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蝉蜕

第二十二章 蝉蜕

虽然PPDC并认识只怪兽,也没给它起一代号——但傅青海认识。

四级怪兽“白蛇”,《环平洋2:雷霆再起》登场,特殊能力就钻地。

“白蛇”总体形象类似甲龙,颜色铜绿,后背披着龟壳一样的块甲板,一直延伸到了尾部,头顶的甲板形成角状突起,总共六条腿,每一条腿的关节处也都甲板护体,钉刺状的尾巴也一强的武器。

十年后的怪兽都提现了,之后哪怕动画剧集《环平洋:黑色禁区》里的怪兽登场,傅青海都会感到丝毫意外。

事后回想,“毒妇”“迅龙”之所以一直潜伏深海迟迟肯登陆,之后又莫名其妙地开始靠近沿海,或许并为了“白色疤痕”比拼耐力——而为了等待“白蛇”一路遁地钻到附近,然后伺机伏击机甲猎。

“毒妇”果然如同电影里展现的那样,具备指挥其怪兽的能力智慧。

但眼傅青海没空思考些。

因为还远远没脱离险境。

“白色疤痕”刚刚伸手举起了“白蛇”的头颅,就被“毒妇”一掌扇飞,再一次消失了汪洋,谓一点面子都给。

看得屏幕的心里“咯噔“一。

刚刚落的那颗心马又悬了起。

五分钟。

“白蛇”缠住“白色疤痕”拖入坑洞之,却恰好将自己没甲板覆盖的脆弱腹部暴露了,机甲猎挣脱一只手,使用克琉斯型攻城钻硬生生将它脑袋摘了!

“白蛇”场久便惨遭枭首。

但“毒妇”“迅龙”依然存。

此此刻,“毒妇”两条粗壮力的趾爪,正机甲猎胸的能源核心附近狠命地抓挠着,一拳接着一爪,对机体外壳造成了规模的破坏,刺骨透肤的疼痛反馈让佐菲亚万箭攒心,几近昏厥。

但通感连接之的另一個,始终默默地承受着自机体反馈的强烈刺痛,的神智清醒,传递的感觉一如既往的稳定、坚韧,就像一座巍峨雄伟的高山,又像一棵根深蒂固的老树,牢牢地支撑着佐菲亚,让会因为海量神经信号的反复冲刷而被迫断开通感连接。

“所以才主驾驶吗?”

佐菲亚自觉想。

“专心!”

傅青海冷静地操控着机甲猎,同心里传达一念头提醒搭档。

“毒妇”扑“白色疤痕”身肆意捶打,机甲猎躺倒了泥浆搅动、见日的海底坑洞,狼狈地招架抵挡着。

旁边还“迅龙”回回地伺机偷袭——头该死的畜牲利用水的移速优势,环绕“白色疤痕”停撕咬。

几乎每次攻击都能从“白色疤痕”的身拽至少一金属零件。

“甘霖凉!”

傅青海暗骂一声,心生一计。

佐菲亚立即知晓了的想法。

“迅龙”水里就好似一条剑鱼,左右摆动身躯快得像抖动,从“白色疤痕”的身旁快速掠,巨口呈三面花瓣状打开,里面弹射了它真正的头部,一散发着荧光像鹦鹉螺一样的尖嘴,冲着机甲猎手臂咬。

早准备的“白色疤痕”硬挨了“毒妇”的一记怼脸重击,扬起灭杀巨型链锯剑狠狠砍,链锯剑端的戈状倒勾挂住了“迅龙”肩膀的角状凸起。

“迅龙”一口咬空,甩尾快速避走,结果却拉拽着“白色疤痕”,将它生生拖了很长一截,一路刮着坑洞边缘海床,摆脱了“毒妇”的缠斗。

“头部控制舱破碎,局部渗水!”

青冥发红色警报。

量海水涌入了控制舱,将傅青海佐菲亚一齐淹没,水花喷溅,缆线乱甩,警报声嘀嘀嘀地响停,两被剧烈的颠簸撞得七晕八素,好没脱离通感连接,只能根据眼的全息投影确认机甲位置状态。

“迅龙”灵活地一转身,扭头便向“白色疤痕”张嘴咬,“白色疤痕”趴怪兽背,一把就拽住了怪兽三瓣嘴弹的细长鸟头,用链锯剑鲜红色的脖颈用力拉了一刀,蓝血晕染开,就像杀鸡放血那样……

无头“迅龙”缓缓停止了摆动。

“白色疤痕”被“迅龙”拖进了深水区域,杀死怪兽之后,迅速启动胸部的涡轮排水通,机甲猎缓缓升,到了浅水区,脚底踩了海床的斜坡,头部逐渐漫水面。

周围民用直升机的探照灯一直海面搜寻着,很快就发现了重新浮水面的机甲猎,镜头跟随着探照灯转移,电视机的观众见此一幕顿长舒了一口气。

“白色疤痕”迈步走海面,海水从它身淅淅沥沥地成股流,外观看起非常糟糕,机体多处受损,机油滴落,火花闪烁,浑身几乎没一块完整的护甲。

但手里攥着怪兽“迅龙”的狭长头颅。

“哗——”

电视机的观战者沸腾了。

又一,又干掉了一!

