,或者氓民而已。

连庶民都算不上!

在这个家名和血统决定一切的国家,寒门好歹有个门,能进到金融圈的门里摸摸天花板,而庶民以下那是门都没有,哪有什么资格谈天花板。

很长一段时间。

草剪都后悔自己选择了金融专业。

像他这种人,就应该选理工科,做一个技术员,也不至于在金融圈里跨进去那个门槛。

至少,按照社会的规则,技术上有能力的话,好歹是可以摸天花板的。

但金融圈完全就是那帮混蛋的地盘,庶民只能打杂跑腿,完全就是个小厮一样。

可是现在,却有一个巨大的机会摆在面前。

答应!

还是不答应?!

第二天。

关西本部稽核课以及内务部联合成立调查小组,进驻了滋贺县曰本生保分社。

没有得到任何通知。

滋贺县分社的所有社员都被暂时要求在综合会议室接受询问。

安排了这些,北野小武就将分社所有相关卷宗封档,开始了稽核审查。

突如其来的稽核。

分社一片慌乱,职员们坐立不安集中在综合办公室,神色间都带着惶恐和不安。

就在这时。

一个老头忽然站了起来:“北野课长!”

“我是渡部昌俊,在担任社长的这些年,因为我身患癌症需要到外国治疗,所以......”

老头说着。

忽然痛哭流涕跪在了地上。

一五一十交代了自己这些年担任副社长期间,如何通过做假账,受贿等手段侵吞会社资产等等。

高达六千亿的账目,每一笔都有存案,调查组看的为之触目惊心。

北野小武气的够呛,怒不可遏吼道:“渡部你这个混蛋,身为社长竟然监守自盗,你对得起会社的培养,对得起社会和民众的信任吗?”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只是你一个人,怎么可能操作这么大的资金,一定还有人配合你吧?”

扑通一声。

一个年轻人跪了下来。

草剪洋一泣不成声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原来,草剪结实了一位家庭背景不错的女生,两人已经订婚。

但出身卑微和家庭贫寒,草剪为了给女友一个完美的婚姻,就和渡部密谋,以财务课主管的身份,帮助他做假账侵吞财产。

人证物证齐全。

也和会社资产流失的账目能够完全对上。

接下来,便是生活经济调查课介入,经过审讯,确定无疑后将两个犯罪分子收押,等待下一步的判定。

事情到此,也算是告一段落。

北野小武带着感慨,朝着这次勇敢的小伙子小池右二鞠了一躬。

“这次能够查处会社里的一些烂鱼,多亏了小池你得勇敢担当,请一定要继续好好发扬,为会社和社会做出更多担当。小池君!请一定要好好加油啊!”

“这都是我该做的!我一定会好好努力!”

“呦西!呦西!事情已经结束,我也该回本部向社长大人汇报情况了,这些天因为这件事大人非常生气,现在总算能够个交到了。”

“北野大人慢走!”

带着激动。

小池右二目送北野一行人离去。

想到对付的勉励,自己这次让会社查出了一大帮害群之马,如此大的功劳,总能够升职加薪了吧!

转身来到会社。

带着一百二十倍的激动和兴奋,小池右二心里全是正义战胜邪恶的快乐。

忽然。

他感觉哪里好像有点不对劲。

以往和自己关系不错的同时眼神非常奇怪,似乎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为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喔!

一定是因为妒忌我就要升职了吧!

这时。

社长大冢昌俊喊道:“小池君,请来一趟办公室。”

“哈衣!”

进门后。

小池怀着激动,期待着接下来的奖励。

大冢昌俊也没有让他失望,深深鞠了一躬说道:“真是没想到渡部和草剪竟然是这种混蛋,这次的事情多亏小池你发现及时,才算是避免了会社的资产遭到更大损失。”

“这些都是小池应该做的,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的!”

“呦西呦西!小池君的担当和勇猛实在是太让人倾佩了!是这样,鉴于小池君你得责任心,会社接下来有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需要你完成,不知道你有没有信心?”

