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零五-晓动手了?

五百零五-晓动手了?

不过富岳在遭遇了如此巨大的危机之后,却依旧气定神闲的好像没发生过不久前的厮杀一般,和团藏一起出席木叶的各种官方场合,两人甚至几度谈笑风生……

这份定力足以称得上枭雄之姿。

如果富岳的实力再往上一个台阶的话,未必不能真正的带领宇智波再次续写先辈的辉煌。

“我越是不当回事,团藏定然越是在意此事。只要我一直不轻举妄动,他就猜不透我的目的和想法,便不会再轻易展开针对我的行动。”

好一招以静制动。

看来团藏抠眼失败不仅仅是因为富岳万花筒的威慑,更是与富岳本身的高度戒备息息相关。

试问一个如此警觉的心机BOY,团藏又如何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袭呢?

而且如今在双方的矛盾都近乎明牌之后,富岳的这种看似毫不在意的举动只会让团藏疑虑更重。

除非闹到整个木叶人尽皆知,否则怕是再也没有机会了——团藏大概率就是这么想的,所有才会另寻他路,改为全力策反富岳身边的亲信,宇智波真时。

“这事大蛇丸没有过问吗?”

“因为并没有实质的伤亡,四代目火影大人也就选择了息事宁人。”富岳仿佛早已预见了这个结果,因此在谈起大蛇丸的态度时并无不快。

其实细细一想,大蛇丸有这样的反应并不奇怪。团藏因为掌管着村子里最黑暗的根,再加上其超然的木叶高层身份,所以稍稍逾越一下红线,只要不触及木叶的核心利益,也没人会冒着得罪他的风险而去放大这些“鸡毛蒜皮”的冲突。

这并非大蛇丸软弱,若是三代目火影在位,这事恐怕只会更加和稀泥。

这么说下来的话,富岳这回不仅吃了个暗亏,而且还是找不回场子的那种。

“只要止水能够真正的成长起来,一个团藏又有何惧。”富岳显然是有着更为深远的考虑,既然目前动不了团藏,那就干脆选择压下此事继续蛰伏。

如今的宇智波真正需要的是时间,等待族人的快速成长,成长到谁也无法忽视的程度。

“还有惠。

一阵子时间不见,她的写轮眼都已经三勾玉了。”

紧接着富岳有压低声音问道:“她的万花筒……需要我帮忙吗?”

这个年纪的三勾玉写轮眼确实值得骄傲,不过宇智波真正需要的是万花筒,而且惠如今整个宇智波一族里最有希望进阶成为永恒万花筒的拥有者,他可是一直惦记着清水当初承诺的永恒万花筒。

“比起止水,惠需要更多的时间。”清水解释道,“她的查克拉欠缺太多了。”

查克拉是一切忍术的基石,惠只有在尽快提高自己的查克拉量之后清水才能继续因材施教。

“这样啊……”忽然富岳又提起了早已经离开木叶的那个宇智波一族的天才忍者,“带土现在怎样了?”

怎么连带土的事都来问他了,清水果断的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情:“估计在哪里过着什么神仙逍遥的日子吧。”

“我想也是如此。”

只要能够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无论在哪里都会是幸福的吧。

说到这里,富岳又微微叹了口气,似乎是为宇智波一族失去了这么个强大的助力而惋惜。

“对了,先前雨隐说是可以帮助你取得四代目火影之位,他们的具体计划你知道吗?”

“呃……这个具体计划是由团藏实施的,其中细节我并不清楚。”其实真正和晓对接的人是团藏,诸多隐秘也只有团藏才知道,只不过有限的几次富岳跟着团藏一起去走了个过场然后混了个脸熟,不过富岳还是将他所知道的都告知了清水,“但是我曾经听到他们有提起过,晓有人可以施展一个几乎能够彻底的变化成另一人的变身术,而不会漏出任何破绽。”

“他们应该是想通过这招派人混入木叶,然后伺机在木叶村里制造混乱。”

富岳还在继续着自己的阐述,而另一边的清水却忽然停住了。

他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先前的一连串事件:首先夜在雾隐村帮助矢仓获得了四代目水影之位,这算是第一次意义上的正式任务,想必晓定然能察觉到这股未知的力量;接着是砂隐村之行,止水大意暴露而被蝎发现了其真实身份;紧接着又是雨之国的救援行动,卡卡西也暴露了……

而月余之后,雾隐村的蓝“翻车”了,矢仓派遣的暗部经过调查却没有任何疑点,似乎真的只是一次普通的意外;还有卡卡西昨晚临时接到的紧急任务而匆匆离村。

时间马上就是十月了……

“我得先去大蛇丸那一趟。”清水想到就立即动身。

“现在吗?这么急?”

“啊,是的。”

“真时的话,我让止水先盯着了,你就先继续当不知道这事。”既然无法取得突破性进展,那就先看看对方接下去的路数。

“行。”

“不过你倒是得提高警觉了,别阴沟翻船了。”

连身边的亲信何时被策反都毫无察觉,万一到时候被再次做局而抠了眼,那清水真要头痛的。

“哈哈哈,清水倒是你自己,可要当心了。”

“好!”

清水没有敷衍富岳的提醒,因为他已经隐隐感觉到了危机。

很快他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火影大楼,然而办公室这里却没有大蛇丸的身影。

经过问询之后得知,大蛇丸昨天傍晚之后就嘱咐过他今天不会来这里办公。

这么巧?!

不详的预感愈发浓厚。

在赶往大蛇丸实验室的路途之中,清水便已经开始连续服用兵粮丸以加快恢复因为疯狂修炼而消耗殆尽体力。

“哇,竟然是清水。”在门口望风的洱月老远就看见了清水狂飙的身影,“早上好啊。”

“大蛇丸呢。”清水甚至都来不及打招呼,像洱月这样专门蹲在门口,显然是为了防止有人打扰大蛇丸,于是他直接开门见山道,“我有急事。”

“啊他在实验室里。怎么了?”

听闻大蛇丸确实在实验室里,清水就打算立即进门。

“是有关你的尸骨脉的实验哦,小心功亏一篑。”洱月提醒道。

“唉……”

然而这会他已经顾不上什么尸骨脉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