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伊始

第1章 伊始

【欢迎来到轮回主世界,环太平洋宇宙-S级】【已为你随机选择阵营——人类阵营剧情线】【请开始你的轮回冒险!】……2025年,1月6日。平安夜(东正教)。俄罗斯,库页岛。傍晚时分,天寒地冻,阴云密布,道路边的积雪高达一米,行人们包裹在厚厚的毛帽、围巾和羽绒服里,步伐匆匆。一个怪人静静地站在鹅毛大雪里。衬衫、T恤、牛仔裤,和周围人显得格格不入的轻薄穿搭,手里提着一个白色的手提箱,肩膀上坐着一只红毛猩猩,这个高大强壮的亚裔男人一脸茫然地打量着周围。没有瑟瑟发抖,没有冻得脸庞通红,冰冷彻骨的极寒天气对他来说仿佛不存在,若非他口鼻处呼出的空气迅速形成一团白雾,或许会被认为是个服装店里搬出来的假人。今天是平安夜,人们急着回家享受丰盛的晚餐和温暖的供暖设施,没有人理会这个奇怪的男人,周围很快空无一人,只剩下呼啸的北风、飘飞的雪花和寂寥的街道。男人默默打开了白色手提箱,伸手在里面掏了些什么,似乎拿出一叠纸币,随后抬头和肩膀上的红毛猩猩说了两句什么,猩猩点了点头,抓着男人的衣服往下攀爬,竟然钻进了那个看起来十分扁平的手提箱里。……一栋老旧的五层公寓楼下。白炽灯泡亮着,一楼的柜台后面,一个年老且肥胖的俄罗斯女人正在专心织着毛衣,旁边的电视屏幕正在循环播放着新闻。“嘎吱——”门被推开了。呼啸的风雪裹挟着寒气一涌而入,顿时将陶瓷暖气片烘托出来的温暖气氛冲散一空,中年女人放下毛衣,不满地抬头看去,口中嘟囔两句俄语的低声咒骂,大声说道:“今天是平安夜,不提供住宿……”“啪!”厚厚一叠印着本杰明·富兰克林头像的绿色钞票甩在了柜台上面。“美元可以吗?”傅青海听不懂俄语,故用英语问道。“可以,可以,我拿房间的钥匙给你。”看来漫威主宇宙的美元在环太平洋宇宙也能使用,倒是一个不错的消息。中年妇女扭动着肥硕的身躯站起来,低头俯身在柜台后面挂着的一串串钥匙里寻找着,口中絮絮叨叨地说着些甚么听不懂的话,傅青海站在原地耐心等待,中年妇女拿出一串钥匙,忽然抬起头用英语问道:“你是来修建‘反怪兽墙’的吗?”傅青海一愣,摇摇头:“不是。”“我看你就不像,哪有外籍劳工穿你这身衣服的……哈哈,话说回来,谁会在库页岛这种穷乡僻壤修反怪兽墙呢。”中年妇女自言自语着,将一串钥匙递了过来,傅青海正要伸手结果,女人忽然一把攥住钥匙并缩回了手,说道:“啊哈,我猜到了!”她指着傅青海,说道:“你这么有钱,给的还是美元……你是怪兽黑市商人对吧?‘鱼眼怪’的尸体就躺在海边呢,你是奔着那个来的,对不对?”傅青海更加莫名其妙了,皱眉问道:“这和我能不能住宿有什么关系吗?”“没关系没关系……”中年妇女将钥匙递上,随后说道:“不过你得注意了,小伙子,据我所知那具怪兽尸体早就有人承包了,本地黑帮,安德烈那伙人,他们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这个俄罗斯大妈有点过于热情了。傅青海伸手接过了钥匙,头也不回地走上楼去。……拥挤、肮脏的小型公寓,客厅里摆着一张简陋的折叠铁床,小小的厨房里有各种电器,麻雀虽小,倒也五脏俱全。傅青海穿着背心,光着双脚,独自一人盘膝坐在地板上,摆出了冥想姿势,心里却无心冥想,而是在努力地回忆着环太平洋系列电影的剧情脉络和相关设定:太平洋的底部,

