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死对头怎么回事?

第二百八十八章 死对头怎么回事?

空间突然震荡起来。

一阵刺目的白光过后,大家再睁开眼睛看去只见布衣老者直接被空气利刃砍断了四肢,正面色惨白地倒在地上,全身筋脉寸断,此刻极其痛苦地扭动着,受尽痛苦而死。其余围上来的端王人马也全被利刃封喉,瞬间全部倒地。

“丫头。”

半空中,一袭玉色长袍的凤浔泛着秋水的潋滟眸子深深地望着怀里的人,低低地喊了一句,声音里满是化不开的眷恋还有洛灵芝隐隐有些懂了的复杂感情。

怔愣地看着眼前这张毫无瑕疵的熟悉脸庞,萦绕鼻尖的是让她永远忘不掉的淡淡冷松香味,洛灵芝下意识抬手去摸眼前人的脸。

凤浔低首,轻轻抵着洛灵芝的额头。

“丫头,我一直在等你。”

缠绵如春水轻抚花瓣的声音在洛灵芝耳边呢喃着,不断地撩乱着她那颗已经怦怦直跳的心。

手触碰着对方的体温,洛灵芝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好像也等了这个人很久很久。

似乎很久很久以前,她就盼望着,下意识搂紧眼前这个人,与记忆深处模模糊糊传来的喊声一道轻声呼唤。

“阿浔——”

凤浔轻轻抱着她,嘴角缓缓勾起。

他的丫头啊!

这次总算能好好地守着她、护着她了。

江流枫跑到一半看布衣老者没晕倒,连忙从怀里掏出迷药准备扑上去补救,却不等他跑过去半空中过却是突然出现个神仙模样的男子,长身玉立、眉目极其出众,看着就跟天上下凡的神仙似的。

最主要的是,这个人居然搂着洛娘子!

而且洛娘子还没把人推开!

江流枫惊讶得张大了嘴巴,随即反应过来,这人只怕就是那位神秘的淮南王世子了,也就是大宝、囡囡的爹。这般风华绝代的人物也难怪洛娘子对他们这些人毫无旖旎心思,根本就完全比不上呀。

“无澜见过世子。”

白无澜惊喜不已,虽然知道洛娘子有特殊本领不会真的被布衣老者打中,但也还是忍不住担忧,此刻见到自家世子出现并迅速斩杀了端王的人,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五代河山风月》

凤浔对白无澜颔首,目光在荀长吏、江流枫二人身上划过,淡淡笑了笑。此时只想和他的丫头好好说说话,或者和以前那样默默地看着她都是满心欢喜。

“我刚刚叫错了!”

洛灵芝此时才完全回过神,瞬间将凤浔推开,内心一片惊涛骇浪,她刚刚主动搂住死对头了,还在死对头清醒的时候唤他“阿浔”!简直要疯掉!

自己怎么能色迷心窍,不就是长得好看点。

不行!

以前那些糊涂账还没算清呢,可不能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被死对头的美色蛊惑了。

洛灵芝心里的小人直捶胸顿足,后悔不该没有忍受住诱惑直接扑上去把死对头给抱住了,当真是美色误人。

脑海里的小人儿立即将缩小版的凤浔给捏来揉去,来回折腾。

“丫头。”

凤浔心里眼里只有洛灵芝,见她心思全写在脸上,和以前几乎没有两样,眼神不由得更加柔和了,主动走近,不容拒绝地握住了洛灵芝的手。

长长的睫毛微微轻颤,目不转睛地望着心心念念的人儿,柔声道:“在空间里的时候,你唤了我好多声‘阿浔’,我都知道,也很想回应你。”

就和很久之前那样。

在静谧的夜色里,搂着依偎在怀里的你,那么小的你,慢慢长大。

丫头,只要能护着你,舍弃一切我都愿意。

死对头怎么回事?

突然这么柔情蜜意,

他以前不会老是和自己作对,最好更适合自己同归于尽,现在怎么一副对自己情有独钟的模样。最最重要的是,她之前在空间里喊死对头他都能听见,那她鬼迷心窍,被美色诱惑去偷摸他的时候岂不是也全被死对头知道了。

啊啊啊!

内心的小人儿欲哭无泪。

洛灵芝杏眼圆瞪,想问死对头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能装作啥事也没发生,反正只要她不尴尬,管死对头怎么想呢!毕竟更羞羞的事情都发生过了,像偷偷摸摸腹肌这样的情况不过是小问题。

努力让自己去无视被死对头握住的手,洛灵芝抬头看了看死得不能再死的布衣老者,撇了撇嘴,“就这么让他死了简直太便宜了,我本来打算见他千刀万剐。-他和那在景山林子里的两个怪老头同样,根本就是披着人皮的恶鬼,虐杀成性完全没有底线。”

“筋脉寸断,他死得并不比千刀万剐好过。”

凤浔扫视了眼被堆在一起的尸体,敢伤害他的丫头他又怎么会让这些人死得轻松。

末世空间崩塌,因为想要带丫头逃过死劫,他以耗损仙骨为代价划破空间壁垒,让丫头能得以回归另一个时空里的身体内继续活下去。但他在此之前就已经用满身修为换取丫头投胎重生,却不想还有一次死劫,好在最终找到了别的办法让丫头摆脱早夭的宿命。

就是他仙骨全损,穿过时空缝隙时只能靠自身的力量护住他和丫头的灵魂,时空折叠万般复杂,丫头短暂穿过来后又因为交叠的空间回去了。

如此再三划破空间壁垒,就算是他用尽办法为丫头在时空缝隙里牵引了一条路,也再也没有别的力量去时空里接他的丫头了。

身体更是破败不堪。

否则那至于让大宝、囡囡险些被那么两个肮脏东西给害了。

只不过就算是现在和丫头的本源力量融为一体,内伤痊愈,但如今他已经完全没了仙骨,是个会写好些异能术的凡人罢了。

但他甘之如饴。

凤浔握紧洛灵芝的手,这个他守了三世等了数百年的姑娘啊,没什么再比她更重要的存在了。

“丫头。”

凤浔垂眸,望着眼前鲜活的人儿那熟悉的眉眼没有了先前缠绵的病弱之气,神采奕奕,看着就健康,凤浔眼里漾着浓厚得几乎化不开的喜悦。

真好!

能守着你、看你平平安安的真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