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

尘埃

真的,很像萨利娅殿下啊...——深蓝

“哎,真不想走啊,美景美食,美酒美人,这水光城简直不像人间之地,我能在这待上一辈子!”马斯无精打采的趴在骆驼的背上,嘴中不断埋怨着。

云烟摇了摇头,有些不屑的说道:“之前是谁说这里都是些北蛮子的?”

正当众人前进之时,沙漠的一段突然传来一声呼唤:“等一等!”马斯皱着眉头看去,惊喜道:“是风铃公主?”

远处的少女御着王师奔驰而来,如羊脂般洁白的肌肤随着飘扬的薄纱若隐若现。

“等一等,深蓝大人,我还有有一些东西要给您。”凤玲手中提着一个用黑色丝绸包裹的袋子。

“深蓝大人,虽然您没有要求我叔叔出兵,但我知道您此去洛丹伦一定与我父亲的离开有某些联系,我很想帮您。”

“这些文件是我之前与父亲赌气时悄悄从他房间偷出来的,我父亲离开北漠前烧掉了他所有的研究资料,所以这些就是仅存的线索了,读不懂古语,只知道这些是两百多年前一名叫艾尔萨拉的羽族大祭司的手札,我想这些或许是您需要的。”

深蓝默默接了过来:“多谢,他日必当相报。”

“那...可以现在就报么?”风铃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但说无妨。”

“我曾经想过为我的父亲报仇,但杀掉白圣堂我父亲也不能复活,而且,或许他也是某个人的父亲呢?仇恨是没有尽头的,我已经放下了。”风铃低下了头,使人看不清她此时的表情。随后又抬起头,脸上充满希冀的神色让深蓝莫名觉得有些刺眼。

“圣雪山的梦莲,南山的枫竹,黑渊山脉的针棕和苦梅我听说这些都是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都能生长的植物。您游历四海,见多识广,如果可以的话下次来北漠的时候帮我带这类植物的种子吧。我想把北漠改造成真正的绿洲,为我父亲完成他毕生的梦想。”

“如果有机会,我会让海琴烟殿下代我前来的。”深蓝淡淡道。

“那就此别过了,海琴烟殿下,要回来看我啊!”风铃有些恋恋不舍的告别道。

“嗯,一定。”海琴烟凝视着风铃离去的方向,久久都未离开...

“后会有期!”,“再见!”,“下次再来拼酒啊,玫瑰小姐!”。

北漠人民热情的声音盖过了一句微不足道的喃喃声。

“真的,很像萨利娅殿下啊...”

黑旗国

“伟大的诺拉女神!在今天这场献祭会上,请容许我代表我们教众——您最忠诚的信徒们,向您献上这名纯洁的少女。”主教说罢,便有些痴狂的看向了被绑在十字架之上的少女。

“愿您赦免我们的罪,愿您指引我们前行,愿您的旨意君临天下,愿您的祝福与光同在!”主教继续痴狂的说道。

往常空旷的广场上此刻挤满了人群,杂乱的声音此起彼伏。“烧活人啦!又有的看烧活人啦!”“等了半天了,快烧啊,快点啊!”

“让我看看,我也要看看。”突然,人群中的一个男子有些疑惑的摸了摸头,“你听到了吗,有歌声?好像是从天上传来的...”

“百年的祈祷,神不曾感动。”

“冰中的咿呀,又有何人能懂。”

“破碎的心灵,在为谁颤动。”

男子疑惑的声音引起了众人的关注,仔细聆听一番,仿佛真有虚幻缥缈的的声音从天空中飘洒而下。

“我们终将扬起不在彷徨的战刃,向着命运与星空。”伴随着歌声的结束,一名女子缓缓落在束缚着少女的十字架的正前方,从双肩处延伸出硕大的洁白的翅膀,胸口挂着一个鲜红的宝石,整个人沐浴在初晨的阳光之下,恍若天使一般。

