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兵主的留言

第八百零六章 兵主的留言

相继从祭仪密院和造物密院获得符文后,萨雷安已经在兵主之刃上集齐了所有五枚符文。

内战刚结束时,玛卓克萨斯的局势依旧非常混乱,几位侯爵都将精力放在收拾残局上,一直没能抽出时间集结起来前往兵主之座,聆听兵主留下的话语。

当萨雷安作为代理造物侯爵初步将造物密院的乱局理顺时,其他几大密院也都相继恢复了正常。

让萨雷安意外的是,祭仪密院的辛达妮侯爵居然也响应了这次号召,带着新挑选出的补位男爵一同来到兵主之座门前。

这位新男爵名叫巴米达尔,据弹幕所说,此人在他们所了解的剧情线中也是祭仪密院的其中一名男爵。

在那条时间线里,除巴米达尔外的另一位祭仪男爵还是萨雷安的老熟人,正是如今还潜伏在天灾军团中当内应的克尔苏加德。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辛达妮整理好了心情,仿佛无事发生一般笑眯眯的向萨雷安打招呼。

萨雷安从来就不喜欢这种两面三刀的墙头草,他心里甚至有了一个长远的规划,打算将来让完成卧底任务的克尔苏加德进入暗影界,取代辛达妮的位置。

不过现在考虑这个还太远了一点,克尔苏加德的实力尚未达标,还有一段不短的路要走。

多年以来与奎尔萨拉斯的贵族们你来我往,萨雷安早就养成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习惯。

虽然心里对辛达妮的为人十分不齿,但他表面上还是热情的回应了辛达妮的问候。

时间紧迫,萨雷安没有浪费时间在人际交往上。

四大侯爵齐聚后,萨雷安拔出兵主之刃,将剑尖指向依然紧闭的兵主之座大门。

随着剑身上的五枚符文逐一与大门上的凹糟对应亮起,尘封多年的兵主之座终于再度开启。

侯爵们吩咐各自的男爵随从留在大门外,5人结伴进入兵主之座内部。

刚进入大门没几步,萨雷安等人就听到兵主的留言在空荡的大厅内回响。

“来访者,我是兵主。”

“你们进入我的圣所,代表黑暗已经降临于玛卓克萨斯……甚至是整个暗影界。”

“许多年以前,包括我在内的永恒者们忍痛将我们兄弟——犯下大罪的佐瓦尔放逐到无人能逃脱的噬渊,他本该永久背负着典狱长的枷锁。”

“但经过漫长的调查,我怀疑佐瓦尔并非孤身一人,他在永恒者之中还有潜藏的盟友相助。”

“如果你们听到了我的留言,那就意味着我的怀疑成为现实,佐瓦尔与某人暗中勾结,击败了前往噬渊调查真相的我。”

“想从佐瓦尔的疯狂之下拯救暗影界……命定的外来者,你必须集结所有永恒者的力量,让暗影界再度团结一致。”

“将我的警告转告给我的兄弟姐妹们,我们必须提前修筑好防线,决不能让佐瓦尔抵达‘陵地’。”

“仲裁官将是最后的钥匙,保护好它,否则暗影界终将万劫不复。”

留言只到这里为止,除了早已知晓内情的萨雷安,四位侯爵表情各异,有震惊、也有深思。

辛达妮对兵主的下落不感兴趣,

她在意的是兵主留言中提到的典狱长。

“这么说,你们之前宣称祭仪密院勾结典狱长,并非只是单纯的污蔑,与斯通前男爵勾结的德纳修斯大帝,就是兵主留言中提到的那个永恒者叛徒?”

“哼!”凯克苏斯没好气的冷哼了一声:“不然呢?你以为我们闲得无聊编借口忽悠你?”

斯特拉达玛注意到了兵主留言中提到的一个重要词语。

“陵地是什么?你们有谁知道吗?”

