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苏魔

第二十五章 苏魔

看到苏锐的那一瞬间。

整个封印之地的妖邪如同老鼠见到猫,瞬间四散而逃。

众人齐刷刷转头,面露惊恐的看向他。

苏锐这是干了什么伤天害理丧心病狂的事儿,才把这里的妖邪吓成这样?

张一山似笑非笑。

苏锐迎着他们困惑和震惊的目光,上前两步,喊了一声:“速来见我!”

弱小的精怪们藏的更深了,实力最强悍妖邪们却不得不出来。

心里还在抱怨。

这煞星怎么回来了?

好不容易过两年安稳日子,他们以为不用被抓去做实验的好日子就要来临。

没想到他是把它们养肥了再杀哇!

暗处。

一头开了灵智的狮子精带着一帮小弟躲在隐蔽的地方。

其中一个小弟道“看见没有?大哥叫我们压修不突破是对的。”

“这样才能保性命!”

苏锐每次来只抓实力拔尖的,打至重伤垂死后拖走。

他不会要了他们的命!但这么多精怪妖被他拖走以后全部杳无音讯。

这么多年没有一只回来的。

他自己也在一次抓捕妖邪的过程中暴露过他的目的。

说是抓回去改造。

那不相当于是带回去做惨无人道的实验。

别看他长得人模人样,实际上他就是魔鬼啊!

而且他从没成年就开始抓妖邪了,小小年纪,心肠歹毒!

如今还带这么多人来,是准备把整个封印之地的妖邪都屠了哇!

这不仅仅是几只妖邪胡乱猜测,而是大多数妖邪内心深处的想法。

所以当苏锐喊它们出去问话的时候。

现场沉寂了几秒,没有一只妖邪出来。

苏锐蹙眉不解。

看来他没在这两年,这些妖邪胆长肥了啊!

和平日里他来,妖邪唯唯诺诺战战兢兢出来相迎不同。

这次居然过了半分钟,才有几头实力在人境巅峰的妖邪出来。

它们如丧考妣,像烈日摧残下焉了的茄子。

心不甘情不愿的出来赴死。

苏锐一脸严肃,双眼炯炯有神,沉声问道:

“我问你们,封印之地尽头的封之门最近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异常?”

领头的妖邪愣了两秒。

心中被巨大惊喜冲醒,眼里爆发出强烈的求生欲,大脑飞速旋转,将脑中有关封印之地的所有信息过滤了一遍。

禀报道:“禀苏魔,两个月前的一晚我们听到雷鸣声,持续了一天一夜。”

“吵得大家当时烦躁无比,之后封印之地的邪气浓郁了许多。大家的修炼速度明显有所提升,但情绪好像更容易暴躁。”

“方才冲向您的那些象群就是受到这个的影响,我们牢记您当年的吩咐,时刻留意封印之门的变化。

之后不久,我们发现封印之门表面裂开一条小小缝。”

“可您好久不来……”

“我知道了,待会我亲自去看看。”

“就没有别的什么异常吗?比如有没有外人来过?”

妖邪们摇摇头。

如果有人来,它们一定第一时间发现,把人勾进来吃得只剩骨头。

苏锐又问了几个别的问题,便挥手让它们自己滚蛋。

他则带领大家继续前进。

越往里走,邪气越浓郁。

时不时就能看单挑的和群殴的妖邪。

苏锐略微感知了一下四周的情况。

发现妖邪确实比之前要暴躁一些。

众人跟在苏锐身后。

山谷入口处还是茂盛的植被,周围也是精怪野兽居多,颇有种来到世外桃源的感觉。

可走着走着,环境就变了。

植被凋零,泥土干裂,满地骸骨。

大的骸骨甚至有一栋房子那么大!

不知道是什么兽死后留下的。

再往前走,精怪成妖的数量就少了,出入的全是邪祟。

邪祟无形。

最是诡异,也最令人防不胜防。

有时走着走着,身侧无故生风,也有两个龙卷儿撞到一起,打得风沙满天。

吹得人眼睛都睁不开,离得老远就被碎石飞过来误伤。

若不幸被卷入其中,不风刃碎尸万段,也会被两个邪祟撕裂魂魄、夺舍。

这一段路,众人走得胆战心惊。

林钰更是半步不离苏锐。

张一山一副大开眼界的样子。

因为这里他也没来过。

梦落则是随时走在苏锐身侧,戒备地看向四周。

肖灵则是给自己和冯星月种了僵尸蛊,敛去一身活人气息。

黄仙儿使尽吃奶的力气,往张一山和肖冯三人中间挤。

要论人群中谁最害怕!

她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她道行微弱,又是刚得的人身,行走在一群邪祟中,无异于一块肥肉掉进狼群。

林钰咽了一口口水,已经把那根黑色的发簪插进头发里。

她紧紧的抓住苏锐的衣服,一步也不曾放开。

苏锐面色平静,眼神中没有一丝惧色,脚下这条路,他已经走过很多次。

他的改造目标其实更多的是在这里抓的。

但精怪成的妖易震慑,邪祟却难!

它们大多嗜杀疯狂,极致渴望力量。

唯有以绝对实力镇压,对其存在产生致命威胁,方可短暂震慑住它们。

为什么是短暂?

因为它们健忘,喜欢在作死边缘反复试探!

你强,但万一我能将你吞噬呢?

那我岂不是能变得更强!

林钰攥着苏锐的衣角,躲在他身后,紧张的问:“苏锐,还有多远?”

苏锐面上带着迷人露的微笑,回头拍了拍她的玉手,自信的说道:

“放心吧钰总,你跟在我身后不会有事的,我们还有十分钟就到!”

苏锐脸上不带恐惧,说话还那么自信,林钰稍微有些心安。

同时也在心底升起一丝好奇。

不同于在路上和在山下安营扎寨那时的好奇。

这一刻的苏锐勾起了她强烈求知欲。

他身上太多秘密,太多令人意想不到的惊喜,神秘得让人忍不住让人想去探索。

这时,冯星月和肖灵看向他的目光变了。

她们也终于明白,叶邵阳为什么不让她们直接出发,而是要等苏锐。

如果真的让她们自己来,多少队员也不够在这里死的。

而苏锐只需要撕下伪装,释放出自己强大气息,就能让沿路的邪祟们忌惮!

为什么讲撕下伪装?

因为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苏锐就跟完完全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猜您喜欢