两大地壳板块之间的裂缝里,连接着另一个星球,或者干脆就是平行宇宙,科学家们将之称为“虫洞”。2013年8月11日早上7点,第一只怪兽在旧金山登陆,这只身型巨硕仿若摩天大楼一般的怪兽,穿过了虫洞来到了地球。坦克、飞机、导弹狂轰乱炸整整六天才把怪兽拿下,作战范围覆盖方圆六十公里,三个城市化为灰烬,数万人类丧失性命。战斗中使用了战术核弹。前两颗没能击中怪兽“入侵者”的要害,直到第三颗才将其击毙,但是至此以后,旧金山湾区的很多地方在数个世纪内都不再适合人类居住,形成了所谓的“遗忘坟场”。好在怪兽到底还是被消灭了。人们总算舒了口气。然而好景不长,五个月后,虫洞里又蹿出一只怪兽,直奔香江而去。人们再次利用战术核弹消灭了它,同样也破坏了环境,由此香江也划出隔离区。之后不到八个月的时间,第三只怪兽汹汹来袭,在被核弹轰得灰飞烟灭之前,它几乎将整个悉尼夷为平地。每次歼灭怪兽,战术核弹都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但同时也将太平洋沿岸数座城市的环境悉数破坏,使得人类再也无法居住。使用核弹绝非长久之计,否则人类的地球保卫战将等同于自掘坟墓。但是常规武器根本无济于事,怪兽根本没把坦克炮弹放在眼里,普通导弹至多伤其皮毛,无法取其性命,它们可谓人类所见识过的最坚不可摧的东西。生存危机使全体人类达成了一致共识——抛弃前嫌、同仇敌忾,共抗外敌。于是整个世界开始着眼大局,团结一心,集结资源,共同捍卫人类的生存家园。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猎人计划,应运而生。……“呜呜呜嘀嘀嘀!”傅青海正想着,屋外传来一阵嘈杂而急促的噪音,把他的思绪打断了。某种警笛的声音。什么情况?傅青海心头疑惑,麻利起身穿衣穿鞋,打开房门走向楼下。抬头看向墙上的钟表,凌晨三点。平安夜已过,到圣诞节了。“它们来了,它们来了!”人们呼喊着,纷纷跑出房间。傅青海走下楼梯,发现整栋公寓的人都醒来了,他们聚集在大厅里,那里有一个大电视,黑压压的人群摩肩接踵地围观着。电视里面正在紧急插播一段新闻,新闻画面来自“怪兽眼”电视台的实时播报。“怪兽在香江,干嘛鸣这里的警铃?”一个上了年纪的白人老头,满脸皱纹看起来饱经风霜,嘴巴里不满地抱怨着。“因为有两只!”那个肥胖的俄罗斯中年妇女,一直坐在公寓前台后面,闻言大声说道:“这是前所未有的事!如果现在出现两只,以后可能就会出现一打,它们将会捣毁整个世界!”似乎有点危言耸听?傅青海挤开人群,看向电视屏幕。屏幕里面,无数架直升机围绕着海岸线,探照灯的白色光柱不断追逐着怪兽的身影,两只身形伟岸如同山岳的黑色生物。“尾立鼠”和“棱背龟”。新闻标题里这样写道。它们出现在香江的时候正是深夜,就如同此刻的公寓一样,两地之间没有时差。怪兽眼电视台的图像有些模糊,无法追踪它们,“尾立鼠”看起来像一只长了角的巨型黑色青蛙,喉咙处有一个突出的散发蓝色磷光的囊袋,而“棱背龟”则不见了踪影。傅青海首先看到了,“尾立鼠”立起身子往前一扑,便轻而易举地一头撞开了海岸线之外的那堵巨大的灰色围墙。“哦……”人们发出低沉惊呼。