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怎么哪都有你这波比(2合1)

第七十一章 怎么哪都有你这波比(2合1)

圣诞老人鳌拜说过:我全都要。

rng这把就是想全都要,导致阵容选得有点勉强。

螳螂算是强势英雄,但在一连挨了设计师好几刀后,稍微有点跟不上版本。

酒桶和波比都是凭经验,不那么需要操作的英雄;但酒桶不好打波比。

中下还好…中单辛德拉是线霸,下路小黄毛+卡尔玛也突出一个灵活。

选手赛前对阵容的要求,算是全做到了。

不过问题在于,vg后手太舒服。

波比能限制酒桶、螳螂的进场,布隆举盾也能挡住辛德拉的推球。

趁着游戏加载,娃娃、米勒将阵容分析了一通。

“rng加油!”

“vg加油!”

伴随着粉丝的加油助威声,双方英雄降临到峡谷之中。

这局没像上局那样有老队友在河道贴贴,因为vg一级有设计…

小明拿的是布隆,一级团堪称无解。

纷纷买好出门装,vg五人迅速抱团入侵rng的下半野区。

林佑的波比跟在队伍中,他特意留着技能点没用…要是野区逮到rng的人,就一级学e壁咚留人;逮不到人的话,就学q对线。

rng也知道布隆被动打一级团强得离谱,聪明地选择了避其锋芒。

vg兜了半圈没找到人,在六鸟营地和红buff营地之间插下进攻眼就撤了。

正是这个眼位,让vg发现香锅是六鸟开的。

众所周知,六鸟开的打野不能马上去打蓝buff。

叫来林佑帮忙的笨鸡果断选择红buff开,打完就径直去到香锅的蓝buff。

尽管笨鸡被rng布置的防守眼位发现,但正在打红buff的香锅赶不过去,只能选择和笨鸡换野区。

这就导致…游戏前几分钟,vg打野会在上半区,rng打野会在下半区。

表面看上去没什么损失,但对rng来说是亏的。

毕竟打野在哪个半区,就会影响对应边路的线权。

下路小黄毛+卡尔玛对位女警+布隆…前期线权就该是rng的,香锅在不在下半区都一样。

而在上路,线权本该是酒桶的…

“这样的话,”娃娃故作疑惑,“波比在一级帮开野的情况下,居然还在线上压制了酒桶…龙叔这么夸张的吗?”

米勒配合地接上话茬,“应该是笨鸡在上半区…letme选择了放兵线,怕被抓不敢硬推。”

两名解说一唱一和之际,抢先升到三级的林佑选择学出二级q。

rng这局还是在蓝色方,上一塔前两边的墙体距离很近。

letme的酒桶只要略微偏离中心线,就会给到波比e墙的机会。

林佑就是看准了这样的时机,操作波比果断给e【英勇冲锋】,将letme的酒桶壁咚在墙上。

普攻打出不灭,q【圣锤猛击】打出两段伤害,最后再补一发普攻;波比丝滑连招+腐败药水,一套打得酒桶不足半血。

“喔唷!这套有点痛喔!”

“关键蜘蛛就在附近,这波不走要被越的。”

letme也清楚不走会出事,只得任由兵线进塔,不舍地退到安全位置回城。

等letme满血t回线上,已经漏了包含炮车在内的半波兵线,可以说有点小炸。

然而笨鸡竟然不满足,他开口道:“上路阔以越吗?”

问话的功夫,笨鸡的蜘蛛正好走进rng塔后的三角草丛。

“中单推完线走了,

我过不去。”侯爷立马提醒道,他拿个吸血鬼前期自然推不过小虎的辛德拉。

笨鸡依旧说不了太复杂的中文,只能叽里咕噜地冒出一串韩语;同时往上河道ping出黄色问号,又往rng的上半野区ping出蓝色小旗子。

林佑秒懂了笨鸡的意思…辛德拉应该是推完线从河道来的,我们可以快速越掉酒桶从野区撤退。

波比壁咚半血连招+蜘蛛结茧两套伤害,确实能在塔下秒掉酒桶并使其交不出技能。

然后从野区后退,也确实很难被一个辛德拉留住。

笨鸡的想法没什么问题,但他不够了解香锅。

那是个不吃野怪找节奏的主,这波大概率会过来反蹲。

懂香锅的林佑摇了摇头,“不能越,他们打野可能会来。”

小明不像林佑会说韩语,但也在这时往自家下半野区ping出几个蓝色小旗子。

笨鸡ping去几个黄色问号,用有口音的中文疑惑道:“他不吃吗?”

