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盘龙困象之局

第二十三章 盘龙困象之局

“苏锐,太平镇内的气息很不对劲!你这次回来,是有什么事?”

苏锐面色平静,迎着张一山的眼神,目光忧愁道:“院长和琴秀姨他们不见了。”

张一山心中惊讶,面露担忧。

“我妈不见了?”

苏锐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我们边走边说。”

苏锐将自己请假家比赛以及路上发生的事都告诉了张一山。

张一山听完若有所思,随即释然道:“你去比赛,那怎么能少得了兄弟加油助威?这次苏爷爷和我妈他们都不在,幸好我出来了!”

不然苏锐不得孤孤单单一个人?

当时苏锐挖开他的坟用灵术唤醒他,跟他说要复活他时,张一山也是这么想的。

一来他放不下自己老妈。

老爹本就去得早,自己也因意外归西了,留下老妈一个人孤苦伶仃,太难捱了。

其二则是为了苏锐。

当时他们可是一起出门的,在外面遭遇意外,苏锐拼了命没才带着他跑出来。

可那一次太过凶险!

他战到力竭,战到重伤捶死,最终还是没能保住他俩。

张一山知道,如果没有自己这个累赘,苏锐是可以逃出去的。

但如果苏锐执意带上他,他们俩都得玩完。

所以他满脸悲愤,用尽全力吼出一句:“记得替我为我妈尽孝啊!”

毅然决然的将苏锐推开!

可他没有想过,如果他跟着苏锐出事了,他妈怎么可能放过苏锐?

他妈肯定觉得,自己儿子从小就缺心眼,苏锐比较有主意。

这一趟外出冒险,铁定是苏锐撺掇他去的。

如果他真的没了,琴秀一定恨死苏锐了!

而苏锐从小就是个孤儿,在山里被野兽养大,5岁那年被老院长苏天盛捡回家。

苏天盛当时还没静下心来养老,经常到处跑!

就把苏锐托付琴秀照顾。

刚好琴秀也有个和苏锐差不多大的孩子。

俩小孩特别投缘,不像其它小孩一样会为了争东西而打架。

小时候张一山比较憨,而苏锐自小便机灵。

面对陌生环境虽然胆怯,但他很快就适应了。

虽然偶尔欺负张一山,但张一山人傻不在乎!

加上苏锐经常会弄出一些稀奇玩意儿,张一山每次都惊叹得合不拢嘴。

二人逐渐长大,他们的情谊也日益深厚。

年轻时候的苏锐总以为自己是天!是神!

仗着自己天赋异禀,仗着自己会很多别人不会的东西,恃才傲物!

不把一切放眼里!

经常带着张一山逃学摸鱼,寻着机会就瞒着大人出去逮妖邪用于改造!

直到那一次,少年的苏锐和张一山借着野营偷溜出去。

循着妖邪的气息找到一条吞天大蟒!

苏锐百试百灵斩妖封邪之法被克制,他们误入巨蟒的蛇洞后出不来了。

最后的结果如上。

张一山死了,苏锐也差点藏身蟒口。

苏锐失去从小到大唯一的玩伴,同时失去唯一的家。

他的世界崩塌。

人世间仅存的温情都会成为扎进他心头的倒刺。

轻轻一扯就会撕心裂肺的疼!

然而自己走了,失去儿子的琴秀只觉得整个世界天塌地陷!

将所有爆发的怒火通通发泄到苏锐身上。

届时的苏锐该如何自处?

张一山想想便知。

所以当苏锐被打骂,拖着疲惫的身躯半夜来刨坟的时候。

尚有一点神智的张一山选择了信他一次!

于是便有了今天这局面。

苏锐学没上好。

他与琴秀的关系一直不好。

苏天盛就推荐他入伍。

结果第一次外出执行任务就遇到梦落,苏锐军旅生涯就此腰斩。

山中蜗居两年半后,苏锐再次出山,这次选择来到大城市上班。

熟料一通电话的到来,打破了这短暂的平静。

苏锐何尝不矛盾?何尝不感慨?

但他不能选择逃避。

在张一山死后那一段时间,他每一夜都在痛恨自己的无能!

才让自己唯一的兄弟丢了性命!

良心和道德的谴责无处发泄,他便疯了一般提升实力。

白天正常的生活,晚上四处猎魔!

逐渐疯魔!

在他即将走火入魔的时候,遇到一个算命的道长。

或许冥冥中自有天数。

道长拼死一条命告诉他这样做不行,会引来天祸!

老道死时拉着他的手,面上带着平和微笑,眼睛亮得发光,一边疯狂吐血一边跟他说:

“你生来不凡,身上承载着一部分天机。”

“我为你卜上一卦,卦象显示:盘山山脉盘踞龙象,困龙锁象,方得安稳!”

老道临死之际还忙着为他解卦,一句遗言都没留下就烟气了。

旁边的小徒抱着他师父哭得撕心裂肺,一双眼睛饱含悲痛,用仇恨的目光,死死盯住苏锐,

他的杀师仇人。

说不震惊那是假的!

苏锐失魂落魄的起身,觉得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都有些不真实。

天上下起瓢泼大雨,他浑浑噩噩走在雨中。

原本晴朗的天空风云变幻,顷刻间电闪雷鸣。

那些雷声每一道都震耳发聩。

豆大的雨滴不断坠落,打在人的脸上,身上。

很疼!

弹珠那么大的冰雹紧接着落下。

接着,气温骤降。

刺骨的凉意袭来,说不准身冷还心更冷。

苏锐环顾四周,甚至连一个躲雨的地方都没有。

他拔腿跑回道长亡命之地。

道长的小徒弟在雨中守着他的尸体,哭得无助又悲拗。

苏锐捞起他的尸体背在背上,对地上的人吼了声:“撑伞!”

小道士从散落的行囊中抽出一把梧桐色油纸伞,-打在他师父头上。

他捡起地上的行李,单手抱在怀中,一路哭着举完伞。

苏锐将道长仙体背回白云观,后被观中弟子驱逐。

他和白云观的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

这边。

众人再行半里,便至一处高怂的悬崖。

前面是一座铁索桥,桥的周围云雾缭绕,一眼看不到底。

“到了!”苏锐停住脚步说。

“我只能带你们至此,待会过铁索桥,会有东西出来攻击。”

“不能保证自身安危者,勿上此桥!”

苏锐跟他们说着桥上的危险,接着又补充道:

“过了桥还得下深渊,下了深渊就到入口了。”

“深渊里妖邪之气浓郁,聚集了一批道行不错的妖邪精怪。”

“我们进入后,会被它们当成入侵者攻击,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啊!这么凶险吗?”

“所以才要我带路。”

苏锐目光平静,眺望着铁索桥的对面,眼角余光瞥过别处。

从上往下看,盘山山脉就像一条盘踞在这片土地上的巨龙,龙首向外,龙尾向内。

太平镇地处盘山山脉中间凹陷处,靠近龙尾的位置。

而封印所在之地,则是那被困的象。

值得一提的是,苏锐的天障山正处于盘山山脉尾部之上。

天障山高耸庞大,比周围别的山都高。

这样突兀的凸起一块,远远望去,竟有种生生将这条巨龙的龙尾截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