幸福来的太突然,哪怕早有预料,小池右二脸上也忍不住一热。

“来到会社的第一天,小池就已经做好为会社先出灵魂的准备,所以什么工作都一定有信心完成。”

“很好。是这样,因为会社在华夏即将成立一家事务所,所以需要非常有能力有责任感的人去主持事务所。小池君在营业部的成绩一直非常优秀......”

去华夏?

主持事务所?

小池右二心里凉了半截,脑袋里嗡嗡作响,社长后面说什么他都听不见了。

华夏那是什么地方?

会社自从去年开始来研修生进修学习,他带着好奇多少了解了一些。

那些研修生可都是华夏各个大学的顶级人才,或者都是某些厉害人物的孩子,但是这些家伙研修结束,宁可出去餐馆打工,晚上睡地下室,都不愿意回去。

现在让自己去华夏,这不是惩罚吗?

“小池君,你脸色为什么这么差?是身体有问题了吗?”

“不是......”

“那就好!最近多多注意下身体,可不要耽误了工作哦。对了,这两天就准备一下,应该月底那边事务所就会成立,到时候你和滨尾君一起过去。”

滨尾?

听到这个名字,小池心里更是一片哇凉。

因为这件事之前,他第一个找到的就是部长滨尾新,但却被警告不要影响会社声誉。

“社长大人......”

“还有什么事吗?难道小池你对自己没有信心?还是要违抗会社的安排?”

“......”

为什么会这样?

另一边。

长野直男拿着北野小武递过来的稽核调查文件,漫不经心瞄了一眼。

一个副社长,一个财务课主管。

妈的!

这帮家伙可真无耻。

竟然拉一个癌症患者顶包!

其中的猫腻,长野直男一眼就看来出来。

但人生,该装傻时就装傻,就像他一直在池田樱子面前装傻一样。

将报告甩给北野。

想到还有小池右二那个定时炸弹,长野直男淡淡问道:“滋贺县发生这种严重问题,北野你知道自己错在哪吗?”

“哈衣!”

“现在正是多事之秋,我不喜欢再看到第二个滋贺县。”

“哈衣!”

“那小子呢?”

“丢到华夏去了。”

“听说华夏那边治安不是很好啊!”

“经济差,治安确实不太好,我会让他们注意安全的。”

“嗯。会社这次的交换关系到以后的合作,一定要注意安全。没其他事,就出去吧!”

“哈衣!”

北野小武躬身倒退离开。

长野直男点了一支香烟,看了看桌子上之前倉田妃梨递上来的名单。

新的校招开始。

各方面的关系都找了过来。

无论是大藏省,央行,还是地方财团的一些干部,电话不断,烦都烦死了。

但这些人又不好直接回拒,人脉关系嘛,就是靠着这种纽带联合,才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拿起电话,长野直男拨出了一个号码,等到对面接通,他就问道:“佐藤君,上次拜托你查那家伙,有眉目了吗?”

“还真让你猜到了,这小子在成蹊大学经常得到安培势力的关照,应该跟你预计的差不多。”

“废话。井田横给我送这么一个人,怎么可能没有原因呢!”

“那你准备怎么安排?”

“大礼包当然要留下了,你说呢!”

“确实是个好办法,但以后可得直男酱你关照了!”

“让人毛骨悚然的变态还是请去死吧!”

挂断电话。

长野直男忍不住笑了下。

井田横这家伙心机深沉,让自己身边安排人这种事算是心知肚明,但是安培的棋子,事情就挺有意思的了。

毕竟,岸信家在政坛的底蕴可谓是第一家族。

井田横这家伙两边下注,倒是一个很厉害的棋手。

铃铃铃。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

接通之后,对方自报身份说道:“长野社长你好,我是主计局腾谷锭二,因为最近关于国民公共缴费的事情上有些事情想和你谈谈,你看能不能找个时间莪们见一面?”

“这个...研究所之前在这方面不是已经商定过吗?”

“啊!这个...主要是还想跟长野社长一起吃个饭,所以......”

一个**长还想和我吃饭?

你特么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身上的触须!

“对不起,因为工作太忙,所以....有电话进来,先挂了。”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