“白色疤痕”再次击杀一只怪兽。

类最强机甲猎,实至名归!

安克雷奇破碎穹顶。

“Yes!Yes!就知以,就知,“白色疤痕”从会让失望!”

一工作员兴奋地挥舞着拳头。

周围的纷纷击掌欢呼,庆祝之易的惨烈胜利,唯控制员蔡童连忙俯身靠近话筒,声问:

““白色疤痕”,里安克雷奇基地任务控制心,重复一遍,里任务控制心,听得到吗?收到请回答。”

通讯频依然还一片静电噪音。

任务控制心没得到任何回复。

“的通讯设备能坏了。”

一工作员说。

斻州湾的外海。

“白色疤痕”缓缓转身,一只手握着链锯剑,一只手套着攻城钻,“迅龙”的脑袋就卡攻城钻的机械爪里,随手便扔进了海里。

驾驶员组看向远处的“毒妇”,怪兽表现了一种罕见的谨慎姿态,甩动着仅剩的两根长尾,伏低身子,慢慢接近机甲猎。

“青冥,汇报损伤情况。”

傅青海心里默念。

机甲猎的全息投影浮现了头盔面罩,其多区域标红,意为受损较为严重,黄色区域表示部分功能受到影响。

“右臂受损,部分电缆断裂,机甲猎单臂力量输功率降低37%。”

“胸局部进水,已经封闭受损部位,能源核心输功率降低20%。”

“头部控制舱受损,通讯频失效,辅助瞄准火控系统均已离线……”

青冥接连报一串受损部位。

此刻傅青海佐菲亚的脚都还潴着一滩海水,还排完水之后的结果。

傅青海现很庆幸:“毒妇”、“迅龙”“憎恶”三只怪兽虫洞守卫,擅长水面的战斗,也没“尾立鼠”“棱背龟”的腐蚀毒囊喷射生物电磁脉冲——

“白色疤痕”当然提做抗酸合金涂层电磁脉冲防御,但眼机甲外壳破烂得成样子,如果再遇那两只怪兽,傅青海佐菲亚恐怕就只能弃机逃跑了。

“毒妇”虽然庞但臃肿,头体态修长的巨型怪物,三条尾巴足足占了身体的一半长度,尾稍末端三叉戟样的尖刺,只其一条已经断裂,荧蓝的光斑裂隙状的发光条纹顺着它的脊背一路蔓延到了尾巴末端,像呼吸灯一样忽明忽暗,诡异而妖艳。

只怪兽显得很耐心,紧慢地绕着“白色疤痕”兜圈子,并慢慢地拉近距离,双方交战几回合,同样都伤痕累累,“毒妇”摆动着巨的双髻脑袋,分叉末端的四颗蓝色眼冷冷地打量着机甲猎。

突然,它动了!

“毒妇”四足并用,踩踏水面快速向着“白色疤痕”冲,左右扭动身躯的样子活像一只蛇怪蜥蜴,傅青海佐菲亚摆好架势严正以待,只见“毒妇”就像袋鼠一样,双腿双尾一齐向后撑地,以极快的速度猛扑。

“白色疤痕”毫避让,左右双手各自持握着链锯剑攻城钻,两武器一齐发震颤嗡鸣,弯钩锯刃卡齿螺纹飞速转动,只剩一片模糊的残影,悍然迎“毒妇”!

“啪!”

“毒妇”的三趾巨爪,竟然直接握住了“白色疤痕”的两只手臂。

左边巨爪,黑色硬皮的碎屑蓝色血肉一齐横飞,直接被链锯剑从掌心里穿透,链锯剑方正的剑刃从爪背生生冒。

右边巨爪,与攻城钻的四根机械爪掌心相扣,紧紧握一起,同样分分钟就被抛磨得只剩了一具白色的手掌骨架。

机甲猎怪兽互相架起手臂拼死角力,肌肉钢缆一齐收缩绷紧,骨骼与活塞同发吃力的呻吟,“白色疤痕”被压制得步步后退,“毒妇”顷刻之间双爪全废!