直升机的摄像机离得很远,画面里的怪兽和围墙看起来并没有多大,也没有听到任何惊天动地的巨响,现场话筒只能收录到“呼呼”作响的高空风声,然而围观的人群依然能够透过那个小小的电视屏幕,想象到那堵围墙破裂倒塌时,是何等的恐怖和震撼。“我就知道那面巨墙毫无意义。”一个年轻的男人说道:“要我说,他们应该多造几台机甲猎人。这样我们才能消灭那些怪物。”“我们做什么都无济于事。”旁边有人毫不客气地反驳道:“今年有十四只怪兽,明年可能有二十只,甚至是六十只!我们死定了,毋庸置疑,躲不掉的,修建海岸围墙,建造机甲猎人,都是无用功,什么都无法阻止它们!”“快看,切尔诺阿尔法!”有人指着屏幕,大声喊道。两人的争吵暂时被打断了。“切尔诺阿尔法来了!”“是我们的机甲!俄罗斯的机甲!”“乌拉!”在场的男人们纷纷举起拳头,发出了兴奋的欢呼声,他们脸色红润,就像是喝了酒一样,嘴巴里不停地呐喊着。画面中出现了两架机甲猎人,人们发现“切尔诺阿尔法”也在其中时不禁欢呼雀跃。傅青海还认出了“暴风赤红”,一架有三只手臂的中国机甲,由魏氏三胞胎兄弟驾驶。根据周围人的讨论,傅青海得知:过去世界各地都有破碎穹顶,维护机甲猎人,守卫人类家园。大约七八年前,海参崴破碎穹顶关闭了,驻扎那里保卫俄罗斯海岸线的“切尔诺阿尔法”因此移居香江,其他破碎穹顶也陆陆续续渐次关闭,如今香江破碎穹顶已经成为全球仅剩的唯一破碎穹顶。而这两只怪兽正在攻击香江。它们的目标是机甲猎人,是“切尔诺阿尔法”和“暴风赤红”。电视画面无声,人们屏住呼吸。画里画外,都很安静。傅青海看到,“暴风赤红”三只机械手臂排开,末端旋刃飞速转动,组成了所谓的“雷云阵型”,紧接着“尾立鼠”破海而出。一番激烈到堪称惨烈的战斗。“暴风赤红”三只机械手臂的手腕处,分别伸出一组每分钟能旋转六千次的硬质合金锯齿刀片,接二连三一串狂扫,“尾立鼠”的肉体随着刀片的舞动被一块块抛飞。但是怪兽的动作没有丝毫凝滞,仿佛“暴风赤红”的连续攻击对它而言只不过是小打小闹。“尾立鼠”用前肢一把抓住“暴风赤红”的头部,一只布满利刃的后肢钩进机身中部,将机甲牢牢地定在原地。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金属撕裂声和电线爆裂处闪闪发光的火花,“尾立鼠”把“暴风赤红”的头扯了下来,揉皱以后,把它高高举起,然后奋力扔了出去。只见机甲头部在维多利亚湾的海面上飞出老远,无头机身缓缓地倒了下去,逐渐消失在海面。“暴风赤红”,宣告损毁。“尾立鼠”喉咙囊袋突然胀大,喷出的蓝色液体覆盖了“切尔诺阿尔法”全身。霎时之间,画面忽明忽暗,看不真切。报道员说,另一位机甲猎人,“尤里卡突袭者”,正在赶来支援的路上。等画面再度恢复清晰时,围观众人看到怪兽在海浪中冲向“切尔诺阿尔法”,机甲猎人还在战斗,尽管覆盖表面的蓝色物质已经开始侵蚀机甲外壳,令其举步维艰。这时,海水里面突然钻出什么,看起来像一只全身长满了鳞片的大猩猩,场面十分混乱,人们似乎看见,“切尔诺阿尔法”的头被摘除了,机甲被分成了两半。“切尔诺阿尔法”在“尾立鼠”和“棱背龟”二打一的夹击下,很快宣告损毁。之前的高声呐喊、欢欣雀跃,现在全都成了死一般的寂静。傅青海沉默了。俄罗斯人也沉默了。