笨鸡一个从lck过来的控图型打野,显然不能理解什么叫绝食莽夫。

尽管想不明白,但笨鸡还是选择回城,然后赶到自家下半野区。

发现三狼和蛤蟆都没被吃,笨鸡由衷赞叹自家上辅,“李害,李害。”

而反蹲没蹲到人的香锅走进自家上半野区一看…空空如也。

“透他个嘴的…”

这样一来,开局不过四分钟,

letme就亏线亏tp,香锅也亏了野怪。

这导致擅长前期打节奏的rng,不得不暂时偃旗息鼓。

反而是林佑见到第一条元素龙是火龙,决定率先出击。

游戏时间7分15秒,

林佑屯了一大波线推进塔,第一次回城。

更新完装备,林佑没选择去上路,而是径直赶到下河道。

letme的传送最快还有30秒才会转好,趁他不能支援,林佑要在下半区做事。

“河道这里,小虎和笨鸡遭遇,两个人互晕。”

小虎的辛德拉推球,笨鸡的蜘蛛结茧,先后晕住了对方。

中路侯爷的吸血鬼,野区香锅的螳螂…都马不停蹄地赶往战场。

“都在赶,要打起来了;rng应该以为要中野2v2,但龙叔藏在草里!”

侯爷的吸血鬼第一个赶到,照面就是一套e闪r+红怒q。

蜘蛛先一步清醒过来,反手也给了辛德拉一套技能。

等辛德拉能动的时候,已经被打至残血,身上还挂着猩红的印记。

小虎知道自己交闪也是死,只能选择原地反打尝试换人头。

wqr五球【能量倾泻】,辛德拉将输出全部灌给蜘蛛。

已经是蜘蛛形态的笨鸡慢了半拍,被灌到残血才用e【盘丝】规避了后两颗暗黑法球的伤害,差点就被直接秒掉。

“都没技能!蜘蛛大残!”

小虎的辛德拉被吸血鬼大招爆死了,没办法补上最后那点输出,他便大喊着让香锅去补。

香锅也是心一狠,果断按下d键和e键。

只见螳螂闪现接跃击,凶狠地扑向草丛旁的蜘蛛。

没等螳螂落地,开着w【坚定风采】的波比就从草里跑了出来。

“我透!”香锅没法刹车。

铛的一声响,飞在半空的螳螂被波比的【坚定风采】挡了下来。

紧接着就是e【英勇冲锋】,波比一个壁咚把螳螂撞晕在墙上。

位移全交的螳螂被三人围殴,结果可想而知。

直播间观众纷纷把“中野联动,一死一送”打在了公屏上。

对rng来说唯一幸运的是,香锅和小虎看不到弹幕。

“那蜘蛛好像不是没反应过来,他是故意多吃伤害,然后残血勾引我们。”小虎后知后觉。

“透他个嘴的,波比会在这,我是真没想到。”交闪交e上去送一个,香锅感觉亏炸了。

他们倒是没怪letme,毕竟龙叔是推完线回城的,大伙都以为龙叔会正常走路上线,真没想到那货会跑来下河道阴人。

演播室里,

娃娃一拍大腿,“龙叔这波支援有点灵性啊!”

米勒点了点头,“这下vg打出节奏了,侯爷一个吸血鬼7分半拿两个头,rng要头疼怎么处理了。

“而且小虎和香锅一死,这条火龙也要让给vg,rng下路有线权都没法争。”

“关键龙叔还t回上路了,连兵线都没怎么亏…这无损支援是真的有点爽。”

游戏时间11分02秒,

林佑的波比推线进塔,选择回城补给。

再次更新装备出门,林佑还是没去上路,反而径直赶到自家下一塔后方。

这个时间点,

辛德拉处在最后的强势期,酒桶也对位领先tp,螳螂和蜘蛛尚在野区纠缠。

rng要是找对时机,完全可以下路四包二。

林佑没有tp可以跟,只能提前走路赶到下路。

“对面要是不来怎么办?你和侯爷转线吗?”小明有点担心自家上单白跑一趟。

林佑点了点头,“侯爷去上我去中,最多亏半波兵。”

没过多久,

小虎的辛德拉果然趁着兵线空档期,转身进了下河道。

侯爷见状就要跟上小虎,却听林佑开口道,“别来,直接转上。”

侯爷这时转上可以爽吃一大波线,甚至有机会拿一血塔。

而中路兵线相遇还要一段时间,正好等林佑防守完下路再来吃。

这样转线,对vg来说是最赚的。

但风险在于,下路要三个守四个。

侯爷、小明犹豫片刻,还是出声同意了林佑的决策。

马哥向来专心操作不轻易说话,他选择了默认。

“刚到河道口,小虎直接开疾跑。”

“没什么问题,现在疾跑确实要先开,毕竟前两秒加速有点少。”

“但是侯爷那边,怎么好像跑反了方向?”

