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接力赛的选手

第256章 接力赛的选手

热门推荐:

本次多哈次亚运会,短跑项目因为卢梭的存在,分在了两个训练基地,一是首都总局的基地,二是鹏城体院的基地。

大家都很清楚,卢梭的100米、200米和400米项目,都是国内顶尖的,只要卢梭发挥没问题,那么其他国内选手都是金牌无望。

但金牌无望,银牌、铜牌呢,就算是排名,也值得争取一下啊,亚运会毕竟是个检验运动员训练成果的盛会,不能说卢梭能拿第一,就不需要其他选手了。

所以总局还是应各省体委要求,开展了遴选活动,标准还是往年亚运会的老标准,再按照亚洲体育今年的水平,稍微改变一点,这改变的一点,是往下降的,2006年亚洲田径的整体水平是呈下滑态势的。

真正的重头戏,谁都清楚,是在鹏城体院这边,卢梭,世界第一,田时伟,亚洲顶尖,而跟他们搭档的4×100米选手,也很有可能拿到亚运会该项目的金牌。

所以最近往陆锦荣处说项的省队教练不少,沉鹏那边也近到了各省兄弟单位的托付,希望把自己手中的尖子生,送到鹏城体院来。

而最终陆锦荣选了潘凯和张震,是大家都没想到的。

按照总局领导的说法就是,这么用人,会不会有风险?

毕竟潘凯有使用兴奋剂的嫌疑,而张震则是确定使用过兴奋剂。

虽然这两人都是国内顶尖的水平,但如果再被查出兴奋剂,那大陆田径的脸,没地方放啊,比赛也会被取消成绩的。

为此,总局领导特意打电话给陆锦荣询问详情。

“是卢梭挑的他们,卢梭说,这次是奥运的预演。”陆锦荣说,他也不太赞同卢梭的想法,但卢梭与董子健意见一致,陆锦荣也就只能同意。

“为奥运练兵啊……”总局领导点点头,“既然卢梭这么想,那就给潘凯和张震名额吧,反正张震的禁赛期已经过了。”

张震在世锦赛上用兴奋剂,只得了1年的禁赛期,这让很多人都对国际田联的处罚有争议,毕竟之后的加特林,则是足足被禁赛8年呢。

实际上,国际田联一般的禁赛时长只有2到4年,张震是因为年龄问题,他未满18岁,而受到从宽处理,加特林则是因为当时国际田联要威慑博彩黑帮,所以加重了处罚。

不过后来加特林申诉成功了,他的禁赛期在2006年5月改成了4年,如果他的运动生涯足够长,那么2011年的世锦赛和2012年的奥运会上,他还能继续自己的竞技事业。

现在,总局领导被卢梭的说法说服了。

不过总局还是塞了两个备选过来,为避免4×100接力的选手出现伤病等无法参赛情况,有一到两个备选是很正常的事。

两名备选分别是,蜀省的何宇,沪上的许周,两人都是22岁,正值短跑运动黄金年龄段。

百米最好成绩,何宇是10秒20,许周是10秒22,别觉得慢,这已经是国内最新涌现出的黄金一代了。

……

“叫时伟哥。”

田时伟走在此刻显得兵强马壮的鹏城短跑队员面前,包括潘凯、张震、何宇和许周后,短跑队已经有足足20名成员,两个班的人员数量了啊。

“时伟哥!”

“时伟哥!”

原本的鹏城短跑队员当然叫得顺口。

何宇和许周虽然叫一个比自己小的大男生做‘哥’,心里有点别扭,但在运动项目上,成绩大过天,田时伟能跑十秒零几,他们只能跑十秒二十多,那田时伟就是‘哥’。

所以也不情不愿地叫了‘哥’。

而到了潘凯这儿,田时伟以为他会有点别扭呢,毕竟这是曾经的‘全国第一’,没想到潘凯笑着叫了一声:“时伟哥,请多关照。”

“那是当然。”田时伟拍着潘凯肩膀:“好好跑。”

再往后,田时伟站在张震面前,两人还算是挺熟的,在国家队时,两人没少打交道,田时伟记忆里,张震是个挺傲气的小孩,现在却显得有点阴郁。

张震低着头喊了一声:“时伟哥。”

“没事,以后时伟哥罩你。”田时伟很暖心得拍了拍张震的肩膀,说:“在国外,你那事儿都不叫事儿,也就是在国内……”

咳!

一个咳嗽声在田时伟背后响起。

田时伟如中雷击,往前一个箭步窜到张震身边,转身喊道:“报告教练!鹏城短跑队应到20人,实到19人,还缺一个世界冠军!”

陆锦荣和卢梭并肩走过来,两人正商量4×100训练的事,听到田时伟在那胡吹,陆锦荣想要给田时伟一记飞脚,但想着有不少队员初来乍到,别伤了田时伟的自尊心,便忍下了,咳嗽一声提醒他。

“瞎报什么数,这又不是军队。”陆锦荣瞪了田时伟一眼,然后对新来的四位运动员说:“潘凯、张震、何宇、许周,你们四个在亚运会之前,就在鹏城体院集训了。”

四位运动员点点头,既然来了,当然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潘凯和张震参加4×100米训练,何宇和许周除4×100米外,还会参加100米项目,你们随队训练,这里的训练方法可能和你们在省队里不一样,有问题找我。”陆锦荣简单交代了一下。

然后,就是正式训练了。

距离多哈亚运会,满打满算还有一个月,这一个月时间,要训练出4×100米项目的默契,就得抓紧时间才成,还好,这项训练是由董子健来负责。

董子健对潘凯和张震可以说是非常了解了,而张震看到董子健后,表现出了敌视的目光,表现更是不配合。

董子健人好心善,唯一的问题就是威望不足,当然这一点可以由陆锦荣来补充,但陆锦荣不擅长心理辅导,于是找来卢梭,这个队内‘老大’,卢梭则找到田时伟,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他。

“处理掉么?”田时伟做了个‘砍脑袋’的手势。

“处理你个脑袋,你和他熟,问问他愿不愿意练,如果不愿意练,为啥不愿意练。”卢梭说。

于是田时伟去打听张震的心理状态,再回来跟卢梭报告,原来张震一直以为李严的去位,是被董子健举报呢,所以对董子健比较抵抗。

董子健这可是无妄之灾,但对于张震,仍然念着李严的好,卢梭只是觉得这孩子年轻加幼稚。

报告给陆锦荣后,陆锦荣叹了口气:“行吧,让他走吧。可惜了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