提前获得了剧透的萨雷安当然知道,所谓的陵地指的就是扎雷殁提斯的初诞者圣墓。

既然兵主故意模糊了这个词语的含义,摆明了是不想让太多人知晓内情。

永恒者们一旦听到陵地这次词语,立刻就能推测出佐瓦尔的目的。

扎雷殁提斯是暗影界的禁地,轻易不会透露给任何人知晓。

既然兵主有此考虑,萨雷安也不会不识趣的直接揭晓谜题,干脆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将话题转向了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重点。

“陵地什么的暂时放下,那应该是只有永恒者才能知道的重大机密。”

萨雷安与若有所思的阿卡莱克对视了一眼:“从这段留言中,我们至少能知道出兵主失踪的大致位置了。”

阿卡莱克表情凝重的吐出一个词:“噬渊。”

辛达妮意味不明的轻笑了一声:“呵~那么问题来了,我们要如何闯入噬渊救出兵主?”

斯特拉达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噬渊是所有灵魂的禁区,一旦进入就无法逃脱。”

“就算我们能进入噬渊找到被囚禁的兵主,又该如何带着他一起脱身?”

噬渊是暗影界最特殊的区域,与五大国度并无直接相连的空间通道。

如今的暗影界又不像原历史中那样职权失衡,可以直接从奥利波斯中央跳进噬渊,并入进入噬渊的常规入口。

萨雷安所有所思的摩挲着下巴说道:“既然德纳修斯有办法与典狱长取得联系,那就代表永恒者知道进入噬渊的方法。”

“这样吧。”

萨雷安考虑了一下后说道:“我要立刻赶往晋升堡垒帮格里斯蒂娅擦屁股,由你们派人前往炽蓝仙野询问寒冬女王。”

“我们双管齐下,应该能从两位永恒者口中问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四位侯爵交换了一下眼神,基本统一了意见。

辛达妮又提出了一个问题:“那么,我们要派谁前往炽蓝仙野?”

阿卡莱克当仁不让的说道:“这类传递信息的任务本就是锐眼密院的职责,我会派帕索妮亚男爵执行这项任务。”

“帕索妮亚男爵与萨雷安来自同一个物质世界,而萨雷安与炽蓝仙野交好,寒冬女王应该会卖萨雷安的面子。”

萨雷安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可以啊,就让帕索妮亚说是我派她去的吧。”

凯克苏斯皱眉说道:“这种送信的任务只是小问题,我担心的是,萨雷安前往晋升堡垒是否能顺利解决格里斯蒂娅留下的烂摊子。”

辛达妮瞄了一眼等候在门外的男爵们,她的目光在奥妮克希亚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考虑到造物密院现在的情况,深影代理侯爵必然会留下1-2个人坐镇,只靠你自己的力量……真的够用吗?”

辛达妮有自己的盘算,这次押错注让祭仪密院损失不轻,她想从其他地方将损失找补回来。

萨雷安离开后,群龙无首的造物密院就成了一个香饽饽,辛达妮想让萨雷安把实力最强的奥妮克希亚也一并带走。

如果只留下瓦莉拉或斯黛拉苟萨就好办了,她可以凭借早前在造物密院内安插的人手,尝试获取造物密院新型战争兵器的设计蓝图。

萨雷安看得出辛达妮在打魔导兵器的鬼主意。

就算辛达妮不说,萨雷安也必须把奥妮克希亚带在身边。

黑龙公主是小队中唯一的半神级战力,如果没有她跟随在旁压阵,萨雷安独自面对圣杰级的敌人根本就无从下手。

斯特拉达玛也看出了辛达妮的图谋,可惜凋零密院还在选拔新的男爵人选,暂时抽不出人手。

锐眼密院要负责传信给寒冬女王,收集来自各方的情报,同样无法插手,斯特拉达玛将目光转向了魂选侯爵凯克苏斯,示意他出面帮萨雷安解除后患。

凯克苏斯看懂了斯特拉达玛的意思,爽快的拍着胸口说道:“萨雷安,你放心的把自己的人都带到晋升堡垒去吧。”

“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我会让杜隆坦和威尔弗雷德联手代管造物密院,保证不会让任何人伸手进去胡乱搅合。”

凯克苏斯这话就差直接指着辛达妮的鼻子点名了。

如果是其他人敢如此阴阳怪气,辛达妮肯定会当场翻脸,但发言之人是凯克苏斯……

‘淦!我忍!’

辛达妮恼怒的低下头装作没听到:‘我倒要看看,那两个脑子里长肌肉的魂选蠢货能不能一直守住图纸!’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