主教顿时欣喜若狂的直起身来,高呼道:“是天使,真的是天使!女神回应我们了!诺拉女神被我们的虔诚打动了,大家都跪下,都跪下!”主教的声音到最后甚至有一些声嘶力竭。

“可是,为什么她拿着刀呢?”仓皇跪下的众人望着天使手上那柄寒光凌冽的战刀,心里不禁冒出了这个疑问。

天使凝视着惊疑不定的众人,缓缓将羽翼收拢,从外面只看到其头上悬浮的光环。

“她,她在干什么?”最开始听到歌声的那个男人心里突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有些畏惧的向后退了退,但,已经晚了。

待天使再次张开翅膀,洁白的羽毛此刻却化成了一片片锋利的刀片,向四周激射而去。

“啊!”——伴随着阵阵的惨叫声,广场之上的众人也死伤殆尽,只有剩下了中央瑟瑟发抖的主教,天使踩上了主教因恐惧而扭曲的脸庞。

“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是女神最忠诚的信徒,最忠诚的信徒!”

天使并未理会,只是抬头望向了被绑在十字架之上的少女,不知是感叹还是讽刺的说道:“两百多年了,依旧会把自己的族人绑到十字架上活活烧死。羽族如此,人类亦是。父亲说的没错,时间治不了愚昧,只有毁灭可以。”

咔嚓——下一刻,鲜血骤然落下。

时间已步入深夜,但一家旅馆内还闪烁着着摇摇欲坠的的灯光。

“我说卡因,我们好不容易出了北漠,能找个地方歇会了,你还穿着这一身盔甲,不累吗?”马斯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看着卡因那身银白色的盔甲说道。

“当所有人都放松警戒的时候,就是最容易出意外的时候。”卡因将双手合在胸前,一丝不苟地说。

马斯撇了撇嘴,可眼底深处却飞快的闪过一丝慕羡的神色。

卡因的神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挥了挥手让马斯过来,马斯也没有见过如此架势的卡因,不敢怠慢,连忙靠了过去。

卡因一脸凝重的的说:“马斯,这一路进城的时候你注意到这边百姓人心惶惶的样子了么。我觉得事出反常,特地去打听了一下。据说今天白天在城里广场的祭祀仪式上出现了羽族,屠杀了许多人。黑旗国已经派了军队来调查此事,周围的百姓很多也都撤离了。”

马斯顿时张开了大嘴,正欲叫出声来,却立马被卡因的手死死捂住。-

过了一会卡因才将手撒开,狠狠的瞪了一眼面色讪讪的马斯。

不过马斯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询问道:“真有人看到了羽族?而且还就在今天?...所以你怀疑这件事和小烟有关?”

卡因侧头凝视着墙边的长剑,有些沉闷地说“不排除这可能,所以还是小心为上。”

马斯摸了摸下巴,有些感慨地说:“不愧是皇家骑士团的人,意识这么到位,我这种人呢跟着你们简直就是个累赘。”

“说到你,马斯,聊一聊你的事吧,我看你一点都不像个铁匠,怎么会在铁匠铺做学徒?”卡因顿了顿,似乎是感受到了气氛的尴尬,连忙补救道。

马斯则没心没肺的向后瘫在了椅子上,有些无奈的说道“我嘛,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不过那只收留十岁以下的孩子,所以我十岁就离开孤儿院自己出去谋生了。其实我一直是想做一个厨子的...”,

此时旅馆外下着一场暴雨,从窗户向外看似乎可以望见三个黑影伫立在房檐上。为首的的女性头盔上镶嵌着一个有些奇怪的标志,似乎是一个由荆棘围成的半圆。

“听好了,萨利娅殿下会拖住深蓝阁...咳,为我们争取足够的时间。我们的目标是冰公主,但一定不能伤到她。”

“如有碍事者,格杀勿论!”

“是!”说罢,首领身旁的一名骑士缓缓拔出了身后的大剑,同首领一同消失在了阴影之中。而另一个人则呆在原地,端起手中的弩箭瞄准了屋内交谈的马斯,卡因二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