但……

它“白色疤痕”锁死了一起。

傅青海马反应了,喊:

“心!”

话音刚落,两条粗长的三叉尖尾,如同两条恶毒的游蛇,顺着“毒妇”的双臂腋钻,直插“白色疤痕”的头部控制舱!jj.br>

尽管二心意相通,危急一刻,傅青海也只得及扭腰向后一仰倒,“白色疤痕”同步做动作,几乎差之毫厘地躲开了袭的第一条尖尾,随后跟的第二条尾巴,倏忽如闪电般甩动行,直直地插入了机甲猎“Y”字型浅蓝色面罩的正间!

“呯啪!”一声巨响。

浅蓝色的面罩如同玻璃一般破碎裂开,巨的三叉尾尖狠狠地捅进了头部控制舱内,“白色疤痕”一直向后仰倒,“毒妇”之尾追着向突刺,直到尾巴绷得笔直!

傅青海呆住了。

瞪眼睛看着自己面根黑色的棱镖状的尾尖,比一辆汽车还,末端距离自己的胸口……仅仅只十三公分。

“解锁!”

傅青海顾面还插着的巨尾尖,张嘴怒吼一声,拧腰向后半转身。

套左臂的克琉斯型攻城钻,能源输管线控制握把瞬间切断链接,“白色疤痕”的左手从“拳套”里抽,先狠狠一拳向挥,重重砸“毒妇”胸口,顺便将一条尾巴挡开,“毒妇”胸的弹性硬皮一阵波纹震荡,丝毫看受到了半点伤害的样子。

尾巴抽离,傅青海佐菲亚眼顿豁然开朗,两已经以透破损的面罩看到外面“毒妇”的巨脸庞,怪兽头部两端冒着幽幽蓝光的四颗眼睛,亦通面罩裂缝看到了里面驾驶机甲猎的两点。

回正儿八经的面对面了。

越疼痛,越兴奋。

佐菲亚清晰地感受到了傅青海心的汹涌战意,机甲受损传的电信号刺激,仅没让产生丝毫的畏缩胆怯。

相反,佐菲亚甚至听见了两颗心脏的勃勃跳动,肾腺素奔涌全身的激爽快感,还那三肺,正疯狂吸入裂缝外面咸湿冷冽的海边空气。

傅青海右手依然紧紧握着链锯剑,肯撒手放开,左臂锤完“毒妇”之后,臂铠迅速弹起滑开并露了黑洞洞的地震炮口。

就顶“毒妇”的胸。

“轰——”

第一炮。

“毒妇”浑身一震,胸膛炸开一豁口,浓稠的蓝色浆液如雨撒——如此近的距离,无需火控系统,闭着眼睛都能打。

“左臂,地震炮,“破城者”地震弹,一发,装填完毕,弹药剩余三枚。”

巨的黑色弹壳从手臂里面弹并坠落,青冥同了发弹药装填完毕的提示语。

“轰——”

第二炮。

“毒妇”右爪还连着攻城钻,挥手挡想拍开“白色疤痕”的持炮左臂,刚好炮弹击发,瞬间将它手臂打折打烂,“破城者”地震弹余势减,钻入了胸的豁口之。

一声闷响,“毒妇”浑身一颤。

“白色疤痕”另一只手死死握着链锯剑柄,端倒勾锁住了怪兽的左爪掌心,坚决准“毒妇”后撤脱离,又一枚冒着白烟的巨黑色弹壳从空掉进海里。

青冥即刻发提示:

第三发地震弹装填完毕。

“轰——”

第三炮,如约而至。

一炮打了穿透效果。

硬生生从“毒妇”胸穿入后背穿。

怪兽的胸膛被打穿了。

傅青海佐菲亚甚至以透面的圆形空洞,看到怪兽背后的海浪、波涛地平线。

“毒妇”双髻巨头的两对眼睛里,慢慢地失了光彩,怪兽身子一歪,失支撑一般萎顿扭曲,无力地向旁边倒了。

“白色疤痕”手腕一扭,将链锯剑从怪兽手掌里面抽,“毒妇”的左臂随后也掉进了浅海之,砸满的白色水花。

“结束了。”

傅青海佐菲亚同想到。

“万岁!!!”

安克雷奇破碎穹顶,任务控制心里面,所都蹦了起,齐声高呼,帽子、水杯、铅笔、键盘……一瞬间抛了半空,甚至互相拥抱一起,相拥而泣。

“乌拉——”

库页岛的南萨哈林斯克,老旧公寓台,围狭窄的厅里,又蹦又跳,又哭又笑,嘴里高声唱着庆祝的歌声……同样的一幕,发生同国家的同场合,酒吧、广场、家里……高兴得就好像自己国家的足球队夺得了世界杯冠军一样。

“砰!”