在东正教的圣诞节,傅青海亲眼见证了两台机甲猎人的陨落。电影里曾看过的情节,在眼前的电视屏幕里再次重现了一遍。傅青海没再继续看下去,转身离开。后续的情节,不用看新闻他也知道:“尤里卡突袭者”被揍了个半残,最后是“危险流浪者”战胜了两只怪兽,“暴风赤红”和“切尔诺阿尔法”的驾驶员无一幸存。傅青海双手插兜走向公寓外。狂风还在呼啸,大雪还在飘摇。他看到有人在公园里升起篝火,围着火堆又唱又跳,继而缓缓下跪,开始祈祷。“你不怕冷吗,年轻人?”旁边一个烤着火的老者问道。“那是什么人?”傅青海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冲着前方扬了扬下巴,问道。“那是怪兽信徒。”老者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油桶里的干柴。“他们在祈祷世界末日。”他打扮得像个建筑工人,脸上写满了沧桑和疲惫,英语说得还行,只是口音略重。怪兽信徒?傅青海听说过,但是第一次见。“就没人阻止他们吗?”傅青海好奇地问道。“只是一群活不下去的可怜人罢了。”老者摇了摇头,往身前的汽油桶里扔了一块塑料垃圾,里面冒出黑烟和难闻的气味,低垂着头,叹息说道:“而且数量比以前更多了。”这句话,让傅青海想起了战锤40K巢都底层滋生的那些邪教——生活一旦没有了依靠和希望,艰难困苦的底层人民就只能寄托于各种奇奇怪怪的宗教组织。怪兽入侵给全人类造成的影响,可不只是修筑围墙和建造机甲那么简单。可是,战锤40K是真的有神的。怪兽信徒的神,又是谁呢?…………香江,九龙。在芳路和园街的交汇处,劳斯特·考德尔·葛雷,从出租车里走了下来。这里是香江隔离区的边缘地带,隔离区的非官方名称就是“骸骨贫民窟”,当年军方投下一连串小型战术核弹才将怪兽消灭,这块区域从此成了放射性物质纪念地。谁也没有想到人们居然这么快又搬回这里,但是话说回来,又有谁能想到更多的怪兽会接二连三地袭来呢?现在已有数千人居住在九龙骸骨贫民窟,庞大的骨架已经变成“旅游景点”——当然未经官方审批,中国钲府不会允许在带有核辐射危害的地区发展旅游项目。劳斯特抬头仰望着怪兽的胸廓,在低矮的建筑物上方,这副拱形骨头直入云霄,在高楼群里穿进弯出。香江的重建工作进展很快,怪兽死去已经十一年了,它的痕迹已经逐渐消褪,不过头骨依然保留着。听说这是出于什么宗教之类的目的,但他不敢确定传闻真实与否,这也不是他的兴趣所在,怪兽身上唯一吸引他的部分,就是可以用于研究的那些尸体残块:骨骼、表皮、内脏,一切……西斯炼金术曾经制造过很多“战争之兽”。最早发现黑暗原力可以用来操纵生物的肉体和基因的基塞人,又被称作“尼纳什乌扎库”,意为“内脏结合者”。他们创造了很多不同品种的战争之兽,来为古西斯人劳作和杀戮:战鸟、希洛斯、恶嘶蜥、战争比蒙、战争龙蛇、图克阿塔犬、战斗多头龙、维刚达克蛹兽……生命是一道分界线。对尸体施展西斯炼金术,只是学徒级别。对活物施展西斯炼金术,才是真正大师。然而,即便是古代西斯帝国最为强大的战争之兽,和“异世界”的“先驱者”们花费上亿年打造的怪兽相比,依然远远不如。“先驱者”才是怪兽专家。劳斯特深以为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