“先不管侯爷,看下路这边…”

小虎的辛德拉开疾跑绕进rng一塔后的三角草丛,letme也在小虎插下的眼位上亮起了tp。

然而辛德拉刚出草丛,正准备先逼布隆举盾;却被闪现上来的波比一个壁咚撞晕在墙上。

“卧槽!他怎么又在?!”小虎人都傻了。

“别越!我先救元昊!”小段迅速反应过来,语速极快地提醒uzi。

小虎被晕,letme还没t下来;要是强行越塔,等于塔下二打三。

眼下确实该先保住小虎,等letme落位再考虑打不打。

小段的卡尔玛距离马哥的女警太远,只能把虚弱套给林佑的波比,同时用e【鼓舞】给小虎的辛德拉套上加速盾。

然而红色枷锁出现在波比身上的瞬间,她果断停下输出,双手将锤子举过头顶并转起圈。

见波比蓄起r【持卫的裁决】,小段暗道不好却无计可施。

毕竟在vg塔下,管波比要挨塔伤。

只能眼睁睁看着续满大招的波比与辛德拉错开身位,然后一锤子把刚t下来的酒桶锤走了。

“我的天!龙叔直接把刚落地的letme大走了,这压得也太准了!”米勒惊叹了一句。

另一方面,

小明的布隆w【挺身而出】到波比的身边,a+q【寒冬之咬】给小虎的辛德拉挂上两层被动,随后跃起用冰盾猛砸地面。

冰川裂隙!

刚清醒过来的辛德拉被震飞起来,等她落地正好被布隆、女警一人普攻一下。

布隆四层被动叠满,辛德拉再次晕了过去。

更要命的是,女警又在她脚下放了一个夹子。

“卖我吧,卖我吧。”被连控到无法动弹,小虎颇感无奈。

“这样的话,”米勒总结起来,“rng一波浩浩荡荡的四包二也是以失败告终,他们交出三个召唤师技能,反而让马哥拿到了小虎的人头。”

娃娃感概,“又是龙叔搅局,让rng赔了夫人又折兵啊…上一波能t回上路就算了,这波没t也来…龙叔这局好团队啊!”

“等等,”米勒发现了异常,“龙叔赶到中路,正好吃到兵线!”

“我的天!这就是侯爷直接去上的原因吗?vg运营起来了呀!”

导播的镜头也在这时给到上路,笨鸡的蜘蛛和侯爷的吸血鬼拿下了一血塔。

而香锅的螳螂只敢远远地看着,根本不敢过去。

没办法,

蜘蛛和吸血鬼都能进入不可被选取状态,没控的螳螂去守塔就是去送人头。

“vg这波运营是有点漂亮的,rng好亏呀!”娃娃都说不出这波不亏。

后台观战的风哥也是心情复杂,他又翻开小本本看了眼…

队员的要求明明都做到了,怎么12分钟出头节奏就崩得差不多了…

这局bo3确实暴露出蛮多问题,等会儿回基地要好好开个会。

rng对战席上,

香锅开口打破了沉默,“下条是土龙,我去试着抢,你们发育。”

“好。”小段点了点头。

另外三人则是默认。

蓝色方是比较好抢元素龙的;况且香锅玩的是个螳螂,有隐身+位移,就算抢不到龙也很容易撤回来。

13分57秒,土龙降临。

香锅的螳螂开着扫描赶往元素龙营地,却在营地后方的草丛里扫出一个奇怪的影子。

插眼一看,

原来是拿锤子的约德尔人在转她的锤子…

怎么哪都有你这波比?!

香锅想用e【跃击】躲波比大招,但他的螳螂飞在半空还是被砸中。

咻的一下被锤飞,抢土龙成了香锅的奢望。

阅读这个上单头衔太多了最新章节请关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