总部楼,代表狠狠一拳锤了桌子,紧绷的心情陡然间松弛了,愣愣看着屏幕里的画面,喃喃自语:

“听说“白色疤痕”的主驾驶鈡国,一台鈡国机甲,对吧……”

“提醒一方代表,从第五代开始,机甲猎就取消了“国籍”设定,属于全体类的机甲猎,也全类的胜利。”

瑛国代表连忙插话说。

“。”

华国代表摇了摇头,肯定地说:

“就一台鈡国机甲!”

斻州湾的浅海。

机甲头部严重受损,所探测设备都已经失效了,“白色疤痕”垂了头,傅青海佐菲亚透裂缝看着脚的怪兽尸体。

“呼……”

两约而同地喘了口气。

一刻,疲惫劳累一齐涌心头,机甲猎缓缓转身,准备离。

“等一。”

傅青海忽然间想到:

“为什么还没收到击杀怪兽的阶段里程碑的达成提示?”

“也没收到。”

佐菲亚感知到了的想法,回应。

两心念一动,豁然转身。

怪兽“毒妇”的腹部缓缓隆起,似乎什么东西正它的体内蠕动着,随着怪兽的血液胆汁,一起从胸的破洞滑了,空气现了原形,就像蝉脱壳、蝶挣开茧一样——但它的速度快得多。

机甲猎做反应之,三对翅膀空展开了,若其场合,傅青海能会觉得些翅膀还挺好看的——

它透明的,着淡蓝色的条纹,看着很像蜻蛉目昆虫的翅膀,八只长长的、带勾爪棘刺的细腿,支撑着它从褪的蓝色滑囊里面站了起,一双后腿尤其巨,就像蚱蜢用蹬地跳跃的腿一样。

而现它凭借双腿,一弹射起步,往幅跳跃,“嗖”地一就扑向了“白色疤痕”的头部驾驶舱,尖锐的虹吸式口器直直朝着缝隙里的傅青海佐菲亚扎。

会飞的怪兽?

两心俱一凛。

“白色疤痕”急忙抬手护住头部,链锯剑重新启动了,只又像蜻蜓又像蝴蝶的怪兽绕飞到了空,翅膀扇起的狂风水面掀起波浪,然后向着机甲猎俯冲而。

“轰——”

最后一发地震弹开火了。

却被早准备的飞行怪兽一就躲开了,相比那些四级怪兽五级怪物,它的体型,振翅旋转,翻飞,速度极快,异常灵活,绕着机甲猎的视野盲区飘飞。

鸟卜仪阵列失效了,没火控系统的辅助观瞄,一只手还保护头部控制舱,此刻两只能凭感觉射击。

飞行怪兽一对荧蓝色的硕复眼滴溜溜地转动,里面倒映了“白色疤痕”用手护住的头部裂缝,随后怪兽牢牢地锁定了地方,猛然一俯冲突刺。

“啪!”

怪兽专心躲避右手挥的链锯剑,却慎被抬起的左手一掌扇落,同一间,“白色疤痕”的腹位置,块块甲片掀开,弹两组黑洞洞密麻麻的双联五管转轮枪口,早准备的佐菲亚立即操控开火!

“嗵嗵嗵嗵……”

火神巨型爆弹!

绰号叫做“魔鬼的狂笑”。

“吱吱吱——”

飞行怪兽被打得残翅乱飞附肢狂蹬,口器里发了“吱吱”怪叫,荧蓝血液、透明碎翅黑色勾爪一之间四处乱溅。

怪兽一头钻入水,佐菲亚马就扭转枪口跟随射击,海面陡然炸起一排高高的水柱,怪兽像飞鱼潜泳,又像水黾滑行,一边左右高速机动,一边拼了命地快速逃窜……终于脱离了机甲猎的攻击范围,然后振翅而起,拖着残躯,摇摇晃晃地向着内陆地区的方向飞。

“咔、咔、咔……”

火神巨型爆弹缓缓停止转动。

“白色疤痕”站原地,傅青海佐菲亚只能透裂缝看着只怪兽逃走。

两露了一模一样的爽表情。

就。

“轰隆隆呼呼呼……”

直升飞机的噪音从边传。

机甲猎扭身一看。

黑压压的直升机群,身密集的白色探照灯柱四处扫动,数根钢缆吊着一运载火箭似的巨物体,缓缓朝着边飞。

肖飞的吊舱式助推器……

终于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