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文小川)黑衣精灵的忠告

第26章(文小川)黑衣精灵的忠告

?听见卫生间的水管在一滴一滴朝洗手盆滴水,没有什么次序可言,我默默数着落下的时间。每一滴却不相同,直到逐渐眼皮开始变得沉重。刚才想象的那些片段——我跟婷婷婚后的生活。似乎也开始模糊,就算集中精力,却仍然不能复原刚才的影像。

睡去,在不知道数了多少滴水落下的时候。

我在一个类似于宇宙的空间内。周围都是广阔的黑色,没有天没有地,只有面前的一具软梯,我不停的爬,上面不能看见任何光亮之类,我想说话但是却发现有种异物堵住了嗓子,我落了下来,被黑色的环境所包裹。不停加速度坠落,似乎已经快要抵达音障。脑中忽然回忆起1960年美国人joe被高空气球送到地球大气层边缘,然后从气球悬挂的篮子里纵身跃下。身体在无边的黑暗中不停的翻滚,旋转,像一颗不断加速的子弹。这里只有自己一人,是的。哪怕自己的身体在这空间被大气压力撑爆,也只有一人,渺小的身体处在巨大的黑暗中才能让人明白什么是孤独无依,这里没有救护车,附近没有急救医院,甚至连通讯设备都会失灵。你所面对的就是你自己。不管生与死,我只能在心底祈求保佑。

在坠落到极点时,心脏已经超负荷。即将死去之前,强烈的求生欲让身体决心做最后一搏。神经刺激让身体猛的一震。我从床上苏醒,耳朵渐渐传来的是卫生间滴水声,从梦境苏醒。仰面望着天花板却觉得有些异样。异样中包含着陌生感。床尾趴着一只发着光的精灵,等等,那是曾经梦里见过的动物。

叫,叫地下人。

心脏开始骤然紧缩,跳动的频率加快。我再次尝试集中注意力倾听卫生间传出的声响。啪——啪——声音没有错,就连节奏混乱都跟刚才一样。但对面趴着的那种生物却有些梦幻。全身光溜溜,没有毛,就连细小的毛孔都不能看见。外表呈现一种荧光绿,与其说是外表的颜色不如说是体内发出的荧光绿。那种光亮会随着生物的一呼一吸而忽明忽暗。体态如猫,拖着赤条条的尾巴,脑袋上照旧有两只尖尖的耳朵,但面部却没有鼻子没有眼睛没有嘴巴。最让人无法接受的便是这点,自己从未遇见过一个长着脸但脸上却没有任何器官的生物。

怎么,醒了?精灵说道。似乎是用体内某种发声器官振动空气而传递声音。这点跟人类不一样。

我点点头,看着精灵,脑子里没有思考。

我们第二次见面,你应该还记得我吧?精灵说。我说,记得。但那不是在梦境里?

嗯,这个嘛,是不是梦境我们姑且不论。反正是的的确确发生过的事情。至于你感觉奇怪也好,沉默也好。总之,你现在已经跟另一个世界紧密相连。精灵说这话的时候脑袋一动不动,忽然觉得这只生物倒也令人觉得身心放松。

什么样的世界,地下城?我想起第一次遇见这只精灵时的样子,它说来自地下城。从未认真想过那究竟是怎样的世界,因为关于那一切都仅仅存在于自己的梦境中。梦境虽然荒谬跟真实,但绝无可能与现实重叠。关于这一点,我深知。

对,看来并不是一个太健忘的人。我们生活在另一个世界,地下城。那个世界跟你所处的这里差不多,只不过我待的那个地方叫洛克王国。精灵说道。

洛克王国?我问道。

对,洛克王国,那里是我的家,那里有跟这里不一样的地方,但行事风格也多多少少有一致之处。

哦?是嘛。

跟我走。精灵用命令的语气说,我跟在精灵的后面。

我们穿过走廊,速度似乎并不快,但当我们走过的时候,旁人并没有察觉我们的存在。此时的风景跟街道逐渐变得熟悉起来,天空挂满温暖的彩霞,一栋一栋不算陈旧也不新颖的小楼伫立在半山腰,其余的部分则是浓密的森林。墨绿色的森林,看来应该长成了许多年。这个地方觉得熟悉,但是想不起来。我是说想不起来一个合适的名字去称呼它。但心中早已确信自己来过这里,甚至这一片森林的轮廓都了然于心。

天空中有两个耀眼的光亮,一大一小,一明一暗。纵然有主次之分,但也不能轻视,因为就算那个稍小的太阳看起来,也比正常的太阳还要明亮一点。

小镇越走越近,只一会功夫,自己便无法看清全貌,因为已经置身其中。统一的灰色小楼,看不见门窗,看不见凹凸不平的马路,灰色中间还夹杂着一丝米白。看起来跟绘图软件画出的三维城市差不多,只不过还没有着色。

走到一处院落门口,精灵停住了脚步。

跟着我进来。精灵没有回头对我说话。

站在这处灰白的院落面前,有丝冷冷的空气包裹住自己的身体。心中开始犹豫是否要跟随精灵走进院落里。不清楚里面的状况,有些阴冷的院落让自己担心里面会不会是一间屠宰室。

还磨蹭什么?再不进来,待会被其他人发现可就麻烦了。精灵似乎看出来了自己心中的犹豫。

其他人?这里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人吗?我问道。

确切意义上的人嘛倒是只有你一个,不过,类似于我这样的人倒是户户有个四五个。

虽不愿完全相信精灵说的话,但也不愿独自留在外面。只能继续跟着精灵。屋内的陈设可以说是让人眼前一亮,猛然怔住。意大利式的砖墙,巴洛克花纹但色彩又鲜艳亮丽的纯羊毛地毯。家具是不同的款式,就比如说那张两人沙发,德国人的严谨与沉稳能淋漓尽致表现,那张单人沙发则是碧绿色的布艺,软绵绵像块结实的面包,看见便想空中一跃然后再重重落在海绵垫上,被舒适所包围。

四周的墙壁上挂着油画,电影海报,《乐满哈瓦纳》的海报也在其中,海报中一辆老式轿车停在一位正在步行的老人身后。那是古巴。

这里的一切如同普通人的居所那样。要知道,从外面看这些房子,决然无法想象里面充满生机的样子。甚至客厅墙壁上还挂着电话,柜子上摆着电视机。茶几上放着玻璃材质的烟灰缸,还有烟盒。

我被精灵吩咐坐下,于是规规矩矩坐在软绵绵的沙发上。

要喝点什么?精灵说。

不用麻烦。

咖啡或者茶之类的都不需要?

如果有的话,那请给我来杯咖啡吧。我回答。心中并没思考为什么没有嘴的生物可以喝咖啡。这些细枝末节似乎无关紧要。

于是精灵转身走向厨房,不一会儿从里面传来水流的声音。此时,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一位模样奇特的人。

之所以称之为人,是因为身材比例跟自己差不多,但脑袋上仍然没有任何器官,也毋用谈是否有任何表情。一袭黑色的袍子,像巫师。没有头发,地面上也没有脚。定睛一看,确实没有脚,身体下方与地板之间是悬空的。

某种悬浮物。想必应该类似于那之类。

小川——久候多时了。似乎正迎面而来的那位先生正跟自己讲话,但我仍回头看了看确定这个房间没有其他人之外,才点了点头。

这时,精灵端着咖啡跟点心从厨房走了出来,托盘就悬在精灵的前方,下方并没有手之类的在托举。

请慢用。精灵让托盘兀自停在了茶几上方,然后托盘再缓缓下沉,像直升机降落在草坪上。

我不客气地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大口,这个时候与其说是尝尝咖啡倒不如说是用咖啡来解渴。刚才进屋之后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太疲